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御驾亲临
色子2017-04-07 12:543,468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失踪是件大事,任何人都担待不起的大事。大祭司失踪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内,便传到了皇帝那里。

  是伽禾带着“病”,连忙赶写的折子,着人递到了皇帝的手中。

  此时刚下早朝,刚刚上任的太监总管王安,伺候着皇帝换下了朝服,着了一身便装。朝服有太监送入了皇上的寝殿,王安手脚麻利的奉上了热茶,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随时伺候。

  皇帝有早朝后练字的习惯,在书房里换下了朝服,便练起了字来。

  皇帝呷了口茶,点头道:“王安,你泡茶的手艺快赶上你师父了!还得好生历练才行!”

  王安连忙上前铺纸磨墨,道:“奴才领命,定会好好向师父学!”

  皇帝有些感慨的道:“若不是杨本城年纪太大,朕还真舍不得让他离开,他跟着朕的时间最长,是用惯的老人了!”

  王安立刻道:“皇上说的是,师父每日都惦记着皇上,总是吩咐奴才要尽力伺候好皇上,不能因为我们这些奴才笨手笨脚的让皇上受了委屈。皇上体恤我们这些奴才,奴才替师父谢谢皇上的惦记!”

  皇帝提笔、蘸墨,一幅字一挥而就,“国泰民安”。王安上前将字拿起,放到一边,赞道:“换上的字,越发的好看了呢!”

  皇帝道:“这几个字你可识得?”

  “识得!”王安道:“我打小跟在师父身边,师父教了我认字,虽然一些深奥的道理一时半刻不能体会,但读几个字倒还难不倒奴才!”

  皇帝点点头,道:“你们这些奴才啊,读书读多了,怕你们惹是非,可是如果真的一个大字不识,却连这最基本的差事都难以应付!”

  王安立刻回答道:“皇上圣明!奴才们只想着如何伺候主子,断不敢惹是非,也不敢惹皇上生气!”

  皇帝正提笔写着大字,一个小太监打开帘子躬身走了上来,手里捧着一个黄封的折子。“皇上,贡布神殿送来的加急的折子!”

  王安将折子接过来,递到皇帝手中。

  放了玉笔,皇帝将折子拿在手中翻看。

  “什么!”皇帝顿时变了脸色,手下一抖,差点扔了折子。幸好王安手疾眼快,接了个正好。“皇上,可是出了什么事?”

  皇帝脸色白如纸,立刻吩咐一声:“摆架,去贡布神殿!”如今皇帝已经年近四十,但仍改不了急脾气的性格。皇帝有了任何吩咐,下面的奴才没有一个敢怠慢的。

  王安不敢耽搁,用他那尖嗓子,跑到门口大喊了一声:“摆架贡布神殿!”

  外面的人马上准备好了仪仗。上了御撵,皇帝又吩咐。“立刻叫左傅彪和二皇子到贡布神殿候着!”

  王安答应一声,绕到后面传话。

  皇上的銮驾未到宫门,消息早就传到了叶妃的耳中。她是二皇子狄遥琤的生母,平日里总是装作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特别是在皇帝面前,像极了温顺的绵羊,可是宫里的人都知道,她为人一向心狠手辣,是一条毒蛇,甚至比毒蛇还毒。

  叶妃似乎对皇帝这一日的起居特别注意,实际上她无时无刻不在侦伺皇帝的动静,这份差使,由她的太监魏安国担任。

  这个被上上下下唤做“小魏子”的魏安国,是东田新乡人,生成瓜子脸,水蛇腰,柔媚得像姑师城里应召侍坐的小旦,同时又生成一张善于学舌的鹦鹉嘴,一颗狡诈多疑的狐狸心,对于刺探他人的隐私,特具本领,因此深得叶妃的宠信。

  在禁城内,叶妃住“西六宫”的储多宫,照规矩有十四名太监执役,其中带头的两名“八品侍监”,名为“首领”,小魏子以首领之一,独为叶妃的心腹。

  小魏子将打探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跟叶妃汇报了一遍。叶妃立刻凝眉,思忖道:“皇上这个时候慌慌张张的出宫做什么!皇上看的是贡布神殿送来的折子?”

  “是贡布神殿送来的!怕是那边出了什么大事呢!皇上还吩咐了,让相爷和二皇子到贡布神殿候着!”

  “哦?看来应该是那里出了事了!你快去打听打听,弄出个头尾再回来!”

  小魏子答应一声,匆匆而去。

  说着话,皇帝的銮驾已经出了宫门上了普宁大道。过广德门,穿宁华街,入诵禹城,再走上五里,便是贡布神殿。

  抬撵的奴才们加快脚步,足足走了一个时辰。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失踪,伽禾病重,差点让贡布神殿的僧众们炸开了锅,幸好八位长老竭力压制,才没有弄出大乱子来。

  皇帝稳坐凝晖堂,面沉如水,八位长老依照次序坐在下手,就连重病的伽禾也被架了过来,上气接不上下气、病恹恹的模样。“昨日朕还收到了大祭司的问安折子,怎么到了今儿就出了事!谁倒是给朕解释解释,贡布神殿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内,到底出了什么大乱子了!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人呢!”

