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找茬(1)
嘻皮笑脸2017-04-04 04:134,791

  咚咚!敲门声传来。

  “谁啊?”刘三慵懒的翻了个身,睡眼惺忪的嘟囔:“休个班睡觉都不让人睡踏实。”

  “三哥,是我,都戌时了,该吃饭了。”一个清秀的声音传来。

  “小红!”刘三脸上闪过一丝温馨。

  这个小红是对刘三有好感的,福记谁人不知?她今年十八岁,比刘三小五岁。平常一些洗衣叠被的事情,都是她帮忙张罗,刘三也很享受这种感觉,有个女人爱着,特好。

  打开木门,露出小红那张亦喜亦嗔的脸蛋儿,红着脸对刘三道:“三哥,饭菜都准备好了。掌柜的让我来叫你。”

  “是么?”刘三抬手刮了下小红的鼻子,嘻嘻道:“那吝啬的王二麻子恨不得我天天不吃饭,哪还能叫我?还不是小红妹妹疼人。”

  “你真是厚脸皮。”小红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刘三总是那么大大咧咧,话说的太直白。急忙替刘三抹平衣服的皱角以掩饰心中的小鹿乱撞。

  嘿嘿——

  刘三一把抓过她那柔弱无骨的素手,道:“走,吃饭去。”

  小红身躯一僵,似是要抽回,但是刘三抓的太紧,试了试干脆放弃了。低着臻首曼声细语的道:“三哥先洗把脸。”说完,把端来的脸盆湿毛巾递给他。

  “谢谢。”一向嬉皮笑脸的刘三说的很郑重。

  胡乱抹了把脸想要再次一亲芳泽时,这时的小丫头早就不堪羞涩的跑开了。

  一路上,刘三哼着歌儿和相熟的伙计打着招呼,顺手折了支庭院中的鲜花拿在手中,向下人的厨房走去。

  福记挨着怜花路的门面,是三层木结构的小楼,供客人用餐,后院东西两侧的厢房是厨房和配菜的供应点,穿过小楼大院往里的几排泥坯房,全都是下人的住所了。福记的老板听说是姓赵,不过刘三从来没见过。就像后世的建筑施工一样。自己充其量是个临时工,自己哪有福分见什么老板。其实刘三很看的开,当老板的有钱,那是他自个儿的,自己三餐无忧身体健康才是最大的幸福。钱财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够花的就行,活那么累干嘛?

  “小红,送给你。”刘三迈进门,朝低头细嚼慢咽的小红道。

  “哇,”一旁的小翠夸张的扬着筷子道:“三哥对小红妹妹真好,嫉妒死我了。”

  “嫉妒什么?”紧挨着小翠的小王阴阳怪气的道:“不就是支花么,值不了几个钱,小翠姐姐喜欢的话我也去采给你。”

  小王叫王旺,是福记管事王少保的亲侄,仗着在酒楼有关系,在福记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背后伙计们都叫他癞皮狗,因为他几次追求小红,都被刘三整治的狼狈不堪,所以只要以看到小红和刘三眉来眼去,气就不打一处来。

  “得了。王少爷,俺小翠高攀不起。”小翠搬起木凳朝外挪了挪。

  嘿嘿,小王讪讪一笑,看到众人杀人般的目光,知道触犯了众怒,低头一阵猛吃海喝起来。

  “怎么?不要呀。”刘三依旧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要就要,有什么了不起的。”小红嘴里嘟囔着,却满脸欢喜的接过花儿,凑上闻了闻,一副陶醉的样子。

  “哼,耍小聪明……”小王含着米饭含混不清的嘟囔。

  “嗯?”刘三眉毛一挑,寒着脸道:“汪汪大少爷还有大聪明?”

  “那是当然,想当初我也是上过私塾地,多少还沾了圣人气息。”小王谈到识字的日子,愈发不可一世,直接忽略了‘汪汪’的谐音。

  “几天前在下得了几道题,百思不得其解,要不王少爷给解答解答?”刘三坏坏一笑。

  小翠和小红等几个人怀疑的盯着刘三,心道这个坏家伙又开始折腾人了。偏偏这个汪汪少爷是个榆木脑袋,被耍了还死不悔改,总是喜欢上钩。

  全都搁下筷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刘三轻轻咳了一声,倒背着手道:“说,咱们院子里养的鸡,白鸡厉害还是黑鸡厉害?”

  “白鸡。”小王不假思索:“洁白的羽毛显示出高贵的素质,黑鸡就像低等的下人一样黯然无光。永远不是一个层次。”

  “错!是黑鸡厉害。”刘三道:“因为呢,黑鸡能下白蛋,而白鸡下不了黑蛋。”

  啊?小王瞠目结舌。

  哈哈哈,小翠夸张的捂着肚子笑作一团。连一向内向的小红也忍俊不禁。

  “再说,你不是说有好几道吗?我就不信解不了。”小王恨恨的道,他本想在靓妹面前显示下自己的才华,没想到却出了好大糗,叔可忍婶不可忍!

