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邂逅“凤雏”
俺叫糖豆2018-03-13 02:003,907

  甄家的药材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终于运到了长沙,甄成亲自押运车队,进入长沙郡以后黄忠更是带领自己那可怜的几个兵丁去接应车队,华佗期待了那么久的药材经过了一路的颠簸终于来到了他的面前,华佗也可以狠狠的松了口气,现在他也可以专心用来配药和帮助那些可怜的病人了。

  “禹儿,下午随为师一起出去再仔细看看那些病人吧,现在药材比较全,我们可以针对每一个病人来开药了,前段时间没有药材只能照顾重危病人,现在可要好好再看看了。”华佗看着满院子的药材,开心的说着。

  “好啊,最近因为药材紧张,只能让黄大哥把那些病人都围起来,每天也就只可以给那些厉害的病人一些药,又有很多病人越来越严重了,我们还是赶快去看看那些人吧,尽快的把病治疗好,那些流民也可以去外地讨个生活啊。”魏禹倒是很同意师父华佗的意见,想起城外那些可怜的病人就恨不得马上过去的。

  第二天一大早,华佗就带着紫儿和魏禹两人一起出城了,当他们真正走入这片土地上时,被眼前的满目苍凉所惊吓了,一个又一个破烂不堪的帐篷里一家好几口人挤在一起,人们衣不遮体食不果腹,有的病人就只能被大家扔在一边的地上,甚至连一点遮掩都没有,魏禹原来也只是和紫儿把药熬好后就交给那些兵卒带给城外的流民,而他们对于这些难民的了解也仅仅只是站在高大的城墙上看见那成片的帐篷而已,今天终于看到这一切,生活在新中国的魏禹如何能想到,他呆滞了……

  一个孩子在母亲的怀抱里饥饿的哭喊着,母亲无奈的把一片树叶捏碎,用翠绿的汁水滴入嗷嗷待哺的孩子口中,平时让人觉得美丽如斯的绿色现在却显的格外刺眼,碧绿色的叶子汁顺着孩子的嘴角不停往下滴,苦涩的叶汁怎么能比的上母亲甘甜的乳汁呢,因为没有粮食而饿的面黄肌瘦的母亲此刻哪里还会有奶水出来,孩子的哭声像利刀一样刺入母亲的心中,母亲看着孩子如此痛哭不停,毫不犹豫的用身边的石块划破了自己的手指,暗红色的鲜血就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母亲把手指放进了孩子的嘴里,看着孩子慢慢停止的哭声,母亲终于脸上露出了笑颜,可慢慢苍白的眼神却意味着她的生命再一点一点的逝去。

  “快住手,你这样下去会死的,赶快把手拿出来,你这样下去真的会死的……”紫儿哭喊着冲了过去,急忙伸手想把手指从孩子的嘴里拿出来,可却被那个妇人一把推了开来,“紫儿,你没事吧,你这妇人怎么如此不知好歹呢?”魏禹连忙扶起紫儿,气愤的看着眼前这个妇人,可眼前的这个妇人已经完全的陷入了麻木之中,她的眼中只有她的孩子,她看着孩子不停的允吸自己的手指,看着孩子因为减缓饥饿而露出的安详,她的脸上露出的是无限的满足。

  “这位大嫂,孩子已经吃饱了,你看是不是把手指拿出来啊,让我帮你包扎下,我这里有一点干粮,你多少吃点吧,等吃饱了不就有奶水喂孩子了。”黄忠轻轻的把妇人的手指从孩子嘴里拿了出来,魏禹赶忙过去帮黄忠给这个妇人包扎,妇人苍白的脸上显露着惶恐的神情,黄忠慢慢的拿出随身带的粮食放入了妇人微微发抖的手中,妇人不可思议的把干粮慢慢的拿了回去,赶快和珍宝一般藏在了衣服之中,生怕魏禹和黄忠会反悔把这可怜的粮食又拿了回去。

  “师父……那些人好可怜,真的好可怜……”紫儿哭喊着冲过来扑入了华佗的怀里,魏禹也双眼红红的站在紫儿身后,这样的场景对于这两个还没长大的孩子来说还是太残酷了,魏禹一直就觉得三国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他一直迷恋那些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绝世猛将,可此时他才明白,一将功成万古枯的含义,而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以前听老人们说的易子而食估计在这个年代应该会出现吧。

  华佗一行人心态沉重的穿过了这破烂不堪的流民窟,紫儿到最后甚至不敢在看这些贫苦的难民,泪水不停的簌簌而下,等到走出这片贫民窟时,紫儿已经泣不成声了,华佗面色凝重的看着这些难民,这么多年的走南闯北已经让这个老人见惯了生离死别和人情冷暖,现在的他只会把一切都放在心里,魏禹红着眼睛看着这一切,他心里不知道已经是个什么感觉了,眼泪一次次的打湿了眼眶可却又一次次的忍住了泪水,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一个好师父陪伴,有一个乖巧的紫儿陪伴是多么幸福。

  “华先生,前面就是太守大人下令圈起来的病号营了,要不就不要让紫儿姑娘进去了,我怕……”黄忠面露难堪的说着,他身为本地的官员看到如此的场景他不得不自责,可他也只是一个城门官而已,生活就是这样,老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无奈。

  “没事的,紫儿要做一名大幅就一定要面对这些,她需要的是面对而不是逃避,紫儿乖,擦干眼泪,跟随为师和你魏哥哥一起进去,我们一起去救治这些生命垂危的病人,让我们的双手来让他们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爱。”华佗鼓励的对紫儿和魏禹说着,摸了摸紫儿的小脑袋,帮紫儿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拉着紫儿的小手坦然的走进了这个“恐怖”的地方。

