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血染千佛塔
色子2017-04-07 12:543,295

  伽禾刚刚睡熟,猛然听得耳边嘎嘣一声脆响,与此同时,一股哀怨之气油然自心底升起。

  眼睛仍闭着,两行清泪自眼角话落,没入枕中。

  心中虽然悲戚,但不能迟疑。他紧咬压根,脸上全无了光彩,白如纸。身体开始抽搐了起来。

  “准、岳!”这两个字咬的极吃力,身上抽搐的更加厉害了。

  陪着伽禾折腾了一晚上的准岳,才把那颗圆圆的光头踏踏实实的放在枕头上,听得这一声带着痛苦的“准岳”,吓的噗通一声便掉到了床下。

  也不知摔疼没摔疼,顾不得套上外衣,准岳连滚带爬的就往里屋跑。此时,准岳已然将伽禾那急促的呼吸声听的真切,不禁三步并作两步,扑到了伽禾的床前。

  见了床上受苦的人,准岳的眼泪便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上师!您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准岳本来就憨厚,这一急更没了主意。

  伽禾的身体已经缩成了一团,但仍给准岳指了条明路。他道:“请、巫、医!”三个字说的极重,极慢。

  准岳好不容易听清了,答应一声便往外跑。

  巫医是贡布神殿内资格最老的、会巫术、懂医术的老医者。怎么是一个小小的扎吧能请的动的!准岳虽然着急,但并未糊涂,他跑到离日华禅房最近的西三所,请了五、六、七、八,四位长老。

  五长老平日待伽禾最好,如今见准岳急匆匆跑过来忙问:“你不好好伺候巴诃穆达上师,跑到这里做什么!是不是巴诃穆达上师出了什么事?”

  准岳跪在四位长老面前,急声道:“上师浑身抽搐,不知得了什么怪病,我瞧着不好,便冲过来找四位长老商量!”

  四人一听,急了。

  五长老对伺候在身边的小扎吧道:“你快去请次八凡索提大祭司来!另外,把另外四位长老也请过来!要快!”吩咐完毕,四位长老匆匆往日华禅房赶去。

  准岳抹着眼泪道:“几位长老,我见上师的身体不好,要不要请巫医过来?”

  经准岳一提醒,四位长老才想起了请巫医的事情。六长老又叫人去请巫医来。

  天还未明,日华禅房内便挤满了人。准岳不敢大声哭,怕扰了巫医的诊断。只守在床边静静的抹着眼泪。

  八位长老脸色阴沉、严肃的有些吓人,围在床外,静静的看着。

  巫医直直的跪在床边,眼观鼻、鼻观心,一脸的肃穆诚敬,但额上见汗,他在伽禾的几处穴道上扎了几针,好不容易止住了伽禾的抽搐。众人终于松了口气,可是再看向他搭在伽禾手腕上的右手三指,微微发抖,众人的心又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这使得八位长老好生不安,如果不是脉象不妙,巫医不必如此惶恐。除了伽禾自己以外,侍立在旁的八位长老,准岳和其他几位僧人,差不多也都看到了巫医的神色,而且怀着与八位长老同样的感觉。因此,禅房内的空气显得异样,每一个人皆是连口大气都不敢喘,静得似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紧张的沉默终于打破了,巫医收回右手,起身,道:“上师并无大碍!”

  这六个字就如春风飘拂,可使冰河解冻,禅房内微闻袍褂牵动的声响。大长老首当其冲,他率先走过来,对巫医道:“巴诃穆达上师是否得了重病,为何抽搐不止?”

  巫医在贡布神殿内的地位,不在八位长老之下,所以对于大长老的问话,他并不着急回答。思索再三,他才说道:“巴诃穆达上师的脉象平稳,身体并无大碍,不过是见着了脏东西吓着了!待贫僧为他摆阵驱邪,便可无恙!”

  大长老半信半疑,继续追问道:“这好端端的,为何就吓着了!巴诃穆达上师的身体向来很好,何至于如此虚弱,这么轻易便吓着了?”

  巫医并不吃大长老那一套,将扎在伽禾身上的针收回针包,才开口道:“巴诃穆达上师究竟看到了什么,受了什么样的惊吓,贫僧不知,恐怕大长老也未必能弄明白。

  贫僧只会看病,至于病因,可是千头万绪,一时半会也理不清楚。

  如今,巴诃穆达上师正为病魔所困,需要静养。众位长老也操劳了半日了,不如回各自的禅房休息吧!”巫医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众人为了伽禾的病折腾了几个时辰,如今天已大亮,又到了早课的时间,一干人哪有闲心回去休息。

  二长老看了看苍白无云的天空,皱着眉头思索着,对众人道:“巴诃穆达上师的事情早就着人去禀告大祭司了,为何到了这个时候,大祭司还未赶过来!”