  “听好了!”刘三招牌似的微笑挂在脸上:“请问王少爷生辰是多少?”

  “十月二十一!”小王不假思索。

  “那十一月二十一是什么日子?”刘三嘿嘿一笑。

  “不知道。”这次小王倒干脆利索。

  “是恭喜你的日子。”刘三话里有话。

  这次连小红和小翠也不解了,面面相觑片刻,望着刘三听他的下文。

  “十一月二十一是恭喜你终于满月的日子!”刘三慢思条理的道。

  冷场,绝对的冷场,一时间鸦雀无声。

  调侃的成分少了,讽刺太明显了。

  “我吃饱了。”小翠辛苦的忍着笑低头跑出去,一会儿庭院里传来一阵爆笑声。

  “哼——”小王瞪了刘三一眼,恨恨的甩了甩胳膊头也不回的走了。

  “三哥。”小红看着小王的背影,担忧的站起来:“君子好斗小人难缠,别招惹他了。”

  “没事。”刘三爱怜的抚摸着小红的秀发,一本正经的道:“调戏我的女人。我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地。”

  小红听罢,一阵感动,埋首在刘三宽阔的胸膛里,久久无语。

  刘三贪婪的嗅着小红那cv的体香,让他老怀大慰。

  “三哥,三哥。”一个青衣短衫的伙计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

  惊的小红犹如受伤的猫儿,刷的一下离开刘三的怀抱。

  “什么事赵水?”刘三罕见的老脸一红。

  赵水是刘三要好的兄弟,也是他在福记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赵水不好意思的瞅了小红一眼,低声道:“昨天由于郡尉大小姐在福记用餐,惹恼了临街的‘一品斋’,他们派了几个大秦国有名的厨子来挑台子了。”

  “哦,这倒有意思。”刘三摸着光光的下巴道:“刘胖子不会是顶不住了吧?”

  “刘大厨被那几个挑刺的家伙羞辱的无地自容,比拼盘和炒菜都输了,掌柜的都快顶不住了,别说刘大厨了。掌柜的说你点子多,让三哥想想办法。”

  “好吧。小生勉为其难。”刘三嘿嘿一笑,摸了小红PP一把:“头前带路!”

  小红嘤咛一声,嗔怪的瞪了刘三一眼,眸中的幸福却掩藏不住。

  刘三见她双腮泛红,面如桃花,直直的看的呆了。虽说是个丫鬟角色,那也是魅力无穷呀,不由得喜翻了心头,他哈哈一笑,拍着赵水的肩膀飒然朝酒楼而去。

  刚踏入门内,猩红色的地毯上凌乱不堪,混合着酒味和菜肴的香气。几个厨师打扮的人趾高气扬的指点着福记的刘大厨。一众福记伙计却畏畏缩缩的站在一旁不敢吱声。原来是多了十几个彪形大汉,全都是陌生面孔。

  刘三狐疑的扫了一眼。正与王管事的目光相触。

  “哎呀,刘三呀,你好容易来了。”王少保走上前去一把拽着刘三,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非常时刻,他也忘记了王旺和刘三的不快,急忙献殷勤起来。

  刘三挂上标准的假笑,承让道:“我一个小小的店小二哪能让王管事亲自相迎。不敢不敢。”

  “哪里,哪里。应该的。”王少保恨的牙根痒痒。但也是无计可施。前几次酒楼有难,都是刘三举手间化解。这次看来也得让他来。其实王少保心中也有打算,既盼望刘三弄巧成拙,把所有罪过齐刷刷的压在他身上。却又怕他演砸了自己的饭碗没了着落。可真是五味俱全。

  刘三扫视了全场一眼,安慰的拍了拍小红,上前几步,盯着那大马金刀坐在一张梨花木椅子上的富二代询问道:“这位客官是谁?”

  “一品斋的东家。”王少保急忙殷勤解释。

  “哼……”一品斋的东家翻起眼瞅了刘三一眼,不屑的看着他那身店小二的打扮,轻轻抿了口茶。

  一品斋的东家?刘三暗讨,这个家伙不是昨天硬闯福记的大胖子么。还嚷嚷着喊郡尉家大小姐为表妹的那个苏文。看来这个家伙是有备而来呀。昨天吃了憋,今儿个是找场子来了。

  松开王少保的手,刘三懒得和他虚情假意的寒暄。快走几步朝另一侧坐着的中等身材的麻面汉子一作揖道:“掌柜的,你找我?”

