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意外的四目相对
萧凡2018-02-11 04:212,510

  “你!休得侮辱神兽!我族一向得神兽庇佑才有今天的造化,你也知道你是未来的族长,又怎么可以如此出言不逊?你太放肆了!”云之蘅黑着脸吼道。

  不理会老子的怒气,微微侧身,赤焱斜视着坑里的连飞。“神兽真的那么好吗?依靠它得了不少力量吧?”忽然冷笑起来,“就你那个修为,你确定神兽在你体内给你带来的是好处?十二级的龙尊哪,也是你消受得起的?不自量力!”

  这话不说还好,一经他说连飞颈间的那个龙纹“啪”地一下就闪出紫色的光。“啊——”连飞双手想要去抓颈间的图腾,可只要自己有压下去的心思,疼痛似乎就会变得更痛。紫光印出他极为狰狞的面孔,一时间连飞弓着身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原本因为龙尊隐在体内,强大的力量霸道地在体内四处乱窜,将他折磨的快到他能忍受的极限。一心想着只要适应了这样的力量就会好,自己日后加紧修炼,早晚可以驾驭龙尊的力量!

  可现在,那霸道的力量几乎要让他爆体!连飞苦苦挣扎着,额头青筋暴凸,可心中却在歇斯底里:不,我刚刚得到龙尊,怎么可以就此死去?不可以,不可以!龙尊是我的,我一定要得到龙尊的力量!

  鸢羽大惊道:“糟糕,这样下去,他会没命的!何苦呢?”为什么一定要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强加在自己的身上?沉吟一声,白色的衣裙扬起,那轻飘飘的身体已然越过众人的头顶,落在了巨坑旁边。

  不顾众人的惊讶,抬起右手,催动体内勉强凝聚起来的几丝灵力。白色的光团在指尖跳跃,一丝白光窜出探向连飞的颈间。

  紫光起初对外来的力量无比排斥,可白光柔和而舒适,渐渐地紫光破开一个口子,白光顺势挤入。鸢羽皱着的眉心暂且抚平,借由白光去引导暴躁的龙尊。

  心下却不免好奇:神兽入体不但可以成为宿主的保护神还能强化宿体的修为,但本身修为不够的宿体在刚接受强大力量的时候肯定要经受一定的折磨。这点从那边的青鸾身上就可以看出!而这连飞反应是不是太严重了?严重到她要以为那龙尊是被迫认他为主!

  不敢相信的眨眨眼睛:不会吧!龙尊被迫?方才那赤焱已经说了,十二级的神兽啊,怎么会被迫?连飞还没有那个能耐吧!可,现在又怎么说?

  忽然,鸢羽的眉心一点点皱起:不行了,体内的灵力太少,根本不够。刚才不过是自己逞能罢了,现在,那龙尊倒是快要安抚下来了,可自己体内的残存灵力面临干涸!

  额间渗出香汗,但连飞体内的龙尊还没有彻底蛰伏,若此番收手岂不是要前功尽弃了?不行,龙尊若爆发连飞必定要丧命!

  手臂一抖,“嗤”一口鲜血从口中窜出。白色的面纱瞬间被染红,血腥味弥漫着肺腔,这是她最讨厌的味道。再坚持坚持,鸢羽你一定要坚持住,这是一条生命啊!

  “鸢羽姑娘,你怎么样?”云之蘅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鸢羽缓缓摇头示意他不要动,自己则闭上了双目,身体泛起一层淡淡的白光,指尖的白光源源不断的流进连飞的体内!

  云之蘅为她捏把冷汗。在不知道连飞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下,若他贸然介入,不但帮不了他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反作用。至于鸢羽,他就更不敢帮了,这女子的灵力自成一派。不知道她修炼的法门和她真正的实力,就不能贸然对她进行灵力的灌输。否则她与连飞都要受到伤害,有可能还会连累自己。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连飞颈间的紫光彻底消失。他整个人也顿时一松颓废的跌倒在坑里,然而抬眼间,站在上面的那个白色身影是那样的静谧温婉。世间竟然有这样看着舒服的女子!而且她宁愿让自己受伤也不愿放弃救自己……

  看着连飞颈间的龙纹彻底平静,而他则渐渐睡过去,鸢羽才示意云之蘅将他带回。“鸢羽姑娘,你的伤怎么样?之前根本就没有好全,这下倒好,雪上加霜了!”龙腾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的她的身边,关切的问道。潜意识里,他觉得这个女子对北冥是不会有害的!

  “多谢龙二爷关心,我还好……”

  一句轻蔑的话语从左前方飘过来:“明知道自己不行还逞能!”

  鸢羽侧目,对上那双目空一切的眸子。一瞬间,她的心好似漏跳了几拍。虽然之前趴在冰面上盯着他看,可从来没有想过他睁开眼睛,他们四目相对会是怎样的情景。

  面纱下苍白的脸颊浮起外人看不见的红晕,但眼中的诧异与沉醉是骗不了别人的。

  赤焱的眉心一点一点皱起。那双眼睛是他不曾见过的,和其他女子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样,即便痴迷却没有热切,纵然沉醉但没有邪念。优雅的气质,恬静的气息,就算是空谷幽兰也比之不上吧!北冥什么时候多了这号人物?似乎爹和叔父与她熟识。

  许久,那女子还是看着自己。若是和一般女子对着自己发花痴就罢了,让他恼火的是她的眼中除了探寻、不解就是清冷。心底一阵烦扰:“你这女人真是不知羞耻,我有那么好看吗?”低喝一声,抬起手臂,变掌为爪。

  那张遮住脸的面纱就此飞走,然而当赤焱看到面纱之后的狰狞伤疤时,心下一阵鄙视。就连飘在空中的面纱也因此被迁怒,“嘶”掌心一动,没等面纱飘到他的面前就被撕成粉碎!

  人群中响起一声声低呼,低低的抽气声此起彼伏。“真没想到那样看似人间少有的女子,竟然有着一张要吓坏小孩儿的脸,实在是太丑了!”

  赤焱眉心紧皱,最后干脆厌恶地别过脸去。“真没想到你不但不知羞耻,还是个喜欢出来吓人的丑八怪!”

  云之蘅没想到儿子会无礼到这种地步:“赤焱,你在做什么?鸢羽姑娘容颜有损已经很是委屈,你竟然还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前羞辱她,这是堂堂男子汉该做的事情吗?”

  那赤裸裸的蔑视和厌恶让鸢羽胸口一滞,这一刻他眉心的桀骜深深刺痛了她的心。抬手按住胸口“嗤”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嘴边的红色太过刺眼,为她清绝娇弱的身影平添几许凄美。人群里又响起阵阵惋惜:“哎,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竟然是被毁了容貌!”

  “是啊,我要是她就去死了算了,哎……”

  “对对,她怎么还敢出来呢!”

  “哼,长得那么丑居然还敢目不转睛的盯着少主看,真是丑人多作怪,还是个恬不知耻的怪物!”

  “真是的,少主可是万千少女心中夫婿的标准,她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冒犯!真是不要脸!”

  “对就是不给女子长脸,呸!”

  “……”

  那些原本为之惋惜的话语渐渐演变成青年女子的唾弃!这让鸢羽很是不解,联想到先前的情况她只是觉得无法理解,多看了他两眼罢了,没有做其他坏事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继续阅读:第15章 混沌年四百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