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隐士到访
俺叫糖豆2018-03-13 02:002,885

  “禹儿,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他身体这么差怎么能让他起身呢?”

  “先生请勿责怪公子,是我非要这样做的,公子对在下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如果连一声谢谢都不说,我就真的愧对于自己了,也要感谢先生的出手相救,否则在下就只能抛尸荒野了。”庞统说着又对华佗深深的拜了下去。

  魏禹本想伸手阻拦庞统的行为,可却被华佗的眼神阻止了,看着庞统慢慢的起身,额头的汗水已经一滴滴的从脸颊上流了下来,颤抖的双手扶着床边显得格外吃力。

  “老夫已经受了小哥一拜,那小哥也应该听从老夫的安排吧,小哥寒气入体,需要一些日子的调养来慢慢的恢复,禹儿,从明天开始这位小哥就交给你照顾了,老夫会隔天来用银针刺穴的方法把他体内的寒毒逼出体外,剩下的时间就让他和黄叙一起练习五禽戏,这样也有利于他身体的康复。”华佗转过头来对魏禹叮嘱道。

  “知道啦师父,你就放心把他们两个人交给我好了,我一定会用心照顾他们的。”魏禹笑着和华佗打着保票,心里在默默的说着:这两个人可都是三国里的大神,我能照顾不好吗?缺少了他们的三国时代,那不是会无聊很多……

  “禹儿这些日子你要辛苦了,又要照顾家里的病人又要负责去外面给那些患有瘟疫的病人熬药,可千万不能犯错哦,我们行医之人,可少医却不能误医,一旦哪里出问题就会取人性命的。”华佗认真的对魏禹叮嘱着。

  “师父你还不放心我啊,这点苦没什么的,我一定认认真真的做好,不会让师父失望的。”

  “那就好,为师就先走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华佗看着魏禹一脸严肃的保证,笑着摸了摸自己雪白的胡须,满意的点了点头离开了。

  “庞兄弟,你说你是出来投亲的,怎么会落魄成这个样子啊。”

  “公子有所不知啊,在下因为家中长者辞世,便将家里的一点田产变卖,准备投靠我的叔公,可谁知路上碰到了这些流民,不忍看他们如此可怜,便把手中的盘缠买了些粮食分发给他们,可谁知道最后我自己却无粮可吃了,本来还有厚衣取暖,去不忍看到路旁那些婴儿受寒风侵袭,又把衣物都给了他们,结果自己却不得不也变成了流民,多亏公子好心相救,否则在下真的就要抛尸荒野了。”魏禹这才知道了庞统的经历,在他的印象里,历史中庞统出生平凡却从未听说过有此遭遇,或许是因为他的出现改变了历史,黄叙有了活下去的方法而庞统却要遭受如此磨难。

  “庞兄弟因为救人而落到如此地步,即使我不出现也不会凄惨到抛尸荒野的,现在你就安心养病吧,这里有我和师父你肯定会没事的,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子,我比你年长几岁,以后你就喊我魏大哥好了”

  “所谓长者赐不可辞,既然兄长如此看的起在家,那以后就喊你魏大哥好了。”魏禹看着庞统如此认真的表情有些迷茫了,在他的印象里称兄道弟只是现代人的一种交际方式罢了,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个年代,兄弟之称却是值得以命相报的,也就是因为他这个无意识的行为,在若干年后,他的身边聚集了众多的英雄豪杰和文臣武将。

  “庞兄弟快休息吧,我就在隔壁的房子里,如果夜里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大声喊我。”魏禹把庞统扶着躺在了床上,轻轻的拉起床边的被子盖在他身上,这才转身回到自己房间,可他却没看到他转身的瞬间,庞统的眼睛红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半大小子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终于受不了啦,也就在此刻,庞统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对魏禹以性命为报,也就是因为现在的一次感动,让魏禹逃脱了许多的危险。

