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救大祭司
色子2017-04-07 12:543,284

  爷爷有新的命令给雁奴,今天必须把需要的草药采齐才有饭吃。

  这几年,爷爷总是那么严厉,没有理由的严厉。好在,雁奴早已习惯。

  雁奴的脚上依旧是一双草鞋,一步一步踏在草地上、石头上,不再像两年前那样不稳。因为爷爷不止一次的说过,她已经是一个大人了。

  虽然只有十五岁,可雁奴不得不接受她已经长大的事实。

  七月的风很柔软,轻柔的像要融化整个季节。循着花香,躺在草丛中的,是一段被晨露打湿的黄色外衣。

  雁奴心中一跳,这谷中何时又进了陌生人!再走近,是一个倒在草丛中的男人,男人的脸紧贴着草地,从上向下看去,只能看到一个被剃的发亮的光头。

  男人趴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知觉,幸好还残存了一口气。

  “老人家,老人家!”雁奴试图唤醒昏睡的人,可惜,即便她很努力,还是徒劳无功。

  以为已经是个死人了,试探了男人的脉搏,才终于确定人还活着。

  长出了口气,雁奴壮着胆子把老人从地上转了过来。

  一眼看去,触目惊心!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鲜血还在流着,在一片鲜红之下,数不清这一张沧桑的脸上究竟有多少道伤口,就好比地狱里的修罗。而最致命的伤口就在左胸,一个血窟窿,贯穿了胸口。

  雁奴吓的大叫一声,放开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太吓人了!

  男人的头被雁奴重重的扔在了地上,一片青草又被染红了。

  当雁奴背着这个重伤的老人回到草庐的时候,驻颜神医老远的看到雁奴满身是血,以为是她受了伤,又看到她背上背着个半死不活的人,着实吃惊不小!

  “你怎么满身是血,哪里受伤了!”驻颜神医神色凝重,关切的语气中带着责怪。

  “爷爷我没事,这不是我的血!”雁奴喘着粗气,说着。

  “死丫头,你想吓死我!捡个死人回来做什么!”驻颜神医手脚麻利的把雁奴背上的老人接了下来。

  雁奴不顾满身的血,急声道:“爷爷,他还活着,您快救救他!”

  不等驻颜神医发话,雁奴便自作主张的把老人那满是血污的脸清洗干净。可此时,最重要的并非脸伤,而是止血。伤的太久、太重,血恐怕快要流干了。

  被擦拭后才得以看得真切了,那是一张苍老的脸,除了那些狰狞的伤口,还有纵横交错的皱纹。雪白的胡子上沾了血,嫣红一片。

  驻颜神医让雁奴给老人服下一粒还魂丹,雁奴担心的看着老人,问:“爷爷,这还魂丹能有用吗!”

  驻颜神医叹息一声道:“还魂丹如果用在普通人的身上,可消百病,解百毒,可是现在,也只能让这个人多活一些时候罢了!”

  “这么说,连爷爷都救不了他!”雁奴带了一丝悲伤,又有些失望。

  驻颜神医惋惜的摇头,道:“他中的毒,已经侵入脏脾,更何况,他伤的太重了,以他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

  雁奴看着老人已经全白的眉毛,道:“爷爷,我看他比您的年纪还要大!这样长的胡子,这样白的眉毛,恐怕已经过了百岁呢!”

  驻颜神医在老人的几处大穴上施了针,暂时为他止住了血。各种草药、药丸,通通在老人的身上用了一遍。多亏驻颜神医的医术高明,祖孙俩一阵忙活,才终于保住了那老人的命。

  驻颜神医疲惫的倒在椅子中休息,歇了片刻才想起问雁奴在哪里发现的人。

  雁奴回答道:“我出去采药,他就倒在谷壁下的草丛中!自从上次在谷中发现了那几个黑衣人,之后那些人便消停了,莫非墨家的人又找上门来?可是这老人家又是如何入谷的呢!”

  驻颜神医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老人伤的这样重,对方下手这么狠,再看他的穿着,便可确定这人并非等闲之辈。

  驻颜神医将雁奴叫到身边,担心的道:“我们救了这个人,恐怕已经闯下大祸。在别人没有发现他之前,需将他藏好。从今日起,所有的行动必须谨慎。

  另外,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向你交代!”

  雁奴点头,道:“爷爷请说!”

  驻颜神医道:“我说的这些,你要牢记!

  我传你的武功、医术不到万不得已、危及性命的时候万不可随意使用。在外人面前不可提到我的名字,更不可让外人知道你是我的徒弟!这些,你能做到吗?”驻颜神医紧紧的看着雁奴,大有临危受命之感。雁奴有些紧张,不知道心中到底是怎样的滋味。但还是用力的点头,并保证道:“雁奴能做到!不到危及性命的时刻,不用武功,不用医术!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是爷爷的徒弟!”

