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灰家
东北神汉2017-06-14 09:453,869

  东北分为,黑,吉,辽。并称为东三省。我家住在辽宁,而我们的故事也就发生在这片土地上。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这个故事还是奶奶给我讲的,每当讲起这个故事,我都是心有余悸。话说那一年我的太爷爷还住在农村,腊月的天,吐口吐沫都能冻上,俗话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可想天气有多冷。那天我太爷和我太奶正为过年准备年货,准备晚上把饺子包了,然后冻上留在过年吃。谁知道就在这一晚却发生了改变我们全家的事情以至祸及三代。

  当晚太爷把饺子馅活好,正要和太奶包饺子。这时房门突然被大风刮开,太爷赶紧下地准备关门,外面下着小雪。就在太爷穿好鞋准备关门的时候,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女子怀里还抱着个孩子,一见到我太爷就说,大爷我是隔壁屯的和我家男人生气了要回娘家,但外面太冷了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想来你这歇歇,如果方便的话在你这住一宿,我娘家就在……屯。太爷一看是个小媳妇还带着个孩子,心也软了,再说她娘家所在的那个屯子离这还挺远所以太爷就把那女的带了进来然后关紧房门。

  那女子进了里屋后太奶热情的给那女子倒了杯水,而且想看看那孩子,但那女的说什么也不让看,把孩子放到炕梢不热的地方然后盘腿坐了上来对我太奶,太爷说道:大爷,大娘。俺帮你们包饺子吧。

  太爷太奶一听感情好啊!于是三个人就一起包饺子。包着包着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饺子没包几个馅却和了三盆,我太爷感觉不对于是借着微弱的灯光斜眼看那女的,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身冷汗。那女子的影子在墙上呈现的却是一只大老鼠,而那老鼠正一口口往嘴里送饺子馅。

  要说我太爷,也不是一般人,听我奶说旧社会时还打过鬼子呢。看到这么震惊的画面却没有表现出害怕的迹象反而很镇定。不动声色的对我太奶说,老婆子把包好的饺子煮点,忙活了一晚上都挺累的。我太奶本就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哪见过什么世面听到我太爷这么说就下地生火准备煮饺子,而我太爷却从炕柜里翻出一个过年放的麻雷子,小心的放在供桌的烛台旁,而那个女的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太奶说着话,我太爷不动声色的走了出去,把锅揭开一股热气把整个屋子都罩住了,彷如仙境般。我太爷这时对那女的说道:大侄女屋子里全是蒸汽,灯光太暗麻烦你把供桌上的蜡烛在点一根。

  那女的听到我太爷这么说也没多想,走到供桌旁拿起洋火开始点蜡烛,她哪里知道那根本就不是蜡烛而是我太爷爷为她准备的麻雷子只听咣!的一声巨响女子发出一声惨叫被崩到院子里了,我太奶吓的坐在地上说什么也起不来了。我太爷虽然胆子大,但面对这么个怪物一时也两腿发软,吓得不敢出去,好不容等到公鸡打鸣太阳出来,邻居们都围了过来这时我太爷才出来,由于昨天晚上那麻雷子的声音几乎整个村都听到了所以都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我太爷一出来就被院子里的情景吓了一跳,此时院子里不但围满了村民而且地上还躺着一只硕大的老鼠。隔壁的李大娘看了看地上的老鼠在看了看我太爷,半晌没说话这时我太奶也走了出来,对于昨晚的事情后来我太爷告诉了我太奶,给老太太吓得愣是一晚没睡,村长老李头走了过来,对我太奶说道:老王家的昨晚咋了,地上的耗子是咋回事嘛。

  我太奶吓得哪里还敢说话。我太爷爷看着地上的大耗子说道:昨天这个东西进了家,看来家里要不太平了。太奶奶听完就在一边抹着眼泪。村民们都知道我家遭了邪祟也都纷纷的走了隔壁的李大娘临走时叹了口气小声的嘀咕,真是孽呀!

  我太爷爷把那大耗子找个没人的地方埋了,回到家拿出准备过年放的鞭崩崩晦气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噩梦才刚刚开始。

  我太奶进里屋才想起昨天那女人抱的孩子打开一看原来是条大鲤鱼,后来听人说那是耗子精知道要过年了,在别地方偷的鱼准备过年没想到却死在我们家了。

  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从那大耗子死后太爷爷一家整日神色惶惶,但却没出什么事,眼看没几天就过年了,却在这几天出了事。这一天太奶奶大早起来准备去粮仓拿点东西,刚走出屋,外面站在一个老太太,太奶奶吓了一跳这老人是从哪来的也没听见院里有动静她是怎么进来的,太奶奶愣神的功夫,那老太太开口说话了,大妹子你有没有看到我家的媳妇啊。

  太奶奶一愣说道:大姐你是哪的人,你家媳妇叫啥?那老太太看上去还挺富贵虽然穿的不是什么绫罗绸缎但一身衣服洗得很干净,那老太太叹了口气说道: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前一阵不知道在哪灌了几斤猫尿回家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媳妇打了,可怜的媳妇带着孩子就出来了到现在也没回家。

  我太奶似乎想起了什么听完吓得坐在地上,那老太太像似什么也没看见似的在那幽幽的说道:我那可怜的媳妇听说让人炸死了,大妹子你知道不知道是谁啊。说完看着我太奶笑了笑。

  我太奶立刻吓得晕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屋子里了我太爷就坐在身旁,埋怨的说道:你个老婆子怎么取蚌米倒在粮仓了,要不是我出去恐怕你早就冻死在外面了。