  “嘿~~哈~~~”一大清早,就见黄忠家的练武场里有三个幼小的身躯在练习着华佗传授的五禽戏,这些日子的练习已经让黄叙的一招一式有模有样了,而魏禹的却练的似像非像,他觉得五禽戏里面很多地方可以夹杂着后世的太极拳而练习,曾经因为陪外公练拳所学会的太极,此刻与五禽戏相融合,所以他一点一点的把后世的太极加入了五禽戏里,以后陪伴魏禹称霸天下的“葵花宝典”就在这一片简陋的练武场中诞生了(此处只为恶搞,请大家切勿当真,练葵花宝典是影响传宗接代的)。

  庞统因为是第一次练习,所以姿势动作看起来都格外的别扭,而且他的身体虚弱不能进行剧烈运动也就只能一招一式的慢慢学习,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打拳却看起来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让魏禹在练拳的同时也多了一份笑颜,而黄叙因为终于有机会可以和父亲一样做一个人人敬仰的武将所以他格外的珍惜这个机会,每天也只会默默的来练习,从来不多说一句话,可他看魏禹的眼神却充满着清澈。

  “禹哥哥~~~~”紫儿的喊声在门外就可以听的见,和小白灵一样清脆的声音让整个院子都充满了活力,紫儿胸前的凶器在随着她的跑动上下晃动着,魏禹看着从远方跑过来的紫儿却不由的有一丝心猿意马了。

  “禹哥哥,紫儿早上随师父把剩下的病人都看过了,现在只剩下把熬好的药给他们吃就好啦,嘿嘿~~紫儿厉害吧。”紫儿抱着魏禹的胳膊摇荡着,红扑扑的小脸上挂着还未干掉的汗水,“好,好,好,我家紫儿最厉害了,大哥比不上你好了吧,快回房间休息一会吧,下午了我们还要去给那些病人送药的,到时候又要忙了。”魏禹的胳膊被紫儿的胸器不停的碰触着,身体里的血又开始朝头上涌去,为了避免眼前的尴尬,只好赶快把紫儿赶去房间了。

  “那我走了哦,你可要好好练习,师父说要救人首先要学会自救,你现在身体还没好彻底,一定要好好练习知道吗?”

  “知道了,快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会。”魏禹的脸已经通红了,只能赶快把紫儿赶离身边,紫儿奔奔跳跳回房间了,魏禹甚至连紫儿的背影都不敢看,可他根本就没想到,刚才的一切都是紫儿的刻意而为,看着魏禹尴尬的样子,紫儿偷偷的笑了笑开心的回房间准备下午的药材了。

  一转眼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庞统的身体明显好多了,虽然身体依然是那样的单薄,可脸色却没有那么苍白了,平时的生活中也不会只是因为简单的动作就汗流浃背。

  “庞兄弟快出来,你叔父来接你了……”黄忠粗旷的声音怃然响起,庞统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连忙跑了出去,魏禹也跟随着庞统一起出去,他也对庞统的叔父充满了好奇之心。

  “叔父,统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魏禹刚出门就被庞统的行为惊呆了,以后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顶级谋士也会和个孩子一样受委屈后在家人面前痛哭流涕,只见庞统扑在一个中年人的怀里大声的哭泣着,这些日子以来庞统都表现的很坚强,即使华佗用银针法帮他治病时也没有叫喊过一声,可现在却完全泣不成声了。

  “好了,别哭了,这可不像我原来见到的那个要立志做一个大英雄的庞统哦,赶快擦干眼泪别让你那些朋友笑话了……”中年男子慈爱的抱着庞统说道,虽然嘴里在不停的安慰着庞统,可看到庞统如此的模样,男子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泪光。

  “庞德公,快请进吧,进屋里再说吧。”

  “庞德公?不会吧,三国里最牛的隐士,教出了卧龙凤雏的庞德公?”魏禹被黄忠的这一声给惊呆了,从他来到这个年代以来,这已经不知道是他见到的第几个牛人了,原来一直觉得三国里满地英雄处处好汉,可没想到就这样简单可以看到一个又一个的传世英雄,或许魏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一次又一次的惊喜已经让他慢慢的适应了这个时代。(文中的故事情节都为虚构,请大家不要对照历史参考,本就是娱乐之作,大家开心就好)

继续阅读:第10章 太平教“神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