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针线缝伤口 2
九月枫红2017-05-21 05:581,459

  刚将那湿巾子放在他的伤口边上时,就见他忍不住的颤了一下,却是紧咬牙关没有丝毫声响发出。

  既他不出声,析秋也作看不见状,尽量手轻的给他擦拭着,这一两分钟的擦拭下来,只见这男人已是满头冒起了大汗。

  析秋将伤口洗净后,那冻住的鲜血又开始渗了出来,赶紧将从他怀里的搜来的金创药撒了上去,不过一会,血液就将药粉浸透了。

  “这口子太大,你这金创药粉怕是不够,止不住血啊。”

  止不住倒不要紧,会不会死这啊?

  想到这,她不耐的吐出:“麻烦”二字,让男人脸色黑了下去。

  析秋起身,在内室一翻翻找,拿出新买的针线,看了看男人不吭声的黑脸,直觉亏大了。

  将线浸在水里,又从灶里拿出一根燃着的干枝,将针放在火上烤了一下。

  将浸好的线捞出,又用布巾将伤口浸湿的药粉擦干净。

  男人抖着声,沉喝:“你要干嘛?”

  给他上了药不但不包扎,居然又抹掉,这个女人……好毒!

  析秋撇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缝合!”

  缝合!男人大惊,瞪着双眼的低喝:“你,嗯!”

  一声沉闷痛哼,那尖锐的针尖就那样穿过了皮肉。

  男人咬着牙,身上的析秋则淡定的说着:“别动,不然缝歪了!”

  无语的黑线一阵,感受着那针穿皮肉的感觉,灶堂柴禾霹叭作响,析秋很是淡定的听着那细棉线穿过皮肉拉扯的声音。

  其实她就是想看下,前世小说所说的缝伤口这件事能不能成功,到时折线会不会断!

  黑衣人:“……”

  满头大汗的缝了一刻多钟,其间内室砚青吃完饭后想跑出来,被她喝止了回去,让两人乖乖的呆着。

  将最后一针缝上打好结,男人全身如水洗过一般,那化冻的湿衣混身体的热度,开始冒起了轻微的白烟。

  将剩下的最后一点金创药撒上:“好了,果然流得少了。”

  看着还算直的“蜈蚣”,析秋满意的挑了下眉头。

  起身,洗净血手,又撕了布巾子给他包扎上。

  最后拿来一块饼放在他的面前:“可是要吃?”

  见他摇头。

  耸了耸肩,坐在灶边架柴,边吃饼边给析春熬起药来。

  男人经过那痛苦的缝针后,此时闭眼趴在那里平喘着,只觉柴枝很是咯人,皱眉不悦的看了看这要倒的茅屋一眼,又一次自认倒楣般闭了眼。

  将熬好的药用筷子分离出来,让析春喝下,又让两人赶紧的睡觉。

  砚青扒拉着她的胳膊问着:“二姐,他会不会冷啊,躺在堂屋那里可是冷得很呢,还有他的衣服都湿了啊,会不会着凉啊!”

  嗯,这倒是个问题!

  摸着他的小脑袋让他先睡,而她则找来郝氏那惟一一件红嫁衣,反正下摆也没了,不如物尽其用的好。

  去到堂屋柴禾那里。

  男人见她过来,眼中警惕了一下。

  析秋淡笑着:“对着灶门虽也暖和,可架不住晚上风灌进来,你身上衣服又是湿的,当心发烧。”

  “所以呢!”此时,他痛得嗓子都哑了,那粗哑低沉的嗓音透着一股别样的味道。

  “所以?”析秋挑眉蹲了下来,将他上身那件已经破烂的黑色箭袖短打,一把全部撕烂。

  男人惊得想抬手,却耐何一动伤口撕开,疼得他暗哼一声。

  析秋则将那红色麻面衣服披在了他的身上,有些平淡的说道:“按说裤子也该脱掉的,必竟湿的容易长诊子,可男女授受不亲,就委屈你自已烙干吧!”

  说完,起了身,男人一头黑线,她还知授受不亲?她扒了他的衣服,摸了他的皮肤,还授受不亲?

  而析秋走到内室相连的门口时,想了想,一件单薄的衣服怕是不行,这晚上灶火一灭风一吹,本来就有伤容易高烧,若是烧死了呢?

  再次低咕一声麻烦,将自已身上的袄子脱了下来,一把扔到他的背上:“恩赐你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