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打雪仗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651

  两个人把沈默送到楼下,正准备走,沈默叫住他们说:“待会等雪下的小些,咱们打场雪仗好了。”他睁着双眼睛看着他们,征询他们两个人的意见。王峰倒挺高兴的,拍着手连说好,孙雨亭想了半天才说:“一定要今天吗?”沈默忙问:“你有事啊。”

  “不是有事啊,下雪不在家里休息,跑出来打雪仗不冷吗?”这下轮到王峰打他了,他猛地拍他的头说:“打雪仗打雪仗不是下雪打,难道晴天打啊。”他斜睨了孙雨亭一眼,忙问:“小默,你说是吧。”然后赶紧躲到沈默身后,怕孙雨亭打他。

  沈默咳了一声,双手抱胸来回在楼梯口踱着,干笑着说:“哎呀,我本来觉得呢,某些人啊,是个男子汉,一直挺佩服他的,没想到啊,怕冷,算了算了,小峰我们走。”说完就准备拉着王峰上楼。孙雨亭倒底年少,容不得别人说他不是男子汉,忙拍拍手没好气的答应道:“我答应还不行吗。”沈默和王峰对着笑了,三个人拍了手,约定时间,就笑着散了。

  沈默回家,沈瑶还没回来,高二有自习课要晚些回来,他放下书包,蹦跳的跑着去喝水,刚和他们说了太多的话。屋子里一直烧着炭,很暖和和外面截然不一样。他喝完匆匆放下水杯就跑着去隔壁看萧然。萧然屋子里没生火,客厅里静悄悄的,沈默慢着推开房门,房里开着暖气,沈默刚打开,暖气拂到脸上温暖像是春日,萧然靠在床上翻着本书,神情专注认真。沈默轻轻的走过去,猛扑到了床上,萧然吓得手一松,书顺着被子滚到了床下,是本画册。沈默忙捡起来重新递给他,忙跟着道歉“对不起,吓到你了。”

  萧然猛呼口气,才好笑的说:“是你啊,真的吓到我了。”忙重新躺好问:“放学了?”沈默也侧坐在床沿上,点着头答:“嗯,因为下大雪,所以提前放了。”萧然才转过头看外面,果然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天空里到处挂着的都是细长的娥眉,晶莹雪白的翻飞。他叹了口气“天天在家呆着,都发霉了。”沈默忙劝慰道:“不是身体还没养好吗,你看啊,下这么大雪,外面多冷,里面多暖和,躺着看书还不惬意,况且外面这么好的景色的。”萧然陡然一笑回道:“也是,呵呵。”沈默问:“你吃东西了没,”萧然指指柜子,上面放着只小碗,里面还剩了些鸡汤,香气四溢。沈默闻闻,说道:“老姐对你可真好啊,难怪昨天那么晚原来就是在炖这个。

  “对啊,很好吃呢。”萧然在家休息的日子,沈瑶炖了很多东西,粥,鸡汤,鱼汤,换着花样给他吃,他吃的很香,也很感动。正想着沈默大呼好累,他从床沿起身就歪在沙发上,从萧然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沈默乌蓬蓬的头发,沈默一声一声的和他讲学校里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的和他比划,萧然躺着静静的听,有时候也会被沈默给逗得笑了。

  休养的时候,沈默老是来看他,叽叽喳喳的有时候吵得他头都疼,他总是有很多话要和他说,像是怕他寂寞。说了一会,突然变得安静了,萧然转头看才发现沈默响起了轻微的呼吸声,手还是放在头顶,耷拉在沙发套上睡着了。他呵的一笑,刚刚还那样的闹腾,转眼打起了呼噜,才掀开被子起来,还好有两床被褥,萧然轻轻抱了过去给他盖上。这是萧然第一次看沈默睡着的样子,和他平时咋咋呼呼的样子不同,他睡的很安静,满头的黑发笼着眼珠子,磕着的样子像极了娃娃,沈默的皮肤很白,只是瘦的好些,看上去有些心疼。萧然搬了几个椅子过来,并排的放在沙发前围着,沈默睡觉不老实他是知道的,别等会翻身从沙发上滚下来。他站着静静的看着他,从什么时候,他和他似乎都习惯了彼此,如果有一天他见不到沈默应该也会很想念的吧。

  萧然坐回床上,继续翻他的画册,屋子里的暖气越来越暖,鼻头沁出了微汗。沈默习惯的翻了个身,继续轻浅的呼吸,听上去沉稳,平静。萧然笑笑,翻着书页,手上的佛珠紧紧的套在手腕上,有股清细的香味,静静的弥漫。珠子上都刻着精妙的佛陀圣像,神情动作都被精细的刻在小小的十二颗珠子上,惟妙惟肖,慈悲圣目,像是保佑凡尘的一切。他轻松的把它给取了下来,想了想又重新起来,走到沈默的身边,他轻轻的拉起他的手,把佛珠重新给套了上去。沈默的手有些细,戴上去松垮垮的,但还不至于掉下来,戴好他握起他的手,轻轻的放了回去,他小声呢喃,像是生怕吵醒他。

  “这窜珠子是属于你的,你比我更需要它,我希望它真的能够保佑你,一辈子平安。”他那日醒过来,就发现了手上的珠子,后来问过沈瑶才知道这窜珠子的贵重。从那天他就一直在想着要把它重新还给沈默,因为这窜珠子如果真的能够有保佑和庇护的能力,他希望是他,而不是自己,他已经失去雷蒙了,可不想在失去这个朋友。他伸手替他拢拢头发,沈默清秀干净,但愿能够凭他保护他。萧然也有些累了,正说着要休息,楼下有人喊沈默的名字。

