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搭车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327

  一夜好睡,入秋后的夜晚特别宁静,少了蝉的吵闹,安静了不少。清晨还会起雾,像是少女的薄纱,朦朦胧胧的罩着整个梧桐镇。叶子上都滴着水,一滴滴的顺着叶面落下,砸在铺满落黄色的枯叶上。

  沈默推开窗户,清冷的风立刻随着露珠的清澈流了进来,疲惫感顿时少了不少。玻璃上蒙着大片片的水汽, 模模糊糊的像是张面具。今天是正式上学的第一天,沈默赶了个大早,姐姐还没起来,客厅里静悄悄的,只有钟和老冰箱两位老友互相陪伴着的敲击和响动。沈默去卫生间洗漱,睡了一晚,头发都翘了起来,怎么弄都弄不下去。卫生间宽阔的镜面,反射着沈默洁白干净的脸孔,他用手使劲搓弄头发,扯得头发隐隐的痛,作战了好一会,最后还是用起了吹风机。沈默将声音调到最小,不能吵到姐姐,吹风机嗡嗡的声音已经够小了,但仍然觉得有些刺耳,热流喷出来,拂在脸上一阵暖意。他对着镜子左捏右抓的,不一会翘起的头发就乖乖的贴了下去。接下来是洗脸,卫生间的灯光有些暗,沈默‘哗’的拉开窗帘,薄纱般的帘幕,外面的光顿时洒了来,明亮亮的。沈默一直喜欢用冷水洗脸,一年四季都是这样,冰冷的水总能时刻提神,擦好脸还用干净的毛巾小心的擦拭,干透了才算完。出去沈瑶已经起来了,沈默吐了下舌头,看来还是吵到了姐姐。沈瑶正站在客厅的窗户前梳头发,深蓝色的宽齿梳子,梳着沈瑶乌黑的短发,沈瑶也留过长发,但是后来为了节约时间,不想费事打理,就狠心剪掉了,如今都是齐肩的短发,干净也利落。

  “姐,你也起来了,”沈默抓着耳畔,宽松的大T恤,套在身上显得空洞又瘦弱。

  “废话,姐这么多年哪次比你后起来。”沈瑶放好梳子就去洗手间洗漱,沈瑶自从妈妈过世以后就很少再睡过好觉,总是天刚晨曦就起来,她害怕太过漫长的黑夜,像是永远不会醒来的恐惧。沈默甩甩头,搓搓头发去倒水喝,沈默端着杯子站在窗户前面眺望,听说有利于预防近视。空腹喝水最好,可以排毒,早上一杯最好,养生又方便。清晨的空气湿润清爽,像是水流一般清澈在五脏六腑里淌,舒适得很。楼下还没有人,只有一层薄薄的雾在楼下飘散。窗户外面的梧桐好像又长高了,长长的枝条都伸到了窗口,探出去就能摸到。叶面上一串串的水珠,好看的很。沈默立刻放下杯子,探出半个身子去捞梧桐叶子,刚把头伸出去,旁边吱呀一声的响,隔壁的窗户也打开了,紧接着也露出个头,油墨的眼珠闭着,像是在吸吮清新的空气,是萧然,他也起早。还没准备缩回去,萧然就看到他了,沈默立刻尴尬的和他打招呼“你早”,身子忘了缩回去,半伏在窗台上,叶子触手可得,冰凉的露水都碰到了指尖,萧然“扑哧”一声笑了,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沈默这样的顽皮过。

  “早,你也早。”萧然问他,随后又补充道“你干嘛啊。”一句话问的沈默有点想跳下去的冲动,怎么回答他啊,“捞叶子”,这个答案像是笑话一般可笑把。

  “锻炼,锻炼,再见”他笑笑缩回身子,随便编了个理由,蹭到了屋里。沈瑶还没出来,他就坐在椅子上,开始读单词,沈默大声的读,以此掩饰尴尬。弄了一会沈瑶才出来,也幸好及时缩了回来,要是被姐姐逮到爬窗户,姐姐又要生气。沈瑶过去扫了眼沈默,就去厨房弄早饭,今天还有一天的事情要忙。她打开火,熟练的煎鸡蛋,煮牛奶,金黄的鸡蛋在油锅里滋滋的响。趁着这会功夫,她切了两个苹果,因为没有榨汁器,她只好用力的把它捣烂,咚咚的掇刀声,满满两个苹果才捣了半杯汁。新鲜的果汁,据说早上喝杯最好。她怕老是牛奶沈默也觉得乏味,所以换个味道应该好些。蛋的声音越来越小,沈瑶关了火,细小的火苗明明灭灭的终于息了。沈瑶打开厨房的窗户,煤气不知道怎么了,每次用完都有难闻的气味,风吹进来立刻就好多了。沈瑶用保鲜袋装好自己的那份早餐,端着鸡蛋就出去。

