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祸从口出
东北神汉2017-12-25 16:294,065

  家里祖传一本《天荒道典》虽然不知是那个朝代传下来的,但这本《天荒道典》却是道家修炼的无上真法。父母在小时候由于追查一件关于湘西赶尸人的事情来到这里却一去不复返,自己是被老家的二叔拉扯大的,当然陪着自己的还有那本《天荒道典》。

  白驰简单的把自己的身世说了,然后又对我说道:其实那婴煞的事情,他下午就知道了,准备晚上过来看看究竟,但没想到能看见我,虽然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的骨骼与一般人不一样,但没想到你居然是北马的传人。

  我笑了笑,把我如何出马的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但却隐掉了,我是天生邪骨的秘密。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事便问白驰,为啥那小崽子会怕你的板砖。

  白驰笑了笑说道:其实那不是一块普通的板砖,而是道家的一件法器,原来最早练习画符的时候都是在砖头上练习,每天对着砖头画符,然后在用阴阳水浸泡后,七七四十九天后便可变成一件镇煞的法器。

  哦原来这砖头还是件法器,怪不得那小崽子看到那砖头就害怕。

  白驰几杯酒下肚后看着我对我说,小枫啊!咱俩怎么也算是并肩作战过,而且咱俩合起来就是南茅北马,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能否同意啊。

  我猜不透白驰要干什么,但我知道这小子肯定没有什么好主要。那你说说看是什么事情。

  白驰笑着对我说,小枫啊如今像咱俩这样的吃阴间饭的已经太少了,几乎可以说是快绝迹了,我看为了保护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也为了以后方便捉妖,而且咱俩还这么投脾气,我看咱俩成立个闪灵二人组如何!

  漆黑的夜,在经过一场恶斗后,我与南茅的传人白驰坐在小酒馆里,白驰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得要和我成立什么闪灵二人组,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飞机,有时候我总在想,为什么白驰会是南茅的传人,要知道过了山海关便不归出马仙所管辖了属于南茅的地盘,要说茅山道术那个是实打实的练出来的,不像我们出马弟子,有事了仙家上身就能解决,像白驰这样从小就开始修炼的,基本功十分的扎实,而不像我半路出家的有什么事情都需要请人。

  但这白驰虽然是正宗南茅传人,但脑子可能是被驴踢过,要不为啥总说胡话呢。我没有理他。

  白驰盯着我看,以为我在考虑呢。过了会问我,小枫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只好岔开话题不聊这个,和他聊了点别的后,由于咱俩都是偷着跑出去的,要是在不回去,明天哪有精神上课啊,我结了帐后和白驰走出酒馆。

  在路上白驰还不厌其烦的对我说他那个闪灵二人组,也不知道这老小子心里咋想的。

  回到寝室后,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心中暗想如今这社会真是无奇不有,每当闭上眼睛时那婴煞的面孔总是在我脑海里浮现,看来我是被那婴煞吓出阴影了,这次损失了五位清风,要知道这五位清风都是从东北跟我过来的,如今全死在这了,而且还是魂飞魄散,等回家后我怎么跟家里的仙家交代,看来明天得让黄小花,常小跑在本地看看能不能再收几个清风。

  第二天当我睁开眼睛时,外面下着雨,今天虽然有课但外面下着雨我也懒得动,跟陈天说了声让他帮我带个假后,我又倒头大睡去了,这一睡,睡到下午三点才醒,起来后我把常小跑与黄小花都喊了出来把昨天的事情总结下。

  常小跑对我说道:小枫昨晚由于我们轻敌,损失了五名清风,这事都怨我。

  黄小花也说,昨晚要不是你那个朋友出现,可能后果不堪设想,那婴煞的毒雾,我和小跑都应付不了,那时你被婴煞压住,如果没有人救你,估计小枫你昨天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也知道我如今的本事还差的远,而且遇事不够冷静。要知道与那些妖魔打交道不是你死就是我忘,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往往生与死就在一瞬间,昨天就是我的妇人之仁害了我。

  我对常小跑说道:如今我们手里的清风剩不多了,你看能不能从本地收几个清风。

  常小跑面露难色的说道:这个可不好说。要知道清风可不是什么鬼都能当,而且这里不是东北,要知道南方也有南方的规矩,我们这么做有点喧宾夺主,我想想办法吧。

  谁知道,本是一句无心的话,却给我引来无边的祸。

  听常小跑这么说,看来收清风的事情还是有门的,吩咐他们几句后便打发他俩走了。随后我穿上衣服准备去外面逛逛,刚下过雨空气显得很潮湿,本想一个人倒外面去逛逛,没成想却被寝室那五个哥们给叫住非要拉着我去喝酒,就这样我们六个出了校门来到昨天我与白驰喝酒的那个小酒馆,六个人开始了煮酒论英雄。

  在酒桌上无非聊的话题就是女人,只要大家一聊到这个问题眼睛都会放光,尤其是周凡只要是喝酒,就开始抱怨这操蛋的社会,但还是很惋惜与那女鬼的相识。

  其实周凡根本不知道他见的那个女孩是个女鬼,只是抱怨那红衣女孩为什么不来见自己,每当聊到最后周凡都是泪流满面。这时我们六个人个怀心事都在想着什么,外面咔嚓一声雷响,把我们几个人从往事中惊醒。

  就在这时陈天神神秘秘的对我们说,大家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四月四十五红裙子的故事。

