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再入百草谷
色子2017-04-07 12:543,611

  入夜,贡布神殿中的众僧侣们都已经做完了最后的晚课,收敛了所有的杂念,准备进入梦乡,或者已经进入梦乡。

  可是伽禾的心中却并不如表面上看上去那样平静,他的心很乱。就像一群蚂蚁在热锅上转。

  他闭着眼睛,气息均匀,似乎已经睡熟。那只不过是做出来给别人看的。

  他的脑海中,一会是躺在桂花镇的大街上的死人,一会是那全家都死光的纪家,一会是为镇上的百姓操碎了心的镇长,一会是百草谷中的神医。

  说到百草谷,伽禾去年倒是去过一次,不过那次去的匆忙,为了救索情才去了百草谷找三叶兰。一晃,一年过去了,若不是这次听桂花镇上的人说起百草谷,伽禾几乎忘了世上还有百草谷这个地方。也几乎忘了,他这个出家人,曾为了一个女人整日辗转反侧,为了见她一面,想尽了办法,找尽了借口。

  现在,那个女人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而他,还是他。

  他已经成为了贡布神殿的灵童,既不能娶她为妻,又不能许她未来。又有什么资格阻止她嫁人!

  唉!

  伽禾叹了口气,翻了个身。

  睡在外间的准岳耳朵立刻立了起来,支着耳朵听了好一会,确定没有什么动静了,才又安心睡下。

  一直到了后半夜,里屋才又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不过这次准岳没有理会,他太困了,困的根本没有听入耳中。

  伽禾着了一身稍微厚实一点的灰色僧衣,先将半个头探出门外,仔细且小心的盯着准岳看了一会,像是怕目光会吵醒准岳一样,伽禾的整个心都悬在半空。良久,听清了准岳那平稳的呼吸声,他才一步一顿的步出了禅房。

  禅房外,皓月当空,斑驳的树影清晰的印在墙上。草丛中隐约传来几声虫叫,吓得伽禾一哆嗦,差点扔掉了手中的衣裳。伽禾轻抚胸口,四下看了看,无人。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便在回廊间穿梭起来,走的极快。

  禅房向左是藏经阁,过了藏经阁边上的小门,就到了公德堂。

  公德堂内的那尊大佛依然端庄、严肃,慈眉善目的看着天下芸芸众生。月光自窗棂而入,照在大佛的眼睛上。伽禾透过窗子看了一眼,仿佛被大佛看透了心思,立刻惭愧的低下了头。他怪自己不能定性,贪恋红尘。一时间他的心,便在严守戒律与外面的花花世界上面踌躇了起来。

  敲更的僧人刚刚自公德堂前走过,敲了三更鼓。

  再不走,恐怕就没机会了。

  想了想,伽禾还是硬着头皮打开了公德堂的大门。

  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了头,伽禾在大佛的身上找到了机关,轻轻一按,大佛转身,后面是一个悠长的暗道。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慵懒的照在百草谷的谷壁上,一朵小花正躲在草丛中静静的绽放。

  一个光头藏在一堆枝叶下,一动不动。

  在天穹树与巢穴间来回奔忙采食花蜜的蜂鸟,忙里偷闲,停在树梢上好奇的看着。鸟儿震动翅膀,引得枝叶颤动。露珠在树叶上滑动,慢慢的聚集,来到了树叶的边缘,未等鸟儿去接,那露珠便脱离树叶落了下去。

  可巧,露珠刚好落在了那光头的鼻尖上。

  鸟儿低头细看,那人闭着眼睛,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的眉清目秀,皮肤光洁白皙。虽然身着灰色僧衣,但仍旧难掩飘逸、潇洒的气质。倒是少有的风流坯子。

  清凉的露珠吵醒了熟睡中的伽禾,惺忪的睡眼中,出现了一个快速扑腾翅膀的小鸟,小的不细看,几乎不易察觉。

  伽禾被这乖巧的鸟吓了一跳,蜂鸟见那光头终于动了,也慌乱了起来,立刻转了个弯,直奔天穹树而去。

  伽禾抬头看了看日头,心下一惊,没想到自己竟然睡的这样沉,到了这个时候才醒。再不马上回贡布神殿,怕是要引起大乱子了!

  一想到准岳、大祭司和几个长老那担忧又失望的神情,伽禾便感到心中不安。

  他拾起地上的僧衣,转身便走。

  此时,远处传来女孩低低的笑声。“蜂儿,你别跑!看我抓了你,拔了你的毛!你别跑!”

  风儿循着声音,率先看到了一个身穿彩色织锦、面戴纱巾的小女孩,那女孩正追着一只蜂鸟,在草丛间、树林里扑腾着、追逐着。

  那蜂鸟也不急于逃走,只在前面慢慢腾腾的飞着,可是那女孩刚要加快速度,它便转了弯,逃掉了!

  追着蜂鸟跑的女孩,正是雁奴。

  她累的气喘吁吁,绕着天穹树跑了好几圈,用尽了办法都捉不住一只蜂鸟。

  哼!

  雁奴挽了挽袖子,一副住不到蜂鸟便誓不罢休的样子,自言自语道:“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我不是说过了,只要你让我抓住,我看看便放了你!想不到你这般小气!看我抓住了你,再跟你计较!”