  “小默,姐还有事,就不陪你吃饭了,喝掉果汁再走,累了就休息会,只要别迟到就行,现在还早呢,啊。”沈瑶放下碟子,就在玄关换鞋,还不忘回头叮嘱沈默。

  “哦,好,”沈默刚夹起煎好的鸡蛋,顾着回答沈瑶却忘记了刚出锅的鸡蛋有些烫,刚伸到嘴边就烫得他打了个哆嗦,他立刻灌了些冷水,才好些。他跑进厨房拿了把叉子,使劲的叉那份煎蛋,直到把它叉的支离破碎才放心,“叫你烫,叫你烫”,沈默吹胡子瞪眼的骂着煎蛋。他喝果汁,味道甜甜的还有些苦,边喝边用叉子轻轻敲击杯子,叮叮当当的响。

  蛋的味道咸淡干好,嚼在嘴里有点香甜,在嘴巴里化开,不一会煎蛋就被消灭,只留下盘子里的一层浮油。吃好以后,沈默收拾桌子,洗好碟子才安心出门,临出门前他倒了一杯热水放在桌子上,这样回来后就可以直接喝了。拿起书包出了门,楼道里因为还是早晨,安静的很,不像平时那样吵得不行。出了楼口,外面还是有些雾,朦胧的散在梧桐树之间,看不清楚路。他摸索着往停车的地方去,自行车架子上都是雾结成的水珠,座凳都湿了,看来昨晚的雾起的很大。脚踢得‘哗啦’一声响,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解开锁刚推车,才发现后胎瘪了,使不上力。沈默低头仔细看才发现刚才踢到的是玻璃,地上一大摊的碎玻璃渣滓,轮胎被割破了,也不知道是谁乱扔垃圾,还是故意的。车胎被割了一道很深的口子,软趴趴的,看来是报废了。虽然上学时间还早,但是这辆车还是当初父亲买的,沈默一直视如珍宝。还记得那时候小,学不会车,父亲总是在数个黄昏扶着他在楼下学车,这辆在普通的自行车却承载了沈默很多的回忆和珍贵。沈默叹了口气,高处的叶子滴下了一滴水,打在沈默的头顶上,凉凉的。

  “坐我的,,,,,,,,。”沈默抬起头就看得到了萧然,他推着车出来,停在跟前。萧然穿了一件米格子的外套,里面一件帅气的小立领,显得精神又帅气。也许没来得及弄,头发有些乱乱的。他拍拍后座,示意沈默上来,沈默看看自己的车子,显得很舍不得,犹豫了好一会,最后他蹲下来把车锁好了,确定是锁牢了才站起来。他走到萧然面前跟他说“谢谢,”毕竟走过去很远颇费力气。

  “客气干嘛,都是朋友。”萧然笑了笑,等沈默坐好了,他小声的回头朝沈默说“坐稳了啊。”他刚跨上车子,自行车像是离弦的箭一样,撕开浓雾冲了出去,沈默还没准备好吓得‘啊’的一声差点叫了出来,但是都是男生他不想让萧然看不起,拼命捂着嘴巴。萧然的单车骑得太快了,耳畔只有风唰唰的过,刮得耳朵嗡嗡的有些共鸣,雾气从他们身体穿过,前方大片片的梧桐闪了出来。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技术够好了,今天才知道萧然真的是比他高超多了。他坐稳了,拽着后车架怕自己掉下来,抬头是梧桐路上的天空,浓密鲜艳的黄,遮盖住了天空,严严实实不留一点缝隙,像是要压下来的样子。

  沈默出门忘记了穿衣服,冷风从四面袭来,冷的直打哆嗦。风像是要把他的头发扯下来,弄好的头发肯定又一团乱了。车子行到半路停住了,是一家面饼摊,萧然立在车子上朝老板大声的喊,“周叔”小店里立刻出来了一个人,手里还带着打包好的塑料袋,白色的小塑料袋,似乎知道这时候有人来般及时。清晰的看见里面放了一杯豆浆,金黄的鸡蛋饼裹着香肠,店主一口的外地方言,沈默听不太懂,是刚搬来的吗?他想。萧然熟悉的和他打招呼,店主给了他袋子还拍拍萧然的肩膀,样子高兴极了。店里好像人挺多的,说了几句店主就转身走,萧然给他钱他跑的更快了。萧然也笑了笑,正准备回头跟沈默说,才发现沈默早已冷的发抖,只有眼睛盯着萧然,澄澈澄澈的像是天空的明亮颜色。萧然把塑料袋挂上车头,立刻脱掉身上的外套,给沈默裹了上去,温热的外套裹在身上好了不少,“冷吗?怎么不多穿衣服。”萧然从背后拥住他,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耳侧,热乎乎的。

  “没事,早上忘记了,”沈默拉拉衣服,萧然才松手,“拉链拉拉好,我快点到学校就是了。”萧然不敢停了,他跨上车立马就冲了出去。有了衣服沈默好的多了,衣服上有一股很好闻的烟草味,让沈默想起了父亲,小时候父亲也常常靠在家门口抽烟,父亲的身上总是带着刮胡水和香烟的味道,他记得很清楚,刻进了脑子。雾渐渐散了,前面的路越来越清楚,他看了看萧然,他只穿着一件翻领短袖,胳膊上到处都是小小的疤痕和印记,特别是脖子上的那条伤疤,丑陋的趴在萧然的脖子上,可怕的很,也让人心疼。到底是发生了怎样的事情,怎么身上会到处都是疤痕呢?沈默还记得萧然曾经问过他流浪是什么滋味,他从小被姐姐照顾的很好,日子虽然并不富裕,但很快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