  一声惊雷过后,小酒馆的气氛顿时诡异起来,也许是我们实在没有什么话题可聊了,这里除了我之外似乎每个人都知道红裙子的传说,就连这小酒馆的老板听到陈天谈及红裙子后都是是一惊,急忙的咳嗽一声,示意陈天不要再说了。可陈天今天在就酒精的作用下,非得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不可。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关于这个红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又是什么厉鬼,婴煞之类的,我催促的陈天快点说。

  陈天在我的催促下喝了口酒便娓娓道来,原来这红裙子的传说几乎和在鬼故事上看的差不多,一个本校的女学生,由于感情的问题与男友分手,临死前穿了一身红色的连衣裙,从图书馆的楼顶跳下来,结果在那女孩死后的每年四月十五号都会有人在校园里看到,一人身穿红色的连衣裙,但奇怪的是每年只有七个女孩能看到,男的却看不到。看到红色连衣裙的七个女孩们无疑最后的结局都是惨死。

  我鄙视的看了看陈天说道:这种故事你也能信,要知道你这个故事也就能骗骗那些无知的小女孩们。

  几个人听我这么说,紧张的看着我,似乎是我犯了什么禁忌一样。而我却不以为然,要知道哥们我才是真正的驱魔少年,见过的鬼要比你们听过的还要多,像这种故事,我不知听到多少,信你们才怪。

  就在这时,酒馆的老板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两瓶啤酒坐了过来,我们都感到很奇怪,平时这个老板不怎么爱说话是个很内向的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只见这小老板坐下后。笑了笑对我们说,各位同学好!我姓张,今年快五十了,你们可以叫我张叔叔,刚才看你们聊的那个话题我也很敢兴趣,而且我还知道这里的内部消息,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听。

  众人一听原来这姓张的老板居然对鬼神之说感兴趣而且还对红裙子的事情很了解,居然还搞到了内部情报,大家都非常想听,于是大家点了点头给这位张叔叔倒杯酒听他讲讲这内部消息到底是什么。

  那张叔叔一杯啤酒下肚后叹了口气,然后点上支烟。

  我一听他叹气就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指定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常小跑那老棺材瓤子一有不好的事总爱叹气,估计这位也是一样。

  张叔叔点上烟后看了看众人最后看着我说道:小同学刚才你说错,这根本不是什么故事,而是真事。这红裙子的传说是真的,我还记得那是前年发生的事情,那个时候我的女儿也考上了这座大学,而且学习还很好,谁知道去年的四月十日那天,孩子突然回家身上还穿着件红色连衣裙,当时我与孩子她妈也没多想什么。以为这裙子是孩子自己买的,但谁能想到就是这件红色的连衣裙最后送了我孩子的命啊。

  此时的张叔叔越说越激动,原来他所说的内部消息其实就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也许这也是最有效的证明,当事人现身说法还能有什么比这个证据更有力。

  张叔叔调整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那天和我孩子她妈看着孩子从学校回来都很高兴,要知道学校离家虽然很近但平时都是住在学校,只有每个周末才能回家。回来时还好好的,到了晚上怪事就发生了,那晚的事情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晚饭过后,孩子和她妈到在里屋说话,我在外面看着店,快到十点准备打烊的时候怪事发生了,这时候外面走来一个女人,看上去比我女儿岁数大点,也是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进来后坐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我看见有人进来了便走过去招呼,谁知道我刚把菜单递过去那女的却问我,老板如果有人背叛你,你会怎么办。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以为那女孩是遇到什么伤心的事情,所以就顺嘴说道:要是有人背叛了我,我就把她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什么颜色的。

  那女的听我说完后对我说道,那给我来一盘黑色的心肝。

  我当时听的都愣住了便对她说道:这位同学你怎么了。

  那女的头也没抬站起来便走,而且嘴里还一直说道:挖出她的心肝看看是什么颜色的。

  那晚估计是遇到了精神病,我也没有在意然后打烊回屋睡觉去了,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我的女儿便跑过来对我和妻子说道:昨晚做了个噩梦,有人把她的心肝都挖走了。我和妻子都认为是个噩梦,也就安慰了她几句。孩子本来想再家里休息几天说是很害怕,不敢上学,但在我和妻子的安慰下最后还是回到学校,临走的时候还是穿的那身红色连衣裙,在她临走时,妻子问她那裙子是什么时候买的,听到这话的女儿脸上更加显得惨白,支吾了几句后便走了。要是当初孩子说再见休息几天我和她妈不那么固执我想孩子也不会惨死。

  四月二十号了孩子还没有回来,我和她妈准备去学校看看她,还没等我俩去,学校那边来人说,让我们去认尸。接到这个电话后我和孩子她妈都是一惊,认什么尸难道孩子出事了,于是我和孩子她妈匆忙的来到学校,在学校的停尸间里看到了孩子的尸体时。孩子她妈当即便晕倒了,孩子死的惨那。

  这时的张叔叔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我们给他又倒上一杯酒,他一口便干了,然后又点上一支烟继续说道:孩子死的时候身穿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就是那天她穿的那件,而且心肝都被掏空,当时我真想找出凶人然后将他大卸八块。但就在这时又来了几名家长说是来认尸的,而且奇怪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那几名被害的同学都是身穿红色的连衣裙,而且身体的内脏也都不翼而飞。当时的警察所给的资料是,被害者死于五天前也就是四月十五日凌晨,死者都是身穿红色连衣裙均为女性都是在校学生,就连出事地点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学校的后花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