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红指甲和暗香
哭花美人妆2018-04-03 16:294,693

  隔天起的迟了些,想着还要上学萧然特意跟了老板的顺风车,他刚好要去镇外进货。旧式的三轮,颠的他一上一下的特别难受。他还在想昨晚的那顿晚饭,那是他来到梧桐镇以来吃的最开心的了。他忍不住笑了,到了学校门口,他跟老板道声谢就匆匆的跑进去,好在没迟到。教室里人还不多,萧然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孩子,她坐在他的位子上,涂指甲油,涂的很认真。细长的小刷子带起一股刺鼻的指甲油的味道,像着了魔似的往这边跑,萧然扇了扇眼前的味道,仿佛挥之不去。他快步走近,女孩子刚涂好,她伸出手比看着,指甲油鲜艳的像是血要流淌出来。比划了一番之后转过来,才看到萧然。女孩子才觉得不好意思地赶紧拧紧瓶盖,闪身出来。萧然一坐下她就靠了过来,喋喋不休的问他今天怎么来的这么迟?早上吃过没有?殷勤的像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萧然抽出课本不搭理她,她围绕在左右不停的问他为什么有一段时间没来学校上课了,指甲油的味道浓的萧然有些要呕吐的感觉,他一向对油彩和这些化学成份多的东西过敏。正说着窗户外有人喊她,

  “苏瑶(妖),出来一下。”是个矮胖子,瘦瘦矮矮的在不停的擦汗,想必是一路跑过来的。女孩子扫了一眼像是颇不情愿的一样站起来答应一声就出去了,指甲油的味道越来越远,萧然感觉舒服多了。

  今天美术画廊开放,将会展出多幅世界名画的仿作,更令人期待的是也会展出梧桐一中收藏的一幅典藏之作,毕加索的黑夜与朦胧,是法国十九世纪印象画派大家毕加索的著名代表作之一,这幅画被市政府博物馆空运而来,收藏在梧桐一中的美术画廊,以此嘉奖梧桐一中历年的美术傲人成绩,这个消息公布的时候,不仅仅是美术生,整个梧桐一中的学生都轰动了,萧然想早些去好排个好队伍。上午的课无聊到了极致,第三节刚上完就没课了,他一路小跑到画廊,还好人不多,稀稀零零的几个人在排队。画廊是红砖直接砌成的小楼,细细密密的陌生藤条盖满了大半部分的红色,这种藤条也奇怪,深秋竟然还是这种茂密的绿,在一大片的萧瑟里让人看着觉得舒心。楼下大门还是紧锁着,红色的报警灯一闪一闪的,显得急促和紧张。人还不多,看来是来对了。他挑了个位置,刚好有棵香樟给他靠靠,他就靠在树干上望着树顶密如大海的绿,有些轻轻的谈话传到了耳朵里,周围的人都在聊天以此打发时间,他就听着他们谈话,细微的风从树顶落下来吹的地面的落叶四处飘扬打转,一片片的像是海上的浮舟。正听着有细微的响动从不远的地方传过来,是那股指甲油的味道,萧然在外颠簸这些年身体感官都训练的格外的敏感,虽然有些远但他就是能闻到那股指甲油的味道,浓烈厚重。他忍不住打了下喷嚏,然后他循着味道走过去,他有感觉一定有什么事情。转了几个弯是画廊后一处静谧的小树林,这里的香樟都是细细的不太粗,像是小孩子的胳膊,刚走近声音就透了过来,是女孩子的声音,细腻尖锐,

  “谁让你们动的手,想死是不是。”红色的指甲掐着胖子的脖子,萧然躲在远处看的不太真切,但还是认清楚是那天打他们的那个胖子,肥肥的肉坠的让人感到油腻恶心。他肥肥的脖子,被女孩子掐着连肉都从指缝里被挤出来,胖子倒没有先前的凶恶,他软趴趴的就任由她掐着,身后站着刚来传话的那个瘦瘦胖胖的小胖子。

  “谁让你整天围在那个男的身边,难得你不知道老子喜欢你吗?话还没说完,

  “啪”的一声,声音清脆有力,胖子的整张脸被扇了一大嘴巴,浑圆的肉被扇的好像是被切下来一样。

  “苏瑶(妖),难道你不知道老大一直喜欢你吗?为什么你要这样,”身后的小胖子立刻蹲下身想去搀他,胖子被打自尊心受创,他回头大声的朝小胖子吼叫“滚,,,,,,,,,”声音震得整座树林都像是要垮了。

  女孩子的手像是加大了力气,胖子的脸一阵抽蓄。他还是任由女孩子捏着,不作声。过了好久女孩子忽的抽回手,胖子终于软软的倒下了。她拍拍手嫌恶的看了她一眼,声音轻蔑尖利。

