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神医救人
知白2017-04-12 12:353,499

  司马律回到刑部之后,先命人找来医生给那些死囚治疗伤势,然后让人把被打的好像烂泥一样的小舅子秦刚抬了上来。那秦刚本就娇生惯养从小到大就没挨过打,这次可被打的惨了。虽然没有再次疼昏过去,但是躺在一张门板低声哀嚎的样子让人看了实在凄惨。

  司马律看了秦刚两眼,伸手在秦刚的嘴角擦了擦。自己这个小舅子他是了解的,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关系作威作福惯了。这次触怒了忠亲王只能说是咎由自取,倒也怪不得别人。他妻子极为贤惠,所以爱屋及乌他对秦刚也很疼爱。虽然他为人公正但是难免还是有一些私心,这秦刚只要不是太闹的过分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疼吗?”

  司马律轻声问道。

  秦刚眼泪直流,声音沙哑的说道:“疼,姐夫,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司马律收回手,冷声说道:“放肆!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如今案子出了差池你犯在忠亲王手里,别说我只是刑部尚书一个三品的官,就是宰相也没有办法!这也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秦刚眼泪吧嗒的拉着司马律的手说道:“姐夫,这案子你是知道的,谁想到会遇到忠亲王啊,你可得救我啊。”

  司马律脸色一变,看了左右一眼对秦刚怒斥道:“到了现在还在满嘴胡言乱语,早晚会被你惹出滔天大祸来,来人!把他给我押入大牢!”

  司马律转身拂袖而去,只留下躺在门板上的秦刚不住哀嚎。

  “姐夫!我知错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两个抬着门板的差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互相看了看,都是不由得苦笑一声。秦刚躺在门板上只是不住的哀嚎,叫着司马律让他救自己一命。司马律走出了一段,回身冷冷的说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们俩愣着什么,还不把这个罪犯押入大牢?!”

  那两个差役知道尚书大人动了真怒,也不敢再做停留,抬着门板转身朝着大牢的方向走去,那秦刚仍躺在门板上不住的哭求。司马律看着差役抬着秦刚离开,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想起自家那个贤惠妻子,不由得苦恼该如何说与她知道。

  这个时候,在皇宫禁城的勤勉殿里,一个一身黑衣的人跪在孝帝刘卓的身前。这个人蒙着脸,一身黑衣,恭敬的跪在地上以头触地,正在接受刘卓的询问。

  “你是说老九把一个死囚带回自己王府里了?”

  刘卓放下手里的一份奏折,微微皱着眉头问道。

  那黑衣人恭敬的回答道:“是的,陛下。忠亲王带着柳眉儿,赵二和花三郎应该是随意闲逛,看忠亲王购买了一件玉雕的冰糖葫芦应该是在给太子殿下的生辰选礼物。正巧遇见刑部主事押着死囚出城门问斩,其中一个叫王小牛的死囚是忠亲王的老部下。那死囚见了忠亲王大声呼救,忠亲王于是将刑部的囚车拦下。后来八门巡查司提督岳麒麟和刑部尚书司马律先后带着人赶到,司马律被忠亲王训斥了一顿之后带着那些死囚回了刑部。忠亲王带着王小牛回了王府,岳麒麟也跟着。”

  孝帝点了点头说道:“岳麒麟是九弟的老部下了,跟他回王府叙旧也是情理之中。不过老九怎么会这么糊涂?先是当街训斥司马律,又将王小牛带回王府,此事不妥啊。”

  他停顿了一下说道:“关于我九弟还有别的事吗?”

  那黑衣人道:“忠亲王回府的途中,有个落魄的书生讥讽忠亲王名气虽大却不过是个莽夫。忠亲王一笑置之,并没有问罪。不过……”

  黑衣人整理了一下措辞说道:“不过,八门巡查司的岳麒麟提督偷偷跑了回去,把那落拓书生狠狠的打了一顿。”

  孝帝呵呵一笑说道:“岳麒麟为人粗放,这一顿打倒也还在情理之中。那书生怎么讥讽老九的?”

  黑衣人道:“他说本来是一场惊天大案,现在却变成了一处闹剧。都说忠亲王英明神武却也不过是个打草惊蛇的莽夫,倒是那司马律技高一筹啊。”

  这黑衣人记忆力倒是惊人,原文背诵出来一字不差。

  孝帝楞了一下道:“这书生倒也是个有见识的人,不过却是个笨蛋。”

  皇帝对那书生的评语,竟然与柳眉儿对那书生的评语一字不差。

  黑衣人没有说话,他跪在那里身子稍微有些佝偻。他虽然蒙着面,但是从额头的皱纹还有两鬓斑白的头发来看,应该年纪已经不小了。不过这个人的眼睛格外的明亮,似乎什么事都瞒不住这一双眸子一般。

  孝帝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个王小牛……你去处理了吧。”

  黑衣人叩了一个头,应了一声随即站起来躬着身子退了出去。他从偏门出了勤勉殿,只一个恍惚就消失不见。不说别的,单单这一手轻功的本事足以傲视江湖。不远处站着的两名大内侍卫,丝毫都没有察觉有个人在他们身后一闪即逝。

