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疫病
色子2017-04-07 12:543,277

  就在驻颜神医带着雁奴享受天穹树花的芬芳的时候,远在姑师城南的桂花镇,却并没有像往年一样桂花飘香。

  桂花镇因桂花酒而得名,酒醇、花香。

  即便是一个不满五岁的孩子,也会因为出生在桂花镇而自豪,因为这里的桂花最香,酿出的酒最好喝。

  可是今年却没有人再有闲暇酿酒了,镇上流传着一种怪病,染病的人不断呕吐、腹泻,直到吐尽体内的最后一滴水。

  已经生病的人正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没有染病的人在忙着照顾亲人、朋友!原本宁静、安逸的小镇变得忙碌、恐慌!

  几乎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小镇上的人死了一半。没有人知道那些人发病的原因,更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医治。

  绝大多数的人在面临死亡时都是恐惧的,到了这个时候,贡布神殿的僧侣们便再也不能静静的呆在神殿中。伽禾作为下一任大祭司的继承人,必须做出表率,他带领二十个僧人,与皇帝派出的一百士兵,一同赶往桂花镇。

  出发之前,人们以为带这一百二十人,简直就是小题大做!到了桂花镇伽禾才知道,一百二十人,只是杯水车薪!

  横死街头、散发着臭味的尸体随处可见,死在家中无人发丧的也大有人在。更有一些人留恋亲人,人死了也不抬出家里的,比比皆是!

  姑师国内的百姓,无人不信奉佛竺教,伽禾的到来给了桂花镇人很大的希望。

  镇长早就接到了伽禾要来桂花镇的消息,早早的就带领手下人在镇口迎接。

  伽禾还未下轿撵,镇长就跪在了轿前,他正准备着接受伽禾的摸顶赐福。

  伽禾下了轿,将一只手放在了镇长的头顶,之后又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时间紧迫,毕竟这镇上时时刻刻都在有人停止呼吸,与亲人永远的告别。

  伽禾问:“镇长,是否已经找到了发病的原因?病情可受到控制了?”

  镇长一直很紧张,着急的总用袖子在额头上擦来擦去。他失落的摇头道:“不知道发病原因,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控制,现在镇上每天都有至少五个人死去!再这么下去,这镇上……便剩不下几个人了!”

  伽禾道:“镇上可有郎中,他们怎么说?”

  镇长回答,道:“有三位比较有经验的郎中,不过昨天有一个染病死了,现在还有两位。他们说染病的人越来越多,由此可以断定,桂花镇的人所患的是严重的传染病,想要控制病情,就必须截断传染源。可是,我们一直找不到传染源!

  染病的人越来越多,我已经无人可用了!”

  伽禾道:“我带来一百二十人,我给你八十人暂时供你调配!现在,先带我去看看病人!”

  “是!上师,请随我来!”

  镇长带着伽禾等人来到了一处幽深的大宅子。正门的门匾上写着“纪府”。镇长引着众人向纪府内走,介绍道:“纪家是桂花镇上最大的酿酒大户,疫病刚发生的时候,纪老爷就把后院腾出来安置染病的病人!可惜好人没好报,这还不到两个月,纪府上下,竟然一人不留的全都染病死了!

  这病说来也怪,从染病到死,从来不会超过三天。连喘息的时间都不会多留!”镇长边说边摇头,叹惋不止。

  纪府很大,是典型的深宅大院,石基、木梁,宅深、房大,前院是整个宅子的中心,住着纪老爷和纪夫人,东西两院住着两个儿子,后院则归了下人。纪府在最繁盛的时候,这一个宅子就住了上千人。伽禾走在院中的石子路上,看着满院的桂花树,似乎看到了纪府一家人的其乐融融。

  想来纪府也是桂花镇上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了!

  可是病魔无情,眼看着好好的一家人,全都赴了黄泉,只留下了这么一个空荡荡的大宅子!

  大户人家如此,贫苦人家亦如此!

  纪府的后院安置了五百多个病人,老远的就能听到病人痛苦的惨叫。时不时伴随着呕吐的声音,排泄物啪唧啪唧的落入盆中的声音。还未走到近前,便似乎看到了那凄惨的场景。

  有人早就备好了干净的纱布,伽禾等人不敢怠慢,都一丝不苟的遮在了脸上。

  刚刚跨入后院,投入人们眼中的,是一块块白色的门帘。不同声音的哀嚎,自门帘的另一端传来,印证着患病者的痛苦。

  伽禾快步向前走去,镇长走在旁边,为他打开一个门帘,一众人哗啦啦的走进了病房。

  躺在床上的病人只管呕吐、腹泻,根本没有力气抬头去看走进房间的究竟是什么人。

  一股呛鼻的恶臭扑鼻而来,即使鼻子上盖着厚厚的纱布,也很难抵挡住那排泄物的恶臭。伽禾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鼻子,跟在他身后的僧人有几个甚至跑出病房吐了起来。

  贴身服侍伽禾的僧人叫准岳,是个身材不算魁梧,与伽禾的年纪相仿的小扎吧。从第一天跟随伽禾,准岳便不离左右的照顾伽禾。此时,他上前扶住伽禾,道:“上师,你没事吧!”

