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始露锋芒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374

  想着想着就到了,车子稳妥的停住,萧然回头轻轻的提醒他,沈默跳下来。“你等我会”,说完萧然推着车子去停车场,沈默这才想起来萧然也被梧桐一中美术班录取了,那份通知书他还偷看过。

  阳光开始出来了,从云层当中慢慢挤出来,柔和的光线像是张金色的渔网,从云层上空罩下,梧桐一中的大楼比比交错,在晨曦里金光夺目。今天是正式上学的第一天,早早的在门口就能听见里面熙熙攘攘的吵闹,萧然锁好车走过来,他的额头上冒汗了,他用手抹抹,笑笑说:“没办法,怕热。”一进门,满校的香樟,挥舞着金色,将地面涂抹的一片金色的暗影。香樟是长青木,一年四季的绿,从远处伸展过来,一直铺到沈默和萧然的眼前。梧桐一中因为处在梧桐镇的里侧,蚊虫比较多,所以校方曾经花大价钱从外地移植了很多香樟过来,香樟特有的醒鼻味道,对蚊虫特别有效。沈默的教学楼很近,一会就到了,萧然送他到楼下,沈默脱下衣服给他。

  “注意点,有事就去美术楼找我。”萧然叮嘱着沈默,沈默笑了笑点头跑上了楼,脚步声咚咚的从楼道口传过来。萧然也觉得很奇怪,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关心一个人,还不是特别熟的人。好像每次看到沈默,他都不能像以前特别陌生,沈默昏倒的那天,那个样子一直像附骨之蛆一样让他忘不掉,他不知道是怜惜还是同情。算了吧,他笑了笑,好好交到一个朋友也是好事情,管那么多干嘛。他抓着外套,阳光细细碎碎的把他的影子钉在墙上,坚挺而孤立。

  萧然他们的美术楼是新建不久的,梧桐一中的美术历史很短,只有近来几年来比较突出,专业达线率一直保持与文化课齐平。美术楼用的是黑白两色,两种颜色涂料夹杂在一起,菱形向上的楼体歪歪扭扭,在众多的大楼里显得颇具风格。楼下围了很多香樟,葱茏茂密的枝叶围成一片。入口处设计的十分巧妙,小小的一扇玻璃门,要佝着身子才能进去,又小又精致,跟巨大的楼体比起来像是要被压垮。萧然蹲着身子才能进去,刚蹭到里面,阳光从门后随着萧然进来铺满一地的碎金,楼梯全是玻璃的,沿着一楼一直盘旋而上,透明的楼梯,用钢筋支撑着,可以一直看到顶。穹顶上是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琪罗的末日审判,侧面的透明大玻璃天窗刚好射进来一束束阳光,那幅画沐浴在阳光里,天使飞翔在云间,伸出手,朝下,像是在呼唤谁。楼梯踩上去咯咯响,脚踏在玻璃上,像是一不小心就要掉下去,特别是不能往下看,像在走钢丝。

  楼梯右面的墙上,挂着的都是学生的作品,大幅的人物素描,生动又欢快。这栋楼不愧是新建的,格调真的挺合艺术。萧然的教室在三楼,踩在实地上的感觉让他舒了一大口气。进去的时候,里面坐了不少的人,萧然整理整理衣服打报告,老师刚回头,他正在教一个女生画画,听到声音也没做回答,只叫他进来。满屋子的画板,油彩盘散的到处都是,飘散着的油彩味,萧然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还有细小的风从外面吹进来,阳光轻轻的洒在窗台上,柔和轻细。油彩味浓烈又厚重,萧然揉揉鼻子,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柠檬干,嗅了嗅才好一些。他和那个女生嘀嘀咕咕了好久才起来,萧然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女生烫着金黄的头发,乱蓬蓬的堆着,指甲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显得妩媚和张扬。沈瑶和她决然不是一样的女生,沈瑶清新的像是朵白莲,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吓了萧然一跳,他只和沈瑶见过两次,但是他还记得沈瑶的那份慌乱和美丽,女孩子笑了一下,就继续低头画画,神情专注。老师清清嗓子,声音透了出来,

  “各位同学,欢迎你们来到梧桐一中的美术楼,各位同学都是非常出色的,希望以后好好相处,共同进步啊,向着理想争取。”萧然这才有机会打量老师,大概四十左右,戴着宽边眼镜,蓄着小胡子,显得干瘦和风趣。老师说完就呵呵的笑了,从窗口看过去,一望无边际的天空,蓝的像是浣过的一般,细致精致的像是少女的丝巾。梧桐一中的教学楼像是最虔诚的信徒一般,笔直的向着天空仰望。

  “下面,我们来做个小小的测验,让我知道今后的学习该怎样的补漏补差,及时提高。”老师轻轻的咳了咳,大家的注意力都提起来了,都盯着老师看他想说什么。这项测验是每年美术新生入校的都必须要考的过关测试,和文化课的校考是一样的。不过美术的内考又不同于文化课,文化课的内考主要是用来排定班级,中考成绩只能成为录取条件,而要想入最好的班级还要通过内考合格才可以。美术就不一样了,内考主要用来测量学生的艺术力度,好在以后的学习里,逐一的根据不足补差完美,不过一向也被梧桐一中抓的特牢。

