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父亲的始末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196

  沈默笑着说:“走,上我们家暖和暖和去。”身上溅了这么多雪,如果不赶快烘干,一会感冒可不好,只好答应随着沈默上去。

  屋子里升着火,烤的满屋子都是暖暖的,墙上的钟一打一打的响着。沈瑶还没有回来,沈默暗暗的庆幸了下,要是被沈瑶逮住了,又要挨骂了。他招呼孙雨亭和王峰坐,自己去厨房给他们倒水,王峰第一次来,觉得新奇,到处的看。

  屋子收拾的很整洁,靠着里放着很大的一排书架,像是砌上去的一样。书架上,仔仔细细的放着一叠叠,一层层的书,整齐有序的放着,排的紧密,像是很久没人翻过一样。他正想伸手去碰,孙雨亭急忙过来拉下他的手,轻声说:“别瞎碰,不能动这个书架的。”王峰赶忙问:“为什么啊。”孙雨亭重新坐回来托着腮说:“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次来,我也像你一样准备碰,被小默给拦了下来,听说是他爸爸留下来的,但是他姐姐和爸爸关系不好,所以不准别人碰。”王峰接着问:“为什么啊,女儿怎么可能会和自己的父亲有过结啊,因为什么啊?”孙雨亭放下手,反问道:“别人家的事情,你打听的这么清楚干嘛,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这么八卦。”王峰斜了他眼正想再问,沈默出来了,他倒了两杯热水,洒了几根茶叶,清香扑鼻。

  他推过来给两个人喝,王峰立刻试探的问:“小默,那个书架,”沈默抬头看了看,又看了看王峰,轻轻的喝了口水才说:“那书架是我父亲留下来的,但是我老姐和父亲关系不好,所以不准任何人碰,平时只是打扫,没有人敢翻的。”王峰还想问,被孙雨亭用力的掐了一下,疼的轻呼,才闭了声。孙雨亭故意叉开话题,指着墙角说“那真好看。”顺着手指,墙角处有瓶插花,是腊梅,新黄色的小蕊,细密的开着,开的热烈,像是团成的锦绣,大捧的插在细长的透明玻璃瓶子里,散着浓厚的香味,屋子里的火烤的很旺,香味也像是煮熟了,味道愈发的浓。

  “那是楼下的王阿婆给的,姐姐喜欢就带了回来,”他走过去,凑在那花上闻,香味像是入骨一般。沈默也觉得屋子里因为摆了这插花,显得更加有生机了点。本是雪花溅得,烘一会就干了,三个人紧坐在一起,聊着,马上快到年下了,除了要准备期末考试以外,还要准备着该怎样渡过个好年。

  正商量着,沈瑶回来了,两个人立刻站起来,有礼貌的问好,沈瑶也笑笑,她一边换鞋子,一边招呼他们坐下,她走过来拿起沈默的杯子喝口水。沈默问:“哎,姐,我刚倒的,我自己还没喝啦。”沈瑶轻拍下他的头,笑着说:“所以是给姐姐准备的啊。”孙雨亭王峰也逗得咯咯的笑,沈瑶说:“就留这吃饭吧啊,平时幸亏你们在小默身边照顾,怎样也要好好答谢你们。”两个人连忙摆着手说不要,沈瑶过来按着他们坐下,笑着说:“要的,怎样不要,就算不是为了这个,你们第一次来,也留下来吃饭啊。”沈默也小声的说:“留吧,我老姐烧得菜还不错,另外她可是难得这么大方的。”沈默说完偷着捂着嘴笑,沈瑶听到了,“哗”的朝沈默头上拍去,假装怒道:“瞎说八道的,别坏你姐名声好吧。”说完笑着瞪了他一眼。

  “说好了哦,我去做饭。”她不忘叮嘱一声,怕两个男孩子不好意思提前跑了。沈瑶笑着转身去了小厨房,两个人显得都不好意思,都低着头。沈默用手挨个打了一下,大声说:“你们怎么回事啊,像是没在别人家里吃过饭一样,紧张个屁。”两个人抬起头互相望了眼,才笑着说起话来。

  沈默起来躺到躺椅上,他还是觉得躺椅躺的比较舒服些,躺椅摇摇晃晃的像是在安抚他入睡。王峰立刻粘过来,笑着问:“小默,这个躺椅看上去也好久了,是不是也是你爸爸留下来的。”椅子顿时停住了,他回头说:“你怎么知道,嗯,是的。”在他的记忆里,这个躺椅是父亲留下的物件里,他最偏爱的,他总觉得隔了这么多年,躺椅上还是有父亲当年的味道。曾经也是这样,午后或黄昏,父亲总是喜欢靠在躺椅上,望着窗外弥漫的夜色和天际,摇椅吱吱的响声像是这老房子的心跳。妈妈在厨房里洗着碗,他坐在地毯上玩玩具,姐姐也在看她最爱的书。他每次躺在这个摇椅上,总感觉一切都没有走远,依旧留在这栋房子里,旧旧的烟草味道像是一直附在这躺椅上,不曾离去。当然,姐姐从来不靠,她只是经常用抹布去擦,他看到过很多次,姐姐总是抚着躺椅的把手,他想在姐姐心里,应该也同样的怀念父亲的吧。

