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醒了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825

  他轻轻的打开房间的门。里面还是很静谧,只有一角的暖气口冒着热气。萧然还是睡着,只有清浅的呼吸声,柜子上不知道何时放着一盆向日葵,开的一片金黄,花穗子像是绽开的笑脸,格外生动。他走过去依就坐了下来,萧然的头发梳理过看上去精神多了,只是脸色依旧不好,半截手露在外面,显得憔悴。沈默握了起来手温温的,他褪下手上的佛珠套了过去,他带着有些大,但萧然却刚好稳稳的戴着。

  “希望这串佛珠保佑你早日醒过来,你要在不醒,这个冬天就要过去了。”窗户外是瓢泼大雪,像是挤碎的棉絮渣子洒过来,他收回目光看着,萧然的额头皱着像是在做一场噩梦。

  “你究竟在经历些什么,连表情都像那夜的痛苦,雷蒙是不在了,可是我还在啊,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看你娶妻生子直到老去的。”沈默抬起他的手放在脸上,脸温热的顺着手臂流进了萧然的身体里,他一直在做一场噩梦,循环反复的重复。

  他小时候被拐离开家乡,后来颠沛流离到处讨生活,后来遇到雷蒙,两个人结伴同行一路来到这里,在后来就是雷蒙被捕,代替他入狱,世界就忽的暗了下来一片漆黑,看不到一点阳光。他能看到一个人的影子,可是无论他跑的有多快,喊的有多大声,那人就是听不见,一直在不停的往前走,他们就这样一追一赶的在这条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的路跑着,就像是明知道是自己的珍贵,可是付出在大的力气也不能永远拥有它,但是他还是尽力的想去试试,世界忽的就崩塌了,一片片的碎片掉下来,溅起尘埃,那个人终于停了下来,他赶忙追上去,刺眼的光射进来,照在满是尘埃的废墟上,阳光特别的热烈,那个人也终于回过身,是熟悉的脸,是沈默,笑颜如花的那个男孩子。笑容像是满满的阳光一样让他觉得温暖,心底的冰层也仿佛融化了,他伸出手拉他出来,微薄的晨曦赶上他们的手指,细长的慢慢拉在了一起,染成金色。终于出来了,被困了好久的阴霾他终于清醒。

  手动了一下,磨得他的脸格外的痒,他开始不相信,但紧接着一根,两根,三根,手都动了起来,骨节咯咯的响,沈默激动的放回他的手,蹦着站了起来。萧然的眼睑也在抽动像是要醒过来,他立刻急着跑出去拉开门对家里喊:“姐,你快过来,萧然好像醒了。“说完他立即奔回去,萧然的整个身体都动了起来,眼睛睁开了,沈默立刻窜到跟前,刺眼过后的模糊慢慢清晰,影子终于合在了一起,是沈默,他还是认了出来。

  沈默看到他醒了立刻哭了,呜咽咽的蹲下来哭的稀里哗啦,抹着眼泪。萧然试着叫了声“小默。”沈默立刻应了一声,这是萧然第一次这样叫他的小名,他脸上带着泪花的半伏在床前,连声说:“在呢,在呢。”萧然握了握他的手,笑了下。这时候沈瑶也赶过来了,她倒没有像沈默那样慌,她走过跟他打招呼,“醒了。”神情镇定自若,萧然也虚弱的笑了笑,沈瑶轻声说:“你等会,我熬好了粥立刻就端过来。”她让沈默看着,回去弄粥,匆忙的背影急促说不出的味道,但应该是也开心吧,毕竟这几天,虽然不长,可是在他睡着的时候,的确有些东西在潜移默化的在改变了。进家门才觉得手也是这样的不听使唤,但是心里还是高兴的,等了这么久终于有结果了。

  厨房里热气蒸腾,今天炖的还是鸡丝粥,炖了这么多次今天终于不再是备而不用,她调好盐用勺子一勺勺的小心的调好,最后撒上葱花,随后去客厅倒了杯水才一起端着送过去。过去萧然已经半躺着了,沈默在他后面垫了个大枕头,让他靠着,正和他说着向日葵的事情。

  沈瑶放下盘子,才说:“花是张芸送的,说祝你早日康复呢。”说完端起杯子,问要不要喝水。萧然慢慢说:“替我谢谢她。”沈瑶答应着一边把水送到面前,萧然摆手说过会。他尽量靠的低些让脖子更舒服些,躺的久了肌肉都有些酸。他问“我睡了很久了吗?”沈默沈瑶对视了一眼,良久无话,沈默忽的站起来,说:“没,哪有,只是一两天啦。”他笑着转过来装着捧起那碗粥就要吃,沈瑶立刻拍下他的头让他放下,沈默刚哭过,眼圈红红的,又装腔着要哭,低着声道:“姐姐偏心,偏心,不给我吃。”这下倒逗得萧然沈瑶都有些想笑,沈瑶敛起笑意说“好了好了,别太吵了,萧然才刚好,吵着人休息。”沈默才作罢乖乖的坐回沙发上,扭着头看那盆向日葵,此刻开的正好,鲜艳的像是要滴出来的金黄。

  萧然摆手说不妨事,沈瑶也无法,捧起那碗粥问萧然要不要吃点,那碗粥粘稠,飘香,细细的鸡丝装点着嫩绿的葱花,有股新鲜又香浓的味道,让他觉得胃口大开。他点点头,刚想接过去沈瑶推回他的手,示意他躺着。她用勺子喂他,这是沈瑶第二次喂他,第一次他还记得是那次和沈默一起受伤,她也这样喂过他,他机械的吞着,沈瑶每次总是很小心,粥总是要吹凉了在送到他嘴里,他还记得她熬的粥的味道,像极了奶奶做的。

