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双生并蒂
东北神汉2017-12-25 16:293,814

  常小跑解释的说道:这双生并蒂其实就是个连体婴儿,这连体婴儿本是你们学校花钱买回来的标本,由于这小东西死后被学校买回来做医学研究用的,谁知道前两年不知道是谁把这个装标本的瓶子打坏了而且时间很长才被发现,标本已经不能用了所以扔到这里给埋了,谁知道这小东西本是夭折死的怨气就很大被封在那个叫啥福尔马林溶液里本来没什么事,可后来被埋在这里,却出了大事那小东西借助地下的阴气,而且不断吸食附近停尸房的尸气这下好,如今变成婴煞了。

  我听完后心里也是一哆嗦,我问常小跑这婴煞厉害不。

  常小跑的脸都要挤到一起了,我就知道要坏事,看来今晚又有得忙了,告诉常小跑通知黄小花以及手下的清风,十二点准时在这里集合然后一起收拾那个小东西。

  常小跑走后,急救车来了,进行简单的处理后,医生摇了摇头意思是没有救的必要了,我就在一旁看着,心说这小崽子也太厉害了,单这一道黑气就能弄死一个人,也不知道赢的机会有多大。

  等一切都处理好后,校方把这后花园给封了,而且严令禁止我们在靠近这个后花园。

  我回到寝室躺着床上,养精蓄锐等待着晚上的到来,这一下午所有人几乎都在讨论后花园这件事。弄得人心惶惶。

  陈天在那又发表着他的言论,对大家说道:前两天闹鬼,这两天死人,看来这学校真是不干净啊。

  众人点头。

  夜黑风高,乌云密布。

  我孤身一人翻过墙跳进了后花园,今天装备带的比较足,上次在家画的符没有都用了,这次全都带来了。一进来我就感觉到一股极强的煞气铺面而来。

  我把一张定心咒贴在胸前防止煞气入体,要知道我是出马弟子,经常接触仙家,身体比较虚要是再让这煞气入体估计我得在床上躺个半年。

  正在我胡思乱想时,一阵清风刮过,黄小花与常小跑等人也已经到了。

  大家谁都没有说话,由于和这两个老帮子呆的时间长也有一种默契了,所以一个眼神就已经可以心领神会了。

  常小跑走了过来对我说道:小枫,今天看来是一场硬仗,那小东西不知道在哪吸食阴气我们分头找。

  我点了点头。

  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这个小崽子,明明可以闻到那股若有若无的煞气却就是找不到人,就差掘地三尺了。

  我们聚在一起想了半天,突然从一棵枯萎的树上传来一声嘿嘿嘿!的笑声。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那棵枯树上站在一个小孩,而且那小孩长了两面脸,一面笑,一面怒。那笑的脸刚刚笑过后那怒面脸转了过来看我们。

  我对身旁的清风说道:哪个上去把这小崽子拽下来。

  几个清风听我说完后,蹭蹭蹭的跳上树。

  那小崽子见清风上树后,从嘴里吐出一口黑气几个清风顿时摔了下来。顷刻间化为乌有。

  这给常小跑,黄小花心疼的,要知道这清风都是从东北仙堂带来的而且个个都有法力,今天几乎是让个小崽子给秒杀了,更主要的是清风本是鬼魂,如今却魂飞魄散永世不能超生,能不让人心疼吗。

  这崽子定不能留。

  我给自己施了个金刚护法咒虽然只能维持一炷香的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起码不用怕那小崽子的黑气了,我跑过去甩动手中那张灭字符向那小崽子打去。

  眼看那符飞到小崽子的近前却突然被他抓住手里,我心中大喜,大喊一声灭!轰的一声符咒被我引发了。

  可悲剧再次出现那小崽子居然没事,就在我愣神的功夫那小崽子突然从树上扑了下来把我摁倒在地,黄小花等人刚要上前来救却被那笑脸喷出的黑气给挡在外面,要知道这黑气乃是这小崽子阴气与尸气所化,就连清风也承受不了,虽然常小跑与黄小花道行要比清风高很多,但一时半会我无法走近。

  虽然我有金刚护法咒的加持,但也有一炷香的时间,那小崽子双手掐住我的脖子,也嘴也不闲着开始咬我,也不知道为啥他那么小,力气却出奇的大,比我这个大人的力气都要大上十倍。

  虽然一时半会的弄不是死我,但一炷香的时间一到我的小命就难说了,而且他现在要咬我,我也无法集中精神请大仙上身,看来这小崽子要和我死磕到底了。

  就在这时从墙外突然飞来一个板砖正砸在那小崽子的头上,小崽子似乎十分的惧怕这块板砖突然离开我的身体。

  只见这时从墙外跳进一人,手拿长弓背后背箭。大喊一声孽畜往哪里走,我抬眼一看这人正是要和我结拜的白驰。

  人生有太多的巧合,或许那些巧合都不真实,那个曾经是一脸白痴相的白驰,谁能想到如今却能威风的站在我的面前瞬间变成一个驱魔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白驰站在对面此刻显得非常的伟岸,那造型就像救世主一样。白驰看了看我然后对我摆出一个胜利者的姿势。我立刻无语了这他妈的也太恶搞了吧。白驰啊!看来你还真是个白痴,刚才的那个光辉形象在我心中立刻荡然无存。

  此时白驰对我说道:哥们你先歇会把这个小崽子交给我了。

  我翻身站了起来,只见那小崽子被拍了一砖头后似乎留下了什么阴影,看那砖头有点害怕。其实我也是百密一疏以前每次战斗时都是砖头不离身,这次以为有了符咒,等级能上升一个层次,没想到这婴煞居然不怕符咒怕砖头。

  婴煞恶狠狠的看着白驰,似乎在怪他坏了自己的好事,要知道我是天生邪骨,东北仙脉灵根所汇。要是刚才让那小崽子得了手吸尽我的阳气那他还不得成精啊,估计到时候连胡三太爷来了都没用。

  白驰也不再废话,对着那婴煞喊道:小表,你的投降的干活,要不死啦拉的!

