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成都王,司马颖
端木摇2019-09-17 22:151,139

  我坐下来,问道:“公子为什么离席?”

  锦衣公子也坐下来,关心的目光落在我脸上,“我见你面色有异,便来瞧瞧。”

  我微微牵唇,不复多言。

  静默半晌,他忽然道:“我身上带着萧,你想听什么,我为你吹奏一曲吧。”

  我错愕,不知道他为什么待我这么好,却脱口道:“公子会《越人歌》吗?”

  他从怀中取出一管玉箫,朝我淡淡一笑,吹奏起来。

  真的是《越人歌》。

  箫声仿佛从他的嘴唇流淌而出,传出凉台,醇厚苍凉,断人心肠。

  每次母亲弹奏秦琵琶,便是这曲《越人歌》,也许,这是母亲刻骨铭心的爱恋。

  凄凉,凄涩,凄美。

  在熟悉的音律中,我听见母亲对我说,容儿,是母亲的错,不怪你父亲……我看见母亲抚着我的脸,目光怜惜而悲痛……我看见母亲满脸都是血、全身都是血,却依然对我笑……

  母亲,这明明是父亲的错,明明是父亲丧心病狂、禽兽不如,为什么你这么窝囊?为什么被父亲折磨、伤害、虐打而从来不抗拒?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父亲看似风度翩翩、实际上却是衣冠禽兽?

  这些年,我一直想不通。

  锦衣公子吹得很好,一曲罢了,我才发觉自己再次泪流满面。

  正要抹泪,他却伸手为我拭泪,举止温柔,眸光怜惜。

  我愣住,心口剧跳。

  他为什么待我这么好?他是什么人?

  “这曲《越人歌》让你想起伤心事?”他沉声问。

  “嗯。”我颔首。

  “那我再为你吹奏一曲开心点的。”

  “不必了,公子,谢谢你。”我诚心诚意地道谢,“公子左脸戴着面具,是不是不想让人认出来?还是左脸……”

  我想说的是,左脸是否毁了,但终究没说出口。

  锦衣公子笑言:“我的脸完好无损,之所以戴面具,的确是不想以真面目示人。”

  我想看看他的真容,但不好意思开口,望向寿宴那边的喧哗热闹。

  “容儿。”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唤我,转过头,却惊呆了。

  这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一张俊美倾城的脸,鬼斧神工,是上天的恩赐。

  俊秀的五官组合成一张令人毕生难忘的脸,那双俊眸漾着潋滟的波光,那薄唇闪着诱人的光泽……

  心怦怦地跳,我痴呆了好半晌才发觉不该这样看着他,羞窘地垂首,避开他含笑的目光。

  以银色面具遮掩半边脸,想必是不想招惹桃花吧。

  这般神仙般的人物,必定不是凡人。

  他的身份,我越发好奇。

  “你是羊家长女,羊献容。”锦衣公子沉沉道,“我是司马颖。”

  “司马颖?”我震惊得再次呆了,不敢相信这个下水救我、为我解围、为我吹奏的锦衣公子就是成都王,“你是成都王司马颖?”

  他莞尔一笑,“不信?”

  元康九年(公元299年),先皇后贾氏诏司马颖为平北将军,镇邺(今河北省临漳县)。

  我忽然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于是问道:“王爷不是在邺城吗?怎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