  “咳咳~~咳咳~~”魏禹被这一阵的咳嗽声惊到,停下了脚步四处寻找着是谁发出了这样的咳嗽声,一个穿着泥黄色长袍的小孩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猫在营边的木桩上,蜡黄的脸色明显告诉魏禹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身上的袍子已经被泥水全部染成了黄色,病泱泱的耷拉着脑袋不停的发生阵阵的咳嗽声。

  魏禹慢慢的走到了男孩的身边,伸手去摸男孩的额头,男孩极力想躲开可他虚弱的身体已经无法在动作了,男孩滚烫的额头让魏禹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无论从前世他从母亲身边的耳濡目染还是今生跟随华佗所学的医术来判断,这个孩子已经病的不轻啦。

  “孩子快醒醒,”魏禹摇了摇他的肩膀叫着,孩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时魏禹才发现眼前这个孩子两个眼睛根本就不一样大,而且这样的双眼组合在一起却显的格外难看,小孩眼睛里已经开始恍惚了,显然这些日子的饥寒交迫已经把这个孩子摧残的不堪了,本来应该清澈的双眼此时却看起来格外的浑浊。

  “快起来跟我走,我带你回去给师傅看看,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快起来。”魏禹此时已经无法顾及这个孩子的面目丑陋了,他用力的拉着孩子的胳膊把他扶了起来,孩子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额头的汗水已经证明了他的身体到底有多虚弱了,魏禹看着孩子如此虚弱的样子就尽量把他的身体拉到自己肩膀上,让孩子可以更多的依靠于他而不至于那么痛苦,才走了几步孩子又开始咳嗽了,这样微小的动作就已经让他精疲力尽了。

  “师傅,师傅~~~”魏禹大声的喊着远处的华佗等人,慢慢的半抱着这个奄奄一息的孩子朝华佗的方向走去,孩子咳嗽的声音越来越大,本来就有些颤抖的双腿抖的更加厉害了,脸上一阵阵的潮红让魏禹心里更加的担心,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上每一个生命都是一样的,他只要能救就一定会用尽最大的努力去救的,也正是因为他如此的心态让他在以后的征途中得到了很多人的真正友谊,也差一点要了他的性命。

  “魏兄弟,这个小兄弟怎么了,怎么看起来病的这么重啊,快扶过来让他喝点水……”黄忠看到魏禹和这个孩子就连忙把他们扶到了一边,倒了一杯的水给孩子递在了嘴边,水大多都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真正能喝进去的却寥寥无几。

  “师傅,快来看看,这个孩子快不行了,你快就就他吧。”魏禹连忙去把远处的华佗拉了过来,华佗听到事情如此严重也赶忙拿起银针走了过来。

  “把你的舌头伸出来”华佗打量了下这个病泱泱的孩子说道,孩子慢慢的伸出了毫无血色的舌头,那一抹苍白像闪电一样的刺眼,华佗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手中的银针飞速的刺进了孩子身上的几个穴道中,取出了随身带的药丸连忙给孩子喂了进去。

  “他的情况比较糟糕,我现在已经用银针刺穴法崭时控制了他的病情,这粒药可以保他三个时辰里病情不会恶化,现在他会睡一会,禹儿一会带他回去,他的病还需要一些时日来治疗的,等回去了你就照顾他吧。”华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魏禹说道。

  整个下午他们一行人都在忙碌的做着救治工作,紫儿脸上的泪水就根本没有干过,魏禹的眼睛也一直红着,黄忠不停的指挥着随行的军士来帮忙,而作为主治医生的华佗,到最后他已经累的站不起来了,他们没有一个人喝过一口水也没有一个人多少一句话,直到天已经完全黑透了,黄忠才不得不拉着他们离开了这里,回去的路上大家没有了平日里的欢声笑语,就连紫儿都乖乖的靠在魏禹身边默默的哽咽着,魏禹看着身边那个面相丑陋的小孩,终于忍不住的泪水从眼眶流了出来。

  “今天下午大家表现都不错,禹儿和紫儿都很用心,为师很欣慰,剩下的病人我们在用大概三天的时间就可以处理完了,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我们把药材多带点,一会禹儿随为师去看看那个孩子,先把他的病情稳住。”“知道了师傅”魏禹回答完华佗的话又低头吃饭了,他今天才发现眼前这些简单的饭食对那些人来说真的就是一种奢望。

  “谢谢公子救了我,现在我感觉好多了,我马上就走不会打扰公子的。”魏禹刚走进房间就发现他已经醒了,挣扎着起来想下床离开,“好了,别说什么谢了,救人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在下魏禹,还未及冠没有表字,你叫什么,我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公子,你喊我名字即可,不用如此客气的。”魏禹大步走在他身边,把他摁了下去,笑了笑说着,“在下名叫庞统,荆州襄阳人,家中已无人,本想出来求学却因为盘缠用尽流落至此,今日幸亏公子相救,在下一定舍身以报救命之恩。”说着便又起身准备向魏禹跪谢。

  “庞统,襄阳的庞统,以后三国里于诸葛亮齐名的凤雏庞统,”魏禹心里直接就想到了这个以后三国中的极品牛人之一,看着眼前这个孩子丑陋不堪的面貌他也就明白了,相传庞统奇丑无比,看来历史记载的没错,可他根本没想到以后纵横天下的“凤雏”会是他眼前这个疾病缠身的半大小子,而且会被他无意中救到,魏禹被惊呆了,就连庞统对他的跪拜都没有看到,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不敢相信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继续阅读:第9章 隐士到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