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白露(4)
四丫头2018-05-02 11:432,220

  韩馨月和李磊走出电影院时,天寒夜长,冷风萧索,韩馨月蜷缩着,显得更羸弱,李磊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她抬起哭红的泪眼,二人相对无言。他们长久地在校园里徘徊,从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校园漫长得没有边际。

  “李磊,我们见一面真难啊。”

  “想我就给我打电话。”

  “李磊,我们约好以后每年的10月5日都见一次,好吗?”

  “为什么是10月5日?”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李磊笑了,他想起那是他们刚上初一时,韩馨月乘车忘了带钱,他借给她两毛钱。

  “10月5日那天,无论我们身处何地,都要相见。”李磊说。

  韩馨月问:“还记得地点吗?”

  “52路公交车站。”

  二人拉勾,一种沉甸甸的东西在他们之间悄然氤氲。

  临近深夜11点,一群男女开始冲向宿舍,唯恐被管理员关在大门外。韩馨月依依不舍地同他告别,刚准备进公寓大门时,却被李磊抱住了,唇上被印了一个轻吻。是一场梦吧?但愿这场梦长醉不醒。

  “那位同学,快点!”管理员阿姨打断了她的美梦。

  李磊放开她,她踯躅着离开,身体分明还留着他的余温。宿舍温暖的床上,她一遍遍重温他的拥抱,她咬着自己的手臂,仿佛咬的是李磊。她用双手抚摸自己灼热而滚烫的身体,大脑开始一阵阵眩晕,身体开始变得空灵,飘忽,体内有一个声音疯狂呐喊着:沉沦吧!让我沉沦吧!

  李磊住在经贸大附近的小招待所内,躺在床上回想韩馨月娇俏的模样,辗转反侧。蚊子也来袭扰他的一帘幽梦,他索性取出纸笔,开始画素描。不一会儿,纸上出现了巧笑倩兮的韩馨月,惟妙惟肖。此后的日子里,他为韩馨月画了许多幅画。

  韩馨月不会知道,与她相距不到100米的男生宿舍里,有一个人同她一样彻夜难眠。他很想给韩馨月的宿舍打个电话,抱着电话许久,终究还是没有拨出。

  “哥们儿,麻烦让一让,我得给我女朋友打电话了。”室友沈兵说。

  吉米一听怒了:“没看见人家正打电话吗?有女朋友了不起啊!”

  沈兵不乐意了,二人夹枪带棒地吵了起来,最后动了手。吉米操起一张凳子向沈兵夯去,沈兵也不甘示弱,抓起一个空啤酒瓶砸向吉米,二人扭成一团,好不容易才被室友拉开。他们双双都“光荣”挂彩,沈兵的手臂被凳子砸得乌青,吉米的眼角被啤酒瓶割开了一道口子。沈兵想闹到政教处,被室友们拉住了。

  荒凉的夜里,吉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抽了整整一盒烟。一只烟头忘了熄火,差点酿成一场火灾。

  接连几天,韩馨月都没见到吉米,更没能收到他为她点的歌。她给吉米的宿舍打过一次电话,却被告知他不在。后来她忙于学习和兼职工作,便很长一段时间没同吉米联系。

  一年一度的全国名校大学生辩论赛开赛在即,学校选派代表时,全系一致推举能言善辩且文采斐然的韩馨月参加,韩馨月欣然应允。她将自己投入到紧张的辩论赛中。全校十几支队,十余次赛试后,韩馨月所在的队顺利进入半决赛。

  赛场上,她扫视完对方辩手,不禁乐了,坐在对方辩手席上一位辩手的不正是吉米吗?怪不得罗零说金融系有一个帅得没有天理的辩手,原来是他!她向吉米投去一个微笑,他却视若无睹。这家伙,竟装作不认识她!韩馨月忿忿地想。从初一开始就被他欺负,整整欺负了六年,这六年就是一部血泪史啊,稍后在赛场上一定要“报仇血恨”,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场下的啦啦队员举着一张张手绘的笑脸为她加油,她不禁想起自己的家乡S-mile,她开心地冲场下做了个“V”字。

  激动人心的辩论赛开始了,正方辩题是“选择越多越幸福”,反方辩题是“选择越多越痛苦”。吉米选择了正方,韩馨月则选择了反方。二人口若悬河,针锋相对,战得难分难解。

  一个多小时唇枪舌剑的辩论赛落下帷幕,韩馨月所在的反方以微弱的比分惜败。

  “吉米,恭喜你。”韩馨月伸出手向吉米道贺。吉米犹豫了一下,草草同她握手。

  “吉米,你最近怎么了?”

  “没怎么啊。”

  “为什么不理我?”

  吉米迟疑着,痞笑着说:“你不是有李磊了吗,我可不想当备胎。”

  韩馨月一记粉拳捶了过去:“说什么呢?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那你怎么想?”

  “我们是好哥们儿啊,”她强调道,“一直是。”

  “原来只是哥们儿。拜拜!”吉米转身欲离开,却被韩馨月揪了回来。

  “晚上一起吃饭。”她的话不容拒绝。

  当晚,吉米推辞了系里的庆功宴,和韩馨月共进晚餐。吉米点了一大桌菜,还有一箱啤酒。

  “吉米,不用这么奢侈吧?”

  “难得有机会同佳人月光幽会,当然要一醉方休了。”吉米顺势抓起她的手,她灵巧地挣脱。

  不一会儿,餐桌上多了五个空啤酒瓶。吉米仍继续抱着酒瓶灌自己。“吉米,别喝了!”韩馨月夺下他的瓶子,又被他抢了回去。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干!”说完,仰脖干了一大杯。

  韩馨月受了感染,也抓起酒杯,猛灌了一大口。第一次喝酒的她呛得咳出了眼泪,吉米不停地替她拍背,后来趁着酒劝抱住她,久久不愿放开。她试图挣脱,却逃不开。

  “馨月,别走,陪陪我,好吗?”吉米央求道。

  吉米说:“馨月,你知道吗,从初一我就开始注意到你了,我特地去政教处偷看你的档案,记住了你的生日;我读了你所有的作文,你笔下的乡村生活,是我从来不曾经历过的;你和母亲一起活得那么艰难,却从来都很乐观;你没有钱,却有很多快乐;你没有良好的家庭环境,却拥有自由……”

  韩馨月怔住了。从没想到,世上竟有一个人如此懂她。

  可惜不是他。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白露(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