  老师转身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些列考试的要求,整齐有力的粉笔字,萧然很少看到有人写粉笔字写的有如此传神过,老师写完挡挡手,白色的粉末在阳光里轻轻的飞起来。

  “这次考试没有时间限制,也没有题目,但只有一个条件,必须画这间屋子里的东西,其他的就没什么特别的要求,自由发挥即可。”老师说完就停了下来,他的手里不知道何时拿起了一本杂志,坐在凳子上,看了起来,完全不顾下面的小声议论。萧然顿了顿,随即笑了笑,这个考试到还挺有趣的,不愧是梧桐一中的入门考试。“必须画这间屋子里的东西。”他小声的呢喃,随后环顾了下整间教室,不过是在简单不过的一间教室,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靠着讲台的窗户那里,有一盆开的灿烂的花朵,柔碎的阳光照进来,细长的穗子,弯成一串一串的枝条,细细的垂下来,枝桠上开着一列列细小的嫩黄色花朵,花朵细小的簇拥着,热烈又好看。教室里不知道何时安静了下来,只有轻轻的调色声音,炭笔沙沙的在白纸上响起。萧然盯着那盆花看了良久,他挺惊讶的在梧桐镇这里还能再次看到这种花,热烈美好的样子冲击着他的脑海,隔的这么远他仿佛能清楚的闻到那种细微的清香。闻久了,那种气味仿佛浸透骨髓。香气细碎的让他想起了家乡,那里背靠着大山,有着最美的风景和宁静。每年春末,田间地头上总是一畦畦的这样的花,从地里钻出来,他总是跟在奶奶身后,挖姜,奶奶苍老的手总是喜欢从叶丛里掏出来,手上握着长串的这样的花朵,细小,但是却总能染得手上也是很难洗掉的香气。阳光渐渐从讲台那里移过来,一寸寸的慢慢挪过来,直到铺到萧然的脚边萧然才回过神,他打算画那盆花。

  调色没什么难,一会就完成了,他把调好的油墨端起来,油墨是深绿色的,和别人花花绿绿的比起来显得单调的多。他细心的用刷子轻轻的把油墨涂到白纸上。四寸的白纸,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涂满,刚涂上去,油墨像是水一般就渗了进去,接着他向同学借了瓶矿泉水,他轻含一口,用力的喷洒在白纸上。动静惊到了同学,他们都诧异的往这边看,萧然连忙摆摆手示意没事,等一切弄完,他才又接着调色,这次却用了很多的鲜艳的颜色,五彩的杂糅在一起,像是京剧的脸谱一样。弄好后他才慢慢的开始画起来,细长的炭笔勾勒线条,萧然画起画格外入神,脸上的神情专注而又仔细,以至于同学几乎都完成了,他还在画。他坐在窗子前面,背挺得很直。脸靠的很近,手不停的在纸上上上下下,炭笔蜡笔也不停的在手里轮流的换,娴熟而惯练。他坐在窗口,映着清晨的阳光,鼻尖已微微冒汗,他神情专注,彷如无人,只有风轻轻的吹起他的发,少年明亮的眼孔一刻竟比那朝阳还要动人。那个女孩子一直掩在画架后面,盯着他看。他看到过不少绘画的男生,可是像这样如痴如醉的还是第一个,他的脸孔细腻的像是文艺时期的画作变幻莫测的线条,感染人。萧然用了一个漂亮的甩尾,最后一盘油彩刚好用完,这些年的经验让他总能调出刚好的油彩,不浪费也不多用。他揉揉脖子,这才想起来是考试,他‘唰’的回过头才发现同学都在盯着他看,才知道他们早已经都完成了,连忙站起来表示歉意,前头的一个男生走到讲台拍了拍老师,老师头埋在杂志里,拍动惊的他‘哗‘的坐起来,用手扶了扶有些掉下的眼镜。这才眯着眼注意到下面的学生都好了,端坐在桌子上盯着他看,他干巴巴的笑了笑,站起来清清嗓子,

  “呵呵,都好了是吧,那好,现在一个个的把它交上来,准备下课。”他走过去打开门,外面的确响起了铃声,因为考虑到美术生的上课,美术大楼的教室几乎都有些隔音措施,收画也是那个男生来收的,整整数十张的白纸叠起来也不是很厚,老师单手就握着了,交代他们好好玩就出去了。接下来就是几堂无赖的理论课,都是讲解色彩的运用和美术的起源历史啊,这些。萧然觉得无聊趴在桌子上睡觉,梦里他又回到了生长的那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盛开着大片的向日葵还有姜花,他跟在奶奶身后,屁颠屁颠的在田埂上跑,欢快的样子让他记忆犹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