  众人的心绪比皇帝的心绪还乱,一教的首领失踪,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能不惶恐,怎能不慌乱!

  大长老桑措转了转眼珠,视线在屋中众人的身上转了一圈,他本不想回答皇帝的问题,可是等了一会,其他人都无所动静,碍于大长老的身份,他只好起身回答。“回皇上,大祭司的确已经失踪了,贫僧派人在贡布神殿内里里外外的找了数遍,都没能发现大祭司的影子。至于究竟发生了何事,贫僧的确不知。”

  皇帝似乎对大长老的回答不甚满意,但也不好再挑什么毛病,他仍旧不悦的道:“那十八武僧的死因可查出了?”

  大长老回答道:“皆是刀伤,一刀毙命!”

  二长老拓拮揣测道:“千佛塔的大门并未被损坏,而且是在里面上了锁的,可见行凶之人并不是自大门上的塔,足见其武功高强。”

  皇帝道:“那么,依你们的意思,次八凡索提大祭司是被一个武功高强的高手所杀咯?”

  五长老纳答仁道:“大祭司的尸身尚未找到,不能说其已经被杀害!”

  四长老柯曾木立刻抢白,道:“可是教中不可一日无主,如今大祭司下落不明,教中的事情,总该有人打理才好!”

  八位长老突然心意相通似的,齐声道:“请皇上为贡布神殿做主!”

  皇帝扫了众人一眼,将视线落在了伽禾的身上,看着他似乎快要断气的样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想了想,他道:“如今大祭司生死未卜,又没有将光之权杖传给承位灵童,此时着新祭司上位尚早。

  念及教中不可一日无主,贡布神殿内的大小事务暂由巴诃穆达上师主持,八位长老协理!”皇帝沉吟片刻又道:“若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一直没有音信,一年后,巴诃穆达上师则正式继位,为佛竺教的大祭司!”

  话落,众人皆叩头谢恩。

  皇帝的确为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至少这几句话就为他们稳住了大局。

  出了贡布神殿,左傅彪和狄遥琤都在外面候着,他立刻道:“你们务必给朕查出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的所在,定要查出千佛塔血案的真正原因,找出真凶!

  佛竺教乃我姑师的国教,竟然有人动我国教的大祭司,那歹人如何胆大到了如此地步!不管是内贼还是外鬼,只要抓住,绝不轻饶!”

  左傅彪和狄遥琤领命,匆匆退下。

  为避免国民恐慌,皇帝下令封锁了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失踪的消息。可是这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沿街串巷,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可是这消息传的再怎么快,还是无法立刻传入避世的深谷。

  时间仍旧是夏季,百草谷被各色的野花点缀的如同仙境。雁奴置身于百花之中,仍旧不忘两年前那个漫长而又短暂的夏。其实,一直无法遗忘的,只是那个倔强又坚毅的背影。那个没有问出口叫什么名字的陌生大哥。

  “你还好吗?大哥?”依旧在纱巾遮挡下的脸,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有些记忆是该被遗忘的,迟早都会被遗忘。

  雁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她决定,不再去想那个陌生人,不再去猜测与他有关的事情。

  其实,她不知道伽禾此时正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这个夏天的姑师城似乎特别繁忙,墨家人才刚刚在江湖中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主宰姑师城内所有人思想的宗教佛竺教的大祭司又遭人杀害,生死不明。

  仇恨的火焰越烧越旺,舔舐着每个人的心,让人不得安宁。

  佛竺教的领导人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下落不明,作为灵童的伽禾入住贡布神殿的时间虽然不算短,但他并没有接受前任大祭司衣钵的传承,谁又能承认他大祭司的身份。

  贡布神殿的重量还未押到伽禾的身上,他自己便开始摇摇欲坠,无人信服的领导者,又怎能称为领导者。

  小人们站在阴暗处指手画脚,蠢蠢欲动。只要再多一点反对的力量,这个贡布神殿未来的新主,就会以一个叛逆者之名被赶出佛竺教,成为佛竺教的罪人。所有曾经发生的、肮脏的行为,都由他一个人承担。

  在权利的争斗中,在利益面前,没有人会去可怜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孩子。更无人为他多说一句好话,自然,那些话说来也不见得能够扭转大局。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生死未卜,失了主心骨的贡布神殿,立刻乱成了一团,以大长老桑措为首的几位长老立刻一拥而上,意图夺权篡位,又以伽禾不是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真正的传人为名,密谋要将其赶出贡布神殿。

  一时间,伽禾的处境进退两难,几乎要被那些小人折磨的粉身碎骨。

继续阅读:016 救大祭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