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救了徐庶的老娘
俺叫糖豆2018-03-13 02:002,935

  整个夜晚魏禹房间的灯都没有灭,他细细的推敲着治疗方案的每一步,一次次的想像着下针时该入肉多少,需要放多少血出来才可以把体内的热毒排干净,又需要多久的药水浸泡才可以补回治疗时所损失的元气。这些问题整个晚上都围绕着他的脑子在旋转,只能一次次的在脑中想像那个场景,连最微小的细节都要仔细思考过去,这是魏禹第一次出手救人,所以他一定不能有任何的差池。

  天刚蒙蒙亮那青衣男子便来敲魏禹的门了,魏禹被一阵敲门声所惊醒,揉了揉发痛的肩膀,打开门就看到了早已经等候在门外的青衣男子,魏禹随着青衣男子去看了看准备好的物品,每一样都仔仔细细的检查过去,连水温都一一要交代清楚才放心的,青衣男子本来心里对于魏禹的不放心也慢慢的变淡了。

  等老夫人的醒来时,他们已经把所有的准备已经安排好了,几个家丁七手八脚的把装满药物的浴盆抬进了屋里,魏禹只能把浸泡过程中需要注意的地方全部交待给了一个年龄稍微大些的丫鬟,他只能与那青衣男子两人一起在门外等候,今天是第一天治疗,老夫人到底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治疗,这都是两个人担心的事情,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房间里没有传出来丝毫不好的消息,魏禹慢慢的放心些了,而那青衣男子也拭去了额头的汗水。

  招呼家丁拿来了茶具,青衣男子这才给两人倒上了一杯热茶,缓缓的开口说道:“今日多谢小哥,昨日因为在下过于紧张都没有好好招待各位,以后小哥也不用喊我公子了,在下徐庶,字元直,喊我元直吧。”

  “噗~~”魏禹直接把喝入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不禁又问了一声:“公子刚才说什么,在下刚才没有听清楚……”那青衣男子被魏禹的行为搞的有点摸不到东南西北,只能把刚才的话又复述了一遍,完了又整了整自己的服饰,还以为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才让魏禹有此举动。

  魏禹藏于桌下的手狠狠的拧了下自己的腿,感觉到痛才松手,他根本就没法相像眼前这个青衣男子就是刘大耳起家时候的军师,以后被曹操用母亲要挟的徐庶,徐元直。

  记得前世所看的三国演义里,刘备因为有了卧龙而三分天下,有了自己的王霸之位,可他刚开始一无所有的时候,正是眼前这位牛人,对他不离不弃,让他没有和别的诸侯一样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更有人说,徐庶的才华和他在军事上的敏锐远远大于卧龙先生,只是因为一个“孝”字,绑了他一辈子,后世流传: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在孝和忠之间他选择了孝,虽然后世很多人觉得他这样不值得,说什么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之类的话,可对魏禹来说,他和黄忠一样,是一个真英雄。

  魏禹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对着眼前的徐庶深深的行了一礼,徐庶有些惊讶魏禹的行为,本应该他行礼的,现在却变成他受礼了,他也赶忙起来给魏禹还了一礼,结果就是在院子里,两个人互相行礼的怪异场面出现了。

  魏禹敬重的并不是徐庶多有能力,多有才华,三国中谋士多如牛毛,十七路诸侯每个人身边都有自己的谋士,他敬重的是徐庶对于忠、孝的坚持。为了老母亲,不得不背弃主公投奔他人,甚至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只是为了一个年迈的老母亲;为了忠义,进入曹营却一言不发,一次次的让自己处在风口浪尖,曹操不止一次的对徐庶举起了屠刀,可他依然遵守自己的承诺,一生不为曹操献计,放弃了高官厚禄,放弃了大好前途。

  魏禹心里想起了关于徐庶的事情,越发的对徐庶敬重起来,史书中记载徐庶是因为杀人后逃难才弃武从文跟随荆州名士“水镜先生”学艺的,可现在魏禹怎么都无法看出来,眼前这个英气勃发的年轻人会如此的冲动,或许史书中根本就湮灭了事实的真相,徐庶如此孝顺,可能也是因为很多因素才让他拔刀相向吧。

