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让朕亲一个
端木摇2019-09-17 22:151,158

  司马衷总在抓住她们的袍角时被她们逃脱,一边笑嘻嘻地叫着“抓到了抓到了”,一边辩着方向,玩得满头大汗,流露出一股傻劲,让人忍俊不禁,更让人想欺负他。

  四女一男玩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在一旁看着。

  突然,司马衷朝我这边走来,冷不防一把抱住我,开心地大叫:“抓到了,朕抓到你了……让朕亲一个……”

  笑声戛但是止,四个宫娥敛声静气地站着,深深垂首。

  碧涵偷偷地抬眸,觑我一眼。

  我板着脸,推开他,他却不依不饶道:“朕抓到你了,朕要亲你,不许耍赖。”

  “陛下,这是皇后。”碧浅连忙道。

  “皇后?”司马衷惊愕道,立即拿下红绸,更开心了,“朕抱到了容姐姐,容姐姐要陪朕玩。”

  “胡闹!”我怒道,瞪向四个宫娥,“都什么时辰了,还不服侍陛下就寝?”

  “还早嘛,容姐姐陪朕玩,好不好?好不好嘛……”他竟撒娇起来,摇着我的手臂。

  我甩开手,“碧涵,服侍陛下就寝。”

  司马衷又想撒娇求我,被我冷冽的目光吓到了似的,惧怕地垂首,看着双足。

  其实,他还是孩子心性。

  我一时心软,温和道:“改日再陪陛下玩,陛下快去歇着吧。”

  闻言,他开心地笑起来,乐呵呵地回显阳殿了。

  这夜,虽然有点累,但兴奋得睡不着,因为,司马颖那张俊颜、那双俊眸总是盘旋在脑中,他说的话总是回响在耳畔,挥之不去,他的深情与温柔让我忘记了身在一个华丽的牢笼,不自觉地笑起来。

  过了三日,果真收到他的来信。

  他所说的联络,是以一只信鸽送来一张小纸,娟秀小字,寥寥数语,或道心中念想,或道邺城近况。

  我回信给他,道尽情思与盼念。

  有了念想与牵挂,这无所事事的日子便过得快了。

  为了迎接新年,宫人打扫了寝殿里里外外,宫城装饰一新,大红绸带挂得到处都是。

  赵王司马伦命宫人准备新年元月初一的国宴,宴请文武大臣。

  旧岁的最后一日,每家每户备宴用膳,阖家团圆,平平安安。

  身在宫城,只能与司马衷一起过年。

  这日午时,忽然有宫人来禀,赵王在显阳殿设宴,宴请司马衷、我和心腹大臣,一起过年。

  显阳殿是天子寝殿,只有天子才有资格在那设宴,司马伦这么做,无疑是向朝臣与诸王宣告:他执掌朝政,虽非天子,却有天子之尊、之权、之势。

  宫人为司马衷穿上帝王冠冕,以示隆重,我也要穿上皇后冠服出席酒宴。

  显阳殿灯火通明,茜纱宫灯置放四角,巨烛燃烧,辉彩流光。

  踏入大殿,我看见司马衷孤单地坐在宴席主位上,一手撑着额角打盹儿,赵王与大臣都还没到,只有垂地的帷幔随风飘扬。

  这是故意的吧,让所有人看他的笑话,鄙视这个无能、窝囊的傀儡皇帝。

  “扶陛下入寝殿就寝。”我吩咐内侍。

  “陛下,皇后,方才有同僚上奏要事,本王来迟,该罚,该罚。”

  殿外传来一道声音,伴随着洪亮的笑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