  那麻面汉子一脸的阴沉,看到刘三走来才稍稍解冻,瞥了战栗在一旁恐慌不安的几个厨师。点点头,指着刘三朝苏文道:“苏少爷,这是我们酒楼的伙计刘三,也是唯一拿得出手的厨子,今儿个让他给你服务,包您满意。”

  我怎么又成了唯一的厨子了?刘三狂汗,这个王二麻子真是撒谎不打草稿,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么?

  “哼……土里土气的样。”苏文鼻子哼了哼,慢思条理的道:“本少爷一向是宽厚待人,根本不挑剔。昨天康宁表妹的饭菜照样子给我来一份就行。”

  “少爷。”王少保陪笑着上前几步道:“昨天的菜肴那是廷尉府的厨子做的,再说咱这里也没有那家伙什和调料嘛!”

  “那就是做不出来?”苏文摸了摸拇指上的扳指,“做不出指定的菜肴,你福记开的什么酒楼?来呀,把福记给我砸咯!”

  “你敢!难道没了王法吗?”向来文弱的小红跳将出来,柳眉倒竖,一副则人而噬的模样。她的一番表白,却羞煞了一干七尺男儿。

  小红虽说是丫鬟,可那是福记酒楼老板的贴身丫鬟,听说也是响当当的角色。见惯了大场面,哪能怕这些狗东西虚张声势。

  “王法?呵呵,本少爷就是王法!”苏文使了个眼色,彪形大汉们纯纯欲动。

  小红的行动激起了福记伙计们的血性,个个抄起身旁的板凳碟子严阵以待。

  “放下东西!”王掌柜环视四周叹了口气,“苏少爷,你是郡守的大少爷,我们小民惹不起,但是事情闹大了,恐怕令尊那里你也不好交代吧。要不这样吧,苏少爷另外点几样菜,让刘三来做。再做不出来,砸了我也没话说。”

  苏文刚要答话,“少爷……”苏文身后侍立的一个军师模样的长胡子悄悄扯了扯苏文的衣袖。

  “怎么?”苏文诧异的盯了这个被自己誉为智囊的师爷一眼。

  “少爷忘记了那宫廷双绝吗?”师爷献宝似的附在苏文的耳朵上耳语。

  苏文眼前一亮,拍了下大腿,道:“不错,我怎么没想起来。”

  “你过来——”苏文指着刘三道。

  刘三淡淡一笑,道:“客官请吩咐。”

  “要叫少爷,你们福记的伙计都这么没有教养吗?”苏文不悦道。

  刘三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道:“进福记者,衣食父母也。凡在此就餐都是客官,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出得起银子,乞丐也可以称少爷。”

  “放肆!”身后的师爷大怒,看了看刘三那后世的寸发,抑扬顿挫的道:“店小二寸余毛发,无计(髻)可施。”

  唉——

  刘三摇摇头,谦虚的摇头道:“老师爷满脸浓髯,何须如此。”一脸的奸笑,哪有半点谦虚的样子。

  此句一出,连王二麻子也悚然动容,这个店小二,还真不简单哪。

  “哼,两猿截木山中,猴子也会对句(锯)?”师爷马上接口讽刺。

  丫的,刘三愈看这个师爷是找死,后世中国几千年的文明沉淀,老子还不对死你。洒然一笑,对道:“匹马陷身泥内,畜生怎可出题(蹄)。”

  “好!”王二麻子情不自禁,抚掌大笑。一干伙计同时也乐不可支。

  “你、你——”师爷哆哆嗦嗦的指着刘三,涨的满脸通红尴尬不堪,本想替少爷借此立威,没想到这个小伙计着实难缠。

  “师爷既然出了两题,来而不往非礼也,在下也有一对。”刘三看着肚子没几两墨水的师爷着实瞧不起,后世三岁小孩也比尔等强。

  “说。”师爷满脸发青。

  刘三用手指天指地,出题道:“在上不是南北。”

  “在下不是东西。”师爷张口就来。

  哇,刘三恍然大悟,拜服道:“原来师爷真不是个东西,惭愧惭愧,刘某真没看出来。”

  哈哈哈哈,这时,连冷峻的彪形大汉们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了,”苏文也强自忍住笑,“对对子本是消遣,你即使伶牙俐齿天花乱坠也没有用,先接了本少爷的菜单再说。”苏文不悦师爷的自作主张,也不懂得什么狗屁对子,只觉得两人口水乱飞令人昏昏欲睡。真是扫兴之极,不过这个师爷不是东西,这句还真有意思。

  “请客官出题……”刘三殷殷笑道。

  “那什么来着,师爷,你说!”苏文回头对师爷道。

  “宫廷二绝菜肴,一曰‘油炸酥冰’,二曰‘五味开水汤’。还请贵酒楼做出来让我家少爷开开胃。”师爷恨恨的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