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混沌年四百载
萧凡2018-02-11 04:213,130

  没有等到该有的反驳,赤焱郁闷的转身看着她。人群中的话他不是没有听到,他的羞辱她可以无视,但这么多人的羞辱她还能顶得住?照常理推断,她肯定是要哭着去责备那些人!然而等了半天,那个娇弱的身影都没有任何动静。赤焱彻底无语了,胸中憋闷就这么愣愣地看着低头不语的她。<p>  梦晚晴与青鸾站在龙腾的侧面,将一切真真切切看在眼里。那个丑陋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北冥的?别的她们管不着,但她的影子是落在了赤焱的眼底。第一次,她们从赤焱的眼睛里看到了女子的身影。让她们咬牙的是这女子还是个丑陋无比的!<p>  青鸾脸色铁青,体内的不适让她很是不舒服,这会儿胸口更是像堵住了什么东西。怎么可以这样?她千方百计的进去黑暗森林,为的是什么?她去找虐吗?忍辱负重成为地狮巨兽的奴隶是为了什么?她犯贱吗?<p>  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入了他的眼啊!赤焱,赤焱,在她心里比自己性命还要看重的男子!泪水迷糊了双眼,她都做了这么多,怎么可以在她看到希望的时候让一个不明来历的丑陋女子抢先出现在他的眼里?<p>  梦晚晴红唇被自己的贝齿咬住,她当然看得明白赤焱眼里的那是厌恶和鄙视。可她依旧很愤怒,赤焱啊,他是何许人啊。冷酷无情,桀骜不驯的他从来不会将任何女子的容颜落在眼里,更不屑去触碰女子。那丑八怪何德何能,不但落在了他的眼里,还引起了他的情绪波动!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是在乎她的容颜的!<p>  想到这里,梦晚晴双目一沉。双手狠狠握着,右手背上的凤图腾泛起淡淡的红光。她无法忍受:你是我的,以后要做我夫君的男人,怎么可以对别的女子有了情绪?哪怕是厌恶也不行!<p>  两双美目,一幽怨一恶毒,直直地投射到了鸢羽的身上。身为女神的她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这样的情绪?<p>  她不受欢迎!云夫人说的没错,就算她自己不在意,别人还是会去计较的!默默的转身,沉沉吐出一口浊气,抬脚向左边的人群走去。虽然搞不懂人类为什么会这么计较他们自身以外的事物,但有一点,以后她必须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和那些会计较自身以外事物的人们生活在一起。她该怎样自处呢?和她们一样吗?貌似她也做不到。<p>  她的思索落在别人眼里竟变成了从容与淡然!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怔怔地看着她轻移步伐,努力去寻找想要捕捉到她的愤懑。可那优雅的身影透着的静谧气息不容任何人打扰,似乎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又或者她都没有放在心上。<p>  青鸾和梦晚晴当然发现了她的特别,但不甘和愤恨作祟,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做到这样?她是装的吗?她怎么就可以装的那么像?<p>  “焱儿,你太不像话了。平日里你胡闹就罢了,今日怎么可以过分到这种地步?”温柔的斥责声传来。<p>  鸢羽抬眼,是云夫人!满面怒容的她丝毫没有失去她该有的风度,倒是平添几分身为族长夫人该有的威严。<p>  几步上前握住鸢羽的手,云夫人心疼的看着鸢羽嘴角的血迹。从衣袖中抽出丝帕仔细的为她擦着,没有丝毫的嫌弃:“你的伤怎么样?是不是又加重了?走,我让夫君给你疗伤。”说着抖开丝帕遮住了她的伤疤。<p>  那一瞬间的温柔让鸢羽受宠若惊,盯着她满是关切的脸,不知不觉眼中浮起一层薄雾。然而喉头一甜,一口血溢出了嘴角。<p>  云夫人大惊:“二爷,赶紧的送她回去!”<p>  龙腾急忙上前:“鸢羽姑娘,在下先送你回去。大哥,你随后就来吧!”<p>  云之蘅点头:“嗯。”<p>  云夫人回头怒气冲冲的瞪着赤焱,那小子却眨眨眼别过脸去当做没看到。没想到,这家伙面对霸气十足的老子都不买账,却对自己的母亲格外给面子。<p>  “鸢羽姑娘是我救回来的,如果有人觉得她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来问我。