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身死气
知白2018-03-22 11:043,336

  麻袋里掉出来的人把李神医吓了老大一跳,他下意识的看过去,居然第一眼看不出这人是男是女。

  “那个,岳大人?这人为何化了如此浓重的彩妆?难道是个妇人不成?”

  李神医问道。

  岳麒麟讪讪笑了笑道:“不是彩妆,乃是被那些恶人打的。”

  这时那倒霉的书生也悠悠转醒过来,本来一开始他还在口袋里破口大骂的,后来被岳麒麟扛在肩膀上一路疾奔,也不知道是岳麒麟故意还是忽略了他的存在,他在口袋里只觉得不停的撞墙,到后来连话都喊不出了。

  他心里不住的咒骂,这忠亲王刘凌果然不是个好人,表面上对自己的讥讽不闻不问故作大度,暗地里先是派人将自己好一顿打,居然还不算完,又派人用这麻袋将自己装了起来也不知要弄去做什么。难不成是想找个隐秘的地方害了自己的性命?那可如何是好啊。

  这书生名叫周延公,老家是杭州人,饱读诗书却屡试不中。其实这也怪不得他,想在这样的乱世当中考取个功名,可不是太平盛世那样公平。有钱递给主考官你就是内定的生员,没钱的话,就三个字,滚蛋去。

  这周延公一没钱,二没势,虽然文章做的不错,直指当前朝政的弊端,字字珠玑。奈何没钱孝敬考官,再次落榜。倒是一个杀猪的胖子孝敬给了考官白花花五百两银子,一字没写交了张白卷居然高中了。而最让周延公不能忍受的是,自己的卷子竟然不知道怎么就成了那杀猪汉子写的了。

  那卷头上原本工工整整的周延公三个字,居然变成了屠户的名字王涂糊。周延公自然是不服气的,他一怒跑去阅卷的地方大闹,结果被人乱棍打了出来,还给安了一个扰乱冲击学政院府的罪名,永世不得录用。

  这给了周延公巨大的打击,他心如死灰之际远走他乡,变卖了死去爹娘留给他的三间旧房,带着不多的银子一路向北游历,两天前到了这太原城身上的银子几乎用光了,每日里只能喝两碗稀粥节省钱财。

  本来今天早晨就没有吃饭,一直挨到了下午才实在忍不住买了碗粥喝,却被岳麒麟一拳头打没了。

  此时挨了一顿打,在加上东撞西撞,身子更是虚弱不堪。

  岳麒麟将他扶起来之后讪讪的问李神医道:“就这个人,神医你看还有的救吗?”

  李神医医心仁德,见周延公伤的流光溢彩赶紧过去检查了一番。那周延公此时迷迷糊糊的,只知道有人在不停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他还道是刘凌派人要杀他了,冷不丁爆发出来一股巨大的力度,使劲一把将李神医推了出去。

  花三郎一把扶着李神医,怒道:“你这书生好没有道理,我们好心救你,你怎么伤人!”

  周延公眼皮肿起来老高视线模糊,脑子里更模糊,只道是有人要杀他,那管得了那么多。一边胡乱的踢打,一边狂叫道:“刘凌小儿!我周延公乃是满腹诗书的文人,你这小人安敢杀我!我就是死后做了鬼,也要拉你下地狱!”

  这话一喊出来,真把众人吓着了。

  这得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花三郎听周延公这样辱骂刘凌,眼神中一种阴冷一闪即逝。他刚要上前发怒,岳麒麟陪着笑脸窜过来拦住了他。岳麒麟一回手按住周延公的嘴巴不再让他胡言乱语,一只手拦着花三郎说道:“这家伙被打迷糊了,胡乱骂人的。”

  花三郎道:“那也不行!王爷跟他无冤无仇,这小民居然敢如此辱骂!”

  岳麒麟道:“别别别,你跟一个混蛋计较……啊!啊!啊!”

  他话最后连着喊了三个啊,歇斯底里。花三郎楞了一下,探头一看却是那书生一口咬住了岳麒麟的手……

  岳麒麟心里有鬼,正要拦着花三郎不让他仔细看,谁承想他按住周延公嘴巴上的手居然被那家伙一口咬住了。那周延公此时眯着眼睛也看清了,面前这人就是打他的那个恶人,这一口咬的极其厚道毫无保留,很快就有血迹浮现出来。

  李神医见那书生爆起伤人,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见岳麒麟被书生一口咬着手鲜血直流,他一个箭步窜过去捏着周延公的耳朵使劲一拧。周延公耳朵吃痛,一张嘴就松开了岳麒麟的手掌。

  这之前岳麒麟自己怎么弄周延公都不松口,见李神医一拧耳朵就让那书生松了口,连忙感激道:“多谢神医相救,您真是好医术啊,这么一扭他耳朵就松口了,我就想不到这一招的。”

  李神医脸色一红道:“都是拙荆的本事……都是拙荆的本事……”

  花三郎上去将周延公制服,三下五除二按在地上。周延公不停的挣扎,却又怎么撼动得了花三郎两臂之力。

  花三郎问道:“李大夫,这人疯了,有什么办法制止他?”

