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已有十年
端木摇2019-09-17 22:151,123

  是啊,虽然我从头至脚都是屎尿,臭不可闻,他却不怕,以手指拭去我眼睑下的那滴泪。

  他轻叹一声,道:“你父亲出身士族高门,想不到是这样的人,人面兽心。对了,当年你和你母亲为什么在郊外?你父亲为什么那么待你们?”

  我摇头苦笑,“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知道答案,但无人告诉我。”

  司马颖奇异道:“你母亲不告诉你?”

  我颔首,泪落如雨,“那日,母亲说城郊风光秀丽,就带我出城。我摘了很多野花,没想到父亲追来,待我去找母亲,就看见了那一幕。”

  他揽过我,将我的头按靠在他的肩头,轻拍我的肩。

  过了半晌,他沉沉道:“容儿,就算本王早有王妃、侍妾,却从未忘记当年那个倔强的小姑娘。元康九年(公元299年),也就是去年,本王回京,派人打听过,你不在洛阳,羊府下人说你在泰山南城。本王只好作罢,今岁,本王听闻孙秀要为孙老夫人做寿,想着也许你会回京,就戴了面具混进寿宴,希望能见你一面。”

  我看着他,心中翻滚如沸。

  司马颖又将我的手放在他的心口,深情入骨地说道:“容儿,从十岁那年到今日,你在本王心中,已有十一年。”

  他的眸光太深邃,他的俊颜太惑人,我垂了眸,心中如饮甘蜜,脸腮微热。

  下颌被他抬起,他的眼眸流光溢彩,迷惑人心,“只需再忍耐一阵子,本王会带你离开洛阳。容儿,等本王,好不好?”

  我轻轻颔首,他开心地抱紧我,我靠在他肩头,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润熏香,十九年来第一次觉得这么心安、幸福。

  原来,被一个自己喜欢的男子爱着、呵护着,是这般幸福、甜蜜。

  过了半晌,司马颖松开我,“本王秘密回京已有数日,今晚子时便回邺城。”

  “这么快?”我讶然。

  “嗯,已安排好了,你一人在宫中,千万当心。”他嘱咐道,“本王回邺城后会跟你联络。”

  “王爷如何与我联络?”

  “届时便知。”他神秘一笑,再次抱紧我,“容儿,真希望与你多待片刻。”

  但是,时辰不早了,再不回去,宫里的人会起疑。

  叮嘱又叮嘱,惜别又惜别,我终究与他挥手告别。

  ……

  回到昭阳殿,所幸没有人发现我秘密出宫。

  正要就寝,忽然听见殿外有喧哗声,有女子娇笑声,也有男子说话声。

  好像是司马衷。

  碧浅去而复返,禀道:“皇后,陛下与几个宫娥原先在偏殿玩闹,眼下在大殿外玩耍。”

  这般吵闹,还让不让睡觉了?

  心头隐怒,我披了大氅出去,站在大殿门槛处,看着一男四女在胡闹。

  檐下挂着几盏宫灯,寒风凛冽,灯影飘摇,殿廊影影绰绰。

  司马衷以红绸蒙着眼,寻找、追捉四个宫娥,四个宫娥敏捷地左闪右避,一边咯咯娇笑,一边逗耍着他,让他过来追、过来抱。

  其中一个宫娥是碧涵。

  碧涵何时也这么不分轻重、这般轻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