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正太大殿
知白2017-04-12 12:363,572

  刘凌不等城门的战事结束,对不远处还在疯狂寻找哥哥的赵二喊道:“赵二,花三郎听令!”

  赵二楞了一下,快速的四下扫了一遍依然没有看到哥哥的身影,他一咬牙催马到了刘凌身前。花三郎也立刻回到刘凌身边,两个人一起抱拳躬身道:“末将在!”

  刘凌看了一眼赵二,脸色平静的说道:“领三千骑兵,随我进宫!”

  赵二和花三郎应了一声,随即调转马头去调集军马。刘凌转身继续吩咐道:“赵霸,你率五百军包围太子府,不许走了一个人!”

  千夫长赵霸应了一声立刻带人直奔太子府的方向而去

  “刘振,你带五百军奔宰相府,同样不许走了一个人。”

  “得令!”

  “郝连山,你带五百军去城东军械库,以我的名义接管驻防!”

  “得令!”

  “杜威,你带一千军去禁军大营,持天子剑斩了禁军都统韩遂!提他的人头来皇宫见我!”

  “得令!”

  一一吩咐完毕,命令京畿大营的副统领陈远山收缴城防禁军,刘凌领着赵二和花三郎带了三千铁骑直奔皇宫而去!

  三千铁骑带着一股滔天的杀气,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大军开到距离皇宫不足三里之地的时候,前方的哨骑忽然奔回来向刘凌报告:“禀大将军王,前方街口处有两拨人马厮杀。”

  刘凌问道:“谁!”

  哨骑道:“卑职没有近前,不过其中一方打着二皇子的旗号。”

  刘凌神色一变,立刻吩咐道:“赵二,带人先赶去看看是不是我二哥刘卓被围。”

  赵二得令带了三百骑兵当先杀了过去。

  刘凌催马跟上,心中竟然按耐不住急切。在北汉皇帝刘业的十几个儿子中,对于刘凌这个并不十分受刘业喜欢的老九来说,兄弟当中只有一个真心视他为兄弟之人,那就是二皇子刘卓。而这次刘凌不惜兵变帮助四皇子刘铮登基帝位,就是因为他二哥刘卓想帮老四继位!

  虽然四皇子刘铮和刘凌乃是一母同胞,但是对于刘铮,刘凌心里并没有几分亲情可言。要知道在他病重的时候,真正对他关怀备至的只有二皇子刘卓。而这个亲哥哥刘铮甚至没有去看过他一次!虽然现在的刘凌骨子里还流着和刘铮一样的血脉,但是却早就已经不是那个废物九皇子了。

  虽然刘凌算不上什么善人,但是在他心里,凡是对他好的人他都记得,并且加倍的为对方付出。若是对他心怀不轨的人,那他只能还以冷酷无情。他肯帮助四皇子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继承了之前病秧子老九记忆的刘凌,他永远也忘记不了在他病重的时候太子刘涣居然想要下手杀他!

  生在帝王家,哪里还有亲情在。

  所以,二皇子刘卓对刘凌这份难得的亲情,刘凌更加的珍视。所以他才会一听说被围困的可能是刘卓,即便以他的铁石一般的心肠也不禁起了波澜。

  催马向前,刘凌不得不急。他二哥刘卓手下的精锐都给了他,此刻身边已经没有什么可用之人了。现在要是对刘卓下手正是最佳时机,看来这太子刘涣也是一个当机立断的狠人。

  不多时刘凌就到了街口,只见赵二已经带人和前面的人交手了。刘凌高坐在马鞍桥上看的清楚,被围困在正中的可不正是二皇子刘卓!

  “花三郎!把前面围攻二皇兄的贼人首领给我-射了!”

  刘凌一声冷喝。

  花三郎呼应了一声,从马鞍桥上摘下铁胎弓弯弓搭箭,双膀一较力轻呼了一声:“开!”那铁胎弓被他拉开如一轮满月,让人看了新生胆寒。嗖的一声,一米多长的雕翎箭如一道黑色的闪电,顷刻间就射了过去。

  噗!

  正在指挥手下人在刘凌的人救援之前斩杀刘卓的禁军百夫长,被花三郎一箭正中此人的胸口。那人竟然被这一箭的惯性从马上直接击飞了出去,直直的落在三米以外眼见是不活了。

  杀!

  赵二一声虎吼,领着三百骑兵一个冲击。群龙无首的禁军立刻就做了鸟兽散,不过在铁骑之下却是一个都没有逃走。骑兵们干净利落的将上百名禁军斩杀的干干净净,立刻就下马将阻塞住的街道清理出来。

  此时的刘卓身边已经仅剩下不足十名护卫而且个个带伤,就连二皇子刘卓的左肩头上都被一刀砍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在护卫的搀扶下刘卓脚步踉跄的走到刘凌前面,刘凌翻身下马紧走两步搀扶住刘卓摇摇欲坠的身子。

  “九弟,你终于赶回来了。”

  刘卓已经十分的虚弱,肩膀上深可见骨的伤势让他已经坚持不住。生在皇家,别说受这样的重伤,就连骑马都有数不清的护卫保护着。刘卓能坚持这么远倒下去已经实属不易,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刘卓是一个颇有毅力之人。

  “二哥,你怎么样?”