  “沈小默,沈小默,”他疑惑的走近窗户,是两个男孩子打着伞站在楼下喊他,他认出来了是和沈默同班的两个同学,都穿着棉袄,打着伞站着,时不时的喊他。萧然正想打开窗户让他们走,沈默醒了。他揉揉眼睛,一骨碌掀开被子,呢喃着:“我怎么睡着了啊。”一股说不出的活力。他跑到窗户前,猛地拉开,外面的雪花立刻涌进来,萧然冻的一哆嗦跳着闪了过去。沈默伸出头大声的喊:“等我一下,我立刻来。”说着关上窗户,准备走。他一闪眼看到萧然,连忙着急的说:“你怎么跑下来了,你要好好休息啊,快上去,上去。”说着推他,萧然呵的笑,被他推着往床边走,萧然连忙喊停,示意自己会休息的。

  “你要干嘛去啊,不睡觉了。”萧然问他,听到喊这么有劲的。他粲然一笑,吞吐着说:“打雪仗啊。”顿了顿忙跟着说:“千万别告诉我姐哦,她要知道肯定又要骂我。”他抓抓头发,笑道:“总之不让姐知道就行。”

  “外面还在下雪,你去打雪仗啊,冻着了怎么办啊。”

  “没事情啊,多运动运动才会暖和,呆在家里不出去也没意思啊。”他拉拉萧然的手,像是恳请他的答应。萧然故意装着为难,沈默握的更紧了,萧然才猛地一笑,嘱咐他小心些,别冻着了就好。好在雪仗他以前也玩过,那玩意的确是越玩越热和。沈默听着他答应,笑着说谢谢,才跑到门口,手腕上一声轻响,他抬起手才发现珠子又回来了,是那次大师给的,现在仍然牢牢套在他的腕上。他看向萧然,萧然微笑“那是最适合你的,我已经好了,不用了。”沈默看看他,点点头也笑了,

  “那我就收下了哦。”说完就乐呵呵的跑了。萧然摇头,低笑着,这年纪的孩子总是这样贪玩。萧然不打算休息,他走近窗户前看着,有很久他也没玩过打雪仗了,还是好小的时候,和家乡的小朋友一起玩过。山里的雪堆积的又厚又深,特别适合玩打雪仗,总是有很多地方适合躲。冬天的时候还有很多人持着枪打猎,热闹的很。

  沈默跑下楼,两个人持着伞在那儿等着,孙雨亭嗔怪道:“叫了这么大半天才下来,冻死人了都。”沈默赖皮的笑了笑,拉着他们两个人去玩,玩起来就不亦乐乎了。他们把伞放在楼道里,就撒开了步子跑,好在雪下的不大了,但是还是细细密密的,有雪珠子。

  雪很厚,很轻易的就能搓起雪球来,只是手冷的麻的慌。搓起的雪球满天飞,在半空划出一道道白色的轨迹,像极了一只只白色的鸟。三个人各自选了块地方,相互的砸着,雪球唰唰的声音,大部份都打偏了,只有一些打中了。

  三个人各自选了一块离自己最近的雪堆当临时的“家”,就在这附近来回的扔,来回活动。雪像是炸开的花,落得人满脸,发上都是。沈默趁着孙雨亭和王峰在相互的砸着,偷偷的搓起个大雪球,佝偻着身子,匍匐前进,选了块距的比较近的地方,直直的射了出去,两个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溅得满脸的碎雪,抹了一脸的雪沫子,雪花簌簌的往下滚。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都高嚷着“沈小默,你耍赖,不带你这么玩的。”沈默调皮的和他们做鬼脸,笑着说:“谁让你们没注意,打都打了,能怎么样,啦啦。”

  他高兴的蹦起来,跳着蹦着庆祝自己的胜利,他的发上也落着很多的雪,碎屑般的雪粒子散在发间,看上去特别狼狈。孙雨亭和王峰对看一眼,搓起雪球就砸了过去,渐渐包围过来,沈默立刻吓得跑了,他大喊着:“你们才赖皮,不带两个人一边玩的。”边说着边弯腰也去搓,不停的往身后扔,想暂时阻挡他们一下,但是一个人挡不住两个人的攻势,还没跑的多远,就被赶上了,雪球准确无误的落在他的背上,发上,然后打在脑袋上,雪沫子落进脖子里,冰凉凉的像是油蛇。

  沈默大喊,“不玩了,不玩了,你们耍赖耍赖。”孙雨亭和王峰继续砸着,沈默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了下来,站在那里搓着雪和他们砸,距离的如此的近,雪球来回的砸,一个个落到他们的全身,“砰”的一声,然后又碎成细末子,溅了出去。不一会脸上,身上,发上,眼角眉梢落的都是雪,有些黏在眉上,看上去滑稽的很。扔的累了才停手,三个人互相看了看,都哈哈大笑,嘲笑对方的滑稽搞笑。然后坐在雪地上,大口的呼着气,天冷,呼出的气像是烟雾,身上却热得紧,三个人扭打着,撕扯着的打了起来,在雪地里滚来滚去,卷的一身的雪。打的累了才相互搀着起来,弹弹身上的雪,互相帮忙抹对方脸上的雪沫子,笑了笑,相互搂着出去。萧然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子前,也被逗得哈哈大笑,洁白的雪地上,落着到处的大大小小的雪坑,一个个碎碎的脚印组成了一幅最热闹的画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