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预言
色子2018-04-03 16:263,340

  当天夜里,准岳坚持让伽禾睡在他们随行的马车里,准岳则睡在马车外的草地上。

  镇长已经为大家安排了住处,可是所有的僧人都选择守护在伽禾身边。

  伽禾总觉得准岳过分小心了,可他却不得不接受准岳的安排。

  凄惨的哭声,痛苦的哀号声,在夜里听来要比白天喧嚣几倍。伽禾盘腿坐在马车里,双手结印,口中不断念着经文。真心为那些死去的亡灵超度。

  二十个灰衣僧人围着马车而坐,口中念念有词。

  明日,伽禾会带领这二十个僧人为死去的人做一场法式。七日的水陆道场,礼佛拜忏,追荐亡灵,并超度水陆一切鬼魂,普及六道四生,望早登极乐。

  伽禾想着白天看到的,默默的长出了一口气,这一天过的并不轻松。

  很快,困意席卷了伽禾,刚刚闭上眼睛,他就陷入了一个梦境。

  一个老迈的僧人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那个老人俨然就是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烛火微动,一个黑影自窗外闪身进入屋内,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老人的视线艰难的转向黑影,那把刀已经架在了老人的脖子上。黑影毫不迟疑,手起刀落,只一刀,老人便身首异处!

  伽禾急促喘息着张开眼睛,吓的一身冷汗。准岳上前忙问:“上师!怎么了!您看到了什么?”

  佛竺教的每代大祭司都有预言的能力,伽禾虽然还未真正的继位,却也能看出一些事情的端倪。

  伽禾自小便不常做梦,每次做梦都预示着某些事情要发生。

  有人要对大祭司不利!这是伽禾醒后得到的第一个结论。

  准岳守在一旁,一脸关切,手中拿着帕子为伽禾拭去额头上的汗水。“上师是不是今日看到的脏东西太多了,睡不安稳?”

  伽禾摇头,道:“我没事,你去休息吧!已经连累你们要睡在马车外,我不想再因为我的关系,让你们睡不安稳。”

  准岳是一个知道分寸的人,自伽禾进入贡布神殿的那天准岳便被指定,贴身伺候伽禾。可见准岳的淳朴、善良已经被大家所认可,因而被委以重任。

  第二日,一早准岳便问:“上师,是否已经知道了疫病的传染源?”

  伽禾笑了,道:“倒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准岳道:“虽然我只是一个小扎吧,可我毕竟从小在贡布神殿长大,我知道历代的大祭司都有预言的能力。虽然上师现在还未继承大祭司之位,可是灵童天生就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所以您能看出桂花镇的几处水源,到底是哪处出了问题。”

  伽禾匆忙洗过了脸,顾不上吃东西便去了纪府。路上,伽禾对准岳道:“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昨日所看的那几眼水井的水均不能饮用,只要对病人、已经死去的人进行妥当的处理,每日的死亡人数是可以控制的。

  只是,我还是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去救治那些已经染病的人。”

  此时,镇长欣喜若狂的从纪府跑了出来,手上拿着一张写了些字的纸。

  准岳上前问道:“镇长如此高兴,所为何事?”

  镇长将手中的纸在伽禾面前展开,道:“上师,这是一位刚刚从外面回来的人带回的药方!前几日许春到百草谷求医,昨天夜里才回来。他带回了这个,说是百草谷中的神医亲自开的!我们倒不妨一试!”

  伽禾知道百草谷,虽然到百草谷中去过,却不曾见过谷中的神医。

  准岳问道:“镇长,你所说的那位神医真的很厉害吗?他开的这药方能医好镇上众人的怪疾?”

  镇长道:“百草谷神医的医术当真是天下无双,他一听说镇上的人得了怪病,就二话不说开了这药方。对了!”镇长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药瓶,递到伽禾手中道:“上师,这是神医让许春带回来的,说是没有生病的人吃上这药,就能不再被传染!”

  伽禾将药瓶打开,里面是一粒粒的药丸,有淡淡的药香,闻起来很舒服。伽禾将瓶子递到镇长手中,道:“先将药发下去,让没有染病的人都先吃上。就按照这药方抓药,煎好后给病人服下。有药方可试,总比坐以待毙的要好!”

  得到伽禾的首肯,镇长马上派人去抓药。

  准岳问:“上师,那药房真的能用?”

  “反正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最多这方子没有效果,毕竟他们没有办法医治,左右是活不成的!我倒盼着这方子能救了他们的命!”

  “是啊,已经死了太多人了!”

