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破城杀人
知白2018-03-22 11:033,409

  第一轮箭雨过后,太原城墙上守卫的都城禁军就倒下了一片。对于毫无作战经验的他们来说,面对经历过无数次大战之后精挑细选出来的京畿大营士兵,他们无论在气势上还是在实力上其实都相差甚远。

  在皇城里摆出威武无比的姿势并不能证明禁军在沙场上也一样能威武起来,正如处-女永远比妓-女看上去清纯,但是论战斗力当然还是妓-女比较靠谱……

  一轮箭雨之后,在花三郎的手势下第二排弓箭手立刻上位接替了第一排。而那三十架巨型弩车也缓缓的拉动起来准备第二次攻击。嗡的一声,第二轮箭雨密集的射了出去,城墙上顿时一片鬼哭狼嚎。

  第三排弓箭手迅速换位,手里的弓弩几乎在同一时间拉开。

  “全部弩车对准城门发射,弓箭手压制城墙上的禁军。”

  刘凌用手里的马鞭一指城门说道。

  “得令!”

  花三郎在马上双手抱拳应了一声,随即提马到了弓箭手箭阵之前喊道:“弩车准备,瞄准城门,放!”

  三十支巨大的弩箭几乎在同一时间轰了出去,有几支巨弩更是直接轰穿了太原城厚重坚固的城门!在城门后面集结的一队兵卒更是有两个倒霉的家伙,被穿透城门的巨弩钉死在地上!

  在这样的攻城利器面前,人的肉-体是如此的弱不禁风。

  花三郎在马上挥剑吼道:“弩车继续,弓箭手压制城墙上的禁军!”

  轰!

  在第二轮巨弩的轰击下,巨大的城门终于不堪重负的呻吟起来。城门上已经破败不堪,似乎再也禁不住一轮巨弩的轰击了。

  刘凌端坐在马鞍桥上,将手里的马鞭一挥说道:“将士们!”

  “破开城门,勤王护驾,你等都是大功之臣!”

  刘凌叫道:“赵大。”

  一个三十岁左右长相颇为俊美,眼睛有神,鼻梁高挺,只不过薄薄的嘴唇让人看上去显得有些薄凉的人提马而出。这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是跟随在刘凌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个叫赵大的人心肠之冷只怕连阎罗王都要胆寒。这是一个对敌人狠,对自己同样狠的人。

  “属下在。”

  赵大是刘凌王府里的家奴,在他眼里只有刘凌而没有皇帝。只要刘凌的马鞭指过去,哪怕就是皇宫内院甚至阴曹地府他都敢闯上一闯。

  “给你三百人,可敢去冲破城门?”

  赵大垂首说道:“王爷之命,赵大没有不敢之说!”

  “好,去吧。”

  刘凌挥了挥手。

  就在这时,一声轰鸣响起!第三轮巨弩犹如怒吼的巨龙一般呼啸而过,再坚固的城门也扛不住这样威力巨大的轰击。咔嚓咔嚓的响声从城门上传出,那红色的城门破败不堪已经摇摇欲坠!

  就是现在!

  赵大猛的大呼一声,三百铁骑跟在他的身后呼啸而出。

  “大将军王威武!”

  赵大扬起手里的长剑,那剑在阳光下闪耀出一种令人心悸的寒芒。剑光闪烁中,包括赵大在内三百零一勇士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决绝!谁都知道第一波冲击城门的士兵从冲出去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九死一生,十个人中能活下来一两个就已经是上天垂怜。但是所有人同样知道,既然被选为第一波攻击成员那就只能向前绝没有退路。

  三百零一人整齐高呼:大将军王威武!

  向前!向前!向前!

  赵大一马当先带着决死的信念,稍有些阴柔的脸庞变得狰狞无比。他胯下的枣红马一声嘶鸣,在城楼上守军的箭雨下迅疾的冲向城门!此时那些守城的禁军也已经知道,若是让京畿大营的人攻破城门的话,那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死!为了还能活下去,每一个人都红了眼睛!

  虽然有花三郎手下三千弓箭手的压制,但是却并不能完全封锁住守城军卒的箭矢。更何况守城军卒的目标只有冲击城门的三百人,这样一来这三百死士的前路无疑被一道箭网阻拦!

  赵大挥舞手里的长剑不断的拨落射来的箭矢,虽然没有回头去看,但是他知道这一百多米的距离能冲到城门下的人绝对不足三成,而最后能活下来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此刻在刘凌的心里同样很不好受,若不是情况实在紧急的话。用弓箭手和巨弩压制,用步兵盾阵破门的伤亡要小的多而且成功率更大。要是当初在他领兵的时候,用特制的攻城锤破门更是轻而易举。可是现在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用最稳妥的方式攻城了,只能用这种骑兵自杀式的冲击去撞开已经摇摇欲坠的城门!

  噗!

  一支利箭正射在赵大的肩膀上,那箭直接穿透了过去卡在肉里。禁军使用的是带倒刺的狼牙箭,一旦入肉就会将伤口切割成不规则的形状造成大量的失血,并且因为箭矢中的倒刺,医治也有着很大的难度。

  啊!

