第14章 白痴
东北神汉2018-03-22 10:504,140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总感觉放假的日子过的很快一转眼就过去了,而上了大学以后才知道原来放寒假也是一种痛苦,尤其是今年的寒假,虽然在学校的时候已经把寒假计划规划好了,但到了家一样也没有实现,这一切都要归功常小跑与黄小花这俩贱人,说好听点的就是,教我点本事让我躲过劫难,说难听的就是用我,来给他俩换经验值,然后他俩好升级。

  如今我踏上南下的列车,心里别提有多舒服了。这次和上次一样,还是带着常小跑与黄小花这两个跟班,两人做我的随身护马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功力没见长倒是耍嘴皮子的功夫比以前厉害,火车在山海关进站休息,可常小跑的嘴却没有休息,这一路上光听他吹牛逼了,说他们常家有多么厉害。

  我听着也就是当个笑话听了,而黄小花坐在一旁却不爱听了。常小跑还很不知趣叨叨个没完,要知道黄小花发起飙那可不是一般的吓人,就因为我见识过所以才敢这么肯定,要是常小跑在叨叨个没完,黄小花非得爆发不可。虽然他俩只有我能看到,但黄小花真与常小跑动手了,估计这一车的人都得跟着遭殃,为了不让这场世界大战爆发,我只能使用禁言咒让常小跑闭嘴。

  常小跑这只苍蝇算是安静了,黄小花却来了劲不但把老常家埋汰的一无是处而且还吹嘘黄家多么厉害。由于常小跑被我施了禁言咒不能说话只能在那干瞪眼。

  一路上就是这么过来的,可算到了学校。回到寝室却发现原来那哥五个已经早就到了,见到我来非得让我晚上请客喝酒,原因很简单就是我来晚了。

  由于刚刚过完年,大家都吃不下去太油腻的,所以只要了几个素菜以及四个小拌菜。几瓶啤酒下肚后,那感觉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在家这两个月的闷气总算是吐出来了。此时大家都有点飘飘然了有人提议喝完后去K歌,这的确是个好主意,于是我结了帐众人直奔歌厅而去。

  午夜十分,在我最后一曲《发如雪》极其消魂的演唱结束后,大家回到寝室为下一个学期而努力,而我也要去面对那可怕的劫难。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这天不知怎么了左眼皮一直在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看来今天要叫好运了。来到食堂,要了五个酸菜馅的包子一碗豆浆,要说我们学校还真挺不错,挺体贴人,知道学生有从东北来的,居然卖起了酸菜,还真别说这酸菜馅的包子做的还真挺地道。就在我感叹生活如此美好时,离我不远处的收银台前一名学生正与售货员理论起来,此时旁边已经围了不少人,那个学生正长篇大论的给那售货员上课。

  我手中拿着个包子走了过去,正好看到我班的同学,只见我那同学乐的前仰后合根本不顾其他人的感受,我走上前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乐成这样。

  他对我说,原来这学生因为少找他一块钱从早上七点一直讲到现在,售货员早就受够了把一块钱给他,可他还不干,你看这不又给人上课呢嘛!

  我抬眼看去,只见这名学生,一人多高,一头短发,皮肤黝黑,看上去很像我们东北人,只见这哥们正在给那售货员讲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我算是服他了,就因为一块钱至于嘛!可这哥们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还在那侃侃而谈。站在他对面的售货员如今已经接近崩溃了,双眼含泪看着他。

  我挤开人群拉了他一把说道:哥们这都八点多了,都要上课了,我看这事就算了吧。再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这是何必呢。

  那哥们正说道,兴头上见我给他打断了回头看我一眼,然后对我说,爷们你是东北的?

  我点了点头。那哥们突然对我裂了咧嘴笑道:我也是,我是辽宁阜新的,你是那嘎达的。

  呵!没曾想这哥们也是东北的而且还是一个省的,真是缘分那!

  等我介绍完后,他搭着我的肩膀说,今天给老乡你个面子,就饶了她,然后对那售货员说道:今天这事就算了,你要记住你的工作是干啥的,凭啥算账时少找了我一块钱,要知道这一块钱也是我爹妈辛苦赚来的,就让你这么的给贪污了,要知道贪污一块钱也是犯罪,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拾金不昧啊。

  妈的!这傻袍子要是和常小跑在一起指定有共同语言,如今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和他认识都丢人。

  这哥们狂喷完事搭着我肩膀就往外走,边走便问,哥们怎么称呼你啊,见你第一面就感觉和你太有缘了,真是相见恨晚那!

  我狂汗!要知道我和他今天是头一次见面而且说的话也不超过十句,居然还相见恨晚。我叫王莫枫,学殡仪的。

  哎哟我去!扮们咱俩咋这么有缘呢,我也是学殡仪的,我叫白驰。

  啥!白痴。

  不是白痴,是白驰。那哥们解释的说道。

  我……

  你叫王莫枫,你是不是那个勇斗变态恶魔,最终在恶魔手中救出奶茶西施的那个王莫枫啊。白驰问。

  我是救了人,但没有斗什么变态恶魔,只是点子好点。看来我的那点破事都被编成评书了,估计在过一阵都能说成我大战哥斯拉了。

  只见那白痴听我说完投来羡慕的眼光说道:哥们和你认识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我看咱俩就结拜算了。

  我望着这个白痴,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像这样脑残的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白驰见我不说话,以为我不愿意还想和我在说什么,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白驰还在那磨蹭什么呢上课了,不知道啊。