  徐庶看着眼前发呆的魏禹,心里突然有了一丝的不安,他在心里反复的思考着是不是什么时候见过魏禹,可不管他怎么想也无法想到,眼前这个人会是2000年以后的人,这个人完全清楚自己的命运如何。

  魏禹慢慢的从思绪中清醒了,看着徐庶有些迷茫的样子,突然有了一丝笑意,现在他才发现这些后世传颂的盖世英雄也有着很多可爱的地方,喝了口茶才开口说道:“元直兄,在下魏禹,还未及冠并未取表字,家师名叫华佗,而那个小丫头就是师父的小徒弟,我的师妹紫儿,请元直兄放心吧,老夫人的病我定尽力。”

  徐庶不说话了,显然魏禹的话也带给了他一个大惊喜,华佗乃是当世名医,即使达官贵人想要请华佗为其看病都难以寻到人,更别说他只是一个破落的家族,为了可以请到洛阳的名医张仲景,他已经把家里的家底花的差不多了,还有很多都是他的好友荀彧家中所借的,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昨晚收留的行医竟然会是神医还有他的高徒,他突然觉得自己昨日还怀疑华佗和魏禹的医术真的很不好意思,连忙起身又对魏禹施了一礼,魏禹看着眼前的徐庶,并没有拉他而是很坦然的受了这一礼,他这两天也看出来徐庶眼中的不信任,所以他这一礼不仅是给自己的,也是要替师父华佗受这一礼。

  “元直兄快请起来,我们师徒本就不是看中名利之人,昨日到访也怪我等没有主动报上名号,害元直兄担心了。”

  “魏兄弟,真是要羞愧死在下啊,昨日之事不提也罢,既然能有缘见到魏兄和华先生,就还请你们在府中多住些日子,也好让庶可以好好尽尽地主之谊。”徐庶被魏禹的客气话羞的满脸通红,不过魏禹到是没有一丝对于徐庶的嘲笑或者生气之感,古人对于名声的看中远远不是魏禹可以想象的,如果换作是华佗在此,也就无法和魏禹一样这么一笑了之了。

  “元直兄请放心吧,我必将老夫人的病治好在走,这些日子就需要打扰你了,禹也曾听说徐庶乃是有大才之人,还想好好请教请教的。”魏禹的话打消了徐庶心中的担忧,徐庶听见魏禹的夸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从小聪颖,习读诗书,长大后又练就一身好武艺,本就是人中龙凤,可他这些日子因为忙碌而很少出门,魏禹这两个字已经轰动了整个大汉朝,就连现在身处三公之一的袁家家主都开始关注起魏禹了,过些日子等徐庶知道了这一切后,又好好因为今日的骄傲脸红了一次。

  魏禹和徐庶在院中还没坐多久,老夫人的门打开了,丫鬟们陆续的从房间里出来,把老夫人浸身所用的东西都拿了出来,魏禹收起了刚才和徐庶玩笑的心情,喊过了那个年龄稍微大些的丫鬟来问话。

  “你们刚才伺候老夫人时,老夫人身体有无不适出现,还有把刚才老夫人入水的过程给我仔仔细细的讲来。”

  “是的公子,刚才老夫人刚入水时,脸色红的厉害,而且整个身体都好烫,可老夫人却没有一丝的不适感觉,从头到尾老夫人脸上都很平静,也没有看出什么痛苦的地方,我们根据公子的安排一点点的加入药物进去,到最后老夫人出水时,脸色好看了很多……”丫鬟把刚才治疗的情况一字不差的全部都讲了出来,魏禹听着丫鬟的讲述,不停满意的点着头,一切的变化都和他所想的一模一样,等丫鬟说完魏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徐庶在旁想开口却怕打扰到魏禹,只能着急的看着魏禹。

  “哈哈~~元直兄,不用担心啦,老夫人的治疗和在下所预料没有丝毫偏差,看来老夫人的身体还不错,我想最多也就是半月时间,我定让老夫人可以走出房门。”魏禹给徐庶吃了一颗定心丸,徐庶这才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对魏禹行了一礼,又是一些感激的话说出,魏禹笑着和徐庶客气几句便让他进去看老夫人了,他也准备去看看师父和紫儿了,一个早上紧张的让他都没想起去看下师父,这才朝偏厅走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21章 首识“王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