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吾皇万岁
知白2017-04-12 12:363,650

  花三郎一脚踢开正太殿大门,看也不看满朝文武诧异惊讶的表情。拉弓一箭就将一名站在龙案边上的禁军百夫长射了个对穿。

  “大将军王驾到,所有人跪迎!”

  花三郎一声断喝!

  那三个百夫长被花三郎的气势所迫,居然连话都没有敢说。他们看了一眼被一箭穿心的同伴,心里都生出了彻骨的寒意。

  花三郎带着五十名披挂着铁甲的骑兵快步进入大殿,这五十一个人都是一身的浴血带着滔天的杀气,一走进来就让每个人都吓得胆寒,尤其是花三郎边走边巡视的冰冷视线,更是如同一支利箭般刺在每个人的心里。

  走到龙案之前花三郎怒道:“还不弃剑,跪下!”

  那三名百夫长吓的神色一变,有两人下意识的就将腰刀丢在地上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最后一人神色犹豫,一咬牙就要拔刀逞凶被花三郎手疾眼快一剑斩于龙案之下。花三郎一个箭步跳上台阶,一脚将那死尸踢飞落在大殿之上。顿时,整个大殿变得鸦雀无声。

  花三郎怒目环视一周,所有人都不敢和他的视线相对。

  “跪!”

  花三郎一声大喝。

  五十名铁甲骑兵也是齐声大喝:“跪!”

  在这五十人的震天大喝声中,胆子小的官员直接普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即便是胆气硬一些的官员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也不得不跪了下来,一时间整个正太殿中满朝文武只有宰相卢森一人依然站立不动。

  花三郎上前一步吼道:“大胆!”

  卢森冷哼一声说道:“本相有先皇御赐金牌,面圣都不必下跪,又岂能跪他大将军王?”

  “罢了,宰相大人忠心为国,这满朝文武当中若还有人能让刘凌敬佩,也唯有卢大人一人而已。”

  刘凌举步走进大殿,挥手示意要上前逞凶的花三郎退下。

  “大将军王,好大的威风啊。”

  卢森有些阴沉的说道。

  刘凌语气平淡道:“威风?在你眼里我皇家还有威风吗?纵然你有父皇的御赐金牌不必参拜,但是难道连为臣者见到皇室的礼节都忘记了?还是宰相大人自认为本王在你眼里,还不配受礼?”

  卢森张了张嘴,只得弯腰说道:“见过大将军王。”

  刘凌走到卢森的身边,俯身在卢森耳边低声说道:“别用这种姿态来表现你是个忠臣,在我眼里你的举动可笑之极。先皇可以赐给你不死金牌,难道你就以为我不敢灭你满门九族?”

  他的表情和善,在卢森耳边低语没人会想到他说的是这样的话。

  “你官居宰相位高权重,但是比的过我那些血脉相连的哥哥弟弟?”

  卢森身子猛的一颤,眼神中一股深切的恐惧一闪即逝。他本就佝偻的身子,在这一刻越发的苍老起来。

  刘凌伸手拍了拍卢森的肩膀,呵呵笑道:“以后还要多多仰仗宰相大人主持朝政,这国不可一日无君,朝廷里也不可一日无宰相。”

  刘凌举步走到龙案旁边,扫了一眼龙案上摆放着的玉玺和龙袍,禁不住冷哼了一声。

  “都起来吧。”

  刘凌淡淡的说道。

  跪成一片的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不该站起来。这群人这个样子倒是把刘凌气的一乐,他一拍龙案喝道:“来人,把愿意跪着的都拉出去斩了吧。”

  呼啦一下子,再也没有一个人跪着。

  刘凌笑了笑,这满朝文武啊,其实不过是皇帝玩过家家的泥人而已,你让他直他就直,你让他弯他就弯。自古以来真正能在青史留名对皇帝敢直言敢驳斥的只有两种人,要么是所谓的诤臣虽然落个名垂千古的虚名不过基本上都死无全尸。要么就是欺君叛国的大奸大恶之徒虽然遗臭万年但是却实打实的权倾天下位极人臣。

  中庸中庸,玩偶而已。

  “先帝驾崩,新君未立,朝廷给你们俸禄不是让你们每天来跪一跪的,刚才我也说了,国不可一日无君,这皇位到底谁来继承你们这满朝的文武倒是说说?”

  刘凌撇了撇一眼身边不远处的龙椅,神情泰然。他伸手招了招,花三郎命人搬来一张椅子放在龙座旁边。刘凌伸手将自己的金盔摘了随手递给花三郎,自己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满朝文武。

  这!

  文武百官全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刘凌坐在龙椅旁边,这乃是大逆不道之举。一众文武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人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卢森此时渐渐的恢复了脸色,看见刘凌这样的举动他不禁冷哼了一声。

  刘凌眯着眼睛看着卢森问道:“怎么,宰相大人有话要说?”

  卢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话。他没有什么举动,倒是有一名御史谏官越众而出昂然道:“大将军王,你端坐于龙椅一侧,难道是想篡位不成!你身为皇子,难道不知道此举有违国法吗!”

  刘凌笑道:“陈御史,以你之见我当领何罪?”

