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天穹树
色子2017-04-07 12:543,469

  侯窕兰的寻女之路自此,更加辛苦了!

  与此同时,百草谷中的众人也并不好过。

  春风一吹,冬日里积攒下的冰雪便化作了潺潺溪流。告别了冬日的严寒和似乎永远都不会变薄的积雪,春天来的悄无声息,又理所当然。

  雁奴穿了一身花衣裳,是用汉朝的织锦做的,才第一次上身。谷中的三个老头子说,看到了她,似乎看到了百花盛开。

  雁奴喜欢穿颜色艳丽的衣裳,虽然因为脸上有疤痕的原因,不得不整日里以纱巾遮面,可是穿在身上的衣服,一定要最靓丽、最好看、最舒适!

  谷中沉默了一整个冬天的溪流,终于再次复活了,溪水夹杂着冰块自高而下的流着。伴随着叮咚之声,不绝于耳。

  雁奴跟随着溪水的声音在谷中穿行,谷中的草都冒出了嫩绿色的嫩芽,只是还没有花在这个时候盛开。远处有一丛杏树,挂着淡粉色的花苞,春风再吹上几日,她定会开房。

  过去的这个冬天有些漫长,雁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闻到花儿的芬芳了,她迈步向杏树走去。

  以前,听爷爷讲过一个与女鬼有关的故事。

  故事中的女孩死在一个春天里,就死在一棵杏树下,在杏花开在最好、最芬芳的时候。为了她心爱的男人。女孩死后变成了鬼魂,整日在杏树下唱歌。那歌声凄凉婉转。

  雁奴正想着那与杏花有关的故事,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她跌跌撞撞的,差点趴在了地上。她惊魂未定,转身去看,吓了一跳。竟然是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已经死了多时了。

  这个男人死在冬季的大雪天里,去年冬天的雪太大,覆盖了他的尸身,直到春日雪融,才被雁奴发现了。

  其他人又在谷中找到了四个与那人穿着相同的人,北域双雄认出了他们手臂上的纹身,他们是墨家的杀手。只是,大家都不明白,这几个杀手被何人所杀!竟然会死在谷中。

  北域双雄不知内情,莫叶枫却看出了端倪。这几个杀手并不是被谷外的瘴气所伤,而是死在了他特制的毒药“夺命散”之下。

  莫叶枫问雁奴,“你动了夺命散?你用它做了什么?”

  雁奴吓了一跳,不敢说谎,只好吞吞吐吐的道:“我在百草谷周围用夺命散的毒针做了几个机关!高爷爷和胡爷爷也说,那些人很危险,我不想……”

  “不要找借口!我教你医术不是为了让你用他杀人!我教你武功,也不是要你成为杀人狂魔!你小小年纪,杀虐深重,简直不可救药!”莫叶枫听了雁奴的解释不但没有感到欣慰,反而更加生气。

  雁奴吓的立刻跪在了莫叶枫的面前,道:“我也没想到真的有人入谷,而且还会死人!爷爷别生气,雁奴错了,不要因为我气坏了身子!”

  “你在下毒的时候就应该会想到,你做了就会有人受伤!万一你伤的不是他们,而误伤了别人怎么办!”

  “爷爷,我这就去把所有的机关都撤掉!爷爷你别生气!”雁奴吓的整个身体都缩在了一起,看着莫叶枫小心翼翼。

  胡成听到了爷孙俩的对话,走到近前,为雁奴开解,道:“老莫,你也别怪这孩子,我看她做得不错!墨家的杀手穷凶极恶,倘若真的让他们进入到谷中,你能保证我们三个老骨头能对付的了他们?”

  莫叶枫仍旧生气,不说话。

  胡成拉着雁奴道:“丫头,起来。走,跟胡爷爷练剑去!你不是说要跟胡爷爷学剑法吗!”

  胡成带着雁奴出了草庐,高达问莫叶枫道:“你今日是怎么了,平日里你脾气虽然古怪,可也没见你对这丫头这么凶!”

  莫叶枫一脸疲惫,道:“这孩子才这么小,杀心就这么重,我怕她以后误入歧途!我怕现在教给她的东西,以后会害了她!”

  高达道:“我看这孩子倒是心地善良,她能想到在百草谷周围设机关,还不是为了保护咱们!如果我们不在孩子面前说那些话,她也不会动那个心思。再说,孩子还小,她怎么知道你那些毒药的厉害!”

  莫叶枫道:“也许我不该教她这些东西,没有本事的人,才是最安全的!”

  高达道:“你不可能永远守在她的身边,万一哪天你出了什么意外,至少她可以自保!”

  莫叶枫道:“我太自私了,我明明知道自己的处境,还要从师兄的手里把她要过来!”

  高达问:“你以医脸闻名天下,为何不为那孩子医脸?”

  莫叶枫道:“她还小,现在还不到时候。”

  高达疑惑,道:“恐怕不仅如此吧!我记得你曾说过,医脸这种事,可大可小。而且,得到医治的时间越早越好!她在八岁便伤了脸,过了这么多年,你为何还不为她医治!”

