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十日为奴
萧凡2018-03-29 11:442,707

  腾地一下,心底的那股烦躁化成一团火。赤焱缓缓转身,沉沉的怒气散发出去:“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还有,没事儿不要过来晃悠,小心碰到我爹和叔父!”很自然的抬出了老子和叔父。<p>  嘴角狠狠chou动着,连飞背脊一阵恶寒:我好像没有惹到这位爷吧?他这是什么情况?“是,听说族长和二爷在给鸢羽姑娘治伤。”想到这里,他浓黑的眉毛一竖,声音忽的就拔高了:“该死的梦晚晴,鸢羽姑娘本就身受重伤,她居然还敢来找事儿!过去霸道一些就算了,居然跑来这儿……”连飞握着拳头,恨不得下一刻就去捉了那小霸王猛揍一顿,可是话说到这里突然就顿住了。<p>  赤焱一挑眉,示意他:继续啊!<p>  只见连飞心虚的看了看赤焱,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又迅速的将眼帘垂下。<p>  “有话就说!”低喝一声,赤焱转过脸去。<p>  “少主,是不是你对鸢羽姑娘做了什么?才招来那个臭丫头来找茬儿的?”后面的话声音越来越低。<p>  “你找死是不是,我今日不过是见她第二面。还有,若不是我今日及时赶到,里面那位就成飞灰了!”怒声一吼,将连飞彻底震住。可是转念一想,又看向他。“你什么意思?你不会觉得我和那丑女人有什么吧?”怪异的语调像是连飞误会他吃了恶心的东西一样。<p>  连飞心中一动,原本讪讪的表情立刻一滞,转而一脸严肃的说道:“少主,鸢羽姑娘容颜被毁绝非她愿!哪个女孩儿不爱惜自己的脸?她已经落到了今日的地步,为什么大家还要对她这般轻视?明明就是雪莲一般超尘脱俗的女子,我看外面那些整天围着你转的庸脂俗粉都比不上她!”后面那话几乎是用吼的说出来。<p>  赤焱颇为赞许的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你不错啊,居然敢这么跟我讲话。哼,你对那丑女人还真是不一般。也是了,谁让她不顾一切地救你一命呢!我看哪,这世上也就你能把她和落神雪山上的圣物——雪莲,相提并论了!于我呢,她和那些庸脂俗粉,没差。”冷冷的扔出那句话,转身便消失在了门外。<p>  “切……”恨恨的飞起一脚,踢向空气。原本连飞就看不惯那个家伙,仗着自己一身过人的本事横行北冥就算了,目中无人他也忍了,自以为招姑娘喜欢他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今日他怎么可以如此不齿他心中如雪莲一般存在的鸢羽?<p>  回头看了看静悄悄的屋子,猛地转身消失在了雪地里:新仇旧恨,今日要找那个臭丫头算清楚了!<p>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里,隔着纱幔,鸢羽皱了皱眉头缓缓睁开了眼睛。轻轻一动身子,忽然背后传来疼痛。“呃”闷哼一声,才想起之前被梦晚晴的神兽抓伤了。<p>  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声,便小心的坐起来。然而感觉到光光的后背她忽地就不动了,低头一看,说自己现在是衣衫褴褛一点都不夸张!后背撕扯掉一大块后,只剩下松松垮垮的领子,还有胸前挂着的一块勉强能称得上“布”的东西!此刻*半露,雪肌耀眼。<p>  刷的一下脸红得要滴出血来。“我……”脑门一热,就想起了是赤焱替自己疗伤的!那,是不是自己的身子都给看光了?“啊——”一声惊呼将纱幔震得向外荡了一荡。<p>  “你疯了!一大早鬼叫什么!”一声冷喝传来,鸢羽直接惊出一身汗,身子不由自主地朝被子里缩了缩。<p>  “谁?”本能似的问道,可刚出口就后悔了。那声音,那语气除了赤焱,还有谁?懊恼的扁扁嘴,扯了被子将自己遮好。