  驻颜神医点点头,继续道:“还有一件事,你可用医术救人,万不可用毒害人,就算是在危及性命的时刻,也不可用毒!你能做到吗?”

  雁奴点头,道:“我能做到!”

  驻颜神医继续道:“一年时光转瞬即逝,眼看着天穹果就可收获。待天穹果成熟以后,天穹丸便可制成,到时我定会为你医脸。倘若到时候出现了什么意外,你一定要将天穹果摘下,制成天穹丸。有了天穹丸,才可消除那些医脸人的痛苦。天穹丸制成之后,送一颗到浒城墨家,交到庄白衣的手上,一定要让她服下。”

  雁奴听出驻颜神医的语气沉重,连忙道:“爷爷,我们不会有事的,就算墨家的人真的打进来,我也不怕他们!我一定能保护爷爷!”

  驻颜神医笑道:“傻孩子,如果他们真的打进来,你一定要躲起来,他们要找的人是我。你还小,你的路还长着呢!”

  雁奴摇头,眼中含泪,道:“我不走!我这就去谷中再多设几个机关,只要墨家的人敢闯入谷中,必会遇到机关!”

  驻颜神医摇头,道:“倘若来的人是他,就算你设再多的机关也没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爷爷希望你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一辈子快快乐乐的。金钱、名望、地位,不过过眼烟云,得之何幸,失之何哀!”

  雁奴看着驻颜神医的神情又变得怅惘起来,觉得自己不该救这个老人回来,心中无比的自责。

  难道百草谷中平静的生活,真的会因为这个老人的到来而终结!雁奴有些迷茫,有些疑惑,有些担心,更多的则是害怕。

  夏季一过,便入秋了。

  被雁奴救回的老人,终于醒了过来。虽然一直是病恹恹虚弱的模样,可总算是保住了性命,能说、能走。莫叶枫也雁奴当下便放下心来。

  莫叶枫有意想弄清那老人的身世,但又不好直截了当的问,几次三番绕着弯子的套话,都没有套出来。那老人倒是每日口中念念有词,独自一个人盘腿而坐,一坐就是老半天。

  这天,老人又坐在一棵已经黄了叶子的树下打坐。雁奴和莫叶枫站的远远的看着,雁奴道:“爷爷,您说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整天不是打坐就是念、念、念!似乎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莫叶枫皱着眉,想了想,慎重的说道:“我怕是,咱们这次真的救了一位‘贵人’!看他的年纪和言行,怕是贡布神殿的人!”

  “贡布神殿?”雁奴的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问道:“贡布神殿是什么地方?”

  莫叶枫耐心的向雁奴解释道:“贡布神殿里住着佛竺教的僧人,佛竺教是我们姑师国的国教,姑师上下,无人不信佛竺教。那里是姑师的文化中心和思想中心。佛竺教的大祭司,就是姑师的文化领袖!”

  雁奴听的一知半解,一时半会也弄不明白,不过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有关佛竺教的事情,不禁对那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想了想问道:“爷爷,如果他真的是贡布神殿的人,我们怎么办?”

  莫叶枫道:“什么怎么办!无论他是谁跟我们都没有半点关系!等他身体好了就把他送出去!我驻颜神医可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雁奴见莫叶枫的神情如同一个生气的孩子,斤斤计较起来,便忍不住在一旁偷笑。

  爷孙俩正说着,树下坐着的老人慢慢腾腾的站了起来。雁奴看着老人颤巍巍的缓步向草庐走来,便从屋子里跑了出去。

  雁奴来到老人身边,正要去扶,老人却道:“姑娘,贫僧有一事相求!”因为身体尚未痊愈,老人的面色苍白,但精神很好,双目放光。雁奴本就善良,一听老人如此说,便道:“老人家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只要雁奴能做到的,定当尽力而为!”

  老人看着雁奴,道:“姑娘的救命之恩,贫僧还未答谢。现在又有求于姑娘,希望姑娘莫要见怪!”顿了顿,老人又道:“我时日无多,如今也不再瞒你,我乃是贡布神殿的次八凡索提大祭司,我这里有一样东西,还要劳烦你交给贡布神殿中一位叫巴诃穆达的人。我被奸人所害,在我坐化以后,他便是新任祭司。但是没有这光之权杖,我怕有人会找他的麻烦。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东西交到他的手中。

  姑娘,你能答应我吗?”

继续阅读:017 神医之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