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越人歌
端木摇2019-09-17 22:151,194

  这个戴着半边面具的锦衣公子,就是救我的男子。

  众人窃窃私语,讨论着这锦衣公子究竟是什么人。

  外祖父爽快道:“公子美意,老夫代内人与孙女领了。”

  下人奉上一把作工精良的秦琵琶,孙瑜就算不情愿,也要献上一舞。

  她无法令我出糗,想必咬牙切齿吧。

  秦琵琶身正圆如琵琶,音色高雅,纯厚圆润。

  那锦衣公子坐好,奏响秦琵琶,乐声淙淙,如水流淌,又如珠玉落玉盘。

  她开始舞动,纤细的身段柔软地轻摆,纤长的双臂灵巧地挥舞。

  桃红的裙裾不停地旋转,仿佛片片桃花飞落枝头,美得令人惊叹。

  乐音流畅,配合着她时而欢快、时而忧伤的舞步而弹奏。

  我沉浸在熟悉而陌生的乐声中,仿佛看见在秋夜冷风中摇曳的烛火忽明忽灭,好像看见倒在血泊中的母亲再也不会醒来……

  心如刀割。

  锦衣公子的技艺只比母亲差一点儿,却也堪称技艺妙绝。

  舞罢,曲毕,掌声如潮。

  我如梦初醒,忍住眼中的泪意,望着那个坐在我对面的锦衣公子。

  他也望着我,遥遥探来的眸光好像含着一些微妙的意味,令人捉摸不透。

  ……

  站在高高的凉台上,整个金谷园尽收眼底。

  碧色葱茏,花团锦簇,绿波荡漾,屋宇金碧辉煌,宛如仙宫池苑。

  那锦衣公子所奏的秦琵琶,勾起了我心中的痛,离席逃走。

  走着走着,就走上了凉台。

  母亲,容儿好想你……容儿好孤单……

  我一直不明白,父亲为什么那么狠辣地折磨母亲,为什么连我也不放过,为什么那么痛恨我们母女俩。

  母亲吃尽了苦头,受尽折磨,也没有怨言,不许我向祖父告状,不许我透露半句。

  我问为什么,母亲哭道: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父亲……

  每次问,母亲都这样回答。

  母亲怀着六个月的身孕,被父亲又打又踹,胎死腹中,母亲也活不成了。

  临终前,母亲拉着我的手,喘着气道:“容儿,不要说……不许对你祖父说,也不许怨恨你父亲……你父亲没有错……母亲走了,你要勇敢地活下去……”

  我不愿答应母亲,可是母亲说,若我不答应,我就不是她的女儿。

  只能遵从母亲的临终之言。

  母亲去了,我哭得肝肠寸断。

  我没有对祖父说过半个字,也没有对父亲口出恶语,只在心中恨他、骂他、咒他。

  母亲,我又回到了洛阳,父亲和后母说要为我安排婚事,我只能认命吗?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幽渺的叹息。

  我一惊,立即转身,但见一人站在我身后。

  不知何时,那锦衣公子无声无息地上了凉台,我竟然毫无所觉。

  他来了多久?

  陡然想起我泪流满面,我立即转回身,掩饰伤色,却看见他递来一方丝帕。

  接了丝帕,我拭去泪水,哑声道:“谢谢公子。”

  “你母亲擅弹秦琵琶,你不会么?”他的嗓音清润沉朗,很好听。

  “不会。”

  “你母亲没教过你?”

  “没有。”

  他不问我为什么在此饮泣,也许是不想再勾起我的伤心事,但是,提起母亲,我怎能不伤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