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为什么不等本王
端木摇2019-09-17 22:151,137

  “我秘密回京办一些私事,适逢你外祖母六十寿辰,便来凑凑热闹。”司马颖眉宇含笑,很美很俊,“没想到会在这里认识你。”

  “我……我数日前才回洛阳。”

  “你一直在泰山南城?”

  我点点头,心中漾起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总觉得他的注视别有意味,他的目光仿似日光,太盛、太烈,逼人的眼,令人无法迎视。

  “容儿……”司马颖又唤我,语声温柔得令我心头一颤。

  “嗯。”我鼓起勇气抬眸看他,脸腮如有火烧。

  “容儿……容儿……容儿……”

  那一声声焦急的呼唤,属于孙皓。

  我往下一看,表哥正四处找我,想必会找到凉台,我心慌地站起身,“我……表哥在找我……”

  他已戴好面具,站起身轻拍我的肩,“我会再找你,你先去吧。”

  ……

  从六月到十一月,我等司马颖找我,可是,他没有现身。

  也许,他已回到邺城,军务繁忙,分身乏术。

  况且,我与他仅有一面之缘,他所说的那些话,也许只是随口说说的,我何必自作多情?

  虽然我被他的秦琵琶乐声和玉箫吹奏的《越人歌》吸引,但对他仅仅是刹那间的心动,在等待的五个月里,那些曾经的好感随风消逝。

  不知孙瑜与司马颖是怎样相识的?又有怎样的故事?

  孙瑜思慕他,不会是司马颖的花言巧语惹得她春心荡漾吧,好比我,傻傻地等了五个月。

  司马衷年四十一,却像个大孩子,喜欢玩闹,天寒地冻也吵着玩这玩那,缠着我陪他玩。

  我懒得应付他,让碧涵陪他玩闹。

  这日,天宇一扫连日来的阴霾,日头终于冲破云层的遮蔽,绽放万丈光芒。

  阳光凉薄,却有一丝暖意萦绕心头。

  还有半个多时辰,天色就暗了,我扮成内侍,持着出入宫禁的腰牌,随着表哥安排的卫士从侧门离开宫城。

  终于踏出那华丽而压抑的昭阳殿,踏出宫城,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烦闷的心顿时敞亮。

  漫步在热闹的街衢,我心中雀跃,买了一些小玩意儿准备送给碧涵、碧浅。

  正在一个摊贩前把玩着一柄精致的金钗,忽然,我身侧多了一个人。

  “姑娘,我家公子有请。”说话的是一个青衣人。

  “你家公子是谁?”我不能随便跟人走。

  青衣人从袖中取出一方丝帕,帕上写着三个字:越人歌。

  我一惊,继而一喜,随着青衣人踏入摊贩旁边的酒楼。

  果然是司马颖。

  他所在的厢房沿街开有一扇窗,就是这么巧,他看见我站在楼下,就派人请我上来。

  “王爷。”我想问,为什么这五个月他不回京,可是,问不出口。

  “你已嫁给皇兄,是大晋皇后,是本王皇嫂。”司马颖面无表情地说道,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坐吧。”

  我坐下来,他没有戴银色面具,仍然是那个美得令人屏息的公子,俊美得倾国倾城,眉宇间却有似是而非的伤色,我看不懂。

  他侧首看我,目光深深,“容儿,为什么不等本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