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出马前兆
东北神汉2018-03-22 10:553,945

  来到教室,已经是早自习的时间了。大家都在埋头学习,我刚坐下来同坐就用手捅了我一下说道:小枫今天跟你来上学的人是谁啊,是你家的亲戚啊。我听完后头发都竖起来了,回想起早上见的那只耗子,还有骑车上学那些怪异的眼神,我冷汗直流。我支吾的说道:没啊!早上我自己来的怎么了。

  同桌想了想就不在说话了,被她这么一问我心里都发毛,不对啊要是真有什么古怪,我不可能看不到要知道我的眼睛可以看到那些东西而且大白天的那些东西也不能出来啊。越想心里越觉得恶心。

  这一天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晚上快放学的时候我把我的同桌叫住了。忘介绍我的同桌了,我的同桌是个可爱的而又不美丽的女生,叫汪雪,听听这名字应该联想的人长的怎么样,可惜一天只知道学习,说她可爱因为她笑起来很甜,但体重实在成问题,体重没有二百也得有一百八,你说一个女生你也不是练举重的吃那么胖干啥。把她叫住后虽然天已经黑了,有些问题本不该问,但憋在心里头实在难受。汪雪望着我问道:怎么了。我支吾的说道:你早上真的看到有人跟我一起来了?汪雪瞪大了眼睛说道:是啊早上你车上驮着个人一身大红大绿的,我还以为是你家的农村亲戚呢,不信你问你李小强。这时李小强也背着书包走了过来听到汪雪这么说,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早上你车上驮着个人,是你家的什么亲戚啊!穿的那样一看就知道是农村的。

  我不知道怎么出的教学楼,走到车棚子旁打开了车锁,看着自己骑了三年的车。早知道就不晚上问了,这下好连家都不敢回了,无奈只能推着车回家了,路上心里还安慰自己一切都是假的,其实这时候都是心里暗示在搞的鬼,明明知道没有什么可架不住自己总是去想,拐过一个胡同,不知道哪来的一只猫突然扑到我身上,对我就是挠都赶上范德彪了咔咔咔!好几下,总算摆脱了那只猫,怕那猫在追上来,我骑着车飞快的逃离这里,等出了胡同怪异的事情又发生了,我刹住闸眼前是一条陌生的街道。昏暗的路灯前方还起了雾这是哪?我突然意思到我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就在这时听到前方有吹打声,仿佛似古代结婚时吹的唢呐,我骑着车压着心里的恐惧向前骑去,要知道好奇心害死猫,果然一群人出现在我的视野中,那些人的打扮还真是奇怪,身穿大红衣真像是结婚的而且后面还抬着一顶轿子,嘿!这唱的是哪出呢,那些抬轿子的似乎没有看到我,从我的身旁走过去,就在这时那轿子的一边被掀起来了,里面应该是新娘子看了我一眼,正好这时我也抬头看向那轿子,就这一下我立刻晕了过去,因为那轿子里坐的根本不是什么新娘而是一只大耗子,那大耗子穿红挂绿还冲我笑了笑,这耗子分明就是我早上看到的那只,在晕倒的一刹那我听到有个人在我耳旁说道:天生邪骨果然不错,这个人我要了。

  当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模糊的看着,围在床边的奶奶还有父母那一脸的焦急,我轻微的发出一点声音。奶奶和父母都围了过来,奶奶见我醒了激动的都要留出眼泪了。我略带沙哑的说道:奶奶我这是回到家了吗?

  奶奶回答的说道:是啊!傻孩子你已经回到家了,之后我对奶奶说道:我饿了。母亲立刻给我端来一碗粥我喝了后。家人有些迫不及待的问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整理下思绪把昨晚的经历说了一遍最后还告诉他们我听到的那句话,天生邪骨果然不错,这个人我要了。父母一时间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似乎我奶奶听明白了,脸色立马变了,然后缓过来对我说道:你好好休息,便匆匆地和父母走了出去,我看得出来老太太心里指定有事。想起昨天那可怕的一幕不禁让我心头一颤。那句天生邪骨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和我的出生有什么关系,我一直都记得我们家的那个诅咒,莫非真的要在我身上灵验了不成。

  我走下地轻轻的走到门边正听到外屋父母与奶奶的对话,只听奶奶对父母说道:这两天我得回老家一趟,你们在家好好呆着千万不要让小枫单独出门,这几天就不要让他上学了让他在家呆着,媳妇你请几天假在家陪着小枫,我多说五天就能回来。妈!到底出了什么事,看你老这么惊慌,难道是那件事。父亲小声的问道。

  只听奶奶叹了口气说道:冤孽啊!看来一切早晚是要来的。听到奶奶这么说我心里似乎明白点了,看来这件事真与我有关而且还背着我们家的那个诅咒。听到这里奶奶与父母都不言语了我只好回床躺着,心想这样也挺好最起码不用上学了。父母推开门走到我的身旁看我闭着眼睛以为我睡着了,两人都叹了口气。

  果然奶奶第二天一大早就出了门跟我说要回趟老家,回来给我带好吃的。我想奶奶还真会安慰人,农村能有什么好吃的。奶奶走后,父亲去上班,妈妈去单位请假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家。闲来无事也不知道干些什么打开电脑还是上网吧,正当我把三国战记玩得出神入化时,身后有人说道:小兄弟好身手啊。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一人身穿白色大褂手拿折扇一副书生气怎么看都像似个古代人。那人对我笑了笑走了过来说道:小兄弟的指法不错不知道师从何人。