  伽禾带着准岳到各家各户去慰问,看到最多的是死了双亲的孩子,无依无靠、孤苦伶仃。

  “镇长,这些孩子你打算怎么处理?”伽禾问镇长。

  镇长有些为难的想了想,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桂花镇是个大镇,在这次疫病中丧命的人也不少。现在,镇上活着的人,还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我本想建个私塾将他们安置进去,可是孩子还小,总不能每年都等朝廷拨银子吧!这……还请上师指条明路!”

  伽禾道:“我会派人请示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倘若他同意,我会将那些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孩子带回贡布神殿!”

  镇长感恩戴德连忙点头,道:“若果真能如此,真是太好了!我代那些孩子先拜谢上师!”

  此时,一个当兵的老远的跑了过来,一脸的喜色。跑到近前大声说道:“止住了!止住了!”

  准岳皱着眉头,问:“你说清楚!什么止住了!”

  当兵的喘了好一会,才把气喘匀,道:“病人们吃了许春带回的药方上的药,已经止住腹泻和呕吐了!张郎中让我跑过来告诉上师!”

  众人一听,大喜。伽禾道:“快走!我们到纪府看看去!”

  “百草谷的神医,果然厉害!这一副药下去,所有的人都不吐也不拉了。你看,大家的气色好多了!”张郎中在病房里忙活着,见伽禾和镇长来了,连忙上前说道。

  众人闻此,均面露喜色,伽禾的心中更是无比安慰。此时,那守护着父母的孩子跑上前来,道:“大哥哥,我爹娘好多了呢!都可以吃东西了!”伽禾伸手将他抱在怀中,问道:“你叫什么?”

  “二宝!”

  “二宝,爹娘生病的时候,你害怕吗?”

  二宝摇头,非常认真的道:“二宝不怕!因为大哥哥来了,所以二宝不怕!”

  “等爹娘的病好了,二宝要听爹娘的话,好不好!”

  “好!”

  二宝带着一脸天真的笑,复跑到母亲的床边。头靠在母亲的大手上,甜甜的说了几句悄悄话,引得母亲一阵发笑。

  张郎中道:“照这种情况看来,今晚这些病人的情况就会稳定下来!”

  正如张郎中所言,桂花镇的疫情很快便控制住了。人们心中想的最多的,除了伽禾的到来,还有那神奇的百草谷神医。他仅凭一个少年简略的叙述,便知道镇上的人生了怎样的病,最可贵的是,竟能对症下药!

  伽禾在桂花镇停留了半月,便功成身退。

  回到贡布神殿时,酷暑已尽。皇上特意赶到贡布神殿,赏赐了伽禾等人不少好东西,以表彰他们的无私奉献和丰功伟绩。

  伽禾脑海中所想的一直是镇长给他讲的那些,桂花镇盛产桂花酒,很多外乡人在这里做酒水生意。疫病来的突然,很多人客死异乡,再也没能见到家人。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见伽禾医治若有所思,便问:“这次去桂花镇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被那些病人吓到?”

  伽禾道:“生病的人没什么可怕的,都是受苦不是吗!只是有些不忍心,很多人死的时候,连家人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还有那些无辜、可怜的孩子!”

  烛影摇晃中,佛影都若隐若现,影子投在四壁。伽禾一脸悲怆的神色,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了然的道:“人生多变,命运多舛,但转瞬间四大皆空,五蕴无我。”

  伽禾看向已经燃了一半的香,香烟在半空中结成一张白色的网,复杂如一个人的一生。

  “这几日,弟子一直做着同一个梦,还请师父为弟子解解!”伽禾突然想起了那晚的梦境,对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和盘托出。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一脸慈悲道:“讲来!”

  伽禾将梦中的情景说了一遍,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他道:“你的梦正印证了我所说的,我的大限将至,不是寿终正寝,而是人为!”

  伽禾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惊慌的道:“人为!师父,是谁要害你!”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倒是一脸平静,道:“就算我们能预知未来,也终究难逃一劫,是福是祸躲是躲不掉的!”

  “可是……”伽禾的年纪毕竟还小,听到大祭司会有危险,顿时乱了阵脚。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道:“这样看来,我陪在你身边的日子已经不多了,现在还不知道要对我下手的是什么人。无论是内鬼还是外贼,你都要当心。我离开以后,你的处境毕竟不会太好!因此,你要时时留意!”

  伽禾郑重的点头,虽然听着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的叮嘱,可心中还是慌乱不堪。仿佛一个刚刚出世的婴儿,还没有喝到母乳就要离开母亲,孤立无援。凄凉的情绪,油然而生。

继续阅读:012 再入百草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