  赵大一声怒吼,他的双眼瞬间便充斥了一种血红的颜色!

  猛的一掌拍在那根狼牙箭上,噗的一声那箭竟然被他一掌拍的从身后穿了出去!箭从的肩膀后面飞出带出了一股血箭,那血在阳光下闪烁出一种妖异的色彩!狰狞着一声大吼,赵大拍马直奔城门!

  在冲到城门前不足五米的地方,赵大忽然反手一剑刺在坐下枣红马的后臀上!那马一声嘶鸣猛的朝前冲去,在赵大的控制下战马疯狂的撞击在已经破败的城门之上!

  那城门一阵摇晃显然已经支撑不住,城门后面守卫的禁军首领发了一声喊,呼啸一声带着不少步卒冲到城门边上死死的顶住城门。

  赵大翻身落马之后就地一滚闪在一边,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第二个骑兵同样一剑刺伤战马疯狂的撞击在城门上!这骑兵落地还没有站起来,第三骑就到了,战马狠狠的撞击在第二名骑兵的身上之后顶着他的躯体又撞击在城门上!

  噗的喷出一大口鲜血,第二名骑兵内脏具碎而亡。

  三百骑兵冲到城门下的不足三十骑,但是就在这二十几名骑兵舍生忘死的撞击下。那城门终于再也之撑不住直直的朝着城门内侧倒了下去!城门内拥挤的禁军甚至来不及躲闪有数十人被巨大的城门砸在下面,顿时血流成河!

  “杀!”

  刘凌猛的抽出腰间的天子之剑怒吼一声。

  杀!杀!杀!

  五千骑兵犹如潮水一般向城门涌了过去,马蹄翻飞间尘土激荡,带着无边的杀气,五千铁骑直奔城门冲去!

  陈晓靠在城楼上哀呼一声,大势已去!

  他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当机立断开城门放大将军王进城。恨自己的犹豫不决,现在他已经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了。上天总是会在某个时候给你一个机会,抓住了就会改变一生,抓不住或许就是万劫不复。

  若是陈晓开了城门,那他将来的官途说不定就会一帆风顺。但是现在,等待他的是五千柄雪亮的马刀,是数万名步卒手中锋利的长矛,是大将军王刘凌冷冽的眼神!

  五千铁骑在付出了一定的伤亡后如洪水一般涌入城门,杀戮立刻展开。面对着虽然号称精锐但是根本就没有经历过杀伐战阵的禁军,京畿大营的五千铁骑无异于虎入羊群!之前三百骑兵的死亡激发出了京畿大营士兵们滔天的杀意,他们已经红了眼睛,此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死一切阻拦在自己战马前的敌人!

  随着骑兵的入城,大批的步卒在盾阵的掩护下成建制的冲进太原城。战斗从城门口开始向城内以及城楼上波及,随着大批步卒杀上城头,禁军的防守彻底溃败!

  “大哥!你在哪儿?!”

  一名白袍白甲相貌堂堂的小将,手里擎着一柄镔铁长枪一边战斗一边呼喊。这小将武功极好,守城的禁军在他面前竟然都只是一合之将。那粗大的镔铁枪上下翻飞间,十数名禁军被他杀的人仰马翻。

  这名小将正是赵二,同其兄长赵大一样都是刘凌府上的家奴。他兄弟二人自幼在刘府中长大,作为家生奴,他们的生死在他们被赐给刘凌的那一刻,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但是刘凌对他们兄弟二人恩情深重,从卑贱的家奴破格提升为刘凌亲兵统领。更是在当初刘凌南征北战中立下赫赫战功,刘凌不以他们兄弟出身卑微先后将他们兄弟提拔为偏将。

  作为家奴,他们的父亲并没有给他们取个像样的名字,而是以赵大和赵二为名。

  此刻赵大不知生死,赵二自然心急如焚。

  一柄镔铁枪下此刻早已不知多了几条亡魂,赵二势若疯癫,在守军中杀进杀出寻找自己兄长的身影。

  刘凌打马进入城中,见到已经杀了红了眼的赵二心中生出几分愧疚,但是他的脸色依然冰冷,丝毫都没有改变。

  “来人!”

  刘凌喝道。

  他身后的亲卫齐声到:“属下在。”

  刘凌眼神冰冷的扫过战场,抬手用马鞭一指前面战团说道:“凡守城禁军百夫长以上杀无赦,其余人等既往不咎!”

  “得令!”

  他身后数十名亲卫都是他二哥刘卓这些年收拢的江湖高手,军法战阵他们不行,但是近身搏斗远比一般的将领要高强许多。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数十名骑兵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如同一只只凌空搏击的雄鹰一般,几个起落后就消失在战场中直奔禁军中的将领而去!

  同时,这些亲兵一边杀人一边大喊道:“大将军王有命,凡放下武器者皆既往不咎。但凡有人抵抗大将军王军威者,杀无赦!”

继续阅读:第6章 正太大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