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神医之死
色子2017-04-07 12:543,380

  雁奴看着老人拿在手上的一个巴掌大的碧玉手杖,小巧玲珑,甚是可爱。想拿在手中仔细瞧瞧,可又不敢贸然去拿。她向驻颜神医的方向看了看,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立刻道:“这件事只许你一人知道,万不可告诉第二个人!”

  雁奴有些不明白,道:“难道连我爷爷也不能说?”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摇头,道:“这并不是件普通的东西,天下有无数人觊觎着他。知道此事的人越多,你的处境便会越危险!若不是我此时已经油尽灯枯,再也无法出谷,万不能让你身陷险境。”

  雁奴犹豫,道:“可是我并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即便到了贡布神殿,我又怎么去找他呢!”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道:“巴诃穆达是佛竺教的灵童,以后便是贡布神殿的大祭司,倘若他并未遇险,你不用刻意去找,便可识得!”

  雁奴领会的点了点头,又犹豫道:“可是,我从小在百草谷中长大,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倘若我出不去这百草谷,或者出去以后找不到那个人怎么办?”

  大祭司道:“你放心,你命中与这光之权杖有缘,更与巴诃穆达有缘,无论这一路有多曲折,你最终都会找到巴诃穆达。当你找到巴诃穆达的时候,告诉他,以后他便是次九巴诃穆达大祭司,身为大祭司,一定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责任,更不要把外物看得太重。光之权杖虽然是上古之物,可也不过是个普通的东西,他不过是作为衣钵传承的凭证,证明巴诃穆达才是大祭司正统的继承人罢了。”

  大祭司将光之权杖交到雁奴的手中,道:“姑娘,你记住,万不可在别人面前显露他,他虽是宝物,但有时候也会变成一个不详的东西。出了巴诃穆达,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见过我。”

  雁奴想了想问道:“老人家,您知道不知道害你的人究竟是谁?万一那个人问起来,我要怎么说?”

  大祭司道:“眼中所看到的,并非就是事情的真相,杀我的人,不过是想害我的人的一个棋子,就算揪出了他,也影响不了大局。你只告诉他,小心大长老便可!”

  雁奴自然不知道什么长老不长老的,点着头,只把那光之权杖仔细看了又看。光之权杖是由一块尚好的碧玉所雕,蛇头为杖首,蛇身为杖身。那蛇眼露凶光,张着血盆大口,露出几颗锋利的尖牙。仿佛是一条活着的蛇。细看之下,吓了一跳,雁奴差点失手扔在地上。

  “这……这蛇好生吓人!比我见过的那些蛇,还要凶!”雁奴如此说。

  大祭司温柔一笑,接过权杖随口念了一句。突然,那光之权杖竟然变大了几倍,如一根普通的木棍一般。就连那条凶猛无比的蛇也消失无踪了。

  雁奴欣喜的接过来又是仔细看了一番,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奇特,竟然能变化大小!”

  大祭司道:“光之权杖本是上古的神兵,与你身上佩戴之物,原是一对!是我姑师的镇国之宝!”

  雁奴疑惑道:“我身上佩戴的东西?可是我身上什么都没有啊!”

  大祭司笑而不语,突然道:“只是还未到时候罢了!”大祭司将能使权杖变化的咒语与雁奴讲了一遍,雁奴手中拿着光之权杖,时大时小的玩弄了一会。

  此时,驻颜神医莫叶枫走了过来,对大祭司道:“大师,今日感觉如何,可好些了?”

  大祭司连忙道:“好多了,多谢神医的救命之恩,这几日多有打扰,贫僧无以为报!”

  “大师不必客气!”莫叶枫试探着问道:“大师可是贡布神殿的人?”

  大祭司并不隐瞒点头道:“正是!神医可是佛竺教的信徒?”

  莫叶枫摇摇头,道:“其实,我并非土生土长的姑师人,所以,我并非佛竺教的信徒。”

  大祭司了然的点了点头,径自回到了草庐中。

  可是,莫叶枫和雁奴都没有想到,他们与大祭司的这一面是他生前见到的最后一面。

  还没到天黑,莫叶枫就发现大祭司已经坐化了。

  闻言,雁奴一惊,道:“这老人家说的话还真准,白天他才说过,他已经油尽灯枯了,没想到这么快人就去了!可惜,爷爷这么高的医术还是没能留住他!”

  爷俩在夕阳中架起了一堆柴火,依照佛竺教的习俗,将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火化了。

  雁奴抹着眼泪问道:“爷爷,为什么一定要将他火化呢?”

  莫叶枫看着雁奴哭的双眼通红,道:“你和这大师才相处了几天啊,感情倒是深的很!竟然还真给人家存着眼泪呢!”

