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兴华寺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434

  距离雷蒙入狱已经过去五天了,萧然发了大热,昏迷不醒,医生说是寒气入心,伤了脾胃。沈默沈瑶日日轮流看着,盼望他早日醒过来。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是整个冬日里第一天冒太阳,阳光从云层里爬出来,细如金丝的光线洒在梧桐镇的每寸土地上,雪也像裹着金子似的,闪着光。沈瑶今天有场考试提前走了,沈默赶了过来,两个人正常的交班,沈瑶煮好了稀饭,嘱咐沈默吃些,因为要方便照顾萧然,所以姐弟俩人就直接用起了萧然家的小厨房。沈默进屋子的时候,里面飘起了一股粥的清甜,沈瑶让他注意着火,等会记得关掉。沈默答应一声,沈瑶才放心出门。

  萧然还是安静的睡着,房间里暗暗的,沈默轻轻的走过去,小声的拉开窗帘,外面的光线立刻涌进来,室内变得明亮又温暖。萧然额头上还是枕着沈瑶刚换好的冷毛巾,医生也像刚刚走,吊瓶里的点滴才冒着气泡,顺着管子往萧然身体里流。沈默搬了张椅子过来,坐在了床前,他伸手握住萧然的右手,因为几天连续的输点滴,手上扎的都是细细的血点,星星点点的,显得密密麻麻。沈默盖住握的很紧,萧然的手还是冷冷的,就像那天他和姐姐背他回来一样,身上冰冷的像是尸体,不像活人。后来多亏张叔帮忙,请来了医生,才好些。姐姐每天都煮粥,可是萧然从来都没吃过一口,他老是睡着,靠着点滴和营养液维持。他和医生都问过姐姐,医生也只是说冻的太厉害了,伤到了脾胃,寒气入体致五脏絮乱,至于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还要在看看,但生命无大碍,这点倒是可以放心。他昏睡了五天,脸色越来越差,苍白的可怕像是蒙上了一层冰霜,他的眼睛紧闭着有时候会小小的抽蓄,像是在做一场噩梦。沈默握着想尽量让他的手暖和一些。

  “萧然,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今天都出太阳了呢,哦,对了,今天学校里发生了件很有趣的事情,中午的时候高二有个男同学和同学在追逐打闹,遇上了个漂亮女生,结果没注意,一脚踩空,跌倒了水塘里,挂了一身的枯叶子,你说好不好笑啊,哈哈哈哈哈,,,,”沈默笑的很大声,过了好一会才停,萧然还是没有知觉,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沈默收敛笑容注视着萧然,他曾听过别人说和昏迷的人多说说话,他就能快点醒,他每次得空都说不少事,可是萧然为什么还是不醒呢。他把手重新放了回去,用被子盖好,起身去厨房。

  萧然从来都不用,小厨房里很干净也很整洁,煤气上温热的幽蓝色火苗跳动,不锈钢的小锅扑扑的冒着热气,沈默拿起抹布掀开锅盖,里面的米粒跳动着,姐姐还洒了鸡丝,有股馥郁的香味迎面往鼻孔里钻。他抓起勺子来回的搅拌,让米粒炖的更软更粘稠些,他想萧然一定很想雷蒙吧,他和雷蒙也不是很熟,但是他真的钦佩他呢,为了萧然顶罪。他想雷蒙应该也是和萧然一样在乎彼此把,因为习惯了对方的存在,有一天不在了才会觉得这样的失落痛心。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友情,可以牺牲自己换取对方自由,他想起那夜雪夜雷蒙的眼泪,想必雷蒙也是不舍得吧,相伴十几年的情谊被往后长达无尽的岁月监禁,那该是怎样的的一种心情,他想应该只有雷蒙自己知道。

  正想着窗户外面有人喊他,他猛地一哆嗦,锅里的粥早已炖的香甜扑鼻,他开了零星小火继续温着。打开客厅的窗户,孙雨亭和王峰站在下面喊他,两个人挥着手让他下来,沈默拿了件外套匆匆穿上就奔下了楼。出来才知道外面这么的冷,虽然出了太阳,但外面还是冷的怕人,穿着棉袄还是觉得风往脖子里灌,沈默手插在口袋里,急着问他们什么事情,孙雨亭从包里抽出笔记塞给他。

  “哪,给你抄的笔记,你以为谁吃饱了撑的天这么冷还跑过来给你送东西。”王峰也在一边附着“小默,这可是雨亭抄了好久的,还不是怕你落后,虽然你成绩挺好的,但有备无患还是好些的啊。”两个人带着手套,但指尖还是冻的通红,沈默看着也觉得感动,他接过笔记才笑着说,“哎呀,我开玩笑啦,生什么气。走,上去暖和暖和。”说着就拉过他们两个人的手,孙雨亭才笑着说,“算你有良心的。”三个人才拥着笑呵呵的往楼上跑,一进屋,就暖和了,屋里生着炭火,烤的整间屋子里暖和异常,两个人立刻脱掉身上的外套,摘掉手套奔到炉子前来回烤着手。两个人连忙问他,“怎么换了地方住,”沈默把脱下来的外套轻轻挂在门后的衣架子上,才回头答:“这不是萧然生病了,他在这里又没什么亲人,所以我和姐姐就来照顾了。”王峰听着问道“是那个杀人犯的朋友,就是经常和你在学校里吃饭的那位。”