  刘凌关切的问道。他到现在九年戎马自然看得出刘卓肩膀上的伤势有多严重。虽然北汉国不过是偏居一隅的小国,而且立国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年,但是他们这第二代皇族已经都算得上金枝玉叶,平日里高高在上怎么会受到如此沉重的伤害。

  刘卓脸色惨白的说道:“我没事,快去皇宫救你四皇兄。刘涣禁军围了勤勉殿,你四皇兄手下只有一百近卫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刘涣这次是铁了心要把咱们兄弟斩尽杀绝,你五哥还有七哥都已经遭了毒手!”

  他一把抓住刘凌的手臂,急切的说道:“快去!”

  刘凌点了点头吩咐道:“赵二,你带一千军先去勤勉殿,我随后就到!”

  赵二应了一声带一千骑兵直奔皇宫而去。

  刘凌吩咐手下给四皇子止血包扎伤口,他就站在一边,紧紧的握着刘卓的手。刘卓气喘吁吁的说道:“九弟!大局为重!现在你这里给我治伤毫无意义,赶紧带兵去勤勉殿救你四皇兄!”

  刘凌握着他四哥的手平静的说道:“二哥你放心,老九心里自有计较。”

  花三郎从旁边说道:“王爷,二殿下伤势严重,不如派人送回王府歇息。”

  刘凌见刘卓的伤口已经包扎好,摇了摇头说道:“扶二殿下上马,一同去皇宫。”花三郎还想再劝看刘凌的脸色阴沉,他只好遵命。两个侍卫扶着刘卓上了一匹战马,刘凌也跃上马匹将马鞭一挥,领着两千铁骑直奔皇宫而去!

  很快,两千骑兵就到了皇宫之外。禁军大部都派到了城楼接替城防军守城,仅仅留下不足两千兵马随着太子刘涣四处追杀其他的皇子。此刻的皇宫哪里还有平日的端正威严,一地狼藉血流成河。

  刘卓坐在马上坚持着前行,他眼看着大军直奔皇宫主殿,也就是皇帝议政上朝的正太殿而去,他忍着伤口剧痛催马追上刘凌问道:“老九,这不是去勤勉殿。你怎么急糊涂了不成,这是去正太殿的路。”

  刘凌看了刘卓一眼语气平淡的说道:“我正是要去正太殿,勤勉殿那边与我何干?”

  “你!”

  刘卓心中一急,气血攻心一口血喷了出来,他在马上更是摇摇欲坠。刘凌探手从马背上将刘卓提了起来放在自己身前,一挥马鞭:“驾!”

  刘卓急的想要挣扎下马,可是别说此刻他伤重体力不支,纵然是他身体完好也万万不是刘凌的对手。此刻被刘凌按坐在马背上,被刘凌两只铁臂一围动都动不了。

  一行军马到了正太殿门前,只见门外有几百名禁军守护。文武百官都被关在正太殿中,刀出鞘的禁军虎视眈眈的盯着一群平日趾高气昂的显贵。他们已经接到太子刘涣的命令,看押着满朝文武谁也不许离开正太殿,有人硬闯杀无赦。

  刘涣亲自带兵去杀刘铮,只待杀了这个最大的障碍他就会立刻回到正太殿登基为皇。此刻那一方硕大的传国玉玺就摆在正太殿龙案上,玉玺的旁边是一套簇新的金色九龙黄袍。四个禁军百夫长虎视眈眈的站在龙案两侧,手按在腰刀之上看护着玉玺和龙袍。

  “花三郎!弓箭手开路!”

  刘凌冷声喝道。

  花三郎随即一声令下,骑兵立刻就将手里的兵器挂在马鞍桥得胜钩上,换了连弩端在手中。这连弩乃是传自三国时蜀国丞相武侯诸葛孔明,本来可以连发三箭,经过刘凌的改装之后能连发五箭,乃是骑兵交战中的杀人利器。

  噗噗噗!

  一连串的响声之后,守卫在正太殿外的禁军立刻就死伤一大半。本来见到数不清的骑兵冲过来这些禁军都已经心中胆寒,此刻骑兵上来就一通箭雨更是将他们的士气打了个支离破碎。一个禁军百夫长刚站出来想要质问是什么人胆敢带兵冲击正太殿,嘴巴刚一张开一支弩箭从他的嘴里射进去又从后脑扎了出来。

  花三郎带着骑兵一阵冲击,仅剩下的禁军死的死降的降,正太殿外的战斗连五分钟不到就已经结束。

  正太殿中百官都是胆战心惊,一个个脸色煞白的站在那里连话都不敢说。这满朝文武当中,还算得上神色坦然的就只有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这老者穿着紫色大团花锦袍,腰间挂着一条玉带。身形瘦削,微微驼背。此人正是北汉国的当朝宰相,官居一品的百官之首卢森。

  外面的喊杀声不绝于耳,满朝文武都是面面相觑心惊胆颤,只有老宰相已经六十三岁的卢森一脸的淡然,不过虽然他表面看上去波澜不惊,临危不乱,但是心里也是惴惴不安,朝局乱成这个样子,他这个做宰相也是不知前途生死。

  天下十国,只有北汉一国立于北方。南有后周郭威觊觎。北有契丹辽国虎视眈眈。北汉国本就内忧外患,现在因为皇位几个皇子争得你死我活连他们父皇的尸首都不去管,这样下去灭国也不过早早晚晚的事而已。

  卢森一声叹息,自言自语道:“北汉,完了。”

  正在这时,正太殿的大门猛的被人一脚踢开!

继续阅读:第7章 吾皇万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