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求佛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2,997

  长老看他无话,过了一会才招手让个沙弥带他过去,沈默让王奶奶等他会,王奶奶着急一个劲的提醒让他慢些,说完才过去。

  穿过大殿,后院小径,原来路直通着后院,从这向上看是绵长的小石板铺成的小路,一路蜿蜒伸着往上,看不到尽头。他谢过带路的小和尚,慢慢的上去,一步步踩的很稳,石板常年风吹雨淋被摩的光滑异常,一不小心就要滑倒,他用手拽着背包带子好让重心稳些。越往上,似乎空气越稀薄,胸口有些憋闷,不过风景倒是好,可以看到低矮的山峦连成一片,大片片的积雪混着青葱的绿色,枯黄,像是大自然最美好的画卷。

  风从四面吹来像是要把他刮到,他用力的缠好围巾,一路欣赏着景色一路往上。天际大片的铅云聚拢,像是又要下雪了。他一路数着步子,一路轻唱着歌向上走,歌声飘散在这高高的山巅之上,回头山下早已经是一片模糊,房屋变成了芝麻点,越往上风更大了,呼呼的直往衣服里灌。胸口像是被塞住了缓不过气,他停下来呼气,感觉每呼口喉咙都生生的疼,风像是刀子一般随着他的每口呼吸往心里扎,高处的空气稀薄的仿佛要窒息一样,他只觉得力气也被抽干了似的。其实离山顶不远了,他只得一步步的挪,等到了山顶,才好些。

  眼前尽收的都是壮阔的景色,白云漂浮,像是一伸手就能握到,远近的山峰都在脚下,一望无际的。远处云海翻腾,直直的翻滚,像是悬在空中的深海。最壮观的要是佛像了,十方普贤圣像端坐于莲花台上,手执如意,莲台置于象背上,白象脚踏四朵莲花,佛像以铜打造,位于山巅之上,云海雾气方腾,大佛4.5米高,人仰视着都觉得高大。佛面慈祥和蔼,表情生动。沈默看的傻了,恍了半天神才恍过来,被风一吹才精神不少。佛前置着一排蒲团,绣的也都是佛陀形象,在这高高的山巅之上,仿佛连人的心都净化了。他连忙跪了下来,为萧然祷告。

  “菩萨,望你保佑我的一位朋友,我希望他早日康复,早日痊愈,早日平安,请您务必一定要保佑他。”他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向所有凡尘的人一样,虔诚的祈愿自己内心所想。云气翻涌过来,大佛若有若无的嘴角上翘,像是答应了他。他连忙欢快的站起来,绕着佛像来回的奔跑,大声的喊“哦,菩萨答应我了,答应我了哦,,,,”他来回的跑了几圈,才停下来,最后才竖掌跟菩萨道别,“谢谢。”

  山下,王奶奶等的正急,长老邀请他坐下,沙弥一会端了杯茶过来,热气腾腾的。长老邀请王奶奶喝,她笑着谢谢的端起来,刚想说什么,又停了下来。

  “施主放心,他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放心。”长老宽慰道。山巅上的铅云越积越厚,看样子不一会就有场暴风雪,她看了看山顶才陪笑道说希望没事。

  “不过恕老衲多言,那个孩子虽然灵巧,但是事事多劫,命额短浅,怕,,,,,,,,”长老话突然断了,他刚看到沈默的时候就知道,那孩子看上去白皙,但却透着股死气,拉他的手也才知道,命线短缺,怕是有大的灾难,而这灾难也会要掉他的命的。

  “怕什么,??”王奶奶急着追问道。

  “怕会经历多灾啊,”长老隐去话语,佛学本就是教人向善,给人期望,戳破凡事未必是件好事。正说着沈默就下来了,他一步一跳的从远处跑过来,他窜到王奶奶怀里,拉她的手,王奶奶看他满头的汗,心疼的用手帮他擦,沈默推着说不用不用。两个人拾掇了一会才起身告辞,沈默再次躬身向长老辞行,长老微笑示意他们慢走。刚出殿门,只听见后面有人急喊,“慢走,施主慢走。”他方才回头瞧,是长老追出来了,王奶奶也停下来了等他。他伸出手从腕上退下来一串佛珠,黑色的紫檀木珠子用细绳紧紧扎着,收口处打成了好看的樱花络子,静静的散着幽香。因为常年戴着,珠子有些泛白褪色,但仍然不失庄重。