  说着,雁奴便也像鸟儿一样绕着天穹树飞了起来,轻功还是胡成教给她的,她领会的不错,用起轻功来,便更得心应手了。

  走到天穹树下的伽禾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他躲在一丛树叶后看着雁奴,瞪大了眼睛。

  雁奴飞在半空,开心的笑着,小心的避开天穹树的花朵,在黄色的小花间搜寻着蜂鸟的影子。翩若惊鸿、舞若游龙。

  小小的蜂鸟,怎么能逃得过雁奴的追踪,绕了两圈,便被雁奴抓在了手中。

  “哈哈!我说我会抓到你,看我不要你好看!再叫你跑!”雁奴得意的抓着小蜂鸟说着,回身坐在了一棵松树的树冠上。

  雁奴正兀自得意,远处传来了莫叶枫生气的声音:“雁奴!你个死丫头,又跑到哪去了!”

  “糟了!”听到了爷爷的声音,雁奴吓得魂儿都丢了,吓的蜂鸟也扔了,连滚带爬的就从树上摔了下来。

  只听得噗通一声,吓的在周围乱逛的鸟儿都四散逃飞,这一下摔的可不轻,雁奴哎呀一声,摔疼了又不敢大声叫。伽禾看着雁奴那慌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雁奴揉了揉屁股,像是做了亏心事,被人发现了一样,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雁奴消失的背影,伽禾忍不住心道:这女孩生活的倒自在,无忧无虑、与世无争。不知道那百草谷中的神医,与她有没有关系!

  伽禾回到禅房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做完了早课。正准备吃早饭。

  准岳在贡布神殿找了好几圈,累的满头大汗,看到伽禾就扑了上去。忙道:“上师,您这是去哪了!让我好找!”

  伽禾知道自己惹了祸,问道:“还有谁知道我不在殿中?”

  准岳摇头,道:“我只对大家说上师身体不舒服,在禅房里休息。没人知道上师出去了!上师,您再要出去做些什么,千万告诉我知道!我也好为上师圆谎不是!”

  伽禾在准岳的头上敲了一下,微嗔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你的谎话怎么随口就来!”

  准岳一惊,没想到心急之下说走了嘴,忙道:“这不是急的!准岳知道错了!这也是没办法,总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上师离开了贡布神殿,那样会引起大乱子的!”准岳越说声音越小。

  伽禾将手中的僧衣放下,道:“都是我任性,连累了你!你放心,所有的罪孽都是因我而起,我定会一力承当!”

  准岳听了伽禾的话,心中不免有些凄凉,道:“上师说这样的话,根本就是没拿准岳当自己人!准岳是上师的人,不为上师着想,又为着谁着想!”

  伽禾没想伤害准岳的情绪,又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也不愿连累你。今日发生的事情既然其他人并不知道,千万不要对别人说,否则定会引起大麻烦!”

  准岳点头,道:“上师还是在床上躺上一躺,我怕等会大祭司和几位长老要过来瞧您!”

  伽禾叹息一声,道:“罪过、罪过!犯了错不接受惩罚,还要继续说谎骗人!”伽禾的心中虽然矛盾着,但还是按照准岳所说的去做了。

  昨天夜里睡在野地里,没睡踏实,现在躺在床上倒是有些困意。

  伽禾似睡非睡的时候,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带着八位长老来了。他不敢睁眼,继续装睡。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问准岳:“巴诃穆达怎么样了,可好些了?”

  准岳回答,道:“大概是昨晚被子没盖好,天不亮就有些发热。吃了些药,刚刚睡下!”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点头,看向床上的伽禾。

  大长老看了一眼伽禾,便一脸不快的对准岳说道:“定是你没有伺候好!又不是什么寒冬,怎么说冻着,就冻着了!”

  准岳立刻诚惶诚恐,道:“准岳知道自己天分不高,可自从留在上师身边伺候,便一点不敢怠慢!准岳宁愿生病的是自己,也不愿看到上师受苦!”

  大长老眯着眼,不打算放过他,咄咄逼人的道:“你说你一心全为巴诃穆达上师,上师天不亮便病了,晨间我却见你在殿内闲逛!你那是一心为主!明明就是心无恒定,一心只想着自己!”

  闻言,准岳心中咯噔一跳,没想到大长老会看到他在神殿内乱逛,一时间找不到辩解的理由,准岳本想下跪认错,再一想,又怕伽禾离开神殿的事情节外生枝,只好在慌乱中找借口道:“大长老有所不知,准岳晨间离开巴诃穆达上师,是因为上师突然发热发的厉害,准岳心中着急,便出去找人来帮忙。并非丢弃主子不顾!”

  大长老仿佛不信,还要再问,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开口道:“巴诃穆达的身体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准岳你好生伺候着,有什么事情便来我的禅房来找我!”

  准岳合掌,道:“是!”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对着八大长老道:“巴诃穆达是我亲选的灵童,在我圆寂之后,他便是这贡布神殿的主人,也是你们的主子。你们平日里也该好生照顾,不要等到出了事情,再去责怪他人!”

  八个老头不敢含糊,立刻合掌道:“属下定当尽力辅佐巴诃穆达上师!”

继续阅读:013 危机临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