  浓稠的米粒香总是能抚平他心里的悸动和害怕,热粥暖了胃,身体也舒服了好多,吃了几口,沈瑶又递过水来给他,“喝一点,顺顺胃。”萧然终于接了过去,浅啜了一口才放下,吃了几口就饱了,毕竟刚醒过来胃口还不是特别好。沈瑶也没法子只得放下,但好歹吃了点比空着肚子要好些。沈瑶替他松松枕头,房里开着暖气,所以她揭掉了一层被子,折好放到萧然后面,让他躺的更加舒服。她还有点事情要做,嘱咐沈默在这儿好生看着,自己过会再过来。

  沈默伏在沙发上,像只猫咪一样的卧着,他问:“萧然你想聊点什么啊。”他转着眼睛滴溜溜的盯着他看,萧然笑了笑,笑容虚怠。“随便聊哪些都好。”沈默问:“你没有想起什么来,”沈默挺奇怪的,萧然自从醒过来竟然连雷蒙一口都没提,先前因为雷蒙晕厥,而现在虽然醒了照理来说也不可能一声都不问。他也不敢问,只能这样旁敲侧击的探寻探寻。萧然想了一下,淡淡的说:“没有。”沈默彻底无话了,然后他就引开话题往自己的西华山说,他站起来说的绘声绘色,谈的不亦乐乎,手舞足蹈的形容自己爬的有多辛苦,多艰辛,动作逗弄的萧然忍不住想笑。他头还有些疼,一笑头皮就阵阵的发酸,胀痛。只好闭了嘴点点头,示意感谢。沈默点点头,看到萧然很累的样子,忙问:“要休息吗,看上去好累的样子。”萧然点点头刚吃了点东西,泛起了困意,沈默过来扶着他躺下,替他盖好被子。

  “那你好好休息会,我不吵你了哦,晚上再过来看你。”萧然笑笑,沈默也笑着退了出去,萧然并不想睡,他勉强翻个身,看着那透明的大玻璃窗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外面大雪纷飞,那些雪时而极轻极柔,时而急促迅速的想要穿过窗户飘进来,

  “对不起了,雷蒙,我选择忘记你,我不会忘记你说的,我一定会好好加油,不辜负自己,不辜负你的期望。”萧然眼睛盯着,都不眨一下,好像那里真的没有玻璃,那些雪就这样飘进他的眼睛里,一片片的像是要通到他心里某个地方,然后冷却,冻结。也许有时候选择遗忘,并不是真的遗忘了,而是想要更好的出发,仅此而已。

  沈默回去的时候,沈瑶正在收拾桌子,看到沈默回来,她才问他:“怎么回来了,不是在那边照看萧然吗?”沈默没有答话静静的走过来,歪倒在躺椅上,躺椅上铺着厚厚的毛毯,细腻暖和的绒毛刺得沈默脸颊痒痒的,像是调皮的孩子在挠他。过了很久,他才说:“姐,你说一个人会不会永远记得另一个人。”他的话低沉沉的,像是有很多感概。沈瑶弄好起身去倒水喝,因为冬天水放在小厨房里的炉子上温着,过了一会才端着水坐到沈默的身边,外边的梧桐枝桠上堆着层层的厚雪,天上还是有不断的雪往下落,那么纤细的枝条,不知道到底能够承受多重的雪。她饮了一口水,把茶杯握在手里,温热的水温暖着身体的各个部分。她看着雪才慢悠悠的说:“谁知道呢,也许会吧,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说可以就可以的,还是要看发展。”

  沈默抬起头问:“我刚才和萧然聊天,他一句也没提起雷蒙,难道他已经忘记他了吗?”沈瑶回过头看了眼沈默,他半躺在摇椅上,椅子摇摇晃晃的,睁着眼睛想要探寻她的答案。她才说:“也许忘记了吧,也许没有忘记,你看窗外的雪,”她指着窗户外面那根树枝,堆积的雪太多了,正有不少从高高的枝头掉下去,枝条像是又获得了新生一样重新翘起来,高傲的耸立在这满树的枝桠丛里。

  “跟这有什么关系吗,”沈默不懂的问道。她顿了顿才继续慢慢的接着说道:“其实,人有很多时候就像这枝桠一样,因为承受了太多压力而让自己变弯,变累。适当的时候不妨抖抖身子,将压在身上的包裹全都丢掉,让自己心灵得到解脱,不至于窒息。其实忘不忘记并不重要,有时候忘记并不一定是真的忘记,而是想要重新开始,继续努力的前兆。”她端起杯子,大口的喝着水,其实这句话又何尝不是在说自己,如果她能够放下对父亲的怨恨,应该也不会有时候觉的特别的累吧。说忘记这两个字是很简单,可是真心的去遗忘一段早已经融入血肉里的回忆真的有如此说说这般简单吗?都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仍然无法忘记父亲带给自己的所有伤痛,也许自己要花一辈子来治愈,也许会在以后的某一年就真的忘记,真的释怀了。不知道,未来的事,谁能说的清楚。她一口饮完,直到杯子里空的连水滴都没有,她才笑了笑拍拍沈默的头让他去睡觉了,明天是老妈的忌日,还要早起去呢。她放下杯子捧起书本就走了,沈默又重新躺回椅子,摇椅摇的咯咯的响,像是客厅的心跳,安静,有力。

  “这么说,也许萧然是真的忘了,也许也没有忘,他只是想要重新开始。”他扶着手靠,忽的弹起来,那么再说吧,只要以后萧然开心就好了,管他的。明天是老妈的忌日,该好好准备下。客厅里升着炭火,烤的整间客厅都是暖暖的橘黄色调,窗户外还是下着雪,不断的往那枝桠上落,不一会又裹了几道。又要倒下去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