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祭墓和新到的转学生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120

  隔天起来下起了雪珠子,沙沙的敲着窗户。沈默裹了很多衣服还是觉得冷,沈瑶给他灌了个热水袋藏在胸口,两个人带着伞才出发。

  妈妈的墓地在小镇外一片公墓里,其实说是公墓只是镇里的人修的一块专门作为葬人的地方,是一块连着的上下坡地,十年前妈妈也被葬在了这里。一路上的积雪很深,踩上去就陷落大半个脚,他们两个人搀扶着才勉强吃力的到达。

  此刻四野无人只有风从四面,天空的各个角落吹过来,连绵的雪盖满了一片白,天与地都是白蒙蒙的,分不清,但是妈妈的墓还是轻易的找到了。妈妈的墓在一处被风里,被一落梧桐树挡住了不少直面灌来的冷风,那些树冻的僵硬,但仍然千百岁月的挺立在这里,守护着妈妈。沈瑶递过伞柄让沈默撑着,她蹲下来刨雪坑,大雪盖住了墓碑的大半部分,她用手轻而快的刨着,雪冷的慌,指头有些微微发僵,刨了一会,清出了一大片的空地,妈妈还是像十年前那样年轻的在这里看着他们笑,每年他们来的时候,妈妈都是这样的看着他们,和煦的笑容像是春风让他们觉得高兴,温暖。

  “妈,我和小默来看你了呢,你看小默有没有长高,”他拉过沈默让他近点,像是要给妈妈看的清楚一些。沈默笑着凑过来弯下大半个身子,笑嘻嘻的道:“妈,你看我比姐姐要高了,这下你放心了,以后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们,我能保护我姐了。”他说完直起来,沈瑶拍他的头,对着妈妈的笑容说:“妈,你别听他瞎扯,淘气的要死,不给我惹祸就好了。”沈默立刻装着委屈,呜咽道:“妈,你看姐老欺负我。”沈瑶立刻掐他,两个人如往年一样在雪地里打闹,然后一会两个人都禁声的背过来,沈瑶从随身带的包里捧出一扎扎好的菊花,黄色的花朵,细如一瓣瓣精巧的花穗子。清香袭人,她赶早去小镇里的花市买的,她本来以为天气冷买不到,但还好还买到了一捧。她蹲下去把花束轻轻的放在墓前,花朵簇拥着妈妈的笑脸看上去格外的真实和温柔,沈瑶轻轻摸着生冷僵硬的墓碑,笑容拂在妈妈的脸上,像是触到真的肌肤一样忍不住手打颤。

  “妈,十年了,这么快十年过去了,我曾经答应过你,一定好好照顾小默,现在虽然还没完成,可是我一定会努力的去完成它的,小默很好,很听话,学习成绩也很棒,邻居们都夸我和小默呢,如果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小默啊,让他永远留在我的身边,让我能够一辈子照顾他。好吗?”妈妈浅浅的笑容,温婉谦和,让沈瑶陡然想起妈妈生前在灯下织毛衣的样子,也是那样好看,那样真实的像是昨天的发生的事情。妈妈温和的笑容总是能够答应她,不管什么时候。她站起来鞠躬,沈默也随着深深的鞠躬。打理完后两人静静的站了会,才走,上午还有课的。他们循着来时的脚步下去,身后的大捧黄渐渐淹没。风从林子里吹过来,花轻轻的起舞,一片片花瓣拂在妈妈脸上,像是真的答应了她。

  回到学校,还没上楼就被孙雨亭给逮住了,两个人在楼梯口停住了。孙雨亭说:“哎,沈小默,我真的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去了,那山那么难爬你也爬上去了,怎样受伤没有,摔哪儿了没?”样子着急的不得了。沈默斜了他一眼,边上楼边和他说话,“哎,孙雨亭,你别臭我,我哪有那么弱爬个山也会摔倒。”

  “不是啦,我只是担心啦。”孙雨亭赶上去,拉着沈默,沈默才停下来,说:“好啦,我知道你担心我,谢谢你,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啊。”沈默转个圈子,示意自己的好得很,没有问题。

  孙雨亭才笑了,沈默突然笑着促狭说:“看谁先跑到教室,后到的是小狗。”他说的很快,孙雨亭还没来得及反应,沈默就开跑了。孙雨亭大笑着嚷:“沈小默,你他妈耍赖。”跟着跑了起来,螺旋的楼梯,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追逐的格外高兴。沈默第一个到教室,几天没来不知道改变了多少,他刚到一会孙雨亭就追着到了,孙雨亭正想着骂他,沈默停住了,他的视线被教室后面的一个桌位吸引了。那里睡着个男孩子,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那样好看的男生,皮肤细腻的像是要淌出光泽,他穿着短衫伏在桌子上睡觉,好看的眉眼轻轻的磕着像是白玉般温润。孙雨亭晃晃手,才猛地拍了一下他,正想着嘲弄他,于是就酸溜溜说道:“呦,我还没看出来沈小默同学还有这种爱好,看到帅哥就掉神。”沈默捶了他的胸口一拳,恶狠狠的说:“别瞎说,我才没有呢,只是对于美好的事物通常都会欣赏下啊,又不犯罪。”说完气匆匆的往自己位子上跑,孙雨亭以为他真的生气了,赶忙过去道歉。