  “什么杀人犯啊,他不是的,是他被人诬陷了,”沈默立刻帮着雷蒙辩解,这样好的男孩子宁愿用自己的一生换朋友的自由,怎的担负起杀人犯二字。王峰看沈默有些燥了才闭口。孙雨亭也啐他,“你整天就知道瞎说,早日惹祸上身。”王峰看两个人都说他,才不高兴的别过脸继续烘他的火。沈默也坐了下来,炉子边有个沙发,几个人歪在里面,软绵绵的,因为靠的炉子近,暖暖的炭火烘的人睡意来袭,孙雨亭问他,“好些了没,”沈默叹了口气,才说:“也就那样,还在昏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他说完低下头,样子显得失落又哀愁。炉火映的他半边脸红通通的。孙雨亭也不知道什么好,霎那间就陷入了静默,只有炉子里的炭火烧得更旺,火星子在炉膛里跳跃。王峰看着两个人无话,才说“明天我奶奶要去兴华寺礼佛,听说那里的菩萨都特别灵验,或许你可以去求求佛祖让他早日醒过来。”他半撑着脸,看着沈默,孙雨亭立刻一拍他的头,王峰怒着问他“你打我干嘛。”

  “你说我打你干嘛,兴华寺那么远而且那么难爬,你叫小默去,你自己怎么不跑去啊。”他说完才看向沈默说道:“小默,你别睬他,那寺庙远的很,而且在山巅上难爬的要死。”沈默倒没在意这点,他听的愣了一下才问王峰“那里的菩萨真的灵验吗?”王峰点头叽叽喳喳的说:“当然,要不我奶奶那么大把年纪还经常往那跑,”他重重的点头,像是在肯定自己话的真实性。孙雨亭作势又要打他,他猛地跳开了,窜到门边鼓气和他伴鬼脸。孙雨亭急着问,“小默,你不会是真的想去吧,”沈默笑着回他,“当然是不去拉,那么难爬,还不累死。”他笑着看向窗外,窗户外面是满世界的琉璃色的阳光,均匀的洒在天边的每个角落,房檐上挂着一串串的冰吊子,正往下滴水,有些化了,咚的一声掉下去砸在地上。那些冰吊子被阳光染成金色,耀眼夺目。

  晚饭的时候,沈默才和沈瑶说要去兴华寺的事情,沈瑶不太同意,那地方远,而且山又高,沈默去不太安全。最后死求白赖的说是和王奶奶一起,沈瑶才勉强答应,嘱咐他小心。沈默自然是高兴不必多说,吃过晚饭他就窝在房间里收拾东西,沈瑶给他准备了小背包,塞了创可贴,水壶还有些吃的。

  这晚睡的不太安稳,沈默倒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想这次一定要诚心些好让萧然早点醒过来。想着又想到了萧然,他就更睡不住了,轻声的爬起来,沈瑶房间的灯早已经灭了,只有客厅里炭盆里还有些零星的炭火火星,一明一灭的闪着,像是有只眼睛盯着他,他放慢脚步,轻轻的带上门出去。

  打开萧然家门,里面黑漆漆的,客厅里拉着黑色的窗帘,但仍然有月光渗进来,铺在地上,莹白的月色被窗帘切成零零散散的几片,有些蒙蒙的冷意。他静静的打开萧然房间里的门,只有床头的一盏台灯静静的亮着,丝丝的灯光像是软和的绸子,把整间房间都包裹成暖色,很安静的样子。床头柜上放着一碗早就凉透了的鸡丝粥,都已经冻了起来,起了一层浮油。一杯水也安静的陪在身边,不曾有人动过的样子。他走过来坐了下来,软软的,不知道何时凳子上被人加了一层垫子,可爱的毛绒小熊,咧着嘴笑着,滑稽的很。萧然还是睡着只有沉稳的呼吸一声声的响着,像平时睡着了一般,他的手上还是扎着针,点滴一点点的汇进管子,流进去。沈默握起他的手,手有些热了并不像昨天那么冷,觉得奇怪细看才发现萧然手肘垫了个暖手袋,里面充了温水,整个被窝里也暖呵呵的。他想应该是姐姐弄得吧。他把萧然的手翻过来,上面都是褶皱,起了皮到处都是老茧,倒不像他这么大年纪该有的。他细细的看,萧然的手并不窄,仿到是细细长长的,很好看。因为生病的关系手也是苍白的没有血色,他用双手握着,握的很紧。他想起第一次看到萧然的时候,他背着画板,坐在长椅上吸烟,那白色眼圈的味道像是现在还能闻到一样,很难把当时那样桀骜和不羁的他和现在躺在床上没有知觉的他想在一起。他握了好久,才松开把手又放了进去,细心的盖好。用毛巾替他擦脸上的细汗。

  “萧然,明天我去兴华寺了,希望这一趟能够让你早日醒过来。”他小心的擦着,一边小声的说,擦完才放下。他关掉灯,屋子里立刻暗成一片,他借着月光出去。他相信萧然一定会早日醒过来的,他一定会代替雷蒙一辈子守护他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