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第一场雪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157

  第二天起来,梧桐镇今年终于下起了第一场大雪,铺天盖地的,像是扯碎了谁家的棉絮,悉悉索索的冰粒子打着窗户。沈默起床掀开被子就冲了出来,光着两只脚丫子在客厅里来回的蹦跳。沈瑶赶忙催他去穿袜子,沈默趴在客厅的窗户上,雪不知道夜里什么时候开始下的,哗啦啦的铺天盖地的都是一片片银装素裹,仿佛铺到了天边。积雪压得枝桠都有些弯了,有些细的树枝硬硬的被压断了,发出“吱”的一声轻响从高高的枝头坠下来,雪像是打翻了的糖罐,洁白的颗粒子簌簌的融入雪地里。雪粒子扣着窗户,像是调皮的孩子在那敲击。沈瑶拽着他让他回去穿衣服,这样冻着了可不好。沈默一个劲的求让他在多看会,沈瑶边小声说他,边拉着他进房间。沈默的房间里素净整洁,小小的铝合金窗户半开着,雪落满了窗台,还有些飞雪飘进来。沈瑶赶快过去合紧玻璃,沈默嘟喃着“人刚刚打开,你就关起来了。”沈瑶不理他,在柜子里到处的翻找,最后揪出来一件羽绒服,这才拿过来让他穿上。大红色的羽绒服,像是燃烧的火焰,在冬日里看上去也觉得暖和。吃过早饭俩人才出门,楼道里也冷的厉害,有风从一楼一路灌上来,风在楼道里盘旋呜呜的直叫。刚下二楼楼上咚咚的脚步就下来了,回头一看,是萧然,他也穿了一件黑色的棉袄,显得俊朗又神气。沈默呵呵的和他打招呼,沈瑶也跟他点点头,向他问好,好像自从那顿晚饭以后他们的嫌隙就变的越来越小了。沈默看他什么也没带,就问“你不知道外面下好大的雪啊,冻死了,你不带把伞遮遮。”

  萧然拉起帽子带上,笑呵呵的说“这个就行了啊。”他从两人身边插过去走到前面回头说“走啊。”他把手伸进口袋里,偻着身子往下走。沈默也跟着,三个人的脚步在楼道里响着,像是这栋楼的心跳。刚出楼口,大雪像是捅破了的白面口袋,大把大把的往下倾泻,无声无息的盖过来。沈瑶立刻撑起伞,萧然也带上帽子,刚准备走,他瞄到沈瑶撑着的那把伞柄上缠着一大圈的红线,伞面上绘着一双大手握着一双小手,很奇怪也很特别,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伞,像是特意定做的一样。沈默挽着姐姐的手站在他旁边,三个人的脚步踏在松软的雪地上,一排排的脚印往后退。虽然是黑色的伞面,但是一会就积了不少的雪,抬头还是能看到伞面上一层层的暗影。萧然带着帽子,雪落满了他全身,他每走一会就抖一下,弄得沈默呵呵的笑,他刚想问,沈瑶却开口了,

  “这把伞是有些年头了,”话还没说完沈默就抢着接了下去,

  “这把伞是我爸爸留给我的,我爸爸说不管他在不在了,这把伞都会替我挡风遮雨的,不过今天是用它来挡雪,呵呵。”沈默说完看了眼沈瑶,沈瑶笑了笑,神色平静。萧然才注意到沈默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羽绒服,火红色的,像是红透了的天边的晚霞。沈瑶手指摩擦着红线,那红线缠的如此的紧,摩的她的手指也有些麻。她的手如今已经可以盖住整绑红线了,以前她只能盖住一小半。那时候沈默还小有一次用刀子把伞柄给刮花了,父亲就用妈妈织毛衣用的红线给缠上了,妈妈说红线可以给全家带来好运,保佑全家健康。这把伞接过她和沈默很多次,替他们挡了很多的风雨,仿佛现在还能感受得到父亲手上当年余留下的温度。伞面上的图案是父亲自己画的,小时候他们经常牵着手去散步,落日的余辉盖满了他们脚下的水泥路,金灿灿的阳光包裹着他们,他们一直向前,像是在向一个美好的梦境走着,那时候沈瑶经常趴在窗户上看着他们,妈妈也站在她的后面,妈妈的头发盘成好看的髻,有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在傍晚的夜空里飞舞。

  说着话,慢慢到了梧桐一中,有很多的同学往这赶。雪地上到处是交交错错的车胎印子,一路往学校里去,像是清澈的大地脉络,不一会又被新落下的雪盖上了。从校门口望去,开阔的梧桐一中像是被雪给填满了,高楼,树木上都是雪。正往里走,后面有人叫沈默,沈默回头一看是孙雨亭和王峰,两个人共撑着一把伞走过来,伞也是和那日下雨女孩子带的一样,透明的塑料小伞,从伞面能够看到雪落下来,像是往眼睛里掉。两个人穿着棉袄,快步的往这边跑。沈默刚想冲出去就被沈瑶给拉住了,沈默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被萧然扶住了,沈默有些恼怒,他急着问“姐,你干嘛。”沈瑶没有说话,她把伞递给他然后帮他拉好拉链。

