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断人心肠
端木摇2019-09-17 22:151,180

  回到前院,临近一个小池塘,忽然,有一个下人急匆匆地跑过来,狠狠地撞了我。

  我想稳住身子,可是,这下人好像用力地推了我一把,我失足掉进池塘。

  不远处就是宾客云集的前院,侍女大喊“救命”,所有人都跑来围观我的糗样。

  我不识水性,在池塘中扑腾着,喝了几口水。

  好像有人喊着“快救人”,就在这时,有人跃入水中,抱着我,救我上岸。

  我咳得厉害,孙瑜上前嘘寒问暖,训斥那下人太鲁莽,冲撞了容姐姐。

  救我的人是一个俊美高大的男子,那飞拔的剑眉凝着水珠,鼻梁高挺,薄唇如削。

  但是,他只有半边脸,银色面具遮掩了左脸。

  孙瑜为我道谢,吩咐下人带那男子去厢房更衣,也吩咐侍女带我去更衣。

  一直在想,那个冲撞我的下人到底有没有推我,仅仅一刹那,我无法确定。

  是错觉吗?

  回到寿宴,那个救我的男子不在座。

  来宾多是洛阳城的达官显贵,大多数是巴结逢迎之人,纷纷上前向外祖母祝寿敬酒。

  席间欢声笑语,觥筹交错,我坐在羊家女眷中,寻着救我的男子,却找不到。

  舅舅安排了歌舞助兴,舞姬退下后,孙瑜突然笑道:“祖母,今儿是您寿辰,瑜儿恭祝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好,瑜儿乖。”外祖母慈祥地笑。

  “祖母这么开心,今日又有这么多贵宾在场,不如让瑜儿与容姐姐为祖母与各位贵宾献上一份薄礼,博祖母一笑,好不好?”她娇声如莺啼。

  “哦?什么礼?”外祖母含笑问道。

  “瑜儿舞一段,容姐姐弹奏秦琵琶(备注:秦琵琶就是阮),为瑜儿伴奏。”孙瑜看向我,巧笑嫣然,“容姐姐,你我是祖母最疼爱的外孙女、孙女,为祖母献礼,是应当的嘛,是不是?”

  我一怔,她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是否知道,我根本不会弹奏秦琵琶。

  母亲擅弹奏秦琵琶,技艺纯熟,可我从来没学过。

  八岁那年,我求母亲教我,可母亲叹道:“容儿,此生我不会再奏秦琵琶。”

  可是,在沉寂的午夜,我偶尔会听见那凄楚的乐声从柴房传出来。

  母亲在柴房昏黄的烛火下弹奏秦琵琶,泪流满面,乐声也随之呜咽。

  那是一曲断人心肠的《越人歌》。

  孙瑜有此提议,是故意的吗?

  外祖母敛了微笑,“罢了罢了,不要在贵宾前献丑。”

  有孙家女眷道:“那倒不是,容儿母亲擅弹奏秦琵琶,技艺独步洛阳,人人皆知。想必容儿得了母亲真传,为祖母献上一曲也不为过。”

  其他孙家人一道附和,外祖母和外祖父板着脸,不语。

  怎么办?

  我根本不会弹奏秦琵琶,如何献艺?说母亲从未教过我,他们会信吗?

  也许,孙瑜就是想让所有人看我窘迫、出糗吧。

  “不如由在下为孙老夫人献上一曲吧。”寂静中,突然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

  所有人循声望去,走近前的是一个身姿轩昂的锦衣公子,左脸却戴着银色面具,遮掩了半边脸,令人难以认出真容。

  但是,仅仅是右脸,他的俊美与气度就令人心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