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魏禹的第一次出手
俺叫糖豆2018-03-13 02:002,966

  “禹儿,进来下。”魏禹被华佗喊了进去,他刚进屋就被屋里浓重的药味吓到了,刚才只是听说家里老夫人病重,却没想到会病重到如此地步,魏禹也慢慢的脸色凝重起来,这些日子他的学习已经让他可以看出来这不是一般的问题了。

  华佗隔着一个帘子在为床上的人号脉,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号脉了,每一次华佗的额头要凝重一分,魏禹站在华佗身后打量起帘子后面的人,房间内昏暗的灯光只能让他隐约看出来里面是一位妇人,因为身体的不适会不断的有颤抖出现,刚才那青衣男子在帘子内紧紧的抓着妇人的另一只手,也紧张的看着华佗,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沉重的呼吸声。

  “禹儿,你来试试老妇人的脉象。”华佗起开身出声让魏禹来替他给病人号脉,魏禹有些吃惊,询问的眼神望着华佗,可华佗却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便毫无动作了,魏禹有些忐忑的坐了下去,帘子内的青衣男子想出口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魏禹有些发抖的把手伸出来,这是魏禹第一次为病人号脉,虽然这些日子的学习他很清楚的记得各种脉象所代表的症状是什么,可他却从来没有真正为病人号脉,平日里也就只是在华佗身边帮忙罢了,却怎么也想不到今天这种时候华佗会让他来尝试。

  魏禹的手慢慢的搭了上去,当他感觉到眼前这位病人的脉搏时,那所有的不安和忐忑全部都已经不见了,他已经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只是一心去感受脉搏的跳动,看着魏禹脸上的不安一点点消失,华佗这才欣慰的点了点头,他已经对眼前这位老夫人的病胸有成竹了,所以才准备用这件事来考校魏禹的进步。

  半个时辰过去了,魏禹这才把手收了回来,擦了擦头上的汗,起身走到了华佗身边,想开口说话却被华佗的眼神阻止了,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先生,请跟在下去偏厅吧。”那青衣男子从帘子内出来,便直接邀华佗和魏禹两人去偏厅,华佗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紧接着走了出去,魏禹此时都已经不在乎他们到底说什么了,脑中不停的在分析刚才那位老夫人的病情了。

  “先生,刚才您和您的高徒已经为家母号过脉了,现在能不能告诉在下到底家母的病情如何,自从家母病重以来,我已经请遍了周围所有的大夫,可没有一个人说出家母病情所在,无奈之下只能花重金去洛阳请张神医来为家母治病,今日有幸先生到此,希望先生能救救家母,庶定当请假当场以报先生大恩大德。”青衣男子敏锐的眼神已经看出来华佗并非常人,看到华佗气定神闲的样子就已经明白,他母亲有救了。

  “禹儿,你来说说看。”华佗并没有直接回应那青衣男子的请求,反而转过头来让魏禹回答,那青衣男子也随着华佗的话紧张的看着魏禹。魏禹一直在想着老夫人的病情,突然被华佗如此一叫才把心思收了回来。

  “是,师父,刚才我号过老夫人的脉搏,根据师父书上所记载,老夫人这种病需要以银针刺穴的手法将体内的污血和热毒放出来,在用师父所研制的再造丸调理一段时间,或许可以让老夫人度过这个难关。”魏禹将心里的判断说了出来,华佗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禹儿可以看出老夫人的病症所在为师很开心,可你有没有发现,老夫人已经被其他药物伤其根本,现在用银针刺穴的手法太过猛烈,而且再造丸内药性过强,不仅无法养好老夫人的病,甚至会让老夫人的身体再次遭受伤害的。”华佗指出了魏禹的问题所在,魏禹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看来把书本上的内容全部记住根本和做好一个大夫相差甚远。

  “先生,既然你知道家母病症所在,就赶快开方子吧,每日看着母亲受着病痛的折磨,在下的真的是心如刀绞啊。”青衣男子迫不及待的对华佗说着,脸上的急切的表情也足以说明现在他的确已经急不可待了。