  “你要不要试下,很舒服的。”沈默起来说道,王峰显得很高兴,忙说:“可以吗,真的可以吗?”沈默笑笑示意当然行的。王峰也学着沈默的样子躺了下去,椅子上铺着厚厚的毛毯,很暖和很舒服,摇椅一躺上去,就自动的摇起来,像是有人在推他,窗户外是细密的夜色,有轻微的小雪,徐徐的滑过半片浓如黑墨的夜空。他还想在陶醉会,就被孙雨亭催着起来,孙雨亭说:“小默,我想去看看你房间。”沈默诧异:“我房间,有什么可看的,又不是没看过。”孙雨亭笑着说:“我想在看看嘛。”说着拉着王峰起来,一起去沈默的房间。王峰颇不情愿的起来,这大头就是看不得他一点好。

  沈默的房间很简单,收拾得也利落,房间里只放着书桌,床,小书架,和几张凳子,简单朴素,床叠的也很整齐。两个人倒不奇怪,沈默平时是挺爱干净的。孙雨亭挨着凳子坐下,王峰则站在小书架前仔细的用手在找书,他不时回头和沈默说话,问沈默怎么藏了这么多的书。

  “有别人给的,也有别人送的,还有自己买的一些。你爱看就选几本好了,只要记得还我就行。”孙雨亭四处的打量,正看着,沈默从床底下抽出个大铁盒子,四四方方的,他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盒子上蒙着一层灰尘,像是多久都没有打开过。沈默朝他们竖竖声,王峰也好奇的扒过来。盒子一开,灰尘弥漫呛得三个人连声咳嗽,沈默捂住嘴,放下盖子,里面放着的是一叠画,一张张的泛了黄的四页纸上都是画,还有些烧得残了,只剩大半边的模糊样子,都一张张,叠的整齐的垒在一起。沈默慢慢的把它们拿出来,细展开来,一幅幅的长卷,都是山水画,笔墨不羁,画风粗犷潇洒,一看就是深有功底。沈默细心的静静的在画纸上拂过,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梦幻。

  “当初姐姐烧得时候,我偷着藏了这么多,但很可惜还是有些烧得毁了,这些都是爸爸亲手画的,对我来说是比生命都要珍贵的东西。”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又能看见父亲执笔站在书房里,瀑般的窗纱迎风起舞,父亲笔挺的站在书桌前绘画,父亲总是很专注,眉头紧成一团,像是没有谁可以打扰到他。

  孙雨亭也小心的拿起一幅画细看着,画真的不错,堪比那些画廊里的大作,只是有不少的虫蛀和发黄,但是零碎残缺却依旧可以想象的到这幅画完好时的样子。王峰也凑过来,大声咋呼:“这些画都是你爸画的,好厉害啊,厉害。”沈默连忙禁声,小声说:“你要死啊,这么大声,要是被我姐知道就不得了了。”王峰点点头,吐吐舌头说明白了。

  三个人细看着,小声的谈论说着话。一会沈瑶在外面喊,沈默吓得一众赶忙收拾,七手八脚的塞进去。沈默说:“过会我再来收拾。”三个人缓缓神打开门出去,沈瑶刚端着菜出来,热气蓬蓬的。她笑着说:“小默,带他们坐啊。”沈默赶忙笑笑喊着“坐啊,坐啊。”两个人也笑笑静静坐了下来,桌子上已经摆了好几道菜了,清蒸,红烧的都有,还烧了碗汤,蘑菇肉丝汤,香气溢溢的。

  沈瑶在里面喊,“沈小默,来端下饭。”沈默忙答应着进去,沈瑶盛着,他在一边等。他忽然说:“姐,谢谢你哦,谢谢。”沈瑶忙把饭给他,笑着质疑道:“你没事吧,”说完盖上盖子,笑着说:“你要是真的谢谢我,就好好读书,爱惜自己,就行了。”说完推着他出去,两个人端着饭出来,王峰,孙雨亭忙笑着站起来接过。沈瑶另外拿了个盒子,干净的小饭盒,盖着热气的米饭,她每道菜里夹了一些,然后淋上肉汁,才盖好。她说:“你们先吃,我去送个东西。”沈默忙问:“姐,你送给谁啊。”沈瑶一戳他的眉心,叹道:“你就知道自己吃饭,隔壁的不用了啊。”沈默才想起来,“哦,对了,萧然,萧然。”他暗自懊恼,玩疯了连萧然都没记得了。他忙推着沈瑶:“那你快去,快去。”沈瑶无奈的暗笑,嘱咐王峰,孙雨亭别客气,多吃些。就转身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