  妈的!这老帮子说什么呢,玩个游戏还玩出什么指法了,你以为这是弹指神通呢啊!不对!门都是关着的这老帮子是怎么进来的。我吓了一跳,站起来说道: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中年文士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道:你问我怎么进来的?应该说我一直都在你们家。你叫什么,我问道。我姓常。那人说完后便仔细打量我,从头看到脚。然后嘴里啧啧的说道:果然是天生邪骨,真是与众不同。

  又是天生邪骨,我不禁一愣!虽然我有阴阳眼但鬼怪白天是不能出来的,唯一能现身的只有仙,而且知道天生邪骨的只有那老耗子,看来这老帮子和他们是一伙的。

  你是地仙?我问了一句。那老帮子哈哈大笑说道:小兄弟果然具有慧根一眼便能看出我的来历真是前途无量。这老帮子说的这些我都听不懂,这都是哪跟哪啊。但人家既然敢现身一定有恃无恐,家里没人别看我是天生邪骨,但在人家面前我连个蝼蚁都不如要是把这老帮子激怒了,还不得弄死我啊。

  我强作镇定的说道:原来是大仙啊!不知道大仙驾临我家有何要事啊。那老帮子看我很会说话,一口一个大仙的早就飘飘然了,把手里的扇子扇的呼呼直响。

  老帮子说道:小兄弟我今天现身为了心中所想而来。这给我听的那叫一个茫然。那老帮子似乎看出了什么对我说道:昨晚是不是遇到什么怪事了,实话告诉你吧,你家祖上可是杀了一位仙家。如今那仙家回来找你们报仇来了,看来你家要大祸临头不出一月定有血光之灾。

  嘿!真被这老帮子说中了,那大仙既然现身了,还得请你搭救我们家啊。那老帮子看了看我说道:谁让大仙我慈悲呢,只要你拜我为师,你家的事我管了,那耗子老娘们再来,看我怎么收拾她。

  别说这老帮子的一番话还真给我说的有点动摇了,正在我思考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别信他的。一个穿着大红大绿的小泵娘走了出来,站在我面前。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看来我家今年是流年不利。一会的功夫都赶上群魔乱舞了。

  那女子对着那老帮子说道:我奶奶一眼看不到你,就知道你出来骗人了,怎么还想骗人家小兄弟吗?还要让人家拜你为师,你能教人家什么啊,教人家骗人?你也不看看你的岁数了,年纪一大把了还出来骗人真是不知羞耻。

  那老帮子被一阵连珠炮说的满脸通红,看了我一眼正好我在那里偷笑,这下老帮子可有点挂不住了,用折扇指了指那姑娘说道:黄小花你不在家好好修炼跑到这里来坏我的好事,别说你奶奶来了,就算胡三两口子来我也不怕。

  那小泵娘冷笑一声说道:姓常的别人不知道你的根行,我可知道,不要用大话来吓唬我,我奶奶都说了你除了能写几个酸字还能干什么,莫说你没能耐,就算有能耐也未必能在我手下走上三个回合。这小泵娘的嘴实在是太厉害了,给那老帮子说的差点背过气去。

  那老帮子有些气急败坏直跺脚说道:好啊!黄小花这可是你说的,来来我到要看看你最近能耐长了多少。看着两人剑拔弩张就要打起来了。这时大门被打开原来是老妈回来了。等我拉回目光再看那老帮子和小泵娘都不见了,我吐了口气要不是老妈及时出现看来我家要发生一场大战了。

  老妈进屋看见我呆立在那拍了我一下问道:小枫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

  我只是摇头没有把刚才的那一幕说出来,如果真的说出来恐怕老妈也得吓得够呛。

  晚上老爸回来后一家人还像往常那样,吃饭看电视然后睡觉。在梦中那老帮子还不让我消停,梦中那老帮子面带微笑的走向我对我说道:小兄弟早上让那女娃子少了兴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是否要拜我为师啊。我看了看那老帮子心想要是拜了你,我得倒八辈子霉,但嘴上也不能说,谁知道给他惹急眼了会不会在梦中弄死我。

  那老帮子看我没说话已经猜到了什么,对我说道:小兄弟我知道你怀疑我的本事,既然这样我给你个见面礼也让你,知道知道你未来师傅的厉害说完从袖中拿出一根毛笔递了过来对我说道:这支笔跟随我多年了如今送给你吧!你别小看这只笔,不但能写一手好字而且要是修道之人用之,画起符咒来那更是事半功倍。我接过这只笔,看了看跟普通的毛笔比起来也没什么唯独有区别的就是笔头的部分是紫色的。就在我端详这只笔时身边不知何时爬来了很多的毒蛇黄鼬还有狐狸,那老帮子也没发现,可能此刻的他正为那根笔感到牛逼,看我就像看农村人一样见我把玩那只笔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那些长虫黄鼬还有狐狸突然间见风化人一群穿着花花绿绿衣裳的人站在我们面前。老帮子显然吓了一跳,早上那小泵娘从当中走了出来冷笑着对那老帮子说道:常小跑,你想怎么着吧。

  那老帮子这么大的岁数居然起了个这名真是让人哭笑不得,那老帮子看着身后一大群人有点慌,指着黄小花大骂:你个小丫头每次都来坏我的好事。还没等常小跑说话,那群人中走出三个人来,常小跑看见那三人像似老鼠见到猫似的退到那群人的最后面,场上就剩下我一人,有种被孤立的感觉很不自然,在看那三人,两个老头一个老太太。三人看了我半天最后那老太太先说话了,天生邪骨果然非同一般,此子我黄家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