  雁奴抹光了脸上的泪,道:“爷爷知道,雁奴从小就眼窝浅,更何况这位老人家生的慈善,不知是什么人这么狠心,竟忍心对他下这么狠的手!雁奴本想着有爷爷的医术护着,这位老人家的身体定然不会有事,没想到……”

  远望残阳如血,染红了整个山谷。

  莫叶枫叹息一声,道:“奴儿啊,是人就总会死的,若真的得到了长生不老之躯,活着倒没了乐趣!”

  莫叶枫这一打岔,雁奴不哭了,带了疑惑的问:“爷爷,这人世间真的有长生不老之术吗?有没有人得到过长生不老的办法?”

  莫叶枫捋着胡子,想了一会,道:“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或许有人得到过,谁有知道呢!”

  雁奴紧紧的拉住莫叶枫的衣袖,道:“爷爷,雁奴从小与爷爷相依为命,爷爷万不要离开雁奴!”

  莫叶枫用一只手搂着雁奴,道:“爷爷不是说过吗,是人就有死的那一天,你若不把生死看的太重,便不会那么难受!”

  雁奴抱着莫叶枫的胳膊,道:“不!爷爷是雁奴唯一的亲人,若爷爷走了,雁奴怎么办!爷爷,你快答应雁奴,千万不能离开我!”

  突然,莫叶枫的耳朵动了一下。他的神色立刻变得紧张,将雁奴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爷爷,怎么了!”

  “嘘,别说话!”

  莫叶枫紧张的听了一会,道:“奴儿,你快找个地方藏起来,有人入谷!”

  “爷爷,你听到了什么?我在谷中设了好多机关,他们进不来!”雁奴一脸倔强的神情说着。

  莫叶枫拉着雁奴向谷内走,道:“他是高手,你的那些机关对付不了他!你藏在谷中,千万不要出来!”

  雁奴跟莫叶枫在百草谷中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慌张。莫叶枫将雁奴推入一个山洞中,又叮嘱道:“奴儿,千万不要出来!否则便是送死!”

  “可是,爷爷,你能打的过他吗!”

  “今日之事,就看天意了!”

  莫叶枫再回到草庐,屋内早就有一人在等他了。

  那人身着紫衣,背对着门口站立,背在身后的一双手交握。只在背后,便看到了他昂首挺胸的不可一世。闻声,他并不回头,莫叶枫还未走入屋中便道:“一处篱笆,两间茅屋,驻颜神医生活的好生自在啊!”

  “墨宗主大驾光临,草庐蓬荜生辉!不知是什么风把墨宗主吹来了!”莫叶枫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面带笑容的说着。

  墨陵寻转身,紧紧的盯着莫叶枫,他道:“神医应该知道我为何而来!”

  莫叶枫的神色仍旧镇定,他回答道:“总不会是墨宗主得了不治之症,来求老朽出手相助吧!”

  “神医客气了!神医神通广大、见多识广,可认识蝶妃?”

  “看来墨宗主是有备而来!”

  “神医的手段厉害,若非是我亲来,还入不得这百草谷!既然你不否认救了蝶妃,那本宗主也不与你废话了!实不相瞒,蝶妃是我要杀的人,而你却救了她,事到如今,我已经不能再留你!”

  “我早就猜到,墨宗主迟早都会入百草谷取我性命!不过,老朽倒要提醒墨宗主一句,莫要在打斗时伤及性命,再想起我!”

  莫叶枫冷哼一声,道:“神医放心,你去后,我会让那些对我不利的人下去陪你!放心,你不会孤独!”

  莫叶枫被杀的时候,雁奴就躲在草庐外面,她看到了莫叶枫被杀的全过程。

  墨陵寻的剑很快,一剑便结果了莫叶枫的性命,没有让他受苦。

  雁奴用莫叶枫教她的龟息功,逃过了一劫,龟息功可以让她停止呼吸,甚至停止心跳,凭此,逃过墨陵寻的魔掌。

  雁奴躲在暗处流泪,不过,绝非只有流泪,只有恨,她记住了那个杀人凶手的脸,记住了他的一举一动!不过,她回来晚了,她并不知道这个在她面前杀害她最亲近的人的凶手的名字。

  莫叶枫倒地,血汩汩的流着,他张着眼睛,死不瞑目。即使不能瞑目,在这弱肉强食的环境中,他亦无选择!

  墨陵寻将带血的剑收回剑鞘,赏给倒在地上的莫叶枫最后一眼,便潇洒的转身离去了!

  仇人走了,雁奴恨那个杀了爷爷的仇人,更恨没有能力将爷爷救下的自己。她扑在渐渐变冷的、爷爷的尸身上放声痛哭。从此以后,她便是孤身一人了,她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即便雁奴在爷爷那里学到了高明的医术,可她仍旧无法挽救爷爷的性命。

  “爷爷,爷爷,你不要死!你不能死!你醒醒!醒醒……”雁奴几乎哭的断了气,可躺在地上的人却像是早就下定了决心,任凭她如何哭喊,身体也不再回暖,呼吸也不再继续。

继续阅读:018 出谷,第一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