  等那黑衣人走后,孝帝刘卓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天下不太平,吏治也让人不安心,可是这根本,暂时还不能触动啊。”

  他一声长叹,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他随手拿起一块手帕擦了擦嘴,低头看了看手帕上居然有星星点点的血迹!刘卓看见手帕上的血脸色一变,随即苦笑了一声。他呆坐了片刻,将那块手帕用火折子烧了。拿起桌子上的奏折,再次批阅了起来。

  孝帝刘卓勤勉到了极处,每日里睡眠几乎都不超过两个时辰。有时候更是彻夜不眠批阅奏章,他临危登基,国家内忧外患,如何能放心的下来。且不说北汉十二州都在闹饥荒,灾民遍地。就说再过不足一个月北面大辽国来催贡的使臣就要到了,这次辽国皇帝耶律雄机把岁贡整整提高了一倍,如今国库空虚如何应付还没有想好。

  再说西面,西夏和吐蕃都是虎视眈眈。吐蕃毕竟离着较远还不是什么大患,但是那西夏拥兵不下五十万,随时都能将北汉灭国!南方的后周虽然皇帝郭威病重,但是其子郭超为人冷酷果断,一旦继位只怕为了安定后周民心立刻就会对北汉兴兵!

  这些事情都烦着,若是朝廷里再乱起来,只怕……

  他只盼着自己多辛苦一些,早日将北汉这些危机都一一化解。这皇帝本来他是没有想做的,可是既然已经登上了皇位,就必须要尽一个皇帝的责任!

  “老九……”

  孝帝看着手里的奏折,却有些心不在焉。

  “我这样做,你不会怪我吧。”

  他幽幽的叹道,一脸的苦楚。

  花三郎请来的医生在太原城有着神医之称,虽然名号多与事实不符,但是此人据说乃是吴夲神医的弟子,想来医术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这吴夲乃是当世赫赫有名的神医,被百姓尊称为吴真人,花桥公。医德如佛,医术如仙,以济人救物为念,而义不取分文。漳、泉二地瘟疫流行,民不聊生,田地荒芜,他不顾自身安危,率领徒弟,采药炼丹,活人无数。

  这个吴夲神医刘凌是听说过的,在前世他就对这个人极为的敬佩。吴夲,在后世更是被尊称为大道公,保生大帝。一生就是一部传奇。

  花三郎请来的这医生名叫李东昌,乃是神医吴夲最小的一个弟子。这人年纪已经五十岁上下,穿一身麻布衣袍,头发在脑袋上挽了一个发髻,用一根翠玉的簪子的别了。三缕长髯飘动,一双眸子带着精神,大袖飘飘间颇有几分仙人摸样。花三郎在前面引路,李东昌乃是仁心的医生,听说有人重伤脚下步伐走的很快。

  花三郎在前面走着,刚一走进王府大门,忽然一人闪出来一把将那李神医拉进了门房里,这突然出现的人速度很快,花三郎竟然都没有看清。李神医正快步走着,冷不丁的被人拉住一时间连点反应都没有。其实要说起来,李东昌跟着保生大帝学艺十几年,不但医术颇得精髓,一身功夫也是登堂入室。寻常五六个大汉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只是这突然之间被人拉住手腕,而且那人手上力度奇大,李东昌就好像个孩童一样被那人拽进了房门。

  等李神医反应过来之后,那人却已经松了手。李神医双手护在胸前,错后一步仔细看了看。就看见一个浓眉大眼相貌威武的大汉,一脸谄媚的看着他傻笑。

  “在下岳麒麟,李神医好,在下这厢有礼了。”

  花三郎也追了进来,一见是岳麒麟不由诧异道:“老岳,怎么是你?”

  李神医被岳麒麟搞的一愣,见他一身官服,虽然相貌凶恶却不像有什么恶意,再加上花三郎也认识此人,于是放下护在胸前的双手问道:“这位大人,可是有什么事吗?”

  “那个……李神医啊,您身为医者当怀济天下,救死扶伤对吧?”

  岳麒麟嘿嘿笑道,一脸十足的小人相。

  “这是自然,不然还有什么面目自称医者?”

  李神医说道。

  岳麒麟立刻眉开眼笑,上前一把拉着李神医说道:“这就好,这就好,李神医啊,我乃是八门巡查司的提督,也是忠亲王他老人家的老部下了。我来王府的半路正好看见一群歹人围着一个书生不住的殴打,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赶走了那些歹人,只是那书生被人打的已经奄奄一息,我把人带回了王府,这不正巧赶上神医您来了嘛,您赶紧给那书生治疗一下吧,不然我怕万一出了人命可就坏了。”

  李神医立刻道:“忠亲王门下果然都是忠义仁慈之辈,那伤者在哪里?快带我去看。”

  岳麒麟连忙道:“就在这里。”

  他转身拎起来一个麻袋,解开麻袋口往外一倒。咣铛一声,一个衣衫偻烂的人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继续阅读:第19章 一身死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