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找茬(2)
嘻皮笑脸2020-01-09 10:184,962

  一言既出,满座皆惊。连那几个目中无人的一品斋大厨也瞪大了眼睛仔细听着师爷的下文。

  师爷很满意众人的表情,转眼忘记了刚才的羞辱,捻须解释道:“所谓‘油炸酥冰’,顾名思义,即在滚开的沸油中炸冰。而‘五味开水汤’就是采用开水做汤,必须具备酸甜苦辣咸五味,有五人同时品尝,且每个人品尝的味道必须单一,不得掺杂着其余四味。”

  天!

  众人面面相觑,这油炸冰根本就不可能,滚开的沸油温度如此之高入锅即化,就是请天上的食神下凡,估计也会抓狂。何况这些凡夫俗子。

  再说这‘五味开水汤’,看似简单,却是比第一个更加难办,要是固体食物分别做好后,拼装入盘即可,可这汤着实为难。流动的汤汤水水绝对把酸甜苦辣咸掺和的杂七杂八。

  一席话,众人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一品斋的人们个个幸灾乐祸的看着场中的刘三。而福记的伙计们表情掺杂着担心、屈辱、不甘等等不一而足。就连一向不苟于言笑的王掌柜也眉头紧蹙,暗悔刚才话说的过满。

  刘三冷静的扫视过全场,心道丫的拿些过时的东西来为难老子,这不是存心让小爷出风头么?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其实这两道菜,是苏文剽窃胡人的,当今大秦国虽然依旧威服四方八方来朝,但已经大不如以前的国力强盛。今年的贡品,胡人借口草原天灾,无以进贡。撒了这个滑天下之大稽的难题来为难大秦国,满朝文武却无人能解。让胡人尽极嘲笑之能事,说什么天朝从此没落云云……

  苏文也是听当郡守的父亲无意中谈起,这时却被师爷想了起来。拿出来当羞辱刘三的利器。

  “好像有点大材小用了咯?”苏文摸着光秃秃的脑门,看着场中一言不发的刘三,暗暗嘟囔,“不会是吓傻了吧!”

  刘三把这一切尽收眼底,轻轻一笑,朝王二麻子一作揖道:“王掌柜,小子要借众兄弟一用,还请准许。”

  “好吧。”王二麻子已是愁眉苦脸,无力的挥挥手:“三儿看着吩咐就行,用什么让他们准备,没有的咱去买。”

  “谢掌柜的。”刘三得了王掌柜允许,便不客气的开始吩咐:“刘大哥请去厨房准备几样食物。”

  “听着呢。”刘大厨忙不迭的点头。

  “面粉、冰块、热油、铁锅、蒜臼子备用。”刘三有条不紊的吩咐。

  “赵水,准备黄连、杨梅、辣椒、食盐、蜂蜜备用。”

  “是。”两人齐声答应,小跑着向后院而去,这个难堪的地方,他们是一刻也不想待了。

  苏文瞠目结舌的看着刘三毫不慌乱的准备,心中也暗暗纳闷,难道这个家伙真有天大的本事不成?

  刘三也不顾别人的眼光,嘻嘻的牵着小红的手,摩挲一阵,转头道:“两道菜一刻时送到,请苏少爷自重。莫要怂恿手下打扰在下。”说完就想拉着小红要走。

  苏文似是没听到刘三的警告,转头看看同样纳闷的师爷,一颗心惴惴不安。

  “大哥哥,谁要是打扰你,我饶不了他。”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店外想起。

  “小表妹?”苏文叫道。

  姗姗一个娇小可人的身影蹦蹦跳跳的来到房间里,可不是那刁钻古怪的康影还有是谁?后面跟在三五个满脸狼狈的家丁。

  “小表妹,你怎么来了?”苏文忙不迭的从梨花木椅子上站起来,笑脸如花。

  “哼,”康影小鼻子皱了皱,不悦的道:“我去哪里还要给你报告不成?苏文表哥!”

  “小表妹说笑了,快请!”胖嘟嘟的苏文辛苦的做了个抱歉的表情,讪讪道。

  小丫头食指挽着鬓角的秀发,一双漆黑的眸子滴溜溜乱转,朝刘三吐了吐可爱的舌头。

  苏文狐疑的回望了刘三一眼,询问道:“小表妹认识这个店小二?”

  康影狡黠的笑笑,噘嘴道:“不告诉你。”

  这时候王二麻子也站起来了,他认得这个古怪精灵的小丫头,昨天和众人躲了一天猫猫,把他这个掌柜也累的够呛,谁让人家是千金小姐呢?