  “她是我看上的人,你要是在敢动手,我就找人废了你的全家,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本事的。”她忽的蹲下来拍拍胖子的脸,一手的红指甲熠熠闪耀,笑了笑转身就走了。萧然赶紧躲起来,刚好一丛四季青挡住他蹲下来的身影,他从缝隙里看着她远去,看来他的想法没错,这个女孩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危险,红色的指甲油,像是毒药。他等女孩子走远了看不到身影才出来,那天的事情果然不是意外。他想着画展马不停蹄的往画廊跑,离去不过一会,人已经排的差不多了。他只好排队排在队伍后面,脑子里始终回想着他的红色指甲和他们的谈话,忽然有人叫他。

  “萧然,,,,”沈默扬手在叫他,他刚抬头就看到沈默和沈瑶也在队伍里,沈默笑着扯着沈瑶的胳膊嚷着,沈瑶不停的拉他让他安静下来。萧然也挥了挥手,笑了笑。他想他们被打的这件事情现在是明了了,但是这件事情应该不好告诉沈默,让他担心可不是好事,对,不应该告诉他。他正想着沈默已经跑了过来,他今天穿了一件深绿的小外套,颜色清新怡人,和那香樟一样的清脆的绿,他今天终于是换了个颜色的衣服,只不过看上去也更加的好看,碧绿绿的像是能掐下水来。他笑嘻嘻的站在萧然面前,萧然心事暂时搁置,他刚想说话后面又传来那个女孩子的声音,他一回头,果然是那个女孩子,她笑着蹦跳跳的向他打招呼。

  红色的指甲格外的显眼,他点点头就不再看她,和沈默说着话。她怎么也会来,他暗想道,不过转瞬就想她也是美术生。女孩子不甘心围上来还好奇的问萧然,沈默是谁?弄得他们真的像熟稔多久的好朋友一样。沈默倒是不在乎,他笑弯弯的和她打招呼,还介绍自己的名字。女孩子倒也挺高兴的也笑的温顺和沈默说话,萧然想远离她,也想问问沈默,为什么什么人都能聊的开。

  说话间,画廊开放的时间到了,学生像蜂巢一样涌进,萧然刚好寻着机会拉着沈默跑,还一个劲的说“快些,快些,不然就没位子了。”沈默不明所以的跟着他跑,还问要不要等等她,萧然真想有敲破他头的冲动,萧然拉着他刚跑到门口就被沈瑶挡住了,萧然的手顿时松了,他刚想说话,沈默就被拉着进去了,他呼口气也迈着步子跟着进去。

  画廊里金黄的灯光,像是温柔的席梦思般柔软的洒下来,一幅幅画被精心的装裱在透明的玻璃框子里,透着暖色的小色灯的灯光,细腻的有些惊心动魄的美丽。毕加索的黑夜和朦胧被放在整间画廊的最里间,梧桐一中特意为了它打造了一个玻璃架台,墙壁上还装了红外线射灯,毕加索的惊世巨作就静静的躺在里面。浓的化不开的黑暗紧紧的团成一团,有微小的光线渗进去,像是脉络一样遍布全身,又像是黑夜被光线撕裂开来,碎成一瓣瓣的白花瓷。画廊里不时传来唏嘘声一阵阵的,大家似乎都被震撼到了。一会儿毕加索的画前就集结了不少的人,这幅画在红外线灯的照射下,朦胧的微光像是晨曦,碎裂开的光线被紧紧的团在里面,像是被黑夜锁在了一起,遍布的细小脉络又像是要冲击着黑夜的枷锁要挣脱出去,印象派的画家粗细不同的线条,有些扭曲的凌乱画面热烈深沉的撞击着心底。沈默伸着头眼睛都不眨的盯着,看了好一会才回头说“这幅画好好啊,虽然我看不懂画的是什么,但是心里也像是这里面的光线一样,像是要飞出去一样。”沈瑶也在盯着,她也想起了,父亲也爱画画,还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父亲经常在书房里画画。他最爱画中国山水,经常花掉大半个中午的时间待在书房里,浓稠的黑墨汁,在晶莹的阳光里闪着金光,书房里有细软如丝的大落地窗帘飞舞。沈瑶经常看着父亲执笔,父亲的画画的很棒,不管是多难画的人物在父亲笔下都像是有生命一样。父亲去世以后,她把他画得画都一起烧了,大概有近壹佰幅都化成了灰烬,她只留下了一幅,挂在了家里。她很恨父亲,不知道恨了多少年,可是她每次看着画又不知道有多想念,不是说恨一个人有多深,就爱的有多深,她和父亲也曾有过促膝之乐,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会那样恨父亲,如果不是父亲,也许妈妈就不会死。

