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多谢你你出手相救
萧凡2019-07-11 04:182,654

  摒除杂念,鸢羽潜心顺着赤焱的灵力去帮助自己疗伤。尽管他冰冷的灵力进入身体后与自己体内的一股不适纠缠,让自己越发不舒服。但正因为有那股冷气,经脉中火辣辣的疼痛才一点一点被逼退。

  赤焱很好奇,他在帮她疗伤的过程中发现她本身有着潜存的灵力,借助他的力道迅速为自己疗着伤。

  这是怎样的灵力?似乎与自己见过的不一样,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行为奇怪就算了,还带着奇怪的力量!既然如此奇怪,爹和二叔怎么还全力以赴的去救她?是不是他们知道什么?

  就在鸢羽整个人快要被冻成冰块的时候,赤焱收手。鸢羽睁开眼睛,发现整桶水呈现一种淡淡的红色。“这水……”

  “朱雀性热,被它所伤,就算未伤及肺腑,火毒也会让你丧命!只有玄冰真气才能将它逼出,你说你是不是很幸运遇到了我?”淡淡的解释着,挑眉看着她。

  微微侧脸:“是啊,今天若不是你出手相救,我肯定要灰飞烟灭了。方才若不是你又*慈悲,我是定然要被火毒折磨致死。”遇到他,真的是她的幸运?

  可是她淡然的话听在他的耳朵里怎么就那么不舒服呢?这是在谢他呢还是在磕碜他呢?看到她的身体不住颤抖,雪肌上结起一层寒霜,朱雀留下的抓伤也冻了起来。赤焱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起来直接扔到了床上。

  大手一挥,纱慢垂下。这会儿,她已经冷得说不出话来了,这会儿缩在被褥上,身体抖得像是筛子在筛糠。寒霜下的肌肤呈现出一种死灰色,“好、好冷!我我好冷……”

  赤炎大惊:“你的内伤很严重?”眉心狠狠沉了下去,朱雀带给她的只是外伤,怎么会这样?忽然想起那日成年礼她为了救连飞,不顾一切直到自己吐血也没有放弃,而今天梦晚晴对付她的时候她好像耗尽了全力。是不是……

  “是一直都没有好!”

  果然!眉梢一挑:“你的伤不是梦晚晴给的?”他原以为是梦晚晴出手太严重,那丫头看起来一脸无害,可是她在同龄人中的修为确是极其扎实的。关键的是,他看到过她出手的狠辣,那程度绝对不是一个少女该有的!

  “是族长和龙二爷救的我!而族长也在定期给我疗伤……只是还没好全……就……”

  赤焱坐到床上,将她扶起。手心触及那冰冷的身躯时,心里微微一颤:这还能算是人的身体吗?“你忍忍!”说着双掌运气,红色的薄光笼在掌上,被推进了她的身体。

  顿时,一股暖流窜进肺腑,当先安抚了身体的要害,将她的心肺都护起来。鸢羽一惊:他真的可以同时驾驭冰与火的力量!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个人竟然可以同时拥有对立的力量,难道他体内的两种力量不会相冲吗?

  渐渐的,她的后背变得红润起来,一层密密的香汗带出体内的玄冰真气。雪肌在温度的蒸腾下像是透明了许多,赤焱及时收回力量。然而前面那个软软的身躯就这么倒进了自己的怀抱,胸口的大片春光就此倾泻。

  鸢羽被一冷一热两种力量折磨的近乎脱力,此刻浑然不觉自己吃了大亏。肩膀一靠在身后的胸膛上,眉心渐渐被抚平,歪过脸就这么睡了过去。

  左脸颊被遮,毫无瑕疵近乎透明的右脸以及胸口若隐若现的无时无刻不在拨弄着赤焱的心弦。除去她身上的伤疤,他不得不以一个正常男人的眼光来评价道:果然是天生的极品!如果不是她容颜被毁,就这样一张脸足以掀起整个北冥的热浪!

