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三个月之后
俺叫糖豆2018-05-20 02:003,358

魏禹看了看身后的城池,望着远方为他们送行的黄忠父子,开心的笑了笑就转身跟随着华佗的脚步离开了。

三个月前,自从华佗把《青囊书》给了魏禹后,他就完全沉醉于华佗的绝世医术之中,回到城里后,魏禹就完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除了每天吃饭和练拳必须出来外剩下的时间都在房间里苦读,连平时喜欢逗魏禹的紫儿这些日子以来都乖乖的没有的打扰他,华佗更是每天晚上都会去帮魏禹解答他不懂得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魏禹对于医术的了解一天比一天深刻,人体内的24条经脉,365处穴道都已经深深的印在了魏禹脑中,华佗书中所举出了200多种病例,发病现象,治疗方案也都牢牢的被魏禹记了下来,万世开头难,这些日子的努力为魏禹以后的成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魏哥哥,是不是舍不得黄将军和叙儿啊,师父不是说过吗?这次我们北上结束后还会回来看叙儿的啊。”紫儿看的出魏禹的恋恋不舍,乖巧的走在他身边轻声安慰着,魏禹深深的吸了口气,拍了拍紫儿的小脑袋,笑着又继续朝前走去。

魏禹的确很舍不得黄忠父子,这些日子的相伴已经让魏禹喜欢上了这个豪爽而且处处关心他的大哥,华佗虽然对魏禹很好,可他毕竟无法事事关心,可黄忠却每日都会来找魏禹聊几句,这个心思缜密的绝世武将这些日子的照顾让魏禹一次次的感动,虽然口口声声说因为救治了自己的儿子才如此,可谁都看得出来,黄忠对于魏禹的好那是真正发自内心的,一个兄长对于弟弟的爱护和疼爱,而那个平日里冷言少语的黄叙也给了魏禹不少的温暖,记得刚开始练习五禽戏时,魏禹自以为是的把后世的太极和军体拳加入了五禽戏中,经常因为练习而把身体伤到,总是那个默默不语的黄叙,一言不发的来到他身边帮他把流血的双手包扎起来,魏禹即使再聪明,可他仍然是一个年未及冠的少年,又经历了失去母亲和爱人的痛苦,这样的体贴和照顾,怎会让他不感动和难忘的。

魏禹默默的走着,心里却在想着这些天来的生活,从他糊里糊涂的回到三国时期,经历了这和梦幻一样的生活,拜师华佗,无意救助庞统,又与黄忠兄弟相称,这对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来说就和做梦一样,对于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份感情都那么的珍惜和在乎,原来看小说里,写到的都是主角来到古代各种王八之气爆发,文臣武将一大群,杀人如麻最后建立帝国称霸域内,可现在的魏禹才发现那样小说里的故事也就只能当作故事来看罢了,他身边有着这么多爱他和他值得爱的人,即使给予他天下又能如何。

“师父,我们现在是准备朝哪个方向去啊?”魏禹朝前快走了几步,在华佗身边出声问道。

“为师今日听北方下来的行商说,青州与幽州交界之处,那里有一种新的疾病产生,好像是因为误食海物而发病,为师从未听过此病,这次我们就一路向青州出发吧。”华佗告诉了魏禹此行的目的地,只是因为曾经庞德公的一句话,准备带魏禹远离中原的是是非非,让他可以安安心心的做一个大夫,在这乱世中求一个平安,可他怎么也想不到,他这样的选择却让魏禹有了以后争霸天下的班底。

魏禹听说这次要去青州和幽州,心里莫名的有一丝开心,三国历史中青、幽之地多出猛将,他也很期待这次的路途中能遇到哪些历史中的绝代牛人。高高兴兴的背着行囊和药箱跟着华佗慢慢的消失在了官道上。

“师父,眼看就要天黑了,我们就在前面那个村子里歇歇脚吧,找户人家借宿一晚,明日再赶路好了。”魏禹看着天色越来越黑,就建议华佗去前面歇脚了,得到了华佗的肯定后,赶忙跑去前面村口的那处宅院敲门。

“当当~~当当当~~请问有人在吗?我们是路过的行医,可以在贵府借宿一个晚上吗?”魏禹拍了拍朱红色的大门,又高声的喊了喊,大门已经有一丝的破旧之像,可从整个大门来看此处以前肯定也是一处大户人家之所。