  “这串佛珠是我八岁出家时师傅给我的,是用上好的紫檀木做的,戴着不仅能防虫叮咬,更重要的是它在如意佛前供了五年的香火,现在我把它结缘给你,希望它可以帮助你,保佑你平安健康一辈子。”长老递过来,沈默听完才知道这串珠子的贵重,忙摆手不要。倒是王奶奶却劝着他收下,长老也说“没事,凡事总讲究个缘份,佛与诸法皆缘。”沈默才勉强着接下,珠子戴上手就升温,暖暖的,特别是那股浓的紫檀木的味道,愈发的沁人。沈默也学着庙里的和尚,合掌向长老道谢。长老笑呵呵的回应,催着他们快走,这天越发的暗了。坐上车才放心,窗外是大片的铅云拢了来,暗暗的像是要塌下来,西华山越来越远,终于成了一道黑线消失在了视野里。司机这次开了暖气,他摸着手上的珠子,圆润滑溜,窗外开始下雪了,一尾尾莹白若羽的雪从远处一路过来,霎那就下的欢快起来,一片片的往窗户上砸。山峦之间都像是起了一层白色的帘幕,将满山的葱翠和枯黄都笼了起来。

  回来刚到车站,就看到车站那儿有人在等,透过玻璃细看才发现是沈瑶,她坐在站上的椅子上,穿着他那件大衣,看着站外洋洋洒洒的大雪出神。听到车子响,她才猛然回神的看过来,车门还没开,沈默就急着跳下来。沈瑶慌不忙的站起来,握过他的手,追着问“怎样,冷吗?有没有冻着受伤没有。”沈默也握住沈瑶的手让他放心,还亮亮腕上的珠子,得意的炫耀。王奶奶也下来了,看到沈瑶来接沈默,就跟沈瑶解释珠子的来历。沈瑶听完也开心的说:“大师给的,要好好保管别丢了。”这才拉起沈默的手和王奶奶三个人一起回去。

  回到家慌得把围巾都卸了,屋子里升着火炉,热得慌。他掏出包里的创可贴,吃的,摊开在桌子上,一样也没用到,不由怪沈瑶太多心了。把包挂好他就慌不跌的去看萧然,菩萨的保佑不知道灵验没有,沈瑶才想起客厅的窗户没关,嘱咐沈默去把它关好,等会做好饭再叫他回来。沈默高兴的跑去了,客厅里的窗户果然没关,大开着,窗台上早已经落了满满的雪,不时的还有雪丝子落进来,地板上像开起了朵朵莹白的花。屋子里冷静的很,他连忙关好,拭掉窗子上的积雪,推了几下关的严实了才放心。客厅里收拾得很整齐,一切都放的井然有序,像是很久没有动过。画架子被放到了沙发边,一幅未完成的画还是挂着,是个少女,轻灵俊秀的回头微笑,绿叶葱翠的笼着一切,有暗暗的影子射在少女美好的脸庞。

  他突然来了兴致,一直以来萧然的画一直让他觉得特别的神秘,他坐了下来一页页的翻,后面都是,有一张是不久前画的,是满世界的白色裹着女孩子,执着把伞静静的行走,少女的步子放的很慢,看上去高贵端重。还有睡觉,看书的很多。他笑了笑,虽然画的有些抽象,但是他还是认出了画的是姐姐,无论样子变成什么样,姐姐身上的那种特有的气质还是让他认了出来。他愣了一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萧然为什么画了这么多姐姐的样子。

  难道??他扑呲一声笑了出来。他一直觉得只有这世界上最好的男孩子才能配的上姐姐,如果有一天他不小心不在了,能有萧然照顾着姐姐也是件好事。他认真的翻着,翻到后面却改变了,画的是个男孩子,可爱笑的像是阳光。画面被绚丽缤纷的油彩装点的生动活泼,男孩子站在梧桐树下仰头看着阳光,青翠的叶子像是渗进瞳孔里,在眼睑剪成一片片的碎绿。阳光毫无保留的洒下来,让男孩子的笑容也容了进去。他蹲在地上逗弄着小狗,小狗伸出粉嫩的石头舔他,男孩子笑的咯吱咯吱的响,宽大的T恤让他看上去纤弱瘦小。画的是他,那是那次他跟李叔家的狗在玩,还是夏天,没想到却被萧然给画了下来。一页页的像是沈默又回到了那个盛夏,满城的碧绿梧桐,像是要淹没人流一样的葱翠,绿的像是要滴下来。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缘份,他和姐姐的,或是他和她的。

  他合上画,找了个布重新给他盖上,萧然醒来还会继续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