“我错了……”乖巧的答道,若不是照顾到背后有伤不宜拉扯,恐怕现在她要抱膝缩在床脚一声不吭了。为什么睡着前看到的是他,醒来后看到的也是他。难道他呆了一夜?不对,肯定是提早守株待兔来着!<p>  忽然,纱幔一动,一角被掀开,白色衣衫飞了进来,好巧不巧地砸在了鸢羽的头上。“还不穿好衣服出来,你要赖到什么时候?”带着微微的怒气,赤焱沉声说道。<p>  这人为什么那么讨厌?没有礼貌,不懂得怜香惜玉,更不知道身为男子催促女子起床是一种多么荒唐的行为!女神啊女神,你什么时候受到这样的待遇?似乎到了北冥,她把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事情都经历了一边!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他爹和他二叔救了她?谁又让这位少主向来是目空一切,就连他爹都不被他放在眼里,她鸢羽又算什么?<p>  咬咬唇,鸢羽一声不吭的将自己收拾好,走出纱幔。来到外间,就看到那个刺眼的红色身影,正襟危坐在桌前,自顾饮着热茶。那头张扬的红褐色头发更显得他整个人极其嚣张跋扈!<p>  一想到他的脾气,鸢羽默默走到他的跟前,保持三步远的距离。“多谢少主昨日出手相救,不知少主今日到访有何见教?”但一想到昨晚自己被他看光光,心里就好生气。可那又怎么样呢?谁让她命悬一线让他给救了呢?那这样就算扯平了吧,他救了她一命,她让他看了一把。<p>  鸢羽心中兀自盘算着,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p>  赤焱抬眼看着她:“想谢我?”<p>  鸢羽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攀上心头,如同蜘蛛爬上脖子一般,让她全身一阵发毛。<p>  “那就实在一点。既然你说要谢,就给我当奴隶吧。也不用太长的时间,只要十日就好,毕竟你有伤在身!放心,我不是那种黑心的主子,不会对你又打又骂,不会不给你饭吃,还有你的伤……似乎一直都是我爹和叔父在给你治对吧。”他皱着眉好心地提醒道,仰脖饮尽杯中的茶水,“咚”一声将杯子扣在了桌上,一锤定音:“嗯,今天就可以开始上工。跟我走吧!”<p>  红色的衣角舞动,他的人已经到了门外。鸢羽徒然伸出的手只得悬在了半空,指尖一握捞了把空气。“等一下”那三个字如鲠在喉,却终被当做一口气压在了胸腔之下。<p>  鸢羽脸上的愕然是从未有过的,“什么跟什么。还没等我说愿不愿意就这样定下了?奴隶?奴隶?奴隶?”两个字被她一声声喊出,一声比一声高。“我怎么会是奴隶?我是……”女神?算了吧,都已经叛离神殿了。<p>  颓然地坐在了他刚才坐过的凳子上,赌气似的拿起茶壶给面前的杯子添满水,几口饮下,这会儿心中的憋闷才减少几分。看了看手中的杯子,又看看桌子中间放着的茶具:四只杯子,一把壶。那三个杯子好好儿的扣在盘里,手中的这个是……他喝过的!<p>  瞪大的眼睛眨巴了几下,有种冲动要将手中的杯子吃了!咬咬牙,低低地说道:“行,作为一个神,我从来不会从人类那里索取什么,既然你开口了我且还了你这份恩情,从此,两不相欠!”她从来没有这么气过,来到这冰天雪地的北冥域,她算不算是虎落平阳被“犬”欺?<p>  白色的裙衫微微飘动,她便出门去了。阳光灿烂,但她的心里却一点儿都没有晴空万里的迹象。走了不多远就看到了那个雪地上的红色身影,负手而立好像正在等她。<p>  想了想,还是从袖中抽出了那张白色的面纱将自己的伤疤遮住。她记住了云夫人的话:就算自己不在乎,也要照顾一下周围人的想法。以后,她是要和人类生活在一起的,就算要离开北冥,她也要先学会与人相处。<p>  “以后我到哪儿,你都得跟着。”<p>  “嗯?”<p>  “随时伺候!”

继续阅读:第20章 蓝镜湖之幽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