  “注意保暖,已经是冬天了,知道吗,姐姐不希望你再生病了,好好上课,别忘记了我们的目标。”沈瑶说完,刚好张芸路过,她招呼着跑到她的伞下面,两个人拥在一起往前走,张芸不时的回头,只是雪下的大了不一会就慢慢的看不见了。只听见细细的冰粒子撞的伞布沙沙的响,远处好像还有树枝被压断的声音。萧然匆匆和沈默道别,他迈着步子往沈瑶那边追,他想沈默还是小了,说话孩子气的不知道惹没惹沈瑶生气。他带着帽子,渐渐消失在雪地里,一排排的脚印静静的被盖上 。沈默有些粲然,他想也许刚刚是自己口气有些急了,回去和姐姐道个歉吧,想了一会,倒底是小孩子,觉得也没什么事便跟着朋友笑呵呵的往学校去。

  路上,三个人又玩起来了,起因是沈默搓了一个雪球,丢在了孙雨亭和王峰身上,两个人追着他要报复一个劲的丢他,三个人的笑声打破了梧桐一中的宁静,树枝上的雪也被惊得掉下来。长长的香樟路上,一个个你追我打的脚印,胡乱的在雪地上,连成一片。萧然一路踩着雪追过去,沈瑶的教学楼要插过他们的美术楼,萧然在后面喊她,脚步终于停住了,沈瑶回头看才发现萧然脚步不停的往这边赶。她凑近张芸让她先走,张芸刚想问为什么?沈瑶握了握她的手,张芸闭了嘴把伞塞到她的手里,她和沈瑶是从初中就在一起的好朋友,也是沈瑶在梧桐一中唯一的好朋友,一起分享见证了彼此所有的故事。张芸也是心疼沈瑶的,她也觉得命运加注在沈瑶身上的伤痕太过沉重。沈瑶的疼痛和伤痕让她变得格外的冷静与知性,有很多时候沈瑶的坚强隐忍更是让她觉得伟大和佩服。她用书挡着头冲了出去,她想沈瑶一定是有什么话要和他说吧。

  沈瑶刚想叫住她,张芸早已经跑的没有影子了,她笑了一下,在惨白的雪色里像是暖色的朝阳。萧然跑来身上挂着零零散散的碎雪渣子,帽子遮的刘海都压了下来,垂的看不清楚眼睑,萧然用手拨了一下,发上也有雪花掉了下来。沈瑶执着伞问“来找我,怕小默刚刚的口气让我难过。”沈瑶刚说完,萧然就懵了,虽然他一直知道沈瑶是个睿智聪明的女孩子,但是一口气猜中他的心事还是让他有些小小的错愕。然后她就笑了,轻轻的笑了,萧然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沈瑶这样笑过,像是冬日的雪地里霎那花开。她笑了一会才停住,声音轻松愉悦。

  “我怎么可能会生小默的气呢,他是我弟啊。”沈瑶说完就走到萧然的身边,她和萧然差不多高,并肩站在一起,他面容俊俏,身形挺拔,她知性冷静。美丽大方。萧然从来没有和沈瑶站的这么近过,虽然香樟上都盖着雪,但是仍然能闻到香樟隐隐的清香,他一时忘记了动。

  “走啊,刚好送你到楼下。”沈瑶晃晃伞,雪扑通通的从伞面上滚下来,砸在了脚边,惊得萧然回过神来。

  “嗯,好啊,好。”萧然缓慢的和她并行,漫天的雪花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停止,有朵朵的雪花漏到了他的鞋子上。立刻化成了水珠湿透了鞋面。美术楼不远走几步就到了,但那一小小的时间里,萧然是想要在长一些该多好。楼前有个小小的防雨棚,刚好可以用来挡雪。萧然正想说什么,沈瑶突然叫住他别动,让他低下头,他虽然惊讶但还是听话的低了低。沈瑶伸出手在他后脑勺上夹出了一片枯叶,黏在了他的发上,手触到了他的脖颈的皮肤,萧然立刻红了脸,从心底隐隐冒出的悸动一直红到了脸上。

  一直沉寂了很久,等萧然抬头才发现沈瑶早已经走了,只能望见模模糊糊的影子和伞面浮动。只有大雪像是要遮盖世界一样,从天际的窟窿里洒下来,地更白了,这场雪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

  萧然目送了好久,直到看不见了才转身上楼,如果他在移一步的话就能看到,他们教室的窗户正对着楼下,是半开着的,有红色的指甲抠着窗台,雪花闪到指甲上,流淌下来像是在滴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