  “还差一味药。我不想让她的脸留下任何疤痕,更不想因为我的医治,而给她留下任何后遗症!”

  “这么多年,还没有找到?”高达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莫叶枫是天下闻名的驻颜神医,他为无数人医治好了脸,却不能为自己最亲近的人医治,这毕竟很难说的过去。

  莫叶枫点头,道:“是天穹树的果实,十八年才开花一次,成熟一次。我已经在谷中等了十六年,再等两年,雁奴十五岁的时候,就可以接受医治!”

  高达道:“想不到你为了那孩子,还真是用心良苦啊!不过,你在谷中苦苦的等候了这十六年,最初应该是为了‘她’吧!”

  莫叶枫陷入了回忆,道:“当年,她是为了我才毁了容貌,我虽然为她医好了脸,可是却一直落下个,每到下雨、阴天的时候,伤口就会疼痛难忍的毛病!我翻遍古书,才找到了医治的方法。”

  “你找到的方法就是天穹树的果实?”

  “对!天穹树的果实再配齐四个季节采集的百种药材,只要在医脸之时服下此药,伤好后,便不会留下后遗症!”

  “你为了她,也算是尽心竭力了!可是,她的心却早就给了别人!”

  “当年是我负了她,我不怪任何人!”莫叶枫负者那高高的驼背,就像负着一座大山。他道:“我当年以用毒闻名江湖,死在我毒下的不知有多少人。不仅害了你和胡成,还害了她!现在我隐居在谷中,却得了个驻颜神医的美称,前半生害人,后半生救人,不知道是不是造化弄人!”

  高达道:“莫要这样说,不是你不好,死在你手里的人,都是该死之人!只是,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你还活着,难道你打算这一辈子都不让她知道?”

  莫叶枫道:“知道了又能如何,她现在已经为人妻、为人母!难道到了这个年纪,还让她再伤心一次吗!”

  高达看着莫叶枫那负在背上的假驼背,和故意染成银白色的须发,心道:“说到底,你还是个懦夫!你说你是为了她,可是你却从来没有问问她愿不愿意!”

  莫叶枫的目光移向草庐外,雁奴手里正拿着一根小木棍,跟在胡成的身后比划着。学的倒算是有模有样,只是这一举一动,都稍显稚嫩。

  胡成指点着雁奴,腿上用力,手腕打直,目光要狠!跳起时如蛇,要快、要准。奔跑时如猛虎出山,威风凛凛。剑随心动,招由心生,与敌人过招时,稍有疏忽,输掉的可能就是自己的、或者朋友、亲人的命!

  这次高达、胡成来到百草谷,虽然只在谷中呆了不到半年,可是她却发现爷爷老了许多。雁奴将胡成说过的每一句话都牢牢的记在心中,有朝一日,如果爷爷真的遇到了危险,她则首当其冲,保护爷爷,以报答爷爷的养育之恩!

  小女孩的心思,老人们并没有深究。他们只是想让雁奴多学点本事,以便在将来自保!

  江湖险恶,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这个道理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不过是四个浅显的、没有分量的字而已!

  胡成和高达在夏天到来之前离开了百草谷,他们毕竟不是莫叶枫,能够几十年如一日的守在谷中,守着那些发黄、发霉的记忆。他们习惯在谷外的天空中翱翔。

  胡成走时对莫叶枫说道:“如果我们找到的‘洗黑盟’,定会来谷中接你出去!”

  莫叶枫笑了,道:“我在谷中又不是在坐牢!你们保重便好,不用管我!只是记住,不要对外人说出我的真实身份!”

  送走了胡成和高达,莫叶枫又嘱咐雁奴,道:“雁奴,你记住,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起你胡爷爷和高爷爷,更不要对外人提起莫叶枫这三个字!否则,你定会引来杀身之祸!”

  雁奴虽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还是点点头,道:“爷爷放心,雁奴对任何人都不会说!就算是做梦都不会说!”

  天穹树在这个夏天终于开花了,莫叶枫带着雁奴到百草谷的最深处去看天穹树的花。那是淡黄色的小花,老远就能闻到花香,很浓郁。

  雁奴跑到天穹树下,仰望,大而伸展的树冠,迎着阳光,散发着迷人的色彩。美如雁奴身上的织锦。

  莫叶枫对雁奴说道:“雁奴,你记住,这天穹树的果实再配上我告诉过你的那一百种药材,以春之雨水、夏之露水、冬之雪水一起煎熬三天三夜,方可消医脸之余疾。没有这副药,就算治好了脸伤,拥有了再美丽的容颜,每到阴天、下雨之日便会痛不欲生!”

  雁奴点头,道:“爷爷,雁奴记住了!”现在,雁奴已经可以为人治疗脸伤了,甚至可以将原来生得一般的容貌通过手术,使她们变得更加漂亮。有些人将这种办法称为“换皮”。

  换皮其实很简单,想要不留下任何后遗症却很难。

继续阅读:010 疫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