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伞的余温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135

  高一11班发生的这件事情,像是旋风般在学校里传开了。

  下课沈默和孙雨亭,王峰三个人上厕所,男厕所外面是片露天的阳台,地上落着湿答答的雪晶,此刻有不少的同学在那踩着雪玩,议论纷纷的声音随着他们踩踏声传了开来,

  “听说了没有,十一班的一个插班生挺牛的,当众撕了老师的课本。”

  “是啊,听说是靠关系进来的,要不然怎么能分到十一班这样好的班级去。”

  “靠关系有什么用,还不是要罚站,这么冷的天看不冻死他,谁叫他这么牛,呵呵。”也伴着女孩子的声音,

  “你们是嫉妒,那个男孩子长的真是好看,要分到我们班该多好。”

  “这些人,没事总喜欢说这些无聊的话题。”孙雨亭不耐烦的催促着三个人快走。沈默走了一会就停了,他让他们先走,王峰和孙雨亭愣住了,他们一口同声的问:“沈小默,你要干嘛,又要去当好人。”沈默调皮的对他们笑笑,说:“没事,我就去看看,说不定趁机踹他两脚。”

  还没等两个人问他,沈默就又抽回身子,跑去刚走过的地方。孙雨亭看着没法,才转身对王峰说:“你先回去,我陪小默去,天知道他要干嘛。”王峰“哦”的一声答应才放心的回头往教室去,沈默赶忙问刚才的几个同学,男孩子在哪儿罚站?因为沈默的学习好,人缘也是不错,在这栋大楼里挺熟稔的。几个同学立刻指给他看,沈默才顺着手指看向楼下,高一的教学楼一共四层,不算高,而且邻近着操场,但因为四楼的角度设计的有些迂回,视线就变得狭窄了,沈默不得不探出身子去看。外面的雪立刻落在他的脖颈里,冰凉的像是有条小蛇在游走。

  视线变得开阔,宽阔的操场上白茫茫的一片,所有的东西都被雪给盖住了,只有几株香樟努力的从雪层里露出数枝树叶,青葱的绿,装点在这白色的大盘子里,像是格外的清新,赏心悦目。男孩子就站在升旗台上,笔挺的站着,背靠着宽广的操场,像松柏一样站在那儿。雪落满了他的头发,他穿着一件臧灰色的大衣,欣长的身子站在漫天雪里。沈默仿佛能够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因为冷,脸一阵的抽动,但是他仍然极力维持,镇定自然。他的眼睛是乌黑黑的眸子,和萧然的截然不一样,像是深山里的深潭,乌黑黑的,望不到底的深邃。雪珠子顺着他的头发滑到他的睫毛,在颤抖抖的掉下去,极轻极柔的在尼龙大衣上扑簌簌的往下滚。,沈默想也许再过会就变成雪人了。

  他收回目光就急匆匆的下楼,孙雨亭还没来得及喊,沈默的影子就冲下了楼,急速的脚步声,孙雨亭赶忙追着跑了下去。一楼有专门放伞的地方,他在花花绿绿的伞堆里找到自己的,打开就冲了出去,雪珠子碰洒洒的打在伞面上,沙沙的像是水打在石板上的声音。

  升旗台不远,沈默跑着过去,近了才发现男孩子冷的直哆嗦,只是一直紧闭着嘴不作声,他的眼睛也冷的合上,身子像是在发抖。觉察到有人过来他才睁开看着来人,是个和他一般年纪的男孩子,清秀斯文,一看就是个好孩子。他捧着伞站在雪地里,皮肤和周边的雪一个颜色,白皙的很。他看上去很瘦,宽宽的伞罩着他,像是要把他给盖住一样。男孩子忽然对着他笑,那一刻他突然颤了一下,那种笑容像是探入了他的心底,照在了他阴霾的湿地上,然后突然因为有了阳光而开始开花,透芽。

  男孩子走过来给他打伞,黑色的伞面蒙住了上空的雪珠子,忽然世界就变得安静下来,黑色的伞面像是盖住了世界上所有的声音,只有身边男孩子的笑容像是初阳,一缕缕的射在他的全身。他不觉得冷了,只觉得温暖初透像是要把他裹起来。他正想说话,铃声响了,男孩子才吐吐舌头说:“糟糕。”然后男孩子握过他的手,把伞硬硬的塞到他手里,就跑了,他边跑边回过头说:“有人来记得收起来,没人就带着小心冻着了。”他跑着,身影像是这片雪海里的一叶浮舟,弱弱的像是要随时倒下,不一会就消失在了视野。伞柄上有微热的汗,他握着觉得是这么的暖,像是小时候妈妈给的怀抱。

