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白露(3)
四丫头2018-05-01 11:422,398

  “用心灵播音,以青春诉说。校广播台点歌节目现在开始倾情放送。今天首先为大家送上一首《大话西游》的主题曲《一生所爱》,由9703班的吉米同学专程为9714班的韩馨月同学点播。吉米想对韩馨月同学说:一切尽在这首歌中……”

  韩馨月正在食堂用餐,听到广播时,被一口汤呛得剧烈咳嗽起来。见无人注意,又闷头吃饭。

  食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吉米正默默地凝视着她的背影,本就羸弱的她经历高考后更消瘦了。他想上前,将碗里的肉片悉数倒进她碗中,然后劝她多吃一点,可韩馨月已经离席。

  “吉米你怎么不吃啊?拿着饭碗表演行为艺术呢?”一位路过的同学问。

  “丫的黄瓜没放盐!”吉米说完,扒了两口饭,却难以下咽。韩馨月这个名字挥之不去,令他茶饭不思,夜不成寐,可人家知道他在水深火热中煎熬吗?他猛一拍大腿,狠狠地骂自己:贱!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韩馨月边走边哼唱这首罗大佑的老歌。系里的学长多次力邀她加入学生会,校广播台、文学社都向她伸出了热情的橄榄枝,她始终犹豫着。受母亲影响,她对自己要求非常高,每一件事,她要么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到极致。李磊曾问她这样活得累不累,她苦笑道,有人生下来含着金钥匙,衣食无忧,有人则注定要拼命奔跑,拼命求生,她属于后者。

  她听一位师姐说加入学生会可以参加学校的勤工俭学,便立即递交了申请书。大二期间,她接连担任了系学生会副主席、校广播台播音员、校文学社主编。当室友花前月下人约黄昏时,她在昏黄的灯光下伏案撰写学生会的活动文案;当校友们嗑着瓜子海侃神聊时,她在广播室神采飞扬地念广播稿;当室友已经酣然入眠时,她依旧在烛光下酣战,修改文学社期刊的稿件;当同班同学周末游山玩水走亲访友时,她却在油腻腻的学校食堂擦桌子、在综合教室打扫卫生……

  自上大学起,她就下定决心自食其力,绝不向母亲要一分钱。勤工俭学所赚到的钱只是杯水车薪,她又在校外谋了几份兼职。

  室友罗零正高声念着韩馨月贴在墙上的“兼职安排表”:

  周一:家乐福促销 19:00-22:00

  周二:家教(朝阳区) 19:30-21:30

  周三:家乐福促销 19:00-22:00

  周四:家教(东城区) 20:00-22:30

  周五:家乐福促销 19:00-22:00

  周六:白天/好乐公司 晚上/家教(朝阳区)

  周日:白天/好乐公司 晚上/家教(东城区)

  念完,罗零惊呼:“天啦!馨月,你不要命了吗?”

  韩馨月淡然一笑。

  罗零又说:“馨月,你长得这么漂亮,何必这么拼命呢?现在有些女孩、包括咱们学校也有,去陪一晚上的酒就能抵得上你辛苦一个月赚的钱……”

  韩馨月打断她的话:“那能一样吗?我虽然辛苦,可是充实。上帝偷走了我的水晶鞋,却给了我一双善于奔跑的脚。”

  罗零感动地说:“馨月,你一定会跑得更远、飞得更高!”

  韩馨月忙完学生会、文学社、广播台的事,便要应付各种兼职,成天早出晚归,吉米依旧每天坚持在广播台为韩馨月点歌,只为了能和她见上一面,他每次选歌时,都有意磨蹭半天,借故同她多说几句话。渐渐地,她习惯了有吉米的日子。有一天他生病了没来点歌,她怅然若失。

  吉米的心事她又何尝不懂呢,只是,懂了又如何?

  你若不努力,连悲伤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学校的工作与兼职工作,韩馨月花在学习上的时间极其有限,第一学期考完,她竟有两门挂科。她呆呆地坐在教室里,愁肠满怀。如何向母亲交待呢?拿着这样的成绩告诉母亲“妈,我有两门不及格”吗?一阵寒风袭来,她用双臂紧紧地抱住了自己。

  此刻,她多么需要一个坚实的肩膀,慰藉疲惫的心情。

  “馨月,你好吗?”一个熟悉的声音,犹如惊雷。她泪眼婆娑,却不敢回头。

  吉米得知了韩馨月挂科的消息,四处寻她。远远看到自习室里她瘦小的身影,兴冲冲地正准备过去拍她的肩,惊觉她身边还有一个人。吉米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李磊下意识地回头,只看到一对情侣相拥着走进教室。

  韩馨月和李磊并肩走在校园里。这一天,她等了很久。

  “她还好吗?”这句话在她心中憋了几个月,她终于鼓起勇气问出口。

  “谁?”李磊不解。

  “你女朋友。我上次去过你们学校,见你和她在一起,就没敢打扰你们。”韩馨月涩涩地说。

  李磊笑了:“你误会了。她不是我女朋友,只是外系的一个普通同学。”

  “真的?”

  “真的。”

  一颗石头落了地。她的脚步突然变得轻快,蹦跳着前行,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李磊,你知道吗,要是你晚来十分钟,就见不到我了。”

  “为什么?”

  “我每天都会去做兼职,基本没有空闲时间。”

  “馨月,你瘦了。”李磊心疼地握住她的手,二人十指紧扣。

  “可是我赚了好多钱呢,我现在一天至少可以挣50块钱,一个月能赚近2000元呢!”韩馨月的骄傲溢于言表。

  “馨月,别太辛苦了。”李磊在她白皙的手上轻轻摩挲。

  “不辛苦。累的时候,我就看看这个。”说完,她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叠成心型的两角钱。李磊认出这正是当初他送给她的纸币,上面写有“加油”二字,二人会心一笑。

  “我现在是款姐了,请你看电影吧。”

  “哪有让女生请客的道理?必须我请你,不然我不看。”

  韩馨月领教过李磊的倔强,也便屈服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看电影,片名叫《泰坦尼克号》。那一天,韩馨月流了许多眼泪,不知是为了沉没的泰坦尼克,还是为了杰克和罗斯的爱情,抑或是为了自己。

  电影散场后,韩馨月仍沉浸在悲伤之中,哭得浑身抽搐。李磊轻轻将她拥在怀里,她在他结实的肩上靠了很久,很久……

  吉米悄悄地坐在他们后排,看着荧幕无声地流泪。独自回校的路上,他一遍遍地听着耳机里那首忧伤的歌《Sad Movie》,歌中唱道:伤感的电影,总让我流泪。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白露(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