  陈御史昂首挺胸慷慨激昂说道:“按照我大汉律例,当将你斩立决!”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的视线都注视在了刘凌的身上。

  刘凌道:“斩立决吗?那我来问你,身为朝廷重臣勾结太子结党营私,更是暗中联络南方后周郭威意图造反,这应是何罪?”

  陈御史脸色顿时惨白,他身子猛的一颤居然有些站立不住。额头上瞬间就冒出了一层冷汗,捧着玉简的两只手也剧烈的颤抖起来。

  “说啊。”

  刘凌坐在椅子上俯身问道。

  “当……当诛九族。”

  陈御史大汗淋漓,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求道:“大将军王饶命,大将军王饶命啊。我也是一时受了太子的蒙蔽才走上错路,还望大将军王饶我一命。”

  刘凌眯着眼睛笑问:“怎么,我这个大将军王死得,你就死不得?”

  刘凌一挥手,花三郎喝道:“来人,将陈御史拉出去斩了!”

  两名虎背熊腰的铁甲骑士扑上来,如同拖死狗一样将不断哀嚎的陈御史拖了出去。不多时大殿门外传来一声惨呼,这一声惨呼让大殿中的文武百官都吓的瑟瑟发抖。

  “还有人给本王定罪吗?”

  刘凌慈眉善目的问道。

  下面鸦雀无声。

  过了一会儿,一名二品大员撩袍跪倒在地说道:“先帝创业未半而龙御归天,我大汉不可一日无君,微臣张守恳求大将军王顺应天命,登基大宝!”

  他这一跪,立刻又有不少人官员跟着跪倒在地,一个个都声泪俱下的恳请刘凌登基为帝,那架势仿佛刘凌若是不肯登基他们一个个都要自刎当场似的。更有人心中恨恨不平,暗骂这第一个拥戴大将军王继位之人卑鄙阴险,如此表忠心的机会怎么就没落在自己手里?

  刘凌笑呵呵的看着满朝文武的丑态,既不阻止也不答话,如同看戏。

  “报,京畿大营千夫长杜威斩了禁军统领韩遂之头,特来复命!”

  “报,京畿大营千夫长赵霸已将太子东宫所属六百余口全部拿下,特来复命!”

  “报,京畿大营千夫长郝连山已接管军械库,特来复命!”

  “报,京畿大营千夫长刘振已将宰相府团团护卫以防奸人趁乱作怪,特来复命!”

  “报,京畿大营副统领陈远山已将谋反禁军百夫长以上尽皆诛杀,城防叛乱已平,特来复命!”

  这时,大殿外刘凌之前派出去的人都已经完成任务回来复命,门外一个副统领几个千夫长单膝跪着,每个人都是一身的鲜血顺着铠甲还不断的滴落在地上。禁军统领韩遂的那颗大好人头被放在一个红木托盘里,由刘凌的亲卫捧着送进大殿交给刘凌过目。

  一时间大殿之上寂静异常,满朝文武连大气都不敢出。

  卢森听到自己的相府已经被围,暗叹了一声,随即撩袍跪倒在地躬身说道:“老臣卢森,恳请大将军王为天下社稷着想,继皇帝位!”

  刘凌摆了摆手淡然道:“再等等。”

  此言一出,谁都不敢在说一句话。大殿再次陷入一片诡异的肃静之中,只有亲卫手捧着的托盘上,禁军统领韩遂的那颗人头不断的有血珠滴落在地。

  滴答,滴答……

  大概半柱香之后,一员浑身浴血湿透战甲的小将腾腾腾的跑到大殿之外,他原本的白袍白甲此刻都已经染成了红色,触目惊心!这员小将在大殿外跪倒抱拳朗声道:“报大将军王,太子刘涣举兵谋反被我京畿大营所困,连番恶战之下自知难以突围,已经畏罪自刎了!”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又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被送了上来,太子刘涣怒目而视,须发皆张,死不瞑目!卢森抬头看了一眼顿时心中一颤,自刎……自刎能割下自己的人头?刘凌,你好狠那!

  刘凌淡淡的扫了一眼太子刘涣的人头,他站起来,缓步走下台阶撩袍跪倒,大声说道:“恭请陛下登基!”

  刷拉一声,大殿中的铁甲骑士齐刷刷的跪倒在地。

  “恭请陛下登基!”

  大殿外两千骑兵翻身下马,黑压压的跪倒在地同声喊道:“恭请陛下登基!”

  二皇子刘卓,在两名护卫的搀扶下走进大殿,脸色惨白无比。他脚步虚浮,若是没有人搀扶的话早已经跌倒在地。他打死也想不到,老九刘凌会奉他为帝!在护卫的搀扶下,他颤抖着走到刘凌身边。

  “老九!你……陷我于不忠不义!”

  刘凌以头触地:“请陛下登基!”

  “你!”

  刘卓张嘴却不知再说什么,最终他无奈的叹气问道:“老四他……”

  刘凌轻声道:“四哥忠心卫国,被太子杀害了。”

  噗!

  刘卓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软再也坚持不住。刘凌朗声道:“给陛下更衣,请陛下继位!”

  几个侍从跑过来搀扶着刘卓走上龙庭,手忙脚乱的将龙案上太子刘涣为自己准备的龙袍给刘卓穿戴整齐,然后给他戴上九龙冠,扶着他坐在龙椅之上。

  刘凌当先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震耳欲聋!

继续阅读:第8章 美人侍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