  回了教室,迟到了,沈默抱歉的打报到,老师笑笑让他进来,老师永远是这样,对于成绩好的学生总是这样隐忍。刚回桌位,孙雨亭就噼哩叭啦的开始小声问起来,沈默没空答,拍打着身上的雪。孙雨亭等了会才继续问,沈默不耐烦了,他拿过纸,在纸上写了句话,“我很好,对不起,下次不会了。”后面加了个大大的调皮笑脸,推给孙雨亭。他也接着下面写“不是的,我只是担心,你身体又不好,你姐可是交代过我们要好好照顾你。”也推给沈默,沈默看了一笑,又接着写“知道了,大头,我保证下次绝不再犯。”孙雨亭呲的一笑,小声说“信你傻子。”老师撇过头,两个人立刻禁了声,偷偷互看一眼一笑继续听课。

  因为雪下的大,学校提前放学,三个人拥在一起下楼,王峰说:“今年真是奇怪,雪老是下,而且下的这么大。”孙雨亭也接着说:“是的啊,听我老爸说这好像是历年下的最大的一次哎。”因为放学人多,他们班级又是在最上层,下楼的时候,四楼,三楼,二楼的全都堵在了一起,他们只好慢慢的等。沈默说:“这也没什么不好,这漫天的大雪能够把这整个世界的污秽都给盖了,干干净净有什么不好。”孙雨亭,王峰互看一眼,才调侃道:“沈小默说的最有道理唉。”沈默扑的笑了,要挠他们,三个人打闹引来不少的侧目,孙雨亭咳嗽一声示意安静,王峰,沈默对看一眼,吐吐舌头作罢。走道里闹哄哄的,好一会才下到一楼,外面仍然是满天的雪珠子,沙沙的夹着雪花。刚想走沈默才想起来伞给了那个男孩子,他远眺看过去,旗台上早已经没人了,只有堆得厚厚的积雪像是连绵的小山峦。王峰说:“没事,我们两个护送你回去就是了。”说完呵呵笑着搂着沈默,三个人正打算走,

  “哎,你等一下,”沈默刚打算走,就被叫住了,他回头看才发现是那个男孩子,他正从楼上跑下来,手里抓着他的那把伞,像是刚整理好。头发上还有雪粒子,湿的鬓发贴在耳侧,距离的这么近,男孩子的脸孔在暗暗的楼里蒙着一层微薄的光芒。他走近了,把伞递给他,黑色的伞面上还挂着雪,像是刚刚用完。沈默一时看的呆了,孙雨亭看到赶忙捻了一下沈默的胳膊,沈默才跳回神匆忙接下,男孩子抽回手,突然笑了,他抬起手拍拍身上的雪珠子,斜倚着对他笑,那个样子真的不像在课堂上的那么鲁莽张狂。

  “谢了,”他拉过身后的帽子,蒙着就冲进了雪里,那个样子让沈默想起了萧然,他也是大雪天不喜欢带伞,总是蒙着头就冲。他不禁莞尔,笔挺的身影,像是高挺的梧桐,臧灰色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雪里。孙雨亭一拍沈默的头,

  “哎,沈小默,别犯花痴了你,真受不了。”孙雨亭打起伞就准备走,他实在受不了沈默一而再的犯花痴。沈默叫道:“喂,谁让你打我的,我就犯花痴怎样,哎呦,大头也挺可爱的,看我来轻薄你。”说完就扑了上去,孙雨亭挥着手连说不要,打着伞就跑,沈默跑着去追,雪地里连绵的脚印,步步交错的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叫着嚷着的声音划破了下午的梧桐一中。王峰大叫道:“你们等等我啊,我没打伞,”叫嚷着也顺着方向追去。

  好久才赶上,追得气喘吁吁的,沈默和孙雨亭回过头来笑他,大男人跑个步累成这个样子。王峰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跑跑看咋。”说完就挤到伞下面,三个人并排挤在一起。走了一会,王峰说:“某人应该要减肥了哦,”沈默和孙雨亭对看一眼才问:“谁啊,”王峰说:“跟雪一个祖宗的呗。”孙雨亭才知道是说他,连忙挤到王峰旁边,掐着他的脖子,笑着凶他:“再说说看,说啊。”王峰立刻讨饶,“不敢,不敢了。”孙雨亭才笑着放手,佯装着要打他的样子,打趣的说:“再说,打得你不认得回家的路。”

  王峰调皮的笑着缩到沈默身边。沈默忙说:“别闹了。”三个人说笑间,雪下的更大了,磅礴的像是要压下来,雪珠子打的伞面咚咚的响,雪从周边狭裹着吹来,落在衣服上,轻轻的像是白色的蝶。看样子过会又要下场大雪,三个人连忙加快脚步往镇上赶。一把伞遮着漫天的大雪,三个人挤的很近,紧紧依偎在一起,仿佛能一起抵御着所有的困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