“吱~~~~~”大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从里面伸出来一个家丁的脑袋,魏禹看着这个年龄不大的小家丁,突然有一丝发笑,想起了曾经看过电视里周大神的经典台词“露出半个龟,头”,家丁被魏禹的笑声弄的有一丝尴尬,脸上有了一丝的气氛之色,沉声说道:“你们是何人,为何敲我家房门,我家老夫人最近身体不适,概不见客,还请几位请回吧。”家丁还没等魏禹开口,就直接拒绝了,魏禹刚准备开口解释,就听见“砰”的一声,大门被关了起来,魏禹垂头丧气的看了看身后的华佗和紫儿,可那个没心没肺的紫儿却依然有心思笑的那么开心,这个小天使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烦恼,只是看到魏禹吃瘪就会开心的笑出声来。

“禹儿,怎能如此做呢?我们是求别人一定要懂得谦逊才是,让为师来试试吧。”说着,华佗走到了门口,轻轻的拍了拍门喊道:“小哥,麻烦你开下门,我们是路过的行医,只需打扰一晚就可以了,还烦小哥行个方便啊。”

那个家丁又一次把门打开了,可门还没开他不耐烦的声音就已经在门内响起了:“我说你们这些人,不是告诉你了,今日我们家老夫人身体不适不见客吗?怎么又敲门啊……”牢骚还没发完就看到了华佗,家丁被华佗仙风道骨的样子所惊到,剩下的话也就只能咽进肚子里了。

“小哥不好意思,我们是路过此地的行医,晚上无法赶路又错过了宿点只能在此借宿一宿,希望小哥能行个方便,刚才听说贵府老夫人身体不适,老朽医术浅薄,如果愿意老朽可以去替老夫人瞧瞧。”

“好,好吧~~”华佗的话语好像是有魔力一般,家丁连一句话都没说就把华佗等人领了进去,魏禹这才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宅院,虽然年久失修让这个宅子看起来有些破旧,可它的结构和规模却让魏禹感觉到此处之人必定有非凡之处,而在不久以前此地定为一大户人家,可现在却从这个宅院里透露出无限的破败和败亡之像。

“旺财,这几个人是干什么呢,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怎么还能随便往家里带外人呢?万一影响到老夫人,小心你的脑袋……”一身穿青色文士服的男子在走廊边上呵斥道,魏禹看了看此人,随衣着简单,可脸上充满了英气,没有平常那些文士的儒雅之色,身上的佩剑不像是其他文士那样只是用来装饰所用,剑所挂的位置和此人所站的角度都是充满了防备之像,可见此人定是一个武功高强之辈。

“少爷,这三个是路过此地的行医,小人见他们可怜就留他们借宿一宿,而且这位老先生说他会医术,我想是不是可以让这位老先生给老夫人看看啊,说不定会有用的。”家丁唯唯诺诺的回答着青衣男子的问话,话语中的颤抖之音也足以见得此人有多么的畏惧他口中的公子。

“老先生你好,不知您高姓大名,前几日我已经花重金请人去洛阳请名医张仲景了,家母的身体被那些庸医乱用药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如果先生有把握请先生随我入内,如果先生并无胜算,那就还请先生随家丁去偏厅休息吧。”青衣男子还算客气的对华佗说道,或许是因为关心责乱吧,他竟然说出了一个让华佗和魏禹都哭笑不得的话来,天下没有一个大夫可以说对病人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哼~~你这人怎如此可恶,如果连我师父都不相信那即使张师叔来了,也肯定不会出手的……”

“紫儿,怎可如此说话,公子还请赎罪,小徒年龄还小说话没有分寸,还请公子不要在意啊。”紫儿气氛不过刚开口说了一句就被华佗呵斥回来,委屈的靠在魏禹身边,看着紫儿被训,魏禹只能无奈的摸摸紫儿的笑脑袋,把她搂在身边了。

“原来先生乃是张神医的师兄,在下真是有眼无珠,还请先生入内,去看看家母的病吧。”紫儿的话没有逃脱青衣男子的耳朵,赶快转换了态度请华佗入内,华佗笑了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示意魏禹拿好药箱便随青衣男子走进了房间。

“紫儿,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师父和张仲景张神医是师兄弟啊,快给为兄讲讲。”等华佗离开了,魏禹便拉着紫儿问了起来,看来刚才紫儿的爆料也把魏禹给震撼到了。

“张师叔和师父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师兄弟,只是两年前,师父在京城治病时与张师叔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又因为两人都善青黄之术,所以两人就私下定为同门,以后我们见到师叔可要好好问他要些礼物才是哦,嘿嘿~~”紫儿说着便偷偷的笑了起来,看来上次紫儿从张仲景手里得到了不少好处,远在几千里外的洛阳城,张仲景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眼前竟然出现了紫儿那个小恶魔的样子,赶快吩咐仆人:“这几日我要闭门谢客,谁来都说我不在知道吗?”说完就赶快跑回里屋躲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19章 魏禹的第一次出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