  一个极为萎缩的老头走了过来,这老头就是教我们殡仪的主任,我们都管他叫老李头。

  白驰见到老李头,就像老鼠看到猫,低着头走了过去,临走时回头对我说道:哥们哪天有时间我去找你。

  看着白驰被老李头逮走,我叹了口气。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世界上居然还有像白驰这样的活宝存在,真是让人惊叹。

  我突然想起什么来,妈的都八点多了我也该去上课了,我一溜小跑奔向教学楼。

  左眼皮跳跳,好事要来到,不是要升官就是又要发财了。我哼着小曲出了教室,回想起早上遇见的那个白驰还真不是一般的逗,尤其是让老李头给逮住的时候那表情简直是太搞笑了。

  我出了教学楼,想了想这都回来好几天了也应该去看看孔瑶而且这回从家回来还给她带的几样特产准备送给她,回寝室换了身衣服后从床底下拿出给孔瑶的礼物后便来到那个奶茶摊,由于时间的关系孔瑶可能是还没下课,奶茶摊上只有孔瑶的父母,老两口似乎也看到了我,离大老远的就对我招手,我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孔瑶的父母看上去很年轻,见我走了过来对我很热情的打招呼说道:你是小枫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叔叔,阿姨好!

  老两口见我这么懂礼貌,非常高兴,招呼我坐下来后。我对这老两口说道:叔叔,阿姨。这次放假从东北回来给孔瑶带点东西,平时总是喝孔瑶的奶茶很不好意思。

  这老两口似乎拿我当他们的姑爷了对我说道:小枫啊你实在是太客气了,要知道你救过我家孔瑶一命,没有你孔瑶八成得死在那变态恶魔手里,别说是喝几杯奶茶,就是让孔瑶给你当媳妇都不为过。

  我的脸顿时就红了这都哪跟哪啊,我见形势不对准备要走。

  孔瑶的父亲把我拦住说,小枫啊!今天中午叔叔请你吃饭,你看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虽然嘴上没这么说但心里却是这么想的,再说我也不好拂这老两口的面子,只好敷衍的答应下,看看一会能有什么转机没。

  现在才早上十点多,离放学还有段时间,要不是我们今天没多少课我也不能出来这么早,谁知道这下可好,把自己给装里了,如今要走也走不了。

  孔瑶的父母见没什么生意便和我聊起天,问我有几个兄弟姐妹,家里的父母都是做什么的,简直就是在查户口。

  眼看十一点将至,学生大批大批的都往外走,小小的奶茶摊也忙碌起来,我本想借这个机会溜之大吉,没想到被孔瑶妈妈的眼睛看到死死的。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对面走来一个救星。那就是我早上刚刚认识的要和我结拜的白痴。

  我大喊一声白痴,果然白驰看我一眼,显然很惊讶没想到能再这地方碰到我。我赶忙走过去搭着他的肩膀小声的对他说:帮我个忙,一会请你吃饭。

  白驰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听我说道:你怎么才出来啊,刚才不是约好的吗?中午出去吃饭,你咋才来。

  显然白驰没有反应过来,看来他还真有点白痴。好在我在一旁挤眉弄眼的他似乎明白了对我说道:哎呀!小枫你看我这记性早上和你约好中午一起吃饭的让我给忘了,等啥那,赶快走吧。

  我回过头对孔瑶的父母说道:叔叔,阿姨。今天我约了朋友一起吃饭,改明我在来看你二老。

  孔瑶的父母见一旁的白驰催促的厉害也不好说什么点了点头对我说道:小枫啊以后没事常来玩啊,我家就在这附近,孔瑶每个周末都在家。

  我点了点头也不顾一旁的目光拉着白驰走出了人群。在路上白驰见我这个样子感觉很好笑对我说道:哥们咋了这是,让人给煮了啊!

  看着白驰的嘲笑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今天得谢谢你帮我解围。

  白驰只笑不语,或许他都已经知道,只是不愿说破而已。

  我和白驰在食堂吃的饭,说好了我请。我俩还别说聊了一会后感觉还真投缘,就是白驰这个傻子非得要和我磕头拜把子而且声音喊的贼高,一旁的人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俩,我俩就好比两个傻子一般,我的脸算是丢尽了。

  下午我们系的,得到一个意外的通知,就是收拾学校后面废弃的花园。这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本来南方的天气就热,后面废弃的花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了垃圾站,几乎所有的垃圾都堆放在这,别说干活了,就是光在这站会都会吐。

  我们系几乎都是怨声载道的。但没办法学校下的命令谁敢违抗,就连我这个东北出马弟子曾经力战恶鬼,将来东北出马仙的第一人也得服从。

  刚进这花园就有点不对,我感觉浑身发冷,而且右眼一直跳,早上是左眼下午是右眼真是奇怪。

  我念动咒语找来常小跑让他帮我查查这后花园有什么可疑的东西没,我总感觉要出什么事。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我的第六感是这么强。

  常小跑走后,看着众人开始干活,心里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又说出来。

  果然不出所料,真的出事了,不知道是谁在锄草的时候挖到什么东西,我只见一道黑气从那底下钻了出来,然后围着那人转了一圈后便消失了,而那人也随之晕倒在地。

  大家一看有人倒了赶忙为了过去,看来我的预感还是挺准的,恰好这时常小跑也回来了只见他匆匆忙忙的跑的我身边对我说,这回真让你说中了,这里面还真有邪祟而且还很厉害。

  我眉头一皱妈的,怎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我的劫难还没到却让我碰上个这么棘手的东西,我问常小跑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常小跑叹了口气说道:小枫你有所不知啊,刚才我让手下的清风去查了一下,这下面是个双生并蒂。

  我一愣双生并蒂是啥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