  她像恨仇人一样憎恨自己的父亲,可是她也像天下所有的子女一样爱他,因为爱而恨,道理也解释的通。

  萧然耐心的跟沈默讲解这幅画的创作背景,谁也没有注意到沈瑶的表情。好一会,她才收回神。这次画展还展出了很多仿作,虽然是各地大师仿的和真迹不同,但同样是画工精美,值得一看。

  沈默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他扯萧然的袖子,伏在他耳旁小声说:“以后你一定也要变得和他们一样厉害,加油。”话说完萧然也只得勉强的笑了笑,他可没有毕加索那样的大师水准。三个人随意的看了看,正说着要出去,有人说外面又下雨了,他们奔出去看却是真的,细密的雨帘温柔的罩下来,打在楼前的香樟上,淅淅沥沥的紧。秋雨萧瑟也催的天气越发的凉,没有伞他们只好待在画廊下的走廊里避雨。雨一会就大了,像是扯破了妇人的珍珠项链噼里啪啦的砸的地都响,香樟的小叶子上都滴着水,连成一串一串的散珠似的往下落。有风从远处吹过来,夹带着雨的凉气,虽然都穿着长袖但还是觉得冷。画廊前不一会积了好大摊水,渐渐的还起了雾。沈瑶轻声问沈默“冷吗?”他摇摇头,但沈瑶仍觉得不放心拉过他的手握在手心里。沈默的手冰冰的,沈瑶拉起来不停的呵气,萧然立刻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他只穿着一件T恤,看上去单薄又寒冷。沈默赶忙脱下,一个劲的还他。沈瑶也催着他穿上,这天越发的冷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下雪,冻着了可不好。沈瑶对萧然一直有所顾忌着,但是刚刚的举动也让他着实感动,毕竟有个人对他好,也是件好事。雨还是没有变小,一直断断续续的下,正想着什么办法,身后又响起了女孩子爽朗的声音,

  “走啊,我有伞呢。”苏瑶半撑着伞走过来,他手里也拿着把伞,透明的从廊里射出来的灯光,像是星星碎碎的钻石粒子。有股细微的清香飘过来,她笑着走过来顺手把伞递过来,看了半天都没人接,她转过来递给沈默,沈默倒是接了,还笑着跟她说了声谢谢。

  “没事,这天,雨还不知道下到时候,要躲雨不知道要等多久。”她洗去了指甲油,一双手素净洁白。她握着伞柄第一个走了出去,外面的雨立时打在伞面上,透明的塑料伞面,雨珠像是圆珠一样骨溜溜的往下淌,声音噼哩叭啦的。从伞面里望出去,灰蒙蒙的天空像是罩上了一层暗灰色的外套,沈瑶想想也是这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她笑了笑表示感谢,撑起伞拉着沈默出去。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走,”苏瑶回头问萧然。沈瑶拉着沈默,他只有和女孩子一起了,要不然除了淋着雨回去,就是在这干等一晚上。他想了想走了过去,女孩子身上有种淡淡的绿茶的味道,像是初春绽开的新叶的芬芳。隔了一段距离,但是沈瑶也闻出来了,这是burry的典藏周末香水,以前妈妈也用过。暖暖的午后,妈妈坐在阳台,举起烫瓷的花茶杯喝下午茶,优雅高贵的香味随着茶香静静飘散。不大的小瓶子,却设计成好看的窄口细身,木质的瓶塞,一打开就像是沐浴在了春日的暖阳里。沈瑶记得这种香水很贵,一瓶要卖到一万多,妈妈也很少用。沈瑶鼻头一酸,妈妈去世有十年了,过几天又是妈妈的忌日,往年都会带着小默去祭拜的,妈妈的样子像是老旧的磁带,温柔细腻的美好样子一直被她永久的记得。也许是天气不好的缘故,连一向爱叽叽喳喳的沈默也不说话,他被沈瑶牵着静静得在前面走着,手被沈瑶握着,像是在握宝贝。雨顺着他们的脚步滴落在水坑里,荡漾起的水纹像是萧然的心情,低浮不定。只有轻轻脆脆的脚步声,响着。一直走到家门口,沈瑶收起伞抖抖,雨花洒落,然后小心扣好还给女孩子。萧然也猫腰进了楼口,女孩子接过指着沈默和沈瑶问萧然“你们都住这栋楼。”口气听不出是诧异还是震惊,

  “是啊,就住我家对面。欢迎你来我家玩”沈默嚷道。

  “哦,这样啊,谢谢你啊。”女孩子笑了笑收起伞就撑着走了,走了会还回过头看一眼萧然,也许是水雾太大了,她的背影一会就消失了,只有那股香味还残留的在细雨里慢慢变淡消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