  “公子请勿担心,老朽肯定会尽全力来治疗老夫人的,只是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方法,而且治病之事切忌心急,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区如抽丝。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华佗安慰了下青衣男子,而魏禹却在继续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来应对师父所说的问题,华佗说完话后依旧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魏禹,继续拿起桌上的茶杯慢慢的喝起茶来。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魏禹依旧面色凝重的在旁边思考着,华佗手中的茶水也已经换了好几次,青衣男子不止一次的想开口询问华佗和魏禹两人,可每一次想开口时又忍住了。魏禹突然想到了解决的办法,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才开口慢慢的说道:“师父,根据您刚才所说的,我想到一个办法,我们先把再造丸融入水中,先让老夫人用药水浸泡一段时间,等将这些日子所损耗的元气补一些回来,我们再用银针刺穴的手法,把体内的热毒排出来,这样就可以治好老夫人的病了。”

  “哈哈~~~禹儿此法可行,治疗老夫人的病就由你来吧,切忌不可心急,老夫去找紫儿了,赶了一天的路也该好好休息啦,哈哈~~”华佗听见魏禹的意见,开心的笑了出来,把治病的事情完全交给了魏禹,便起身走了出去,青衣男子想出声阻拦,可手伸了出去又无奈的拿了回来,走到魏禹面前深深的施了一礼,沉声道:“家母的病就拜托小哥了,既然先生都交给你,那在下就拜托小哥了……”说完又鞠了一躬,魏禹连忙扶起了眼前的青衣男子,他这种对母亲的爱和在乎让魏禹想起了另一个世界的母亲,不知道母亲生病了会怎样,这些没有他的日子里,母亲过的如何…

  “公子请放心,我一定会用尽全力的,你不用担心,只需要公子能配合我的治疗,不出几日,老夫人定可以下地走路的。”魏禹给那青衣男子吃了一颗定心丸,这才让那男子的脸上有了一丝的喜悦出现,魏禹把需要准备的药材和物料写了出来,嘱咐他一定要按自己所写的来准备,等一切安排好才往华佗的房里走去,今日华佗的样子让魏禹有些措手不及,他也很想去问问师父,今天怎么会有如此举动。

  “师父睡了吗?我是禹儿,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禹儿啊,自己进来吧。”魏禹这才推门走了进去,华佗今日也没有睡觉,只是抱着书在灯下看着,仿佛他知道魏禹会来此地一样,看着走进来的魏禹,华佗笑了笑,指了指桌上的水杯,魏禹帮华佗的杯中添满了茶水,便坐于华佗对面,看着华佗脸上似有似无的笑容,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禹儿,为师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就好了。”华佗看出了魏禹的心思,便提前开口说道。

  “师父,禹儿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师父会突然这样做,老夫人的病不轻,这点师父和我心里都很清楚,我甚至没有把握可以治好,师父却这样突然的把一切都交给我,我连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啊,师父是不是明天还是由你来治啊。”魏禹这才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刚才在外面他一直没敢说,甚至装做很有把握的样子来安慰那青衣男子,可现在面对华佗时,他心里的紧张和不安才全部都倒了出来。

  “禹儿,为师当年学医的时候,第一次为病人疗伤是在朔方,当时正和匈奴激战,为师甚至都没有仔细的细读过医术就无奈的面对这一切,这天下的事情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安排好才让你去做的,今日为师没有提前告诉你,只是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你的安排为师觉得不错,你就放心的去做吧,要相信自己懂吗?这第一步不是别人拉着你走出去的,只有自己勇敢的迈出了第一步才会让你永远的牢记着。”华佗语重心长的对魏禹讲出了今天这样做的原因,魏禹明白了,他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狠狠的对师父行了一礼就转身离开了,他明白华佗不惜冒着名声被毁的危险让他出手是多么的用心良苦,与其这样对师父发牢骚,不如做好自己的所有准备,坦然的面对这一切,治好自己的第一个病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继续阅读:第20章 救了徐庶的老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