  妈的我顿时无语了,要知道这婴煞是中国人,也不是日本鬼子你跟他说这些干啥,还不如过去把他解决了呢费什么话啊。

  那婴煞凶相毕露张牙舞爪的向白驰扑了过去。白驰冷笑一声从背后拽出一支箭来,对着那小东西就是一箭。那婴煞也不是寻常的妖物怎能如此就范,身子一扭躲了过去,随后吐了一口黑烟。

  我知道这烟乃是阴煞之气,对白驰喊道:小心那烟有毒。

  再看白驰果然不简单,见那黑烟奔自己而来也不慌,从兜里掏出一张符贴在额前喊道,急急如律令。然后又拽出一支箭对着那小崽子又是一箭。

  那婴煞以为自己的阴煞之气管用所以有些大意,但没想到白驰的符咒居然能够克制住他的阴煞之气,那支箭带着青光奔着婴煞的额头便来,此时婴煞在想躲已然来不及了,一箭正中脑门,婴煞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白驰乐呵呵的走了过去,边走边说,这婴煞也不过如此,书上写的婴煞多厉害,今天一见也很一般。

  其实我也以为婴煞就这么的被结果了,其实我们都错了。别忘了那婴煞属于双生并蒂,有两面脸刚才白驰射中的是那笑脸,而那个怒脸的此刻转来过来,我想提醒但已经晚了。

  白驰离那婴煞也就五步的距离被那婴煞反扑过去按倒在地,我见此赶忙与常小跑,黄小花跑过去要解救白驰。这时白驰脚下一使劲,一脚将那婴煞踹了出去,要知道婴煞的力气有多大,连我想反抗都困难,没想到被白驰一脚给踹了出去,这白驰也够变态的。

  白驰站了起来,似乎胳膊被那小东西咬了一下。怒了,白驰彻底被激怒了,只见白驰左手结印嘴中念道:九天玄音,急召众神。齐会景霄,驱雷奔云。金钺前驱,雷鼓发奔。太一行刑,役使雷兵。来应符命,扫荡邪精。然后把手一招天空中一声雷响。

  这时常小跑与黄小花被吓得一哆嗦说道:这是天雷咒。

  要知道成精的东西都怕雷,虽然常小跑与黄小花都是野仙,但毕竟两人本体是动物,一个是蛇,一个是黄鼬。见到天雷如何不怕。

  再看那婴煞面对天雷之威仍然不惧,奔着我和白驰便扑了过来。

  白驰又是一招手那天雷结结实实的打在那婴煞的怒脸上。一阵烟雾过后,在看那婴煞已经被轰的面目全非,笑脸的这边额头上插了一支箭,而那怒脸那边则被天雷轰的面目全非。

  白驰恶狠狠的看着婴煞说道:看你这回死不死,妈的居然敢暗算我。

  我看着白驰抱着胳膊龇牙咧嘴的样子就是好笑,对黄小花说道:你过去给他看看吧,要知道黄小花的医术还是不错的。

  黄小花带着一脸的恐惧看了我一眼说道:小枫啊!你那个朋友太厉害了,我不敢过去,要是他在发动天雷我的小命都不保啊。

  我对黄小花说道:没事都是自己人,不用怕。然后又对白驰说道:哥们你的伤让我这个手下看看吧,她对这个可是内行啊。

  白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而黄小花则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走到白驰面前给白驰检查伤口。

  我这时走到婴煞的面前,没想到这婴煞被天雷轰过后居然还没死,别说这小崽子还真抗揍啊。此时的婴煞已经被破了鬼门和一个废人差不多,想让他在兴风作浪已经是不可能了,我看着婴煞,那小崽子也正看着我,那怒脸的如今被轰没了只剩下这个头上插箭的笑脸了。如今那笑脸也是一脸委屈的看着我,此刻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要知道这婴煞一张嘴就毁了我好几个清风,这个仇不能不报,但想了想这婴煞也算可怜,从生下来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不说,而且夭折后还被别人当做标本,也真够悲哀的。正所谓道心无处不慈悲,我叹了口气,手中拿出一张灭字符贴在他的额头,然后转过身喊道:灭!

  带着一声不甘那小东西彻底形神俱灭了,这场仗看来又是我们赢了。

  我松了口气走到白驰面前这时黄小花已经给白驰看过了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简单的包扎下后,我看着白驰。

  白驰对我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你请我喝酒怎么样,要知道刚才是我救了你啊。

  就这样白驰成功的敲诈了我一顿,我把黄小花与常小跑打发走后跟着白驰跳过围墙来到外面的小陛子,点了几个菜后,倒上杯啤酒,白驰说道:你是北马传人吧!我是南派的。

  我大吃一惊没想到坐在我对面的白驰居然是南茅道术的传人,白驰这时对我讲,原来白驰家属于是世代吃阴间饭的,父母祖辈都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