  老成持重的作一个揖道:“康二小姐快请,伙计上茶。”

  康影挥了挥手,道:“不要管我你们继续,我今天是来看热闹的。刚听家丁说苏表哥要吃宫廷二绝,我也来开开眼界。”嘴上说着,心里却暗暗打定了主意,这种异想天开的菜,谁能做得出来?自己哪怕胡搅蛮缠,也要把苏文缠着离开福记。

  “嘿嘿。”苏文讪讪的笑笑,脸色极为难看。心里把师爷骂了个半死。非得让自己来为难福记,这不是明摆着落康宁的脸面么,让这个快嘴的小丫头回去一渲染,康宁还不得更讨厌自己。如今骑虎难下,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各位请稍候。”刘三拱手抱了声歉,拉着小红朝厨房奔去。这个小丫头若是透漏了认识自己,即使小爷脸皮厚的刀枪不入,那廷尉大人也马上派人让自己歇菜!

  小红好奇的看着刘三利索的指挥着赵水捣冰和面刘大厨支锅热油,愈发对刘三看不透了。看了半晌了看不出所以然来,自言自语的道:“三哥,你变了。”

  “什么变了?”刘三头皮直发炸,难道以前的刘三平时为人很低调?老子表演的有些过了?

  “三哥?”小红用极低的声音道:“我喜欢的三哥,是老实忠厚。可你现在变的让我很不安,鬼点子层出不穷,刁钻古怪。又特招女孩子好感。”

  “我哪里招女孩子好感了?”刘三暴汗。

  “别不承认。”小红嘟囔道:“那廷尉大人家的康影小姐看你的眼神就不一样。女人的直觉是最敏感的。哼哼——”

  “呵呵,”刘三牵强一笑,掩饰的拉过小红亲了一口,嘻嘻笑道:“现在我还不是你的?”

  小红一张俏脸腾的一下红了,看着低头拾掇的赵水和刘大厨,蚊声道:“不管以后三哥有多少女人。小红也永远是你的……”

  刘大厨抬头朝刘三做了个坏笑的表情,意思你小子有种。

  “哇!”赵水又夸张的怪叫一声,朝刘三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三哥就是厉害,小子佩服万分。”

  “滚你的臭鸭蛋,赶紧干活……”刘三老脸罕见的一红,笑着踹了赵水一脚。

  嘻嘻谈笑中,那惨淡郁闷的气氛也冲淡了许多。

  刘三看到二人把东西都准备的七七八八了,热油也有七八分热了。挽起袖子开始忙活起来。

  首先把捣碎的冰屑掺和着蜂蜜拌匀,然后采用干面迅速把一勺勺的冰屑包裹成球状。然后把包裹后的圆球小心翼翼的放在油锅里,开始煎炸。

  幸好这是初春,要不捣碎了的冰屑还不马上化掉。老子还不马上演砸了。

  赵水和刘大厨、小红都瞪大了眼睛仔细瞅着,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暗怪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等到炸至金黄色,刘三麻利的用漏勺把圆球一个个捞上来装到盘子里。

  小心翼翼的挑了个最大的,递给小红,笑道:“尝尝看,味道如何?”

  小红满脸古怪的接过来,樱口微张轻露贝齿。细细咀嚼起来。

  一旁的刘大厨和赵水胆战心惊的望着小红。生怕她嘴里说出不好吃三个字。而刘三却一副安步当车的样子,在后世。油炸冰糕那是东北的名吃。现在只不过换了个名字而已。自己绝对有相当大的信心让人们马上爱上这个外酥里软的甜食。

  慢慢的看着小红一脸陶醉的样子,赵水和刘大厨不由得口舌生津,食指大动。

  丫的,刘三笑骂道:“你俩一人吃一个。以后学会了自己做着吃。还要老子喂你们不成?”

  二人不好意思的笑笑。各抓起一个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刘三。我老刘是服了,我当大厨二十几年,这是第一次见人做如此匪夷所思的东西。”这是刘大厨吃完后的第一句话。

  刘三打了个哈哈,嘻嘻笑道:“小玩意而已。”

  小红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呆住了而已,对刘三层出不穷的招数,折磨的见怪不怪了。

  “那三哥,我和小水先出去张罗着。东西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在外面等你。”刘大厨朝赵水使了个眼色,不顾他的懵懵懂懂,一把拉着出了厨房。

  “这是干什么?”小红不解的望着刘三。

  呵呵。刘三摇摇头道:“行有行规,这个刘大厨还真是古板,他学了这油炸酥冰已是不好意思,哪能还留下来看五味开水汤。”

  哦,小红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

  “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神秘,只是普通人想不到而已。”刘三若有所思的道。

  当小红和刘三端着两样菜来到酒楼里,小红还在为刘三的古怪做法爆笑不已。原来这个开水汤还是这个做法。打死她也想不到这种主意。真不知道他那脑袋是怎么长的。

  苏文盯着桌子上的菜肴,阴阴的道:“这就是你做得油炸酥冰和五味开水汤?”