  八长老立刻接过话茬,道:“去传话的扎吧回来说千佛塔的大门关着,叫了许久,无人应门。”

  七长老揣测,道:“许是值班的僧人睡的沉了,没有听到?”

  大家都觉得七长老的猜测不对,不由得心中略沉。

  三张老立刻提议,道:“大祭司还未前来,我们不妨到千佛塔迎接尊驾!”

  众人互望一眼,没有人提出异议。

  大长老眯缝着眼睛,似乎有些不愿意随众人同去,可他一个人却无法扭转大局。无奈,最后还是跟着一起去了。

  准岳不敢离开日华禅房半步,床前床后的绕着伽禾转。

  巫医让准岳关紧房门,才面对着床坐在了蒲团之上。他面沉如水,道:“你可能确定,你所见均属实?”

  伽禾张开眼睛,看向巫医,眼泪无声而落。不由得哽咽道:“昨夜我梦到师父遇害,怕噩梦成真,便前往千佛塔探望。回来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不想天还未亮,便真的被歹人所害!”

  那声脆响将伽禾惊醒,与此同时,他眼前便出现了,次八凡索提大祭司满身是血的触动了公德堂内大佛身上的机关,随后隐没于暗道之中。伽禾再想用意念与此版凡索提大祭司交流,已经不能。恐怕大祭司现在凶多吉少。

  巫医为伽禾诊脉时,看到了伽禾所看到的一切,所以才惊得不由得发起抖来。次八凡索提大祭司曾经交代过伽禾,巫医是他的心腹,倘若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可找巫医帮忙。所以,巫医才有以上一问。

  灵童与大祭司之间可心意相通,且他们均有预言的本领。这些事情并非绝密,佛竺教内如八大长老、巫医这样资格老的老僧人都明白其中的道理。巫医虽然不愿相信他在伽禾眼中所见的,可是伽禾的事情闹的这样大,大祭司却一直没有出现,他也不得不相信大祭司确实遇到了危险。

  赶往千佛塔的众人在塔外“求见”了半天,塔内一直无人应答。

  贡布神殿内所有的僧人,每日必须集体诵经礼佛,什么时间该做什么,早就是约定俗成的事情。

  天色不早,众人一直未等到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从塔中出来,而众人吵嚷了许多时候,塔中也无动静。

  这太不寻常了!

  八位长老匆匆商议,决定撞开千佛塔的大门,破门而入,一看究竟。

  二十个武僧抱着一截大圆木,一下下撞击着千佛塔的门。每撞一下,都像一把重锤重重的砸在了众人的心头。

  八位长老合掌,默念偈语,为求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的平安。

  站在外围的僧人不敢做声,双眼紧盯千佛塔的大门。

  伴随着哐嘡一声巨响,大门终于被撞开了。

  三张老走在前面,率先排开众人踏门而入。其他几位长老紧随其后,只有大长老一直若有所思的紧锁眉头,落在了众人之后。

  来到第三十层的时候,眼尖的八长老在台阶上发现了一点血迹。众人心中皆惊,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越往上,血迹越明显。一个走在前头的小扎吧惊恐万状的大叫了一声。三张老凑过去一看,是一个已经气绝了的、躺在血泊中的武僧。

  有人入塔行凶!

  一个个猜测飞入每个人的脑海中,有的人猜想定是武僧对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不忠,在千佛塔中开了杀戒。有人则认为,有不轨之徒对大祭司心生歹意,入塔想刺杀大祭司,却遇到了武僧的阻拦,便率先杀了武僧!可是每一种猜想都因为证据不足,不足以说明事实。

  八个老头几乎手脚并用的,一气爬到了千佛塔第九十九层。看到了塔内的情形,众人顿时目瞪口呆,八个老头的脸上泛着红光,却又透着惊恐的惨白。

  十七个武僧手断、脚残的躺了一地。血已经停止了流动,他们已然成为了死人。

  这里的十七个,加上之前看到的那一个,刚好是十八个!

  这十八个武僧,自入塔之日起,从未离开千佛塔半步。他们身怀绝技,是贡布神殿内最好的护卫。

  几个力气大的僧人上前将堆在一起的尸体一一搬开,没有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的尸身。不知是生是死。不过,没有找到尸身,就还有一丝活的希望。

  八位长老的心都在翻腾,他们看不透对方的心,自然不知别人的心中是何滋味。

  何人如此大胆,竟然闯入贡布神殿行凶!何人如此厉害,竟然杀害了贡布神殿内武功最高的十八位武僧!

  行凶的人是谁?为何会对姑师的精神领袖出手!

继续阅读:015 御驾亲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