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诀别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455

  萧然突然就想到了第一次见到雷蒙的时候,那是他在一座小城遇到他的,那座小城开满了花朵,漂亮极了。

  那是个冬日,天气很冷,他好久都没吃东西了,他在一户人家门口捡到了一个吃剩下的面包,刚想吃就听到一阵轻呼声。他循着狐疑的往前走,拐过拐角他才看见是几个同他一样穿的破烂的男孩子,他们也是衣衫偻缕,蓬头垢面的,他们似乎正在打一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看上去年纪很小,就这样被他们围在中间踢来踢去,奇怪的是男孩子纹丝不动,死死的忍着,小嘴紧闭着硬是不喊一声。隔的很近,萧然都能听见脚踢在他身上的声音,几个男孩子一个劲的嚷:“让你不给,打死你,打死你,”他们几个哈哈大笑,一边继续踢他,雷蒙始终不说话,硬忍着不出声,能看到他的嘴角在抽蓄想必很疼吧。

  萧然这样想,不一会就打出了血,远远望去鼻子里丝丝的往下流血,雷蒙还是一直的躺在那里,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他的手里像是握着什么东西,死死的护在胸口,他一直没哭,就这样忍着。少年小小的隐忍打动了他,萧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帮这个男孩子,但是他还是帮了他最后,他大叫着人来了,吓走了那些男孩子,扶起他才发现不止鼻子,头上也在流血。萧然扶着他到了他休息的地方,一个破旧的茅草房子,他用怯懦害怕的眼神看着他,整个身子都在发抖,萧然淡淡的说:“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他这才看到他手里攥着的是一盒被压烂了的饼干。萧然用烟灰帮他止了血,还跑到城里的医院帮他偷药治伤,简单的几个日子就恢复好了,萧然走的时候,雷蒙就跟在他的后面,不肯走,看他可怜萧然没有办法就只有带着他。后来他们一起流浪,一起到过很多地方,一起吃苦,挨饿,睡马路,偷东西什么都做过,后来更是一起被送入了孤儿院,两个人互相依靠,互相陪伴渡过了彼此最最难熬的日子,见证了彼此所有的伤痕。其实萧然更是把雷蒙当弟弟看,雷蒙总是挂念着萧然当年的救命之恩,他从来都是听萧然的话,从来没有违背过他,可是这次他就想让自己做一回主,让自己能够为萧然做点事情。

  灯忽然又亮了,柔和的光线漫开来,比先前的还要亮。雷蒙走过来,他第一次握萧然的手,声音极尽恳求,最后更是跪了下来,他是骄傲的,和萧然一样骄傲,可是为了萧然,他愿意牺牲自己,更何况是自己的骄傲。

  “这些年,我听你的听够了,这次我要自己做主,你必须听我的,这件事情听我的,谁都别想改变。”疲软过后,雷蒙又恢复了生冷的口气,像是事情真的不可逆转,就必须这样了得坚决。他重新站起来,裤子上黏着的雪粒子,簌簌的往下落。他大声的喊了一声,两个看守的警察跑着过来,雷蒙伸出手,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点下头,拿出手铐又重新拷了上去。雷蒙低声说:“走了。”声音轻飘过萧然的耳际,转身便不再看他。两个警察簇拥着他往前走,天忽然又开始下雪了,稀稀落落的开始又飘了起来,如鹅毛般的大雪,轻而软的从天空里落下来,一片片的夹着柔和的橘黄色灯光,五光十色的落在萧然脸上,身上,发上,不一会就落满了衣服上一大堆。萧然穿着短袖,雪落到胳膊上,冰凉的渗进去,他才警醒,回神,他转过头大声的朝雷蒙那里喊,

  “雷蒙,我一辈子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喊完像是累极了就倒了下来,雪悄无声息的在他胳膊上融化,一行行的小水滴蜿蜒从他胳膊上落进雪里,双膝被雪层盖了大半,声音在雪里传了很远,透过雪层,树的缝隙,幽幽的传了好远。雷蒙也听到了,他愣了一下脚步就停住了,他回头朝那声音的尽头看去,渺渺雪花如围起的帘幕,哪里还能看的清楚。两个警察也停在了他的后面,问他什么事情,雷蒙摇摇头笑了笑又往前走,脚踩在雪里,静静的没声音。这一走会是终老了吗?他以前看过报纸上说的监狱里的样子,粗粗的钢筋围起来的世界,像极了他们小时候住过的孤儿院,那真不是种好滋味。但是一想到萧然,他是那么的热爱自由,如果被关在那样的地方,他一定会熬不住的吧,他不后悔,真的不后悔,这样他就再也不欠萧然什么了,下辈子他一定和他平起平坐,在不用事事维诺,尽管萧然从来没有这样要求过,但是欠人恩情,实在是不好过的。