  “不错。”刘三淡淡的应道。

  老成持重的王二麻子,奸诈狡诈的王少保,聪慧伶俐的唐影,狗仗人势的师爷,还有那些孔武有力的壮汉,全部围了上来,好奇的打量着。

  那油炸酥冰,倒是外相金黄,让人有尝试的欲望。可那五味开水汤也着实平凡了些,海碗里飘着几片菠菜叶子,另外多了点紫菜,热气腾腾的,分明就是紫菜汤嘛,那里有出奇的地方?

  现在是眼见为虚,口尝为实。苏文摸起桌上的筷子就要往嘴里送。

  “先慢着苏少爷!”刘三制止道。

  “怎么了露馅了吧?”苏文鄙夷的看了刘三一眼道,很意外刘三的打断。

  刘三瞥了王二麻子一眼,皮笑肉不笑的道:“福记这两道菜,乃是在下开创之先河。根据规矩,这菜价可是任在下定的。”

  “不错。”苏文身后的师爷接口发话道,他也不得不认可这业内不成文的规矩。一众人也点头附和,这个条件,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刘三环视了一圈,慢悠悠的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在下这油炸酥冰暂按十两银子一颗。而五味开水汤嘛,勉强算一百两一碗。”

  “什么?你这是赤裸裸的讹诈!”苏少爷像是被踩了尾巴,涨的满脸通红大声嚷嚷道。其余人等,也都张大了嘴巴,这才是真正的漫天要价。王二麻子像是重新认识刘三一样,上下打量着他,这丫的,还真是个经商的天才哪,还不是一般的黑。

  刘三眉毛一挑,冷声道:“来着即是客,满足客人的任何口欲那是我们的本分,可菜价却有必须我们来定,这是行规你懂不懂?”说着顿了顿,朝赵水吩咐道:“既然客人嫌弃菜贵,你把它端下去吧。”

  “慢着,我买了。”苏文哆嗦着脸色的肥肉,咬牙道。

  这个世界的物价水平来说。三两银子就够一人一年的所需,福记最贵的菜也不过十两银子而已。就连王掌柜自己,他的薪水一年也不过五十两银子。可见刘三要价之黑。怪不得苏文大喊讹诈了。

  再瞧这一盘子油炸酥冰,起码有十几颗之多,这两盘菜下来,起码二百两银子了,足够酒楼一月的利润了。

  了解内情的小红,却知道这两盘子菜,恐怕连一钱银子的成本都不到,这次苏少爷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刘三看到苏文确定买了,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小爷做几个菜容易吗,不多割他点肉,对不起老子的一番辛勤劳作。

  刘三朝赵水奴了奴嘴,重新端到苏文面前。

  苏文气急败坏的瞪了他一眼,守着这么多人,自己有苦说不出,还不能落了面子,要不以后在临淄郡还怎么混?

  哆嗦着手抓起一颗油炸酥冰就往嘴里塞,由于心情紧张,一不小心,啪的一声,居然捏破了。亮晶晶的冰屑混合着蜂蜜流了出来。

  苏文怔怔的望着满手的冰屑,在看看外包的油炸皮,居然呆住了,真让这个兔崽子做出来了。

  “真是冰,我没看错……”

  “呀,是啊,还真是油炸的酥冰……”

  一时间,众人交头接耳,议论不绝。

  “苏少爷,这菜还满意么?”刘三吊儿郎当的道。

  啊?苏文这次回过神来,满脸的又羞又气,朝着师爷吼道:“妈的,给老子来看看是不是油炸酥冰!”

  “这、这。”师爷恐慌的上前,低声嘟囔:“小的也是没见过,不过好像里面包裹的还真是酥冰。”

  “哼……”苏文像是刚刚回魂,知道自己怒急失态,急忙调整好,朝刘三道:“这道菜勉强过关。那个,下一道端上来。”

  这时,早有家丁献媚的递上手帕擦了擦满手的污物,苏少爷似是也失去了吃油炸酥冰的兴趣。

  刘三嘴角抹过一丝微笑,让赵水递过早已准备好的五副调羹、小碟。按五个方位摆放整齐,中间拱卫着那清澈见底的海碗。然后清了清嗓子道:“为保证公平性,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说来听听呀。”一旁看着有趣的康影插嘴道。她是越来越对刘三有信心了,满脑子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真是愈看愈有意思。

  苏文嘴皮子动了动,想要斥喝唐影,自己却没胆量,只得悻悻的接口道:“啰嗦!”

  刘三直接忽略了苏文的嚷嚷,朝唐影笑笑道:“现在桌上有五副调羹,不如让唐小姐作为中间人出五个家丁来品尝这碗汤,让他们各自说出自己所尝的味道,大家看这样如何?”

  “这是个好办法耶!”唐影双手赞成。

  王二麻子也赞许的看了刘三一眼,暗道这小子心细,假以时日绝对是块经商的好料子。

  苏文本想让自己人来尝,让他白的说成黑的,这下子让刘三一句话堵死了,气的他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