  我太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对我太爷说了这可怕的经历,我太爷听我太奶说完骂道:大白天你见鬼啦,我刚才出去外面哪有人,我看好日子你是不想过了在这胡嘞嘞。一转眼,月上眉梢农村那时候还没有电视所以睡的都很早,可我太奶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全是那老太太的身影,迷迷糊糊的不知是什么时辰我太奶听到外面有人哭,这声音却是那么的熟悉,我太奶顿时吓的坐了起来,这哭声正是白天那老太太发出来的。

  我太爷爷像触电般站了起来,对着门外就骂,你个老不死的,大晚上不让人睡觉是不,小心哪天我把你的窝给短端了,顿时门外在也没有半点声息。太爷回屋顺手把灯给闭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太爷就起来了,跑到隔壁的老李家,一进门,老李家当家的看到我太爷进来问道:大兄弟这么早来有啥事。我太爷看见老李头像似看到救星似的,对老李头说道:大哥啊嫂子呢,让她快出来救救咱,上次来我家的那个耗子可能回来索命了,如今只有嫂子能救我家了。

  话音刚落老李家的婆娘李大娘从屋里走了出来叹口气对我太爷爷说道:王家兄弟,这事不是我帮你,恐怕连我也帮不上,你知道你们家惹的这个东西什么吗?那可是个仙啊!

  我太爷爷听完就是一愣,东北的地仙太爷爷也是知道的,胡黄白柳灰。没想到自家惹的却是么个东西。我太爷爷走上前说道:老嫂子你就发发慈悲吧,你要是不出手我家可就全完了。

  这李老太太听我奶奶说,那时候是个神婆也是东北的出马弟子,而且还相当的有名气,据说在她身上的仙家有好几百,老李头说道:是啊老婆子你就帮帮大兄弟吧。

  李老太太又叹了口气说道:都是冤孽!王家大兄弟你既然来了这事我也不好推脱,我就姑且试试。于是回到屋中点起九根香,在香堂前不知道捣鼓了什么,等了好半天才回过头对我太爷爷说道:这事难办,方才与仙家沟通,你打死的那个耗子原本有了道行已经是半仙之体了,如今被你打死不能轮回,不能投胎,而且老灰家言出必行要让你家偿命。

  我太爷听老李太太这么说,腿都软了。老李太太又说道:办法不是没有,你回家给那个耗子做个金身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我太爷爷听后立马回家照着李老太太的话做了一个金身,然后交给老李太太。

  夜晚老李太太把那金身放到院子里嘴里不知道在念着什么,那纸做的金身却自己着起火,老李太太法式完成后对我太爷爷说道:大兄弟你回吧。

  我太爷爷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回来了,果然一连三天也没出什么事,本以为事情过去了老李太太却找上门进屋对我太爷爷太奶说道:事情暂时算是过去了,但却还没有结束,你家虽然给那耗子烧了金身,但却受到了老灰家的诅咒,这个是逃不掉的,太爷爷和太奶听完脸色顿时吓的都白了,老李太太挥了挥手说道:不妨事这个给你们找个地方供上,我太爷爷接过来,原来是一张红字上面用毛笔写着灰大仙之位。老李太太又说道:虽然这个诅咒不知道是什么,但已经会应在你家,我有几句话你们一定要记得。此子生来不一般,天生邪骨更异常,一双眼睛分阴阳,把名标在灰家上。

  听奶奶讲完这个故事,我怎么感觉说的那个人怎么那么像我呢,从小我的眼睛就能看到一般人所看不到的东西,而且两个眼睛的颜色也不是一样的,一个蓝一个黑,老人说人生此眼,可上观天下观地,查阴阳,断前世今生。可我却没有这感觉除了能看几个鬼外别的到没有什么了。

  这个故事我听了不止一遍本以为这故事就是糊弄小孩的,一个麻雷子能崩死一只大耗子,做梦去吧!但后来才知道,原来过年放的鞭炮对邪祟来说都有极大的杀伤力,要么过年放鞭炮干啥。也不知道那个诅咒会不会应在我的身上,每当我提到这个话题家里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虽然这是我们家的禁忌,但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还是发生在我这个倒霉蛋的身上,真是天意不可为,命中注定的谁有逃不掉。

  那年我上高中,早上走的早,晚上回来的很晚,几乎让学习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孩子长大非得要上大学,还记得小时候特别羡慕卖冰棍的老太太,因为她天天都能吃上不花钱的冰棍,在儿时我的愿望就是长大卖冰棍,可如今计划没有变化快,让考大学压得喘不过气,真是纠结。这一天外面下着雪,我刚出门一只大耗子就站在我家门前,奇怪的是那只耗子不是四腿朝地而是两条腿站在我面前,我吓了一跳,而那耗子就和我对视着奇怪的是那耗子好像不怕我,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耗子对我诡异的笑了笑然后就消失了,这不是幻觉,绝对不是幻觉那耗子就这样凭空的消失了我奶奶看着我再大门外不动走过了推了我一把说道:发什么呆还不去上学,我这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骑上车去上学。不知道是心里的作用还是怎么的,今天骑车感觉特别累好像是驮着什么东西般,一路上很多人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到了学校我仔细的检查了我的车根本就没有什么毛病。妈的!见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