  李神医点了点头,自褡裢里取了一包银针,抽出细长细长的一根看了看对花三郎说道:“按住他!”

  花三郎使劲一按,那周延公就再也动弹不了了。李神医蹲下来伸手摸了摸,确定了穴位之后一针就扎了下去,随着他的手指捻动,周延公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正在这时,不知道刘凌是不是听到什么动静走了过来。站在房门口问道:“出了什么事?”

  花三郎刚要说话,岳麒麟连忙抢先说道:“没事没事。”

  刘凌扫了一眼,见地上躺着一个衣衫偻烂的人,随即嘴角一挑。

  “岳麒麟,我让你去请人,可把人请来了?”

  岳麒麟顿时窘迫起来,他一个大老粗,居然搓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本想拦住李神医给那书生救治一下的,在他的印象里,既然是神医,想来把那书生恢复到完好无损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谁想到人还没来得及救,倒把刘凌给引来了。这要是让刘凌看到那书生的惨样,只怕自己得吃不了兜着走。

  花三郎指引道:“李大夫,这是我们王爷。”

  李东昌一听面前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忠亲王,赶紧撩袍跪倒:“草民李东昌,拜见忠亲王。”

  这李东昌的名号刘凌也是听过的,微笑着伸出手将李东昌扶起来说道:“快快请起,神医悬壶济世本王也是极为敬佩的。尊师吴道长更是本王敬仰之人,你们师徒都是高风亮节的世外高人啊”

  李东昌连忙道:“王爷太过誉了。”

  刘凌笑了笑又问了两句关于吴夲神医的事,随即转身对岳麒麟道:“地下这人是谁?”

  岳麒麟错了两步挡在周延公身前,嘿嘿的笑道:“不是谁,这人不过是属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下来的一个叫花子,正好遇到李神医我想让他给医治一下。”

  “哦?”

  刘凌抬眼扫了岳麒麟一眼,后者赶紧低下头去。

  “两年不见,你的善心倒是增长了不少啊。”

  刘凌慢慢的转到岳麒麟身后说道。

  岳麒麟低着头说道:“那是那是,以前王爷不是总教导属下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路见不平自然要相助的,况且……况且还不用拔刀……”

  刘凌站在岳麒麟身后,伸出手拍了拍岳麒麟的肩膀轻笑着说道:“嗯,不错,有长进。”

  岳麒麟弯着身子道:“都是王爷栽培。”

  冷不丁的,刘凌贴着岳麒麟的耳朵喊了一句:“岳麒麟!你好大的胆子!”

  这一声大喊,把岳麒麟三魂七魄都吓的出了窍。下意识的,岳麒麟扑腾一声就跪了下来。

  “王爷赎罪!”

  “哼!”

  刘凌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岳麒麟。低下身子查看周延公的伤势,一看之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好个岳麒麟,这下手也太狠了。

  不过刘凌气愤倒不是因为岳麒麟动手打了人,而是因为岳麒麟没有实话实说。身为属下,见到有人骂自己的主子而动手打人,这不算什么。刘凌知道岳麒麟不是那种为虎作伥的狗腿子。那个书生也该打,这顿打不冤枉。

  刘凌回身看了李东昌一眼,刚要出言询问,李东昌先说道:“王爷,这个人的伤势我已经检查过了,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我开一副方子调养几天就好了。”

  刘凌点了点头说道:“三郎,先把这位先生安顿一下。”

  然后他对李东昌说道:“李神医,还有一位病人需要您去医治,这边请。”

  刘凌亲自领路,这倒让李东昌有些受宠若惊。北汉国再弱小,刘凌亲王的身份在那摆着也不是唬人的。一个堂堂的亲王亲自领路,这让李东昌心里如何不有着那么点激动呢。刘凌在北汉国可是声名显赫的,乃是一个国家的支柱。

  虽然李东昌跟随吴夲东奔西走的救世济人,也结识了不少达官贵人。因为吴夲的名气和医德,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以礼相待。可是如刘凌这般,身为亲王亲自领路的举动还是第一次遇到。

  李东昌正感慨着,刘凌领着他已经到了一间客房的门外。刘凌道:“李神医,病人就在里面,请。”

  说完当先推门走了进去,李东昌不敢怠慢也跟了进去。屋子里的光线不是很好,李东昌进去时候眨了两下眼这才适应了过来。顺着刘凌的指点,李东昌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人!

  这个人,已经一身的死气!

继续阅读:第20章 家法的妙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