  温香软玉在怀,有一刻他竟然想要保持着这个坐姿,就这么下去。不是他不近女色,而是平日里看到那些女人就失去了兴趣!尤其是烦恼那些女子不知羞耻的嘴脸,甚至自顾自的吃着干醋。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那日她看自己的眼神,她眼中的惊诧似乎是一个人遇见阔别已久的朋友才该有的。如果她呼出一句:“我们又见面了!”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神经错乱,忘记了什么人。难不成她真的见过自己?

  “你……认识我?”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帐内。回答他的却是均匀而轻盈的呼吸声。赤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一脸黑线的放下她的身躯让她自己侧躺着。

  背后的伤疤结上了血痂:好迅速的愈合速度,竟然能够不药而愈!之前只是用玄冰真气暂时帮她封住了伤口,这会儿她居然能自己结了痂子。这么想着,赤焱的大手走在她伤口的周围,眼中浮现出不一样的光彩,口中喃喃道:“这具身体实在是太神奇了,你到底是什么人?”然而手中的温软柔滑让他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想要重新拥她入怀的心思,喉结上下滑动一个来回,忽的像是碰到烫手山芋一般撤回了自己的手掌。

  这女子像个谜,一层一层包裹着面纱,而他则是喜欢探寻未知事物的人,禁不住诱惑地去一层一层的揭开,期待着她带给自己的惊喜。可是,每揭开一层,他对她的迷惑就又多了一分,直到这诱惑深入骨髓,他就再也无法管住自己的脚步!

  “鸢羽姑娘,你在不在?”突如其来的一声将赤焱吓了一跳。

  赤焱双目一凛:“连飞?”这小子过来做什么?急忙拾起一边的被子轻轻给鸢羽盖上,抬手一掀纱幔走了出去。

  一进门,连飞就撞上了一身肃杀的赤焱。迟疑着,最终抱拳:“少主?”不是吧,这家伙不是素来对女子没兴趣?平日里可是连正眼都不愿意给人家的,怎么今天……

  “你来做什么?”赤焱负手而立,站在外间和里间的交界处。

  “我是来给鸢羽姑娘道谢的,多谢她上次救了我一命。”不卑不亢的答道,一副“那你又来做什么”的样子。可目光几次徘徊,寻找着目标人物,到头来也不得不失望的对上赤焱的眼睛。

  原来她叫鸢羽!好像上次也是听叔父这么叫的。鸢羽,心下记住了这个名字。“她受了重伤,现在已经休息了!”

  “受了重伤?”连飞惊道,“少主,就算鸢羽姑娘上次冒犯了你,好歹她也是个弱女子,你何必跟她过不去呢,现在还把她……”连飞愤怒的对上赤焱目空一切的双眼,一股浩然正气从眉宇之间倾泻而出。

  双目一斜:“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伤的她?”全身散发着不愉快的气息,额前几许红褐色的发丝轻轻飘动显示着他的怒气,那身红色长袍似乎下一刻就要燃烧起来。

  “我……”连飞下意识地舔了舔唇,“抱歉少主,我也是关心则乱嘛!”说着伸长着脖子向赤焱身后看去,似乎越过他那结实的身板就能看到印象中的那抹白色,看到温婉而恬静的她。

  赤焱眉头微蹙:“真的关心就不要来打扰她!”说着一拂袖子就越过他的身体向门口走去。

  “少主!”连飞急忙跟出来,“那个,是谁伤了她?”

  赤焱侧脸,看到了他眼中切切实实的关心。一扫他平时的嬉笑玩闹,那种正经让赤焱心底一阵烦躁,好像自己的什么东西被别人觊觎了,强烈的控制欲让他狠狠瞪着连飞:“想知道就去问梦晚晴!”

  红色的身影一动就要离去,却听得身后一声低吼:“什么?梦晚晴?那臭丫头手段毒辣,她把鸢羽姑娘怎么了?伤到哪里了?是不是散灵藤造的孽?有没有……”

继续阅读:第19章 十日为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