但若不来,再有人非议她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云夫人带着余威的目光一一扫过广场上的人们,一拂袖离开了广场。<p>  见到这样的云夫人,青鸾和梦晚晴是真心憋屈。谁都知道赤焱极其敬重自己的母亲,也只给母亲面子。而云夫人平时都是非常温婉贤惠的人,不但持家有道更是族长身边的贤内助,可以说是北冥族妇人的典范。今日一向温柔如水的族母却为了一个丑女人向自己的儿子和族人发火,这件事上真的是他们错了吗?<p>  似乎想到了什么,鸢羽忽然开口问道:“龙二爷,不知贵族信奉的是什么?是镇族之宝镜湖之泪吗?”<p>  很是惊诧鸢羽已经忘记了刚才的屈辱,龙腾答道:“是。北冥一族向来只是信奉镜湖之泪,而镜湖之泪也是本族的命脉。”<p>  鸢羽抱歉的一笑:“恕我愚昧,在鸢羽看来:天地之间不过是因果循环,周而复始,以期天地万物达到平衡,是为天地之道。然而维持这样一成不变秩序的方可主天下之命运。不知这主天地之道的是……”<p>  忽然,龙腾止住了脚步,茫然的看着她:“姑娘,你所说的‘主’,我不曾听说过。我只知道,有镜湖之泪,才有北冥。这混沌年四百载除了镜湖之泪,还有什么是可以主北冥之命运?”<p>  一句反问狠狠抽了鸢羽一巴掌,抽得她有些头晕!混沌年,他说现在是混沌年四百载?太离谱了,如果她没有记错,所谓混沌年纪元法是神还未出世时用的。神还未出世?她从神殿叛离的时候是神启年一万零二百九十七年,逃亡七百年。也就是说,她现在起码是来到了一万一千年前?<p>  眼中的震惊将龙腾吓到,“姑娘,我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她的眼神实在是太吓人,方才那么多人言语中伤她都处惊不变。这会儿他不过无关痛痒的一句话而已!<p>  “没有,龙二爷说的可都是真的?”怎么回事,她不过睡了一觉而已,怎么会来到一万一千多年前?不会吧?那个梦……自己变成灵子穿越冰层俯冲向赤焱的情景竟然是真的吗?就是为了要把她带到一万一千年前?做什么?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灵力不够,闯入了时空错乱的缝隙?<p>  “姑娘,这点历史我还不会弄错的!”龙腾有些尴尬。<p>  是啊,身为北冥第二把交椅,怎么会弄错这点历史?这话问的她自己都郁闷到了。“有劳龙二爷多给我讲点关于北冥的历史吧?”对于传说中的北冥域,她也只是从神殿一本古老的藏书中读来的,当时以为是杜撰,不曾想还真的是存在的。那之后的封印又怎么回事?毫无头绪的东西似乎在一点点揭开它的面纱,然而本尊究竟是怎样似乎还有待深究。<p>  这样又过了数日,鸢羽在榻上打坐。不得不说,云之蘅的灵力相当深厚,虽然他的力量不足以帮助她直接恢复灵力。但那力量确实是可以治疗洛迦留下的伤,而自己就可以在伤痛治愈之下自我修复,让她开心的是云之蘅的力量竟然有助于体内游丝般的灵力重聚。<p>  感觉到脸颊上的伤疤有痒痒的症状,鸢羽轻轻扬起嘴角。这是灵力恢复的征兆了,随着灵力的恢复伤疤也会随之愈合渐渐消失。<p>  “丑八怪你给本小姐出来,整日缩在里面你也不会变成绝世美人儿。”脆生生的声音如果充满童真童趣应该会很不错吧,可偏偏这般毒舌,真真是糟蹋了这样的声音。<p>  睁开双目,鸢羽调息一番。梦晚晴?脑海里闪现出那个灵气逼人的小姑娘,豆蔻年华便有着不可小觑的实力。那日虽然她也降服了神兽,却没有见她有半点不适。反而让她感觉到那个小身体里的力量不断在提升!<p>  依旧是一身白色的裙衫,白纱遮面只露出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双目。眉宇间的一点珍珠闪耀着低调的光华,一如她恬静的气质。淡雅而静谧。这样的鸢羽让站在不远处的梦晚晴勃然大怒:你装可以,但也不要装得这般完美吧?让人挑不出丝毫的不妥!<p>  “这里没别人,你也不用那么累。成天端着你那副淡雅从容的架子不累吗?我都嫌累,你还是省省吧!”冷冷的讽刺着她,企图让她露出狐狸尾巴。<p>  无视她的挑衅:“你是那天参加成年礼的小姑娘?”没有丝毫情绪的温婉之声,带着微微的暖意,犹如天籁。这是梦晚晴的感觉!<p>  然而意识到自己的感觉之时,她更为痛恨。咬牙道:“我不是小姑娘,明年就到了及笄之年,而且我已经有了我的神兽,就算没有及笄,也算是成年了!”所以现在也是可以谈婚论嫁了,那么赤焱眼里就更不能有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了!

继续阅读:第16章 醋意横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