  不远的路,走了一会才到,人群散的差不多了,雪越来越大,事情也明了了,谁也不想这么冷还在凑热闹,只有沈默沈瑶,张叔,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还在那里。沈默看到雷蒙他回来,立刻跑了过来,他紧张的问,“萧然呢,”雷蒙笑了笑,指指后面轻轻的说在后面,后面。沈默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看上去特别焦急的样子,倒更逗的雷蒙想笑,他摸摸鼻子,才缓缓说:“就这样啊,我杀了人,现在去接受审判了。”沈默还想问,雷蒙立刻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示意他安静。然后就走到了张叔的跟前,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朝张叔磕了三个头,他抬起头,眉眼上都是坚定。

  “谢谢您,叔,谢谢您收留我,还提供我吃的,住的,真的是谢谢您,对不起我做了错事,我希望以后如果还有机会,我再来赎自己的罪孽。”张叔颤抖的扶起他,雪落满了雷蒙的头发,张叔替他拂去,笑着说:“好孩子,瞎说什么,什么收留,做错事,在叔眼里你就和自己孩子一样,叔为你骄傲,真棒。”到了现在这刻,张叔也明白了是雷蒙甘愿为萧然顶罪,一开始的糊里糊涂到现在终于变得清晰多了,他想说什么,但看着雷蒙的样子,又忍了回去。他从来都没有看过这种肯牺牲自己换彼自由的友谊,他真的从来都没看到过。雷蒙站起来又重新走回到沈默身边,他笑着示意沈默掏他的口袋,沈默看着他,雷蒙故意笑着说:“好东西啊,你掏掏。”沈默才伸出手往他兜里探去,摸到了一把钥匙,小小的钥匙,刚掏出来就被雪给盖了。

  “你告诉萧然,让他拿这把钥匙开我餐馆里房间的橱柜第二个抽屉,里面有我给他的东西,别忘了。”顿了顿又补充道:“替我好好照顾他。”沈默吃惊的盯着他,他的眼睛像是雪一样轻柔,像是拜托。他只得点点头。见他点头他笑了一下便扭头不再看他径直走回到了张警官的身边,对他致了谢就站到了他旁边,张警官看了看才对张叔告辞。

  “老张,你看,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耽搁你这么长时间,希望你再卖我个老面子,多多照顾他照顾他。”张叔使劲的握了握他的手,像是交予重托一样。

  “没事,能帮的我一定尽量帮,都是孩子吗?”张警官笑呵呵的和他道别让他放心,转身吩咐另外几个警员带雷蒙上车,出来一夜,刚好雪又下大了,冷的慌,几个警员听说能回去都急忙推搡着,挨个的往上钻。雷蒙被安在最中间,他刚想钻上车,

  “雷蒙,你等等等等,,,,,,,,,,”萧然还是来了,他一路跑过来,不远的路跑了很长一段时间,沈默和沈瑶都回过头,看萧然急喘喘的跑来,他只穿了件短袖,让沈默感觉一定身体冻得都僵硬了。沈默连忙赶过去,萧然却推开他往前走,雷蒙也听到了刚上车的脚步顿时缓了一下,张警官也叫了停,打算再给他们最后一点道别的时间,反正是晚了也不在意这小会。警察们又骨碌的翻下来,挺着枪又站回了原来的位置。萧然走过去,隔着雪,看见雷蒙的样子,神色平静如常,雷蒙不看他只低着头,满头的发,零星的雪落满了一身,那样多的冬日,竟从未想过这会是最后一个。萧然就那样一把拥了过去,和他最后的拥抱道别,雷蒙带着手铐不方便,只有任他拥着,刚靠上眼泪就下来了,他何尝不想和萧然一样,再跟在他后面,看着彼此老,看着彼此幸福,可是没办法真的没办法。这一幕被沈默和沈瑶都看到了,雷蒙刚好对着他们,他们就站在满天雪里看着雷蒙这个大男孩子流泪,眼泪很大颗的,和漫天的星子一样,晶莹的往下滚,和着雪花,一起融化。拥了好久才放开,雷蒙低低的说了声,“保重。”声音轻的像是雪,说完就走了,他宁愿萧然永远记住这个孤绝的背影,也不愿意让他坐牢,他不能磨磨蹭蹭的,否则他真害怕自己会反悔的。张警官最后一次朝老张点头,示意真的要走了,几个警员簇着雷蒙往车子里钻,这次雷蒙被排第一个,率先走上了车,车里黑漆漆的看不清。一会几个警员陆续都上了车,才有一个下来和张警官汇报,他敬了个礼,示意已完成,才自己上去。张警官也笑着扶扶警帽,和老张道别。

  “雷蒙,”他大声的喊,只是除了名字他再也叫不出下个字,千言万语似乎都堵在了心口难以言说的难受,他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这次的声音比之前还要高,还要大,在雪里像是刺穿了夜色般辽阔。说完,他就失去了力气,再次伏在了雪地里,裤子早已经被雪浸湿了,身体快被冻麻木了,他仍然坚持着,雷蒙抬起手摇了摇他的手铐,银色的,叮铃铃直响,清脆有声,从车子里传出来像是回应了他。随后车门轰得一声合上,汽车马达的声音隆隆直响,车子就奔着往前划去,雪地上被拖出长而宽的轮胎印,红色的车灯一闪一闪的,鸣叫着往镇外去。萧然终于坚持到了极限倒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