  两个人的位子在一起,沈默坐上位子,就掏出书准备读英语,孙雨亭悄悄的问:“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沈默不答话继续翻他的书,一页页的细细的翻,孙雨亭这下慌了,赶忙不停的连声说对不起,说了好几次还不见回应,他又说:“要不我给你负荆请罪。”这句话说完才逗得沈默扑呲笑了,

  “好啦,没生气,谁像你样的。”沈默伸着身子掏前排课桌上的英语笔记,几天没上课,王峰应该都做好了笔记补充吧。孙雨亭看着没事才也拿出书准备下节课的预习。

  “下节课是语文好不好,你复习什么英文啦。”

  “语文,是我的强项,我复习它干嘛,还不是轻松就懂。”沈默轻蔑的说道,话语里夹着慢慢的笑意。

  “哦,对了,你是语文课代表,失敬失敬啊。”孙雨亭朝他坐了个佩服的动作才笑着继续复习他的语文课本,他的语文可不是太好,得用功一下。

  一会就上课了,同学们都一个劲的拥了进来,很多同学看到沈默回来都笑着和他打招呼,任海琴,杨丹,汪丹丹,王飞,陈晓亮都热情的和他打招呼。一会语文老师也进来了,是个矮矮瘦瘦的女孩子,刚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梧桐一中。她看到沈默,沈默回了个笑容,老师先简单的和他寒暄了几句才开始上课。

  今天学的是白居易的《长恨歌》,是歌颂唐玄宗和杨贵妃之间的爱情故事,沈默对于这些诗词挺感兴趣的,他刚做注解,王峰就回头向他做鬼脸,也是在欢迎他回来,沈默笑着,装着用笔戳他,王峰才回过身子,沈默笑了笑就开始继续注解。果不其然才一会老师就说要点名同学逐段解释句子的意思,而且所有参考书都不准看。沈默倒不怕,他对于这些倒是信手拈来的事。孙雨亭立刻扯他的衣角,嘴角发苦的看着他,他笑了笑朝他吐吐舌头,但还是答应他会帮他的。孙雨亭这才放心,翻译古文对他来说太难了,他本来就对诗词不太感冒。讲台上贴着座位表还有同学的名字,老师低下头寻找目标,下面立刻敛起声,陷入了担心恐惧,害怕老师会抽到自己。孙雨亭一直低着头,因为他们好学生的位子一向靠前,最危险成为老师的首选目标,静谧了一会,老师才大声的念出来“李翰成。”

  下面顿时松了口气,解除了戒备。

  “李翰成,沈默随着名字往后看,才发现是那个男孩子,他好像刚睡醒的样子,揉揉眼睛的站起来捧着书本,老师让翻译第二段。等了片刻,男孩子才问:“第二段在哪儿?”话一出立即哄堂大笑,老师也才明白,气汹汹的走下讲台,拿着书本走过去,一书本打过去,把男孩子的脸都煽的往后倒。

  “实验班怎么会有你这种学生。”她气的要再打,那个男孩子才回过头一脸的怒气,他顺手夺过老师的书,当着老师的面将老师的语文书撕了,力气大的,书页被撕的“嘶嘶”响。老师简直不敢相信,蹬着眼睛看得傻了。男孩子撕完朝教室里一洒,碎片像是雪满天飞,他才狠狠瞪了眼老师,踢了凳子离开,摔得门隆隆的响。过了许久,老师才回过神,看着落满肩头的碎纸片,看着全教室目瞪口呆的样子,气着嚷道:“这课没法上下去了,”便气匆匆的蹬着高跟鞋跑了出去,好好的一堂课半途结束。

  老师一走,班里闹哄哄的议论起来,声音铺天盖地的像是要把耳朵给震聋了,好在班长及时的一声大吼让教室安静了不少。孙雨亭才小声说:“这可不是一般的牛,听说他是校长某个亲戚的儿子,所以才会被分到我们实验班,听说要不是这层关系,他最多只能分到一楼的普通班吧,这年头有关系什么都可以,璞玉也能当钻石卖。”孙雨亭看着满地的碎纸屑,无奈的叹了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