  伽禾摇头,道:“我没事!”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跑到伽禾的身边,拉着他的衣角,道:“大哥哥,你是来救我们的吗!那是我爹,那个是我娘!你能治好他们吗?”那孩子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问问题的时候,表情也非常认真!

  伽禾伸手在他头上摸了一下,一个小个子男人冲上来把他拉到了一边,道:“上师勿怪,小孩子不懂事!上师还是不要碰这屋内的东西为好,免得……”

  镇长上前介绍,道:“上师,这是张郎中!他一直在这里照顾病人!”

  伽禾点头,张郎中便拉着孩子离开了。

  几个脸上戴着纱布的人在几张病床间不断的来回奔忙,他们安慰病人的痛苦,为他们倒掉排泄物,换上空桶。病人所用的床,为了方便病人排泄,在中间打开了一个大圆洞,洞下放了一个木桶。床边放着一个相同模样的桶,病人隔上一阵子便会吐上一会。

  伽禾看了看刚刚那个孩子指过的两张床,那一男一女脸色灰白,看来已经熬不了多久了!

  此时,有两个病人已经停止了呼吸,被几个壮汉合力抬了出去。

  伽禾立刻对镇长低声说道:“他们患的是传染病,尸体必须及时处理掉!”

  镇长谨慎的点头,道:“我明白,我这就去交代他们!”

  伽禾跟着镇长走出病房,补充道:“为了控制疫情,现在必须采取一些非常措施,你带着我分给你的人,到各家各户,把已经生病的人都集中到这里来。另外,要把那些已经死了的人,从各家抬出来,必须埋掉。躺在大街上、荒地里的人也要尽快处理掉。这件事不能耽误!”

  镇长表情严肃,略迟疑,但还是带着人出去了。

  伽禾让几个僧人留下来照顾病人,他则带着几个人去寻找镇上的水源。

  有一个郎中对伽禾说:“出了纪府,向东有一口水井。向南,是流过镇上的唯一一条河。在镇西,还有大大小小五六眼水井。这些是镇上的全部水源。”

  纪府外,是领命到各家各户搜罗病人和死人的士兵。一具具尸体被席子卷着抬出门,后面跟着几个呼天抢地的家人,有的在痛骂,有的则哭的无比伤心。

  一个小孩趴在父母的身上,咧着大嘴,哭的凄凉。当兵的奉了命,只管抬人,哪有时间去理会这可怜的孩子。孩子被一只大手扔到一边,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的似乎要背过气去。

  伽禾想上前安慰,却被准岳拦住。“上师,不可冒险!如果你也染上了疫病,谁来救这镇上的人!”

  伽禾被众人拉着向前走,可是前方仍旧是相似的场景,哭声远远近近的传来,像一根根针深深的刺进伽禾的心里。

  此时,正值桂花开放,可惜满镇的桂花香,却遮挡不了尸体腐臭的气味。

  伽禾先去了东面的水井,那口井的井口很深,将头探向井口,便能看到清凉的井水。可是伽禾看了一眼便确定,这井水不干净。

  这个消息对于镇东的人来说,并不容易接受,毕竟这口井是镇东唯一的水源。有人提议镇东的人可以到河边打水,伽禾便率先去了河边。

  准岳试探着问:“上师,怎么样?”

  伽禾道:“来之前我还担心河水不干净,幸好河水没事!”

  准岳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镇长高兴的道:“我真的没想到您会亲自来,也幸好来的是您,一眼便能看出这水有没有问题。这下,镇上的人算是有救了!”

  伽禾的表情倒不像镇长那样放松,他仍旧非常严肃的对跟在一旁的镇长道:“你跟镇上的人说,先到河边打水,这里的水是干净的!等会我们再到镇西去看看!”

  镇长连忙点头,道:“好!我通知他们!可是上师,水源是怪病唯一的传播途径吗?”

  伽禾道:“水源不是唯一的,但是,是最重要的。告诉镇上所有的人,所有的食物必须做熟后才能吃!万不可生吃!”

  镇长虽然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弄